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人鬼为邻最新章节 人鬼为邻免费阅读

小说:人鬼为邻

小说:悬疑

作者:马桑树儿

简介:何处青山不埋骨。人死果真如灯灭吗?
如果可以选择,你是希望这个世界上有还是没有鬼呢?
你害怕的鬼魂,可能正是某个人日思夜想却再也见不到的人。
愿那些爱我们却离我们而去的人还能在某个地方以某种方式再见……

角色:东哥,马幼超

人鬼为邻

《人鬼为邻》第2章 落水狗免费阅读

“鬼?!”

“有个叫狗娃子的,你还记得吗?那个淹死在堰塘里的狗娃子?”东哥语气怪怪的。我扒开他的脏手,一股水草的腥味令我作呕。

听到狗娃子这个名字,一个瘦瘦的人影立马浮现在我脑海里。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校长抑扬顿挫地在台上训话:放学路上不得打架斗殴,不准下塘戏水。都是些陈词滥调。等他讲出最后两个字,散会!同学们顿时作鸟兽散。我因为离家近所以走的比较晚。等我离开学校的时候校园里已经鸦雀无声了。出了校门看见几个高个子男同学围在大门旁边的墙角,一边叫骂还一边放肆地笑。

“你个没爹养的杂碎,你一年四季都不换衣服的吗?我看见你这身蓝狗皮就来气!你那个短命的爹真会取名字,怎么叫你狗娃子,难道你长的像条狗吗?”说话的人我认识,是学校高年级出了名的霸王,叫马幼超。按理说我和马幼超还沾着点亲,他们家是属于雷鸣山上马家的一个分支。可是我不敢招惹他。我知道他和他的那几个跟班又在欺负人。于是我加快了脚步想溜。

“你,过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马幼超听到我的脚步声,伸出一根手指示意我过去。我没敢上前。马幼超两大步跨到我跟前揪住我的衣领把我拽了一个趔趄。角落里有一个人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头发湿漉漉的,我闻到一股尿骚味。蓝色的运动衫上全是泥脚印。狗娃子没有父亲,一年四季都穿着这件肩袖上有两条白杠的蓝色运动衫。

“尿他!”马幼超命令我。我没动,然后屁股上吃了一脚。

“我叫你尿他!”马幼超恶狠狠的从背后插住我的后颈,“要不是因为你也姓马,我今天连你一起尿,别惹我生气好吗!”

“要不你就尿他,要不你就过去和他蹲在一起”他的几个跟班又是一阵嘲笑。

我只好脱下裤子,对准瑟瑟发抖的狗娃子。他胆怯的看着我,然后低下了头……马幼超得意的大笑:“这下你真成一条狗了,一条落水狗!”

那天下午,天气异常闷热。我情绪低落地回到家里,家里没人。我回想着狗娃子那瘦小的身体,那无助的眼神,还有马幼超和他跟班的嘲笑声。我恨自己没有反抗的勇气,我恨自己太弱小。在无边的自责中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先只是听到知了此起彼伏的叫声,接着好像听到遥远的地方有人在欢呼:落水狗,落水狗!我想醒过来可是怎么都睁不开眼睛。

等我被外面嘈杂的声音惊醒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有个女人凄厉的哭声在山坳里回响,显得格外瘆人。我看见村子里很多人在往我家屋后的山坡上跑。那是堰塘的方向!

等我随着人群赶到时,堰塘堤坝上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狗娃子的母亲跪在地上抱着湿漉漉的狗娃子哭的撕心裂肺,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她胸膛里崩出来似的,嗓子已经沙哑。我没看到狗娃子的脸,只看见那件带白杠的蓝色运动服还在滴水。狗娃子的肚子鼓鼓的,一只手耷拉在地上,手上满是污泥和水草。人们纷纷议论这小孩居然敢下堰塘玩水,他下水之前怎么都不脱衣服呢?

我和东哥躲在大青石后面大气都不敢出。

“你怎么知道那是狗娃子?”

“落水狗谁不认识!”我感觉东哥的语气很不像他自己,太冷漠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水塘里传来哭声。

“救命啊,救命啊…….”我头发都立起来了。这分明就是狗娃子的声音!

我突然想起雷鸣观那个卖豆花稀饭的老婆婆叫我离水塘远点,于是懊恼的抓住自己的头发。狗娃子一定很记恨我尿他吧!他一定把我当作马超一伙儿的了。我真不该来这太阳都照不进的山沟里…….

“东哥,你不是知道路吗?路呢!”东哥没有说话。如果没有路,那就只有原路返回了。我顾不上仔细看东哥,猫着腰爬上后面的石头。这种乱石沟往下走还能跳跃着前进,往上走可就难了,得一块石头一块石头的爬!

下面水塘里的呼救声急促起来。东哥好像是被水塘里的鬼吓傻了木讷地站在下面。想不到平时天不怕地不怕,关键时刻比我还怂。我想拉他一把,于是身体紧贴岩石,右手抓住石头的缝隙,左手伸到东哥面前。

“他们叫我落水狗……”东哥低着头口齿不清的说。“我是被他们推下堰塘的……”

我提防着下面水塘里的动静,并没有听清东哥在嘀咕什么。“你快上来啊东哥,一会儿狗娃子上来了!”

