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沧沉一粟》小说章节目录子奚,哦子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沧沉一粟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芋泥牛奶啵啵

简介:她是受众生景仰的尊神,他却是这世间最彻彻底底的魔,她为护他一朝神陨,四大神兽以身相互助她转世重生,咦?怎么好端端的转成了两半?森森说:“我生而为魔。”他寻到她说:“魔配魔,才快活!”子归说:“可我是神”,他追上去说:“神魔都是一家亲!”她问:“怎么哪都有你?”他正色道:“本尊要的从来都只是你。”

角色:子奚,哦子奚

沧沉一粟

《沧沉一粟》第1章 光影交织.初见免费阅读

子归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七天后了。

“嫘(léi)子归,你个小兔崽子还舍得醒过来啊?”是二哥子奚的声音。

“子归,你可还有什么不舒服?”大哥子简也在。

子归晃神了几秒钟,然后本能地回嘴道:“你才是兔子!你全家都是兔子!”

说完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才突然想起自己原本好像是打算去陵光湖多吸一点灵力,好应付择神器大典。毕竟陵光湖是整个南陆灵力最充沛之处!

然后她好像一咬牙一跺脚,一头扎进了湖里,成了一只落汤凤凰。

“啊我我我,我的择神器大典!我睡了多久啊,天呐我没搞砸吧,现在什么时辰了,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吗?我的锦服放哪儿了?”子归一边碎碎叨叨一边蹦起来,慌乱的找寻着为大典准备的礼服。

到底睡了多久啊?现在赶过去,应该也许大概可能,总还不至于太晚吧?

然后她就看见大哥和二哥一人扶额叹息,一人看着窗外吹口哨,转而又有些心疼、有些看小白痴一样看着她。

子归尴尬的笑笑,道:“看来睡得有点久了哈,呵呵呵,呵呵呵。”

小子归默默的以倒带一般的运动轨迹退回到床榻上,用食指和大拇指拎起羽被遮住自己半张脸,露出一双尴尬的大眼睛。

后来子简和子奚才慢慢告诉她关于那天是怎么到了吉时她却迟迟不现身,先是两个哥哥带着若干仙侍找她,再后来父神和母神放心不下也亲自寻找,再后来满庭宾客等的实在有些尴尬也开始找她。

大家找了各种地方,最后寻至后山,然后犹犹豫豫逐渐向陵光湖外围聚过去。再然后就是子归浮出水面不省人事,堂堂凤族三殿下的万岁生辰暨择神器大典在一众尴尬的打哈哈中不了了之。

子归头有些疼,她记得坠入陵光湖中的时候,没有想象中的惊慌和被水浸透的狼狈。她记得在湖中感受到了十分浓郁的灵气,甚至还看见灵化作小蝌蚪的模样朝她游过来。

然后是啥来着?细碎的片段逐渐在脑海中拼凑了起来:

“有人?是谁?”一个轻柔平淡的声音,稚嫩、但是少了一些生气和活力,有些若有若无的沧桑感,好像还有一丝警惕。

虚无中的宁静突然被这一声给打破。子归有些慌乱,在水中失去了平衡,几番扑腾之后湖水从四面八方朝她袭了过来。

是听错了吗?是在跟她说话吗?

“救,救命!我不会水啊!救命!”子归奋力地扑腾着,水向她的口鼻灌过来。

“是谁?谁在说话?”那人问到。

“救命…”子归的声音逐渐轻了下去,渐渐失去了意识。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淹死了,凤凰浴火可涅槃重生,可是这被淹死的怎么算,能涅槃吗?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在脑子里,却偏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惨了惨了,如果成了这头一只被淹死的凤凰,就算死了都会成了个笑话!

“哎,咱家小妹不会脑子里也进了水,给淹傻了吧?”子奚用胳膊肘顶了顶子简,看向子归的眼神越来越像看个白痴:她这会闭着眼睛,头一歪一歪的,一会转一个方向,表情变幻不定,一会儿害怕一会儿疑惑的。

子简嗔怪地看了子奚一眼,温柔地用手拍拍子归,叫她道:“子归,子归?你怎么了?”

“大哥二哥!”子归突然一下睁开眼睛,满脸兴奋,把子奚吓得后退了半步远。

“你脑子真被淹傻啦?”被吓到的子奚觉得有些没面子,没好气儿地说到。

子归冲他翻了个白眼,吐了吐舌头,然后清了清嗓子,煞有介事地说:“你们小妹我虽然神力低微,但我今天终于发现我命中注定与众不同的一面了!”

她特意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我可以看到灵!我跟你们说它们就像小蝌蚪一样,超级可爱!一只一只的,就在陵光湖里!最后还是它们把我送出来的呢!”

两个哥哥互相看了一眼,这回子简也倒戈了,摸了摸子归的额头,又比较了一下自己额头的温度,没发烧啊?

灵力是修炼神力之源,但灵是不可见的,只能感受,对灵力感受能力的强弱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神力修炼的难易程度,这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基础知识!

“子归,若你之后还是有这样的幻觉的话,大哥带你找父神母神帮你瞧瞧,可别落下什么病根才好。”明明是一本正经关心子归的话,被子简这么一说出来,咋就听着那么怪呢?

子归才不依!

毕竟她活了这一万岁,虽然身负神兽后人的皇族血脉,但在神力这方面甚至还比不上别家普普通通几千岁的小凤凰。父神母神说,即便神可化天地之灵气为神力,但灵也是择主的,每个神都有更适合自己的灵力。

但好像不管是什么灵,风火雷电也好,花鸟草兽也罢,总之都和她不对付。

子归觉得或许这是对自己无法修炼神力的小补偿,也是唯一一件自己可以稍微掰回那么一丢丢面子,并且听上去特别值得炫耀的事情。毕竟她可从来没听过谁能在修炼的时候看到灵长什么样子!所以一定要掰扯清楚!

但是这种事情哪里争得出什么所以然,子简和子奚要信了她说的话才是自己脑子也进水了!

“嫘子简!嫘子奚!你们两个大男人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弱女子!要脸不要!本殿下亲眼看见的东西你们居然不信我!”子归气得两手叉腰跟他们吹胡子瞪眼的,卯足了劲大吼到,但那架势看上去偏像极了撒娇的小气包。

“好了好了,从小到大几时敢真的与你争了,我和你二哥不过逗逗你。”子简走到子归身旁在床沿坐下,伸出手揉揉她的小脑袋,“你且再休息一下,父神母神还在担心你呢,待会找他们去。”

“小妹大了,越来越泼皮了哦!”子奚则摇摇头,在窗边伸了个懒腰,看了子归一眼,下一秒瞬移到她床头,伸出手发现头上有爪子了,于是改为捏她的小脸。

“去去去!都给我把你们的鸟爪子拿开!拿开!本殿下要更衣!更衣! ”子归小脸通红,一巴掌拍开一只手,没好气的推开了两个人。正要狠狠再拍一人一巴掌的时候,两巴掌都拍了个空。

远处,子简和子奚逃跑落定后相视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些子归自是看不到的。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