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求徐谦,曹侍郎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异界大革命在哪看

小说:异界大革命

小说:历史

作者:狂人啊Q

简介:刘知易看了场热闹,平白被一道无匹的刀气砍了一刀,醒来后发现卷入了一场朝堂大佬的阴谋之中,刑部侍郎告诉他,想活命就得出卖他亲爹……

角色:徐谦,曹侍郎

异界大革命

《异界大革命》第2章 卖老婆不行免费阅读

刘知易在一个哀婉的哭声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端庄妇人。

“母亲!”

刘知易喊了一声,这妇人是他的母亲刘姜氏。

妇人哭声戛然而止,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二郎,你醒了?”

刘知易脑子一片混乱,奇怪的问道:“母亲,我怎么了?”

刘姜氏眼泪还没干,口气却露出欣喜:“二郎,你被那杀千刀的刺客砍了一刀,大夫说你活不了,总算醒了,回头找那庸医算账去。”

记忆涌入脑海,刘知易想起他是去凑热闹看御林军迎接那个名满天下的大宗师徐谦,结果作为囚车的御驾在春风亭被刺客截杀,他很倒霉的被波及了。刘知易想起自己晕倒前,看到那两道一纵一横的匹练。那是高手出的刀!

“后来怎么样了?刺客被抓到了吗?谁敢刺杀徐太傅啊?”

徐谦名满天下,是当今文坛魁首,这样的人谁敢去杀他?

“刺杀?二郎,你糊涂了,那是有人劫囚车,御林军死伤无算,徐谦那贼囚被劫走了。”

母亲满脸恼怒,似乎对这件事十分恼火。

“劫囚?谁说的。”

刘知易疑惑。徐谦名义上是囚犯,九大节度使联名告状,就是皇帝也不能不做个样子。实际上,徐谦却是要入朝做大佬的,皇帝亲自下诏将徐谦押解到京城审理,肯定审不出什么结果,然后徐谦入朝,抗击魏无暇。可谓是前途一片大好,这种情况下,徐谦的人怎么可能劫囚?

母亲哼道:“曹侍郎说是劫囚,三品刑部侍郎还能弄错?”

曹侍郎?那个刑部派去押解徐谦的官员。

刘知易心里立刻浮现出对这个曹侍郎的记忆,他记得很清楚,当日车驾遇袭的时候,慌乱中父兄喊的是“有刺客”“护驾”,曹侍郎却喊着“有人劫囚”,这是两种心态。全天下人都认定,徐谦进京是有大用,根本用不着逃,皇帝派人迎接,沿路府兵护送,都是在保护徐谦,所有人都担心魏太师会在途中对徐太傅下手。可没想到到了京师眼皮子底下出现杀手袭击,此时正常人本能应该认定这是政敌要刺杀徐谦,可曹侍郎第一反应却是劫囚。

这个侍郎有问题!

刘知易稍一思考,就觉得不对劲。

虽然后来大家发现徐谦确实被劫走,但曹侍郎怎么事前就能确定来人不是刺杀,而是劫囚,除非他未卜先知,否则绝不会断言是劫囚。

徐谦自己人劫囚车是多此一举,那么劫走徐谦的是谁呢?

魏无暇!

刘知易脑中闪过这个名字。当朝太师,太后亲弟,皇帝娘舅的魏太师。徐谦无法入朝,对这个人最有利。他可以继续权倾朝野,无人制衡。

这么一想,一切都解释的通了。曹侍郎为什么能未卜先知知道是劫囚而不是刺杀,是因为他提前就知道会发生这件事,因为这件事是魏无暇安排的,他是魏无暇的人,甚至是魏无暇派去执行这件事的马前卒。

只是刘知易有一个很大的疑惑,因为徐谦是重犯,刑部侍郎亲自押解,走失了重犯,刑部曹侍郎要负最大的责任。难道他是一个死士,愿意为了魏无暇的计划赴死?

一旦这件事被定性为劫囚,徐谦会被认为畏罪潜逃,半生英名不保。除非徐谦能再次出现,给自己翻案,既然魏无暇能在众目睽睽,御林军和府兵的严密押送下劫走徐谦,怎么可能让他再次出现,恐怕现在已经在某个无人的犄角旮旯里,把徐谦处理掉了,世界上已经没有了徐谦这个人。

接下来,徐谦劫囚案就成了铁案,之后曹侍郎会负主要责任,连带着……

想到这里,刘知易神色一变。他父兄负责押送囚犯,结果囚犯被人劫走,按照朝廷律法,走失要犯是要砍头的,弄不好还要连坐!

难道父兄?

忙问道:“爹和大哥呢?”

一提父亲和兄长,母亲突然又哭了起来:“二郎。你爹和大哥都被关起来了,你快想想办法!”

