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穿越七零致富经》小说章节目录张爷,李大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七零致富经

小说:都市

作者:爱吃酥炸虾头的鹏哥

简介:作为在星网时代只能混吃等死当家族吉祥物的顾之易,穿越到地球华国七零年代之后发现自己在这个没有异能的世界简直不要太嗨,于是他带着异能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角色:张爷,李大美

穿越七零致富经

《穿越七零致富经》第1章 昏迷免费阅读

“顾哥儿……”“顾哥儿你在哪里……”叫喊声此起彼伏,在一片泥泞的山林中回荡,顾之易被这个声音唤醒,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身体的疼痛让他恨不能一直睡着才好。

“在这,找到了!”

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和叫嚷声逐渐接近,顾之易最终还是没有能睁开眼睛,又一次晕了过去。

等到顾之易再次睁开眼,已经是第三天的晚上了。

环顾四周,房间里就一张床没有别的家具,墙是土坯的,屋顶看起来应该是茅草盖的,整个房间并不大,屋子里没人,外边也是静悄悄一片,看起来也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身上盖的是一条洗得发白的床单,原本的颜色都看不出了,还有几处补丁,好在还算干净,没什么异味。

床倒是木头做的,不过也就是铺了一层床单,下边就是硬木板。

身上到处都疼,不知道是睡硬板床睡的,还是之前受了伤,不过这会儿顾之易也顾不上,整个人完全就是一个懵。

明明之前还在哈勄星观星台准备观看流星雨,然后不知道是谁从背后推了他一把,再醒来就到了这个地方。

顾之易从小长在星际时代,可以说,就算是贫民星,都没见过这么破烂的房子。还有身上穿的衣服、盖的床单,无不显示着,这是一个顾之易从来不曾经历过的时代,而且还很贫穷、落后。

就在此时脑袋一疼,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闯入脑海里,顾之易闭上眼睛用力忍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这具身体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了,之前还受了伤,现在浑身没力气,顾之易只好闭起眼睛继续躺床上,顺便梳理脑海中的记忆,以理清现下的状况。

现在是华国1976年,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顾之易,家里祖上是做酿酒生意的,建国前顾家酒庄遍布全省,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

后来战争爆发,顾爷爷眼光精准,把家中钱财大部分都捐给了部队,自己还带着大儿子和二儿子一起奋勇参军,只留下小儿子,也就是顾爸带着家中小部分资产回了老家马山村避战,算是给顾家留下点香火。

后来顾爷爷和顾大伯都死在了战场上,顾二伯失踪了,这么多年都没有音讯传回,大家都猜测他只怕也是牺牲了。

顾妈身体不好,一直到了30多岁才生下了原主,之后再也没有生育过其他子女。顾爸给原主取名顾之易,有来之不易的意思,一家子在马山村安了家。

可惜顾爸和顾妈从前做惯了少爷小姐,到了农村一日日的在田地里磋磨,好不容易捱过了三年大灾害,到底还是伤了身体,一直没能找补过来。顾之易穿来前一年,顾爸顾妈双双因病过世。

按照当下的条件来说,顾爸顾妈都活到了50多岁,算正常过世年龄了。

二人生前给顾之易定了亲,定的就是隔壁李家生产队的李大美,顾之易穿来前,就是原主去接李大美的日子,只是二人在回程途中遭遇泥石流,这具身体的主人只怕是丧了命,这才有了顾之易的穿越。

也不知道李大美怎么样了,有没有活下来。不过眼下最重要的,顾之易还是想试试自己的异能有没有一起带过来。

是了,顾之易本是星际时代一个小喽啰,爸妈都是家族旁支的孩子,婚姻也是家族联姻的结果,本来以为生下儿子就算完成任务,接下来就可以各玩各的了。

谁知道命运给他们开了个玩笑,顾之易一岁异能检测竟然被测出觉醒了五系异能。

要知道星际时代虽然有三成左右人群觉醒了异能,但大多数都是单系异能,双系都是稀有了,五系更是绝无仅有的存在!