“我就是狗娃子,狗娃子就是我!”这次我听清了!还没等我抽回左手,东哥抓住了我。那眼睛血红血红的,脸上笼罩着一层雾气,雾气中逐渐浮现出狗娃子的样子来,他一脸邪气的对我笑。

“你也当一回落水狗吧!”那张脸阴阳怪气的挤出这句话。我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我往沟里拽。我拼命想挣脱可是手臂被捏的死死的。

“东哥,别开玩笑,我们回家吧!”我掩饰不住声音里的恐惧。我不确定眼前这个人还是不是东哥,还是说他中邪了。我宁愿相信是东哥在搞恶作剧整我。

“回家?早就没有家了。我在这荒郊野外的水塘里游荡了两年,落水狗怎么会有家!”东哥的声音越来越细微,像遥远的戏腔。我继续挣扎,东哥的衣袖中突然生出许多水草一样的东西,顺着我的手臂往身上爬。此刻我才确定眼前这个东西真不是我表哥。我身体悬空双手不得空,只能用脚勾住岩石使劲往上拽。拉扯中一个东西从我撕裂的裤兜里掉出来,刚好落在那东西的额头上,是一枚铜钱。只听嗙的一声脆响,铜钱划过我的脸颊被弹到了空中。缠在我身体上的水草像蛇一样缩回他的衣袖里。而那东西也像是受到了重击往后退了一步坐到水中。我迅速爬到岩石顶上。那枚铜钱正好落在脚边。我以最快的速度捡起铜钱攥在手里,防备的盯着水里那东西。黑雾隐退,东哥的五官又出现在那脸上。

“哪里来的老东西,谁要你多管闲事!”那东西恶狠狠地看着我,又好像是在透过我的身体看着我背后的什么东西。我迅速回头,什么都没有。

“马桑儿!”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另一个东哥出现在刚才我发现水塘的那块石头上。他看见了坐在水里的另一个他。

“尿他,尿他!”石头上的东哥一边朝我喊,自己却忙不迭的脱下裤子。一股水柱洒向水里那个东哥。在接触到尿液之前那东西化作一团雾气消失地无隐无踪。

“果然有脏东西!”石头上的东哥说。

“你是哪个?!”我厉声质问。

“我是你东哥。如假包换!”

“你刚才去哪了?”

“我看到马幼超在下面水塘里呼救,就下去把他拉上来了!他说他看到狗娃子在水里抱住他,不让他露头!”

“马幼超呢?”

“还在下面水塘边发呆呢!”

我跳到大青石上,来到东哥一步开外,啪地一声把手中那枚铜钱贴到他额头上。如果他是鬼,一定会有什么反应,就像刚才那样。

“干嘛?”东哥莫名其妙的看着我。

“你真的是东哥!”我如释重负! 余光瞟见他裤兜里鼓鼓囊囊的还揣着早上采的香龙草。下面的水塘边果然还躺着一个人。

我不知道那东西还会不会出现。虽然他忌惮我手中的铜钱,但这山沟显然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今天就别找山洞了,我们回家吧!”我强作镇定的对东哥说。东哥表示同意。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顺着山沟继续往下走,直到找到大路。我跟着东哥拨开青石旁的一簇刺,小心翼翼的绕进树林里。树林里更多的刺勾在衣服上像无数只手在阻止我们前进,每走一步都很费力。好在很快我们摆脱了刺绕到了水塘旁边。马幼超还痴痴的躺在水塘边,我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还能清晰的听到他牙齿咯咯作响。他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嚣张。

“超哥,你还是早点回家吧,天黑了脏东西就更厉害了!”东哥有点嫌弃的对马幼超说。而我依然很怵马幼超,所以没跟他搭话。看到他湿漉漉的狼狈样子,一个词蹦进我脑子里:落水狗!

找到大路下山就快了。一路上我不敢多说话,仔细推敲着刚才的每一个细节。我找不到东哥的时候他其实已经进入树林里了。捂住我嘴巴的那个其实就是狗娃子。狗娃子骂谁老东西呢?他为什么会怕一枚铜钱……我总觉得还有些东西我没搞明白。同时我暗自佩服东哥不愧是猎人的儿子,碰到脏东西直接就敢用尿滋。

“东哥,脏东西,也怕尿吗?”

“是怕童子尿,我爸晚上出去打猎的时候总要带一瓶我的尿。他说童子尿厉害的很!”

“什么是童子尿?”

“就是小孩撒的尿!”

东哥的父亲也就是我大姑父,是村里出了名的厉害角色。他是个猎人,还懂些道行,人又胆大。他们家搜罗了许多古怪的道具,什么八卦,墨斗,番天印。他最喜欢晚上独自扛着他的双管猎枪,带上几样古怪的玩意儿在深山密林里转。夜里只要听到枪响一定是他有收获了。有一天夜里从坟地的方向传来的枪声一直响到天亮。就见姑父从家里背了一个大背篓在坟地里找出二三十只死兔子。山里人都说兔子肉是鬼肉。一般猎人打野猪野狗,却不敢碰兔子。村里人都劝姑父该收手了,一个晚上打死那么多兔子,别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来寻仇。大姑父脸一横,不管什么鬼东西,敢跟我跳我就让它永世不得翻身。他不仅自己吃兔肉,还把剩下的兔子拿到集市上去卖了。

“东哥,你说我这个铜钱也很厉害吗?”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很多厉害的东西都是很不起眼的。”

“你记不记得在雷鸣观外面那个老婆婆喊我离水塘远点,难道她早就知道沟里闹鬼?”

“什么老婆婆?”

“就是我们吃豆花稀饭那里遇到的老婆婆啊!”

“我们什么时候吃过豆花稀饭?”

我脑袋轰的一声。我们一起上的山,一起磕的头许的愿,一起出门吃的豆花稀饭,是我记忆错乱了?还是东哥失忆了?

>>>点此阅读《人鬼为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