刘知易皱起眉头,果然如此。脑子里快速回忆相关法律,大夏律例规定,丢失押解的重犯,主官流徙三千里,不不不,父亲当日带领春风亭府兵押送,适用的还是军法,更严一等,直接杀头,不过父亲不是主官,不会牵连家人,不然母亲也不可能还在这里?

不对,即便父亲不是主官,会不会牵连家人,这得三法司说了算,母亲此时应该被收监,为什么没有呢?

“娘,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刘知易问道。

母亲咬牙切齿:“你爹把家产都给了曹侍郎,才网开一面,许我留下照顾你。可你爹和大哥该怎么办啊?二郎你快想想办法。”

看似合理,曹侍郎收受贿赂,所以网开一面,允许不应被牵连的母亲和刘知易两人在外。曹侍郎是刑部侍郎,肯定懂法。但问题是,曹侍郎才是这次负责押送的主犯,一路将徐谦从大漠押送到京城,他罪责难逃,还有心情收受贿赂?

除非他能确定自己逃脱罪责,至少是保住性命。或者这么做是别有用意!

如果我是曹侍郎,为什么要这么做?

刘知易转换思路,思考曹侍郎的行为。

如果没猜错,这次事件是一场阴谋。牵扯之大,以前想都不敢想。

阴谋设计者,最大可能是当朝太师魏无暇。负责押送徐谦一路南下的曹侍郎应该是阴谋执行人。从北方草原到夏京腹地,数千里地,曹侍郎有无数次机会,可以悄无声息在荒郊野岭处理徐谦。偏偏放到夏京城边,在春风亭,在京师许多官员、在御林军,在太学生,在老百姓的眼皮子底下动手。有这么多人见证,让外人以为徐谦被人劫走是畏罪潜逃。这比在某个深山老林中结果徐谦要好很多,如果徐谦死的不明不白,曹侍郎要背负全部罪名,如果能定徐谦一个畏罪潜逃,曹侍郎就是失职,如果运作的好,顶多被革职,性命无忧。

曹侍郎真的愿意被革职,牺牲自己的政治前途?

所以他选择挣扎一下,一边一口咬定徐谦是畏罪潜逃,一边将刘大刀父子收押,之后他会怎么做?

作为主官,丢失押送的囚犯,肯定要负首责,除非有人罪责比他还大!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曹侍郎负主要责任,刘大刀和刘知难父子负次要责任,按照大夏律法,曹侍郎最轻会革职流放,最重会满门抄斩,刘氏父子最轻流放,最重杀头。

按照大夏官场的黑暗,曹侍郎如果要脱罪,必须把责任都甩出去,尽可能让他无辜,让别人替他担更多罪责。很显然,再没人比刘氏父子更适合背这个锅了,怎么操作刘知易都能想到,抹黑刘氏父子勾结劫犯,里应外合劫走要犯,这样刘氏父子就比曹侍郎的罪行更重。曹侍郎的罪行就从失职下降为失察,会显得更加无辜。如果他能将刘氏父子抓捕归案,还能将功补过,从轻处理。

一切仅凭猜测,刘知易不敢保证事实如此。即便曹侍郎这种人不推诿责任,刘家这次也遭逢大难,走失徐谦这样的大人物,不是一个小小的厅长之家能承担的。

“娘,你能想办法见到爹和大哥吗?”

母亲点点头:“他们就关在西厢房,我刚才还去送过饭,曹侍郎通融的。”

是通融,还是纵容?

刘知易深表怀疑。刘家一家四口,男主人刘大刀收押,长子刘知难收押,次子刘知易负伤,允许在家养伤,女主人是妇人,不但没有收押,还允许她照顾小儿子,允许她给丈夫、长子送饭,随时探望。曹侍郎真的是一个只要给钱,什么都愿意干的人?哪怕他自己性命不保,临死也要捞钱?收钱还认真办事,给人提供方便,职业操守一流!

要么就是有阴谋。曹侍郎有意纵容刘家人保持联系,不怕刘家人串通逃跑?或许这正是目的,就是要纵容刘家人商量好,然后畏罪潜逃。这样就能将所有责任推到刘家父子身上,加以引导,外人很容易联想到,刘家父子先通徐谦党羽,里应外合劫了徐谦的囚车,所以才会畏罪潜逃。

到底是不是这样,刘知易又详细问了母亲一些情况,就基本确定了。

案件发生后,曹侍郎跟御林军统领商议,将御林军全都派出去搜捕徐谦党羽。看管刘家父子的只有曹侍郎身边几个刑部差役。

刘家父子可是武夫,尤其是刘大刀,不但是武举人,还上过战场,岂是区区几个差役能看得住的。守卫已经不力,又纵容刘家人相互走动,难道是怕他们无法达成一致,不能一起逃跑吗?

逃?还是不逃?这是个问题!

