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万灵来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万灵来朝

作者:有凭有剧

类型:都市

简介:灵气复苏时代来临,无数人的命运开始重新洗牌。任同本是握笔码字的,机缘巧合下,被一直燕子领进了觉醒的大门,他从此踏上了一条挑灯看剑的不归路…

万灵来朝

《万灵来朝》第1章 小村大会免费阅读

初夏,夏国联邦,西石村。

六月伊始,金黄色的麦浪便匆匆退散,连阡累陌的农田被秸秆碎屑所覆盖。人们踩踏在这广袤无垠的良田之上,脚下的土地变得松软,却不见脚印,这是庄稼人最踏实的感觉。所履之处,沙沙作响,便是收获的声音。

任同草草吃了两口酒菜便瘫卧在沙发上玩手机,两天忙碌的农事不仅让他清瘦的身躯疲惫不堪,白净的脸庞上也添了几分小麦色。

任父心情大好,本想将儿子叫起来酣饮一番,但一想到任同平日不常回家,好不容易回趟家却累成这般模样,不觉生出几分怜爱愧疚之情,独自对瓶吹起了啤酒。

任同眯着眼对着手机屏幕,明明很困却不肯睡去,原来是再一次被网站上的一些标题吸引住了。

7旬老人健步如飞,速度碾压公交车。

举重比赛惊现可以举起2500斤重物的参赛者。

监控视频拍下路人瞬移画面。

【视频为证】有大神走在倾盆大雨中,不借用任何雨具,全身竟然滴雨未沾。

类似这样的文章及视频在网上已经出现过一段时间了,每每看到,任同即使不相信,但也都会好奇地点进去。煞风景的是,有些内容在点进去前早已被删,有些则是阅后即焚。

任同身倦志坚,正在与删帖者比手速,遇到404不失望,看到真实内容就是惊喜。

此时的一家三口虽然你不言我不语,但碗筷碰撞的声音,饭菜弥漫的香气,任家父母带笑偷瞄儿子的眼神…一并组成了这个温馨至极的场景。

家的味道,不单纯是一种味觉,也可以统称为感觉。

随着村委会大喇叭声音的响起,这种画面才打破。

“各户儿哩注意了!请听到广播后,五队六队七队所有户主,赶紧来村广场集合,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如果其他家庭成员不是太忙,也欢迎前来,来人越多越好!”村长任春生在喇叭里喊道。

现在的村里已经很少开这种群体会议了,这时候开会一定是有大事发生,所以涉及到的村民不敢懈怠,都放下手头工作,前去开会。

原本昏昏欲睡的任同听到这一番喊话,登时清醒了起来,伙同父亲往村广场疾步走去,只留下任母在家收拾锅碗瓢盆。

入夏以来,白昼渐长,现在天色尚明,街边的路灯却已将广场点亮。尽管紧走慢走,当爷俩来到广场上时,早已挤满了人群,大多数人带来小板凳坐着唠嗑。

村里乡亲们聚了好几堆唠家常,更多提及的还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为啥只叫五六七队过来,好事还是坏事。

任同双臂交叉放在胸前,瞄了几眼广场正中心架着的话筒,迈着小碎步在人群里走动着。放眼望去,只看到寥寥几个年龄相仿的青年。

他站在这人群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因为压根跟这些中老年人们唠不到一块去。

等了十几分钟,村干部们还没到,任同有些不耐烦了。正当一句牢骚要脱口而出时,他突然感觉手腕一阵火热,低头一看竟是被一个陌生中年男子握住了。

“你是俊民家哩二小子呗?”

“对,是我。”任同想了半天还是猜不出眼前这个人是谁。

“这么多年没见,都长这么高了,快撵上你爹了。”

这句话本是村里长辈对晚辈好久不见时的客气话,用在此时,任同却哭笑不得。

我都到了当爹的年纪了,你竟然说我又长高了?看来咱俩是真有许多年没见了。

不过任同还是很理解这位村民的热情,并未真的介意,与对方礼貌性地寒暄了几句。

……..

大会正式开始,村长简单介绍了本次大会的主旨–承包土地,便将舞台交给了一位韩县土地管理局的副局长。

这位局长明显身经百战,往那一站,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与村民做了简单的互动后,才真正转入主题。

本次会议本着村民自愿的原则来与大家沟通。

至于说到承包土地的原因,夏国联邦想租用西石村南壕区域的千亩良田,来种植经济效益更高的名贵药材来替代原有的小麦种植。

村民们对此并不没有太大触动,因为他们不在乎联邦会用这块田地来种什么。而真正在乎的是,土地承包出去后的自身所得利益,能否与原来持平甚至更高。

广场中心滔滔不绝,广场四周一片噤声。

任同见领导迟迟没说承包价格,便耐不住性子开了口:“领导您好!承包出去后,一亩地给多少租种补贴啊。”

“小伙子这话问到点上了,那我反问你一下,在正常情况下,你觉得给多少补贴合适呢?”

