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被妖女强迫》小说章节目录彦慕,宛清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被妖女强迫

小说:玄幻

作者:若问

简介:别人都说跳崖会遇到眉目慈善的隐世高人,传授无上功法秘术,从此无敌于天下。 都说坠崖不死会遇到神仙姐姐,从此双宿双飞,过上有老婆的生活,然后再生一堆小猴子,住着破破烂烂的茅草屋,过着幸福而又糜烂的生活……只羡鸳鸯不羡仙。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他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到这样的女魔头,每天受尽各种折磨。 彦慕扬天长叹,很想质问苍天,为何要这样对他???

角色:彦慕,宛清梦

被妖女强迫

《被妖女强迫》第1章 大难不死必有后患免费阅读

唉!

悬崖边上,一个相貌平平的少年眺望着远方,深沉地叹气,一脸忧愁。

少年名为彦慕,今年十八岁,本是一介凡夫俗子,自幼父母双亡,邻居家的猎户觉得他可怜,便收养了他。

十一岁那年,养父外出狩猎发生意外,不幸身亡,留下六岁的女儿。

迫于生计,他小小年纪就跟着猎户们进山打猎,挑起家中重担。

他年纪虽小,大的猎物打不到,什么野鸡、野兔、狐狸等小猎物还是能捕得到的,勉强可以维持生活。

随着妹妹逐渐长大,他开始担忧起来,养父生前待他不薄,绝不能让妹妹跟他一样没出息。

所以他下定决心赚大钱,托关系送妹妹去大门派拜师学艺。

修行世界都是高来高往的修士,哪怕是混得不好也远比普通凡人过得好,至少不用担心生计问题。

他也曾想过去拜师修行,让妹妹过上更好的生活,奈何修行资质太差,连城里最小门派的门槛都进不了,被人直接轰了出来。

后来他又想拜镖局门下做学徒,结果很惨,连门也不让进,直接给踹了出来,当街骂他废物也想修行之类的话。

从那以后,他就彻底死了这条心,断了修行的念头,安心做个猎人。

不过,光靠卖猎物也卖不了几个钱,只怕十几年也攒不够妹妹拜师的钱。

于是他决定进入妖兽山脉寻找灵草,卖个好价钱,为妹妹拼一个好的前程。

谁知妖兽山脉,妖兽纵横,危险重重,完全不是那些普通野兽能比的,哪是他一个普通凡人能来的地方,刚进山没多久就遇上了妖兽,吓得仓惶逃走,一不小心坠落山崖。

他本以为死定了,可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一个绝色美女在一旁温柔的照顾他。

那女子名叫宛清梦,当初他坠崖掉入河里,被她所救。

当时他直接看傻了,如此美艳的女子,宛若天上仙女,口水直流一地,以为遇到艳福了。

而宛清梦也细心的照顾他好长一段时间,直至身体完全康复他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女人哪是什么仙女啊,简直就是妖女!

别看她长得跟天上仙女似的,其实内心腹黑得很,完全是一个侧头侧尾的女魔头,一个恶毒的妖女。

说什么老娘救你一命,不能白救,必须为我做一件事,否则就去死吧!

有这样的仙女吗?

本来别人救他一命,报恩是应该的,只要他力所能及的事,他自然不会推辞。

可这女妖却打算让他潜入一个超级世家做卧底,盗取机密,还说什么等完成任务后就还他自由。

狗屁!

他虽然大字不识一个,但也不傻,一个超级世家是什么概念?

能成为超级世家的大家族,那绝对是站在修行界最巅峰的庞然大物,岂是他这种虾米能招惹的?

一旦被发现,那绝对是抄家灭族之祸!

就算能完成任务也休想脱身,这辈子别想安心过日子了。

最重要的是他死不要紧,但不想连累家中的妹妹,所以果断拒绝了。

再说了,哪怕他有这个心,也有这个能力才行,他一个普通的凡人,连修行都做不到,怎么可能潜入一个超级世家做卧底?怎么可能完成得了这样的任务?

结果,这妖女拍出一堆灵药和修行功法,并拍拍胸脯保证能让他修行。

此话一出,彦慕再笨也明白,这妖女若不是另有目的,又怎会救他?