逃,九死一生。假如曹侍郎已经安排好了一切,这边刘氏父子刚刚逃出去,马上杀手就会尾随而至,杀人灭口。

不逃,十死无生。最坏的结果,刘家父子被带去夏京收押,在昭狱里被曹侍郎的人炮制,背下所有的罪名,最后满门抄斩。最好的结果,曹侍郎有担当,不下黑手,承担应有的罪责,即便这样,刘大刀依然负有押送之责,砍头示众是跑不了的,刘知难有连带责任,会被流放充军。

逃或不逃,都没好下场,这是绝境!

一时间,刘知易也想不出能有什么办法逃出绝境。

借口饿了,让母亲弄点吃的,支走母亲后,闭门深思。

母亲刘姜氏很快端来一碗热汤面,打断了刘知易的思考。

母亲纤细的手指烫的通红,一个劲抱怨御林军不讲理,把丫鬟都扣了。

刘知易心中叹息一声,好日子要到头了。母亲这个两手不沾阳春水的幸福女人,恐怕以后要吃很多苦。

母亲做的面条味道很一般,母亲就这水平,还不敢说。

吃完一碗面后,刘知易语重心长的说道:“娘。你让爹和大哥带你逃吧!”

“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你爹和大哥都被关着,怎么逃?再说,能往哪里逃?家业都在这里,这一逃,可什么都没有了。”

妇人之见!

刘知易暗叹,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家业。

大喊一声:“娘。你听我说,带爹和大哥来见我,如此如此……”

跟母亲交代了一番,母亲带着狐疑的神色走了。

过了片刻,沉重且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几个人匆匆走进屋内。

一个声音焦急的喊着:“二郎。爹来了!”

另一个声音道:“二弟。你可不能死啊!”

母亲嗔道:“胡说什么呢!”

来人是刘知易的父亲和兄长,两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魁梧壮汉。浓眉大眼,一脸焦急。母亲跟在身后走了进来。

看到刘知易睁着眼睛,刘大刀长舒一口气憨笑道:“你被贼人刀气所伤,那狗大夫说刀气伤了五脏,活不过今夜!好了,你总算醒了。妈的,真是庸医,回头拆他招牌。”

大哥刘知难突然惊呼一声:“啊——”

几人都看向他,刘知难咽了口唾沫:“二郎。你这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母亲这次没责怪,直接扇了一巴掌。

刘大刀也瞪了一眼大儿子,但神色凝重起来,贴近床前,伸手握住刘知易手腕。

刘知易顿时惊叫起来,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渗出。

见儿子如此,刘大刀连忙收回手,惊呼:“二郎,你没事吧?”

快被你的真气弄死了!

刘知易心中暗骂,老爹的真气粗糙,在他体内乱窜,他现在的身体哪里受得了?

刘大刀浑然不知自己做了错事,叹息一声:“经脉寸断!练不成武了。”

刘知易不由吐槽,都啥时候了,这武夫脑子里还装着这种事。

喘息了半天,刘知易终于能开口说话:“爹,准备一下,跑吧。”

刘大刀一愣:“跑?往哪里跑!咱家几代家业都在这里。”

跟母亲一样,他也放不下家业。

刘知易道:“家业重要,还是命重要!”

刘大刀认真想着,许久才露出一种‘成年人都要’的贪婪神色,说道:“都重要!”

刘知易逼他:“必须选一个。是要家业还是要命?”

刘大刀仿佛被抽干了力气,声音低沉:“当然是命,命没了,家业咋守得住!”

刘知易道:“这就对了。快收拾一下,带母亲、兄长一起跑。”

刘大刀还是摇头:“跑了,就是畏罪潜逃,罪加一等!”

刘知易道:“就算不跑,也是死罪。”

刘大刀沉默了片刻,他是亭长,一些基本的律法他是懂得,只是没想过,现在一想还真是。

刘大刀依然摇头:“那也不能跑。敢作敢当,我弄丢了要犯,罪责难逃,大不了一死。”

刘知易反问:“那大哥呢?”

刘大刀皱眉:“不该带你大哥一起去的,是我害了你大哥。”

刘大刀带着长子,目的是把长子捧到官面上,日后好继承他的亭长之位。老刘家早就把春风亭亭长看成了自家的家业。

大哥刘知难闷哼一声:“我也一样,好汉做事好汉当,我跟爹一起扛。”

刘大刀面色感动,拍着大儿子的肩膀,仿佛在说“真是爹的好儿子。”

这俩武夫!

刘知易无奈:“爹。你会被砍头的。”

刘大刀哼了一声,仿佛在说“老子不怕。”

刘知易又道:“大哥会被流放的。”

刘大刀和刘知难一起闷哼,仿佛在说“死都不怕还怕流放?”

刘知易再道:“你老婆要被卖到教坊司的!”

刘大刀这次“嗯?”,接着大声道:“这不行!”

杀头不怕,儿子流放不怕,但卖他老婆就不行。

>>>点此阅读《异界大革命》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