这下子,顾家一家子的命运就落到了家族手中,顾之易爸妈被逼着又接连生了8个孩子,发现还是只有顾之易一个人觉醒了五系异能,这才作罢。

还好星际时代人的身体素质好,而且医疗水平发展已经很成熟,无痛分娩技术让顾妈没有在生孩子中受到太多折磨。

顾之易不知道他的父母和那8个兄弟姐妹最后怎么样了,反正他从小到大都是被家族培养着长大的。

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被抽上两管血以作研究之用,上的是贵族学校,受的是精英教育,身边的同学、朋友无一不是未来各大家族的中流砥柱。

只是命运给你开了一扇门,往往又会关上一扇窗。顾之易虽然觉醒了五系异能,但是每一系异能都只有2-3级,随便拎出一个5级单异能者都能完爆顾之易。

但到底还是星际时代史无前例的五系异能者,顾之易一直被当做家族吉祥物培育长大,在各种宴会上溜来溜去,努力把自己整的人模人样……

顾之易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费了很大力气才尝试着催动体内的异能。

有戏!

这体内的异能一被催动,顾之易的身体就随着异能在体内的流窜,修复着他现在这具破败的身体。

发现体内仍有异能,顾之易的心瞬间就安了,毕竟翻遍原身的记忆,也没发现这个世界有异能这个东西存在的痕迹,他这个在星际时代只能做吉祥物的低级异能者,在这个世界只怕是能搅翻天。

回复了一会,顾之易正想翻身下床出去看看情况,就听见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顾之易想了想,还是继续躺床上看看形势再作打算。

“顾哥儿,你醒啦?”一声尖利的带着欣喜的女声响起,随即又进来了一老一少两个男人。

女的是一个满头银发的奶奶,两个男的里,年长的那位穿着一身洗脱了色的短袖军装,身上带着上位者的威势,年轻的那个脸上还带着稚嫩,看起来就十二三岁。

“张爷、齐奶奶、阿泽,你们怎么都来了。”顾之易翻翻原身记忆,放轻声音、放慢速度喊人,免得让人发现他这会不像是个虚弱的病人。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老天保佑。”齐奶奶满脸庆幸,双手合十朝四方都拜了拜。这顾家可就剩下顾之易这么一个独苗苗了,要是他也出了意外,往后到了地底下,她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家的恩人。

这齐家是战乱时期来马山村避难的,马山村非常排外,当初村里人都不同意让齐家留下,还是顾爸心存恻隐,向乡亲们求情,齐家这才能在马山村安家落户,有了庇身之所。

齐家把房子建在离顾家不远的地方,两家平日里经常走动,三年大灾害期间,齐家还得到过顾家的帮助,因而齐家人一直视顾爸顾妈如恩人。

如今齐家只剩下齐奶奶和齐泽祖孙两,对顾之易这个全家死得只剩他一个的情况,更是觉得自家应该多加照拂,一方面是报恩,一方面是两家在多年的走动里,确实处出了亲人般的情谊。

顾之易这次遭遇泥石流,还是齐奶奶最先找到了大队长,央求着大家伙一起上山找人,这才把顾之易寻了回来。

顾之易昏迷这段时间,也全是齐奶奶和齐泽一起轮流照顾着,就怕一个不小心,人就去了。

“醒了就好,有没有啥不舒服?”张爷是一名退伍军人,张家大儿子张让林是现今马山生产队大队长,年纪长、辈分高,在队里很是说得上话。

张爷对顾爷爷拿出家资资助部队,更是自己亲身带着儿子奋勇参军很是佩服,因此平日里对顾家人多有照顾,顾之易昏迷期间,张爷每天下工都会抽时间来看一看顾之易。

其实顾之易这样的情况,更应该第一时间送去大医院治疗的。

奈何马山生产队地处山坳坳里头,道路不通,外加顾家已经没人了,生产队不可能劳师动众的又是出钱又是出力的操持顾之易的事情,所以最终顾之易被找回来之后,就是队里的赤脚大夫给他看了一下,随便开了点草药,剩下就是自己听天由命了,因而张爷看到顾之易能醒转过来,也是很高兴的。