对她的救命之情立刻消失殆尽。

好说歹说彦慕不答应,妖女大发雷霆,把他按在地上一顿毒打,然后气哄哄地走了,临走时让他考虑三天,不答应就让他从此消失在人世间。

彦慕想想家中年幼的妹妹无人照看,最终还是无奈答应了。

只要他打死不承认妹妹的存在,也就不会连累到妹妹。

……

“别站得太高,小心再次摔死。”

站在悬崖正沉思的彦慕,突然听到一声婉转,柔美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彦慕没有回头,带着嘲讽的语气道:“你不是会飞天吗?再救我一次也不难!”

一个极度美艳的女子,抿嘴一笑,呵呵道:“姐姐的出手费可高了,再救你一命,估计你肉身难以偿还。”

彦慕嘴角扯起一抹讽刺,道:“反正肉身已不是我自己的了,摔死了亏的是你!”

女子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顿时笑花枝乱颤,良久才停了下来:“说得跟闺中怨妇似的,好像姐姐在外面有其他男人,冷落你一般!”

她就是妖女宛清梦!

彦慕一怔,想想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顿时脸黑得不行,扭头回去,不想理这个妖女。

“回去训练吧!”妖女见彦慕不回话,招了招手说道。

提到训练,彦慕就头皮发麻,“不回,我累了,休息一天不行吗?”

妖女语气温柔,耐心道:“乖,别闹了,今天姐姐轻一点,不会弄疼的!”

彦慕呸了一句,很不爽道:“信你这话的人估计坟头草已经几丈高了!”

“听话!”

“不回!”

“快别任性了!”

妖女声音逐渐变冷。

见妖女脸色微变,彦慕连忙找个借口:“我近段时间有所感悟,正想在此地顿悟呢!”

妖女俏脸褪去温柔,明眸闪过一丝怒色,冰冷道:“你回不回?”

感悟个鬼啊,对方什么德性她还不了解?这明显是在找借口。

妖女即将发飙,彦慕面部猛地抽搐,连忙道:“我突然觉得晚上夜深人静,比较适合感悟,还是回去吧,哈…..哈哈!”

“给好脸不要,非要逼老娘动粗,真是欠抽!”

哼!妖女轻哼一声,脸上冰霜稍褪,转身直接离去。

看着妖女离去的背影,彦慕真是欲哭无泪啊,别人都说跳崖会遇到眉目慈善的隐世高人,传授无上功法秘术,从此无敌于天下。

都说坠崖不死会遇到神仙姐姐,从此双宿双飞,过上有老婆的日子,然后再生一堆小猴子,住着破破烂烂的茅草屋,过着幸福而又糜烂的生活……只羡鸳鸯不羡仙。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他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到这样的女魔头,每天受尽各种折磨。

彦慕仰天长叹,很想质问苍天为何要如此对他?

唉!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彦慕哎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跟上妖女的步伐。

……

平原上,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浓烟滚滚。

浓烟中,虚影飞梭,剑气四射,彦慕在无数风刃中穿梭,走位,同时还在不断地挥剑阻挡四面八方的攻击。

“一个合格的卧底,不仅要心性沉稳,经得住考验,还要兼具实力,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妖女在一旁操纵风刃进行攻击,一边训斥着。

这是彦慕的日常训练。

“剑法刚猛精进,杀意尚可,可惜韧劲尚欠火候。剑法讲究刚柔并济,应势而变,方能制胜克敌。”

妖女点评完,玉手一挥,数百道风刃方向骤变,专找他的命门攻击。

风刃攻击方向突然转变,打得彦慕措手不及,身上连中数剑,留下几道淤青,痛得嗷嗷直叫。

这还是妖女有意留手,否则他绝对会被风刃给分尸了。

妖女无动于衷,轻轻地瞟了他一眼,眼中透露出无限的讽刺,“人在极限的压力下,方能激发潜能,这点程度就受不了了,日后如何担当大任?”

她并非有意折磨彦慕,而是在对他进行特训,只有极度压力下,潜能才能够得到激发,也正因为如此彦慕的实力才突飞猛进。

“上来就是这种难度,你这哪是在训练啊,分明是在找借口揍我,不来了!”风眼中,彦慕气急败坏道。

以往的训练虽然苛刻,但也没有今天这么狠,妖女很显然对刚才有所不满,借机揍他。

“这可由不得你!”

妖女话毕,纤纤玉手凭空一抓,突然加大风压,空气中瞬间凝结出上千道风刃,如雨点般向他打来,有点招架不住,身中数十剑,惨叫声不停。

如此持续了大半个时辰,还不见她停手,彦慕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妖女你这老妖婆,还讲不讲道理啊!”

