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绮兰,白绮兰小说《重生逆袭:悍匪千金,虐渣成瘾》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逆袭:悍匪千金,虐渣成瘾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一只叨叨白

简介:【双强+虐渣+爽文+团宠+甜宠】
前世被亲情绑架,被渣男pua,最终惨死在神秘黑袍手下。
重生18岁,女主一朝觉醒:生而为人,当如悍匪!
暴躁小白,在线口吐芬芳,每天不是在讨债,就是在讨债的路上!
人渣:等我摇人儿,收拾你这个没人撑腰的辣鸡!
护崽大佬天团:你说谁没人撑腰?
叶某人狂怒:上面的滚,我的臭宝我来护!!
小白强者疑惑:走开,我不要面子的???
橘老板吐槽:恕我直言,两脚兽都是fw喵~

角色:绮兰,白绮兰

重生逆袭:悍匪千金,虐渣成瘾

《重生逆袭:悍匪千金,虐渣成瘾》第2章 恶女归来免费阅读

18岁。

准确的说,她重生在18岁这年的5月15号,上午九点半。

噩梦开始的地方。

“啧…”

白绮兰咂了咂嘴。

按照记忆中的样子,今天晚上,王八蛋老爹白树,会带着一心想当大明星的表姐阮清荷,出去参加商务宴会。

也正是在这场宴会上,本想巴结行业大佬的白莲母女,盯上了自己素未谋面的未婚夫。

陆氏集团的下一任掌门人,陆衡。

她神叨叨的嘟囔着:“今天野鸡要跳墙啊…”

退去刚重生的亢奋情绪,白绮兰枕着双臂,开始整理思路。

与陆衡的娃娃亲,是外公蒋南开生前,与好友陆老爷子定下的。

关于这位未婚夫,白绮兰倒是不在乎。

毕竟是个没见过面的人,别说感情,连认识都不认识!

虽然杂志封面上的陆衡,还是挺帅的…

但万一是P的呢?

她扁扁嘴,一脸苦恼。

也不是为了别的…

当年那二位老人,为了将亲事板上钉钉,早早便交换了他们俩的聘金彩礼。

陆家拿出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而外公,则送上绮兰庄园的产权。

一想到自己家的房产证上,写了别人的名字,她总是感觉怪怪的!

何况陆家那份股权虽然值钱,但不太方便卖…

想到这儿,绮兰有些难过。

且不说娃娃亲有多不靠谱。

怕是外公怎么也没想到,陆家这份有价无市的股权,会成为前世那些王八蛋害死自己的导火索…

“如果您没走,他们怎么敢…”

想到上辈子发生的事,绮兰抹了把脸,眼圈儿红红的。

绮兰10岁之前,岁月静好。除了母亲生产时血崩去世,小小的绮兰虽然没享受到母爱,但活在外公的羽翼庇护下,幸福又自在。

10岁时,外公跳楼自杀。白绮兰人生凛冬将至,从此便是灰暗一片。

她的父亲白树,在外公生前处处伏低做小,可外公去世后的第三天,就将自己妹妹一家,锣鼓喧天的接进绮兰庄园。

之后先是打发走了绮兰庄园的老管家,又解雇了所有的老佣人。

直到那些晓得白树是上门女婿的员工,统统被白树亲手裁撤,这才罢休。

随后,他又以外甥女身娇体弱为由,将女儿从2楼的豪华房间里赶到阁楼蜗居。

而2楼的新主人——白莲母女,俨然一副绮兰庄园女主人的傲慢德行,对白绮兰颐指气使,处处打压。

“我是你爸,没有我哪儿来的你?”

“我是你爸!你孝敬老子是应该的!赶紧把你外公那个老东西的钱掏出来!”

“他是你爸,让你把陆家的股份交出来,你照做就是了!”