任同心里一阵恼火,这个问题对于很少关注农事的他来说,简直算是刁难。不过随之一阵惭愧之情涌上心头,这么些年他的确没跟父母聊过田里的事。

“给一万俺也不嫌多!”任同高声喊道,就算不知如何作答,气势却不能输!

“好!好!”周围村民一阵附和。

局长哈哈大笑,指了一下星空,随后微笑着说:“小伙子,我送你四个字–天方夜谭。”

任同又是一阵蛋疼。

这时候也有村民发话了,“每亩最起码得给1200吧,要是1500也不嫌弃。”

听到这句话,那位局长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他润了润嗓子说道:“按常理来说,1200元这个价格在情理之中,但这次不一样了。这次根据联邦土地局相关文件精神,给予我们质朴的、种植南壕区域田地的村民2000到2500不等的补贴费用!”

“啊!”

“好!”

周围一阵叫喊,有人喜悦,有人讶异。任同猛然愣住,顺手揉了揉耳朵。

领导又讲明原因:“最应该感谢的应该是在坐的各位,是你们把土壤翻种得异常肥沃,经检测,该地域极为适合种植稀有药材。

但是之所以会有每亩500金币的差价,是因为土壤酸碱度及其他适宜种植药材的材质分布不均,有些村民的田地产量会更好,有些村民的田地产量会较低,由此会有这般差异。

联邦土地局为了公平起见,会在经大家同意承包后,对涉及到的村民挨家挨户进行土壤测量。

本次承包以村民意愿度为基本原则,承包期为10年,联邦土地局不强求任何一户村民非得施行该政策。如果有一户不同意将土地外放,土地局则放弃本次承包计划。

因为,在药材周围种植其他农作为会稀释所有药材的药性,适得其反。

所以,还望各位父老乡亲慎重考虑。”

任同纳闷,这不是废话吗。难不成真有人反对?

现在的西石村,已经逐步沦落为空心村,像任同这样的年轻人基本都去了城市里工作。在任同看来,这一土地承包制度,不失为一项惠民政策,不用靠天吃饭,不用出苦劳力,不用投入种田成本,最后还可以攒下许多庄稼钱,何乐不为?

会议末尾,村长再三吩咐,事发突然,情况紧急,需要大家务必于明天中午前做出答复。

“这么划算的买卖,我就能替我爹做了主!”任同小声嘀咕着。

大会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人们成群结队地往回走。任同早已倦意全无,在心里大致估算了一番后,脸上也漏出了狡黠的贱笑。

………

“这地里该不会是种金子吧?”

“可别瞎说,金子可没这么便宜,没准儿是银子。”

“切,甭管金子银子,反正留不下一个烂摊子。”

乡亲们相声般的对话,逗得同行的村民咯咯直笑。

任同身后却传来一句低声细语:“要不是因为这块地上有灵气,谁稀罕来这。”

这句话明显是用来发泄想法却又不想让人听到,却不小心被任同听到了。

灵气?浓度?

他不解地回头看向说这句话的人,没想到四目相对,俩人的目光恰好重合在了一块。月光皎洁,所有令两人哑口的尴尬都无处可逃。

说话的人是谭业威,仗着比任同年长几岁,小时候经常欺负任同。等任同出去上学后,两人也就每当过年时或许会见一次面,这次他们再次脸对脸相遇时,双方的身份都是熟悉的,且带有敌对心理的陌生人。

看到谭业威的一刹那,任同小时候的心理阴影立刻出现,对于谭业威,他是既恨又惧。西石村的谭家人坏得很,这是他哥告诉他的哲理。

任同当做这一幕没发生,快步往前走着,期间看到有几个村民在劝说不肯向外承包土地的老人。

他默默祈祷:你们加油!老大爷你也别这么轴,可千万别挡了大伙的财路。

他刚到家没一会儿,任父也到了家,三口人促膝而谈。

“爹,娘,我觉得这事儿不用商量,稳赚不赔。人家是租地,又不是以后不还了。”

“是,我觉得也挺靠谱。”任母补充道。

任父把烟熄灭,语重心长地说:“是,这政策是真的好,咱老百姓沾光了。但是…我觉得这是大事,还是跟昇子说一下吧。”

“对,我现在就给我哥打电话。”

哥哥任昇几句话就对此事表示了赞同,不过这个电话竟聊了一个多小时。一家四口,千里共婵娟。

深夜。

任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查了一晚上关于“灵气、异能人”的词条,脑海中不断重复着谭业威的那句话。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如网上所说,有异能人出现?真的是灵气又重新复苏?

谭业威是因为看了网上的帖子胡言乱语,还是真的自信田里有灵气存在?

“据报道,一名7岁女童在跑到道路中间捡球时,不幸被迎面飞速驶来的轿车撞到。不过令人惊喜而又惊讶的是,该女童毫发无损,轿车前保险杠却被装歪,车辆严重受损。

现在女童家长及轿车司机双方正在就该谁理赔进行协商。”

看完这条正经的新闻,任同心想,这该是什么样的神仙女孩儿。便再也抵抗不住睡意,带着种种疑问进入梦乡。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