说好坚持半个时辰就能通过,结果被揍了大半个时辰,还不见她停手。

妖女显然已经习惯,也不在乎他骂什么,娇媚一笑,一副不讲道理你能拿我怎么样?

继续对他发动攻击!

彦慕这段时间进步很快,各方面她都非常满意,特训基本上已经结束,准备放他下山。

不过在比之前,必须压一压他的性子,免得他出去后不好掌控。

还来?……啊!!!

承受猛烈攻击的彦慕刚想说话,背后袭来数道风刃突破剑围防御,狠狠地打在他身上,将他震飞出去好远。

倒地之后,一口老血狂喷而出,再也爬不起来了。

妖女见状,这才罢手,玉手一挥,狂风歇止,风刃溃散。

“明天继续!”妖女看着如同死狗的彦慕,淡淡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妈的,老子早晚有一天把你按在地上摩擦!”

躺在地上的彦慕恨得牙痒痒,奈何又打不过人家,只能骂几句,寻求心理平衡。

骂骂咧咧半天,他才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回走。

实在是不回去不行啊,天色已晚,他得回去烧水,给妖女送洗澡水去。

堂堂七尺男儿给女人倒洗澡水是一件十分丢人的事,一开始他死活不肯,可被妖女几顿暴打治得服服帖帖。

……

小溪边,流水潺潺,野花芬芳,清香四溢,一简陋的小木屋屹立在不远处。

彦慕把洗澡去送到妖女的房间,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疗伤。

等过了一个小时,又起身回到妖女的房间打扫卫生。

一推开门,香艳依旧不减,令所有男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尽管彦慕已经无数次见过这画面,内心依旧受不了这样的视觉冲击。

而妖女似乎把他当成空气,穿着薄薄的睡衣,其内的白色亵衣隐约可见,露出玉足,优雅安静地坐在窗前梳理头发。

彦慕不敢直视,像往常一样擦拭着地板。

不过很快他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心砰砰地跳,一件乳白色,精致的亵衣掉在地上,让他忍不住老脸一红,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该不该捡起来?

这妖女也还真不把自己当做人看,洗澡完也不收拾一下,亵衣随地扔,一点羞耻心都没有,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

妈的!

彦慕心里骂娘,不管她是不是故意的,总之当做没看到,去擦别的地方。

快速打扫完,然后提着桶仓惶逃离现场。

这妖精窝实在是待不下去,怕待久了会彻底沦陷,沦为她的奴隶啊!

妖女嘴角扬起一抹戏谑,这一切自然是她故意为之。

其实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在磨炼彦慕的心性。

经过这几年的观察,彦慕无论是心智,还是修行方面她都很满意,就是做事有点冲动,不善隐忍。

她以后要让彦慕去做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如果连这点小小屈辱都承受不了,以后难当大任,必须得磨一磨他的脾气,让他学会隐忍。

同时也在训练他抵抗诱惑能力,难免哪天被那个狐媚子勾了魂,任务就功亏一篑了。

出了门口,倒完洗澡水,彦慕直接瘫倒在河边,累得够呛。

每天承受着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折磨,是个人都难以承受。

仰望星空,感觉前途一片漆黑,被困在这个鬼地方整整五年,每天都是永无止境的修炼和艰苦训练,都快要被孽成狗了。

他也多次想逃离妖女的魔爪,但是每次被妖女逮了回来,打得半死。

有一次妖女彻底怒了,直接把他扔进妖兽山脉深处两年,一年前才被捞回来。

回来以后,他再也没敢有逃跑的念头,乖乖接受妖女制裁。

因为妖兽山脉深处太恐怖了,几乎每天都受到妖兽的侵袭,连睡觉都睡得不安稳,经常夜里受到妖兽的袭击。

那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他也曾有过想死的念头,可是他不敢放弃,他若是不在了,谁来照顾年幼妹妹?该怎么面对九泉之下的养父?

哪怕是为了家中的妹妹,他也一定要活下去!

一想起妹妹,心中就很不安,他临走时担心自己出现意外,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给了邻居,托付他们照顾妹妹,也不知道妹妹现在过得怎么样?

他也不敢让妖女知道妹妹的存在,担心妖女以妹妹相要挟,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摆脱的机会了。

彦慕胡思乱想中,渐渐地在河边睡着了。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