我是你爸+几句臭不要脸的胡搅蛮缠、他是你爸+几句更臭不要脸的理所应当。

这两种语法结构,就是白树、白莲兄妹俩,对绮兰实施精神控制的常用句式。

从外公去世起,她的人生,就陷入了这场以亲情PUA为核心手段的巨大阴谋里。

以至于被PUA久了,到最后,连绮兰都在骗自己:他是我爸,不会害我,他是我爸,我不可以反抗…

所以原生家庭的不幸,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精英训练场。

事实上,大多数原生家庭不幸的孩子,远比那些正常家庭的孩子更加自卑、敏感、怯懦,更容易无底线的付出。

白家人便深谙此道。

就像上辈子,白莲母女为了傍上陆家,在白树的默许下,用血腥残酷的手段,逼迫绮兰将陆氏的股份转让给阮清荷。

可惜,白莲母女太着急了,急到用力过猛。

那些鞭笞和辱骂非但没让绮兰顺从,反而让她在极度痛苦中,逐渐清醒。

哦,原来我一直身处于阴谋谎言之中。

原来所谓亲情,也不过是张大饼而已。

原来你们的最终目的,只有钱。

上辈子,被囚禁的绮兰,还曾经庆幸于白莲母女的愚蠢。

其实只要白莲耐心再多一点,再将伪善装得久一点,或许那份陆家的聘礼——价值十多亿的陆氏股权,白绮兰真的会双手奉上。

因为人在谷底的时候,只需要一根象征性的救命稻草,就能让失去依靠的人,疯狂奉献一切。

何况被他们陷害到声名狼藉的白绮兰,早就在他们精心编织的牢笼里,被折断了翅膀,孤立无援。

再加上抑郁症的折磨,让她连为自己说一句辩解的话,都不敢。

想到这儿,白绮兰眯着眼,像只成了精的猫儿。

即便不饿,也要抓两只老鼠逗弄一番。

何以解郁,唯有虐渣~

想到这儿,白绮兰换上衣服,打算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先好好整理思路。

推门。

被反锁了?

白绮兰愣了两秒,一拍脑壳。

差点忘了!

前世的今天,她在早课上把软饭男邵凉,骂了个祖坟炸裂,被导员叫了家长。

而白树从学校把她带回来,二话没说,关了禁闭。

之后…

卧槽!

想到因为邵凉的事,白树以她花钱包养小白脸为由,将她的银行卡夺走,交给白莲母女‘保管’…

白绮兰坐不住了。

那卡里的钱,可都是从外公遗产基金里领的!

上辈子的账还没结清!

这辈子还想从我兜里往出骗钱?!

休想!

我得赶紧出去!

揉了揉散乱如瀑的长发,白绮兰心烦意乱的在房间里晃了两圈。

目光掠过墙角,她灵光一闪…

有了!

“哐——”

“哐哐——”

阁楼的木门无人保养,早就腐朽不堪。

三声之后,那扇木门仅嘤咛一声,就羞涩的碎了一地。

闻声赶来的保姆管家看着一地狼藉,呆若木鸡。

良久,碎木屑掀起的烟尘散尽…

白绮兰扛着棒球棒,从房间里缓缓走出,步伐十分六亲不认。

王姨看着一地灰尘,当即咬牙切齿:“你疯了?赶紧把地面收拾干净,回屋去!要是白总知道了,非得打断你的腿不可!”

白绮兰斜睨着说话的保姆,“我收拾?你痴呆到分不清大小王了吗?”

王姨睁大了双眼,指着白绮兰的鼻尖儿:“你…你…”

“你什么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白绮兰扬起球棒,将王姨的手指拨开,满脸的不耐烦:“少跟我倚老卖老的,不然白树打断我的腿之前,我先打烂你的头!”

王姨一哆嗦,没敢再顶嘴。

白绮兰见状,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

她把球棒扛回肩上,两片猩红唇瓣微动,鄙夷道:“话说回来,白树他…敢打断我的腿么?”

她背光而立,在薄薄的尘埃中,头顶着耀眼光圈,显得神圣不可侵犯。

王姨被她的强悍气场吓住了,捂着手指,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看向一旁的老管家。

李叔皱着眉。

这个大小姐,从来软弱的像坨烂泥,一向唯唯诺诺,这是…

“大小姐,您还是回房间去吧,门的事,我会帮您保密,不告诉白先生。”李叔貌似通情达理,实则暗含威胁的说道。

“门被我砸碎了,学校里还有事要处理,我得赶回去。修门的事儿你看着办,钱从我外公的遗产里出。”

白绮兰特意强调了‘外公的遗产’几个字,这可是‘优秀企业家’白树心口里的刺。

上辈子怕白树不高兴,不揭他是个上门女婿的老底,处处由着他在外人面前装b,一来二去,他还真当自己是盘菜了!

软饭硬吃?

鸠占鹊巢??

在我外公的房子里,让我处处受气???

wdnmd!

你先不当慈父,那就别怪我当个恶女!

语气强硬的给白树发完语音消息,她将手机屏幕对着李叔和王姨,还特意将发出去的消息点开重播,给二人确认了一遍。

以为白绮兰对自己说话的二人,一脸震惊+懵b。

嚣张!

简直太嚣张了!

>>>点此阅读《重生逆袭:悍匪千金,虐渣成瘾》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