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剑起风云录(殷红,寒冰)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剑起风云录

小说:玄幻

作者:落叶满屋

简介:正魔大战,修真动荡,凡人遭殃,无数山河破碎。生的普通少年读书郎,家中贫苦,读书刻苦,心中善良孩童,归学途中,误救魔教之主,正魔势不两立,终是大战伊始,凡人受难,救人者,命丧,祸也?
侥幸不死,逃得生天,于成者蜀山收入门下,或非福矣?
修道八十载,终窥神仙大道,孤苦伶仃,不见归日,不愿乎?
终是大道三千年,换得浮生半日闲,一剑一人桃花落,转是头来沁若风。

角色:殷红,寒冰

剑起风云录

《剑起风云录》第2章 飞瀑冥水免费阅读

“飞瀑十八剑!”

旧轩面色大变,惊声喝道。蜀山绝学飞瀑十八剑,以剑之数量定其威力。自然的,十八剑同出,那便是威力最大,传言里,蜀山只有寥寥数人练成十八剑齐出,却不曾想,今日便让他旧轩遇见了。

太虚真人额冒冷汗,脸色煞白,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体内的真元几乎是一瞬间便被抽空,就连站在仙剑上也有几分吃力,若不是玉真真人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提前御剑到了他身边,手掌按在他后背,将真元渡于他,恐怕,这当代蜀山掌门,怕是要落得从高空摔死的下场。

此刻,若旧轩不仅仅是惊讶,而是能从这十八剑悬于高空不曾落下之中判断出来太虚真人真元不继的话,他已然可以逃出生天,可惜,他并不曾看出来。

待到太虚真人缓过一口气,长出一口。借着玉真真人渡来的真元,他左手一抬,十八把仙气腾腾的飞剑剑尖朝下,破空之声四起,如那缰绳快要被撕断的烈马,肆意的咆哮起来。

整个大漠仿佛都被引动,那滚滚的黄沙竟然都安静了下来,在空中静止,就连这西北大漠里永不停歇的狂风,也不知是何时静止了下来。

天地间,忽地一片死寂。

铮铮之声不断响起,充斥在这世间,也撕碎了这死寂的宁静,仙剑似天河涛涛,挟着万顷肃杀死水,轰然落下。

那一瞬间,这高达百丈的巨大人形,被滚滚而下的死水覆盖,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再看不见旧轩的身影。

如十万丈瀑布直落,惊起狂涛巨浪,天地间骤然炸起一声轰鸣,滔滔冰凉死水击打在这黄沙地面。只是转瞬,地面上便出现了一个深有百丈,宽几百尺的天坑。

波浪翻滚,涛声依旧,黄沙之地怎经得住这般摧残,听得是不断滑落的黄沙之水之声,纵使堆积成山,也轰然滚落入滔天巨浪之中。

那无数巨浪汇聚成一道遮天洪水,把所过之处尽皆摧毁,难得的几颗枯木,也被死水之浪冲的高高飞起,又被其他拍打而来洪涛,断成了几截,淹没在愈发汹涌的洪水之中,再看不见影子。

天已不知何时,黑云压境,狂风怒号。

忽的,似有细雨落下,随风飘摇,沾湿了人的发。

太虚真人脚踏七星,手握剑诀,徐徐在九天前行,口中念念有词。眼睛微微闭上,面露沉重。

惨淡白光几乎把整个天空染成了冥白,看上去渗人至极。

天空中惊雷炸响,狂风呼啸,旧轩抬头看去,骇然失色,他已连修罗战矛快握不稳。只见半空中飞瀑突然消失不见,再度化作十八把仙剑,白光大放,却不再攻来。

太虚真人面若寒霜,神色肃然,豁然睁开双眼,一瞪下方,旧轩恰如老鼠匍匐在地。左手抬起,蓦然落下。

“落!”

一字而出,天地肃然。原本那低沉的黑云,翻滚汹涌,雷声阵阵,电闪不止。狂风临身,似要撕碎一切,暴雨倾盆落下,击打在地,砸出一个个坑洞来。

风声呼啸,在耳旁炸响。黑云深处,如若千里长堤溃坏,传来滚滚水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那一刹,神灵变色,鬼魔震动。

那早落下,淹没了世间的洪水,也如同受到了呼唤,欢呼雀跃,翻涌奔腾。

那明明是入眼不见边际的洪水,可所到之处,却尽是寒冰满目,竟是冰封了一切,这洪水是何等的寒冷冰冻,已至如斯。

那耀眼的白光遮盖了这世间,再让人看不见太空中的人影,狂风席卷黄沙漫天,发出鬼哭狼嚎之声。

突然,轰鸣雷声再起,惊动了这尘世。无休止的狂风忽的停下,那倾盆的暴雨也歇息下来。无穷无尽的黑云之中,缓缓的撕开了一个口子,苍白冥水,倾泻而落!