“我没事,张爷,我……”原身从小就比较内向,性子木讷,顾之易虽然从小在礼仪教养方面得到过培养,但是却不好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就游刃起来,只想着按原主的性子,只怕也说不出啥冠冕堂皇的场面话来,不如少说为好。

“你是想问大美吧?顾哥儿,想开点,大美她已经去了,大队已经把她的后事给办了,你节哀。”张爷言简意赅交代了李大美的去向。

这个情况顾之易早有准备,毕竟如果不是原身过世,他也穿不过来,李大美凶多吉少是可以眼见的。

还好,他二人在黄泉路上也算是有个伴。

只是面对这种情况,饶是顾之易也不知该作何表现,只好抿了抿唇,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哥,来,喝点糖水。”齐泽捧着一个陶碗走了进来,齐奶奶顺势扶起顾之易,喂他喝水。

“行了,我就是来看看你,醒了我就安心了。这几天你先好好休息,别忙着去上工,明天我再跟你让林叔来看你,养好身子比什么都强,其他的都看开点。”张爷看顾之易醒来了,也不多留,勉励了顾之易一番,就离开了。

“顾哥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肚子饿不饿?一会我去把家里的鸡杀了给你炖汤喝,这伤了身子,就是得好好找补才行,可千万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就不重视。”张爷一走,齐奶奶就念叨开了,顾之易能醒来,最高兴的莫属齐奶奶和齐泽二人了。

“是啊哥,我明天去河里给你摸鱼吃!”齐泽附和着奶奶的话。

“我没事,齐奶奶、阿泽,你们不用忙乎,我那天就是摔了一下,没大事,那鸡还是留着下蛋吧,一会煮几个鸡蛋咱一起吃。”顾之易怕齐奶奶继续念叨,赶忙说自己饿了,让齐奶奶先去做晚饭。

齐奶奶转身进了厨房,齐泽倒是还留在房间里。

“哥,你怎么起来了,你真的没事吗?你放心,偷偷告诉我,我保证不告诉奶。”齐泽看见顾之易起身下床,忙过去扶他。

顾之易没有躲开齐泽扶自己的手,只是伸出另一只手对着他的肩膀就拍下去一掌。

“哎哟……”齐泽没料到顾之易会突然拍自己肩膀,而且他是用了点力气的,瘦弱的少年忍不住叫出声来,又顾忌着怕被奶奶听见,连惊呼声都低低的。

“哥没事,别担心。”原身在外人面前都是很木讷的形象,但是父母和齐家人面前,倒是没那么拘束,因此顾之易直接用行动让齐泽放心。

“哥,你没事就好,你不知道你昏迷这几天我和奶有多担心,嫂子也不在了,李家现在都还没人来,都知道他们一家子黑心肝,却没想到居然连自己女儿的身后事都不来操办!”

齐泽一脸愤慨,说着说着又想到嫂子过世,只怕最伤心的还是他顾哥,直想给自己一巴掌,让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着齐泽欲言又止和一脸懊恼的样子,顾之易也没有多说什么开解他,毕竟正常人的眼中,发生这样的事情,最伤心的莫过于顾之易本人了,不过有些事情该说清楚还是要的。

“那天我去接你嫂子,本来都还好好的,他们虽然脸色不好,但也没有说啥太难听的话。谁知道临出门了,大美她爹却提出要我再给50块钱,说他家小弟过几年要说亲了,家里要建房子,我身为女婿,怎么也得给分担点。你知道的,这些年我爸妈身体不好,断断续续的治病吃药,去年又办了身后事,哪还拿的出钱来给他们。可他家人拦着,硬是说了不给钱就不让我们出门。最后还是你嫂子拿出了自己私藏的20多块,这才了事。他们家还直接放话说,女儿送给我们顾家了,从此以后有病有灾都不要找他们李家,再不往来。”

“这么一耽搁,我和你嫂子回来就晚了,于是商量着走山路回来近点,哪曾想……”说到这里,顾之易也不由得一阵感慨,叹李家人的丑恶嘴脸,叹原身和李大美的不幸。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