涛涛冥水,无止境般,淹没了莽荒大漠。

水,本该是大漠之中最宝贵的资源,它带来了生命。然若此刻,这充盈冥水却是一切生命的终结者。

片刻之后,看到旧轩整个人被滔滔汹涌冥水淹没,就连那已经快要消散的人形,也瞬间被冥水吞没。

太虚真人呼吸沉重,神色苍白,似乎是失去了最后的血色一般,但他骄傲的战立在云端,宛如天神。

玉真真人和淡乙真人迎了上去,扶住了真元消耗太多而有些体力不支的太虚真人,他们相视一笑,缓缓落下。

趴在地上的旧轩面色惨白,口中却是殷红,抬起的手却像是失去了气力,抬起便又落下,无力的垂在地上。

他眼看太虚真人三人朝他走去,手指连动,似要挥动法决,可是没等他挥动几下,忽然的面如红血,赫然喷出一大口献血出来,溅的自己满身皆是,随即面若死灰,再不起反抗的心思。

缓慢落地,三人小心翼翼的向旧轩走去,即使他看上去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但仍不能小觑。

眼看旧轩闭上了眼,似乎是已经认命一般。

不曾放下警惕,三人慢慢的走近,对视一眼,真元消耗最少的淡乙真人微微点头,运遍全身,蹲了下去。

他正准备锁死旧轩周身经脉,让他即使有其他心思也施展不出来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旧轩体内各个穴道居然怎么都封不住,这正皱眉纳闷呢,听得“嘭”的一声响,身前旧轩的身体轰然炸开,溅了他满身的血污。

即使淡乙真人是一个男人,可他自幼生长在蜀山,还是算得上爱干净之人,这突遭变故,心里顿时一阵窝火。

他还以为是旧轩两败俱伤之术,可一会儿之后,他便察觉不对,他回头看到,太虚真人、玉真真人脸色都十分不好,他凝神看去,这地上除了一滩血渍,再看不到其他。

淡乙真人倒吸一口凉气,惊疑的发问道:“掌门师兄!这……”

太虚真人面露惊讶,可一瞬便恢复了平静,他深呼吸了一口,沉声道:“他跑不远,这等法术,定会消耗他大量精血,绝不能让他逃进了关内,否则,苍生有难!”

“是!”

既然旧轩已经身负重伤,他们自然也就不需要担心什么,这略一商量,便分头追去,他们断定了旧轩不会往西边大漠更深处逃去,所以他们直接无视了那个方向,三人各朝着其余的一个方向追去。

滔滔冥水,汹涌至极。将这大漠通通浸入冰冷的世界,待到太虚真人行远,这茫茫不见边际之冥水才有退去的迹象。

如若海堤溃坏,潮水涌进,那肆意奔腾之冥水疯狂的往那个被砸出来的深坑里灌去,仿佛那是一个无底洞一般,再多的冥水也填不满。

整整三个时辰过去,这无穷无尽的冥水才终于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放眼望去,到处是狼藉一片,只是,让人心惊的是,冥水过后,这遍地黄沙竟一如千年之干燥,不曾有半点湿润。

偌大的深坑被周遭黄沙渐渐掩埋,速度快的惊人,不过一夜,便已恢复了原貌。

大漠的狂风不曾停歇,呼啸着,肆虐着,卷起黄沙漫天,遮住了人的眼目。

若不是地上还些许残留着被冥水绞断的枯木,一夜之后,谁又能看出这里曾经发生过这等惊天动地的战斗。

无尽黄沙之下,一个断臂的身影费劲的爬了出来,他衣衫褴褛,面容苍白,却又说不出的恐怖狰狞,他眼中猩红一片,口中喘着浊气。每一次的呼吸都会带起整个身体的一颤,仿佛他每一次的呼吸都是他最后一次了一般。

他的左袖随着大风飞舞着,整个被染成了红色,因为时间的关系,已经变成了暗红色,整只左臂从肩膀处断裂,伤口处却是平整无比,像是被利刃斩断的一般。

这个从深埋的黄沙里爬出来的男人,便是旧轩。他用了魔道最为凶险的“血影大法”,这才成功的骗过了太虚三人,只不过代价也十分惨烈,他自断一臂不说,还耗尽了体内的精血。

若不能马上得到补充,不等太虚三人找到他,他自己就爆体而亡了,魔功的反噬可不是说说而已。

他昨日用过“血影大法”之后,便是昏厥至今,已经是耽搁了一夜,魔功的反噬已经十分剧烈了,他再不能停留,四处张望了一下,这立马就朝着关内疾驰而去。

待到多时,这茫茫大漠,恢复了它往日的平静。

“刺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涯。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古老的歌谣,这茫茫的荒漠和草原交界的地方,一个少年郎,身着最朴素的民衣,上上下下到处都是补疤。手里捧着一卷线头都烂了好几处,已然变色,有些烧焦痕迹的竹简,摇头晃脑着。

这里是关外最差的牧场了,十里八乡的,也看不到有人,除了远远的,那儿能看到一个低矮的帐篷。

此时天色尚早,少年郎刚刚赶出牛羊来放,随意坐在地上的他,显得自在悠闲。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剑起风云录》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