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完整版《一闻小师叔》见一txt下载

小说:一闻小师叔

小说:纯爱

作者:庆易欢

简介:传闻中的一闻小师叔是个俗家弟子。
传闻中的一闻小师叔整天坐在浣洗河边看美女。
传闻中的一闻小师叔不诵经,不念佛。
传闻中的一闻小师叔喜欢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传闻中的一闻小师叔在身边囚了一只鬼,不让他轮回。
传闻中的一闻小师叔气死了方丈被迫离开了归佛寺。
传闻中的传闻中的那真的一闻小师叔是什么样的那?
他为一人阻断三千红尘,又为一人错踏万丈红尘。
他此生只有一个目的,只为报恩,只是这恩报的有点久。

角色:见一

一闻小师叔

《一闻小师叔》第2章 小师叔气死了方丈免费阅读

方丈看着从破洞的房顶进来的一闻,这几十年来他就没有走过楼梯,每一次他都是从房顶而下,可怜、那破砖烂瓦被他踩踏的稀里哗啦。

“又喝酒了?”一闻上来就靠在门口的柱子旁坐了下来,这是他最喜欢的位置,身后的柱子异常凉快,就好像靠在一块冰上一样舒服。

傻子都知道一闻下山必喝酒,这不用问,闻着他身上的味道都知道,许是酒喝的太多了,毕竟也喝了几千年了,就算一闻不喝酒也能在他身上闻到一股酒浓重的酒味。

他身上的酒味不同于那些市井恶汉,他身上的酒味虽浓重,但是酒气香醇,让人回味连连,有的时候一闻没有酒喝了他就会抱着自己的衣服入睡,那叫一个美啊!

“你要不要喝?”一闻打开酒壶犹豫了一下,举起问了一声方丈。

其实他并不舍得,可是……他快不行了,生前没喝到,眼见油尽灯枯也该尝尝这世间的美味,死后也不觉得亏嘛!

对于生死虚空已经正视现实,谁叫他是众人口中的得道高僧?就算怕死也难逃一死还不如正经的去面对,也不往众人叫他一声得道高僧。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饮酒。”一闻没在理会方丈一个人喝了起来,方丈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还有三个时辰他就飞升了,一百二十年了,他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一闻,他知道,一开始就知道一闻不是寻常的和尚,所以他对他异常的偏爱。

而一闻并未在意,只是他不知,不管多晚厨房里都有一碗热乎的粗茶淡饭,不管多晚寺门总是为他打开,总会有一盏油灯为他亮着,佛前的香油钱也都是虚空发进去的,供着一闻喝酒听曲。

其实若真的是想赶他走很简单,但是虚空只是不停的在一闻耳边墨叨,其实他未真心的赶过一闻走,只是让众多的弟子心里平衡些罢了。

“一闻啊!为师就快离开了,你有没有什么话让为师带的?”

一闻很认真的想了想。

“下次投胎就不要在做和尚了。”

其实做和尚没有什么不好,只是吧!一闻很同情这一白年来虚空所承受的,毕竟他……活得很辛苦。

“……”

唉!朽木不可雕也。

一闻不为所动,方丈说他要离开他也没有任何表情,在他眼里,世人都难逃一死,只不过死了下辈子就别做和尚了,要做也要做一个酒肉和尚才不亏。

“一闻,下山去吧!山下有你要寻找的东西,别在祸害你这些师兄师弟了。”

一闻还是不为所动,依旧坐在哪喝着酒,酒壶很小,没多大一会酒就喝没了,一闻意犹未尽,用力倒了倒酒壶,稳确的接住了酒壶中滴出的最后一滴酒后咂咂嘴。

“你都死了,我为何还要下山?以前下山是因为你整天嘀嘀咕咕比念经还烦人,如今你都闭嘴了,我的耳根也就清净了。”一闻实话实说。

从前的虚空的确很墨叨,就像一个妇人一样,可是后来他岁数大了,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虽然见到自己也会说一句:“下山去吧!”但也只是这一句便没有了下文。

“你是要气死为师吗?”

虚空真的是恨铁不成钢,他这么多年的偏爱让他更加的恃宠而骄,虚空也没有少罚一闻,可是他依旧没有悔改。

“反正你都要死了,还在乎我气不气你吗?正好让你快些轮回。”

不管一闻喝多少酒,他都不会醉,他很怀疑上辈子他是不是一个酒坛子?有的时候他真的很想大醉一回,因为他清醒的时候太多了,他也想糊涂一回,迷糊一回,可是始终没有这样的机会。

他不像做这人间的清醒客,他只想当一个酒醉的糊涂虫,哪怕是醉生梦死他也心甘情愿了,毕竟清醒的人太多,迷糊的人太少,而他想就像迷糊一世。

“呲……”见一闻转过头,禅了收回了笑意。

对于一闻气人的本领,禅了是很了解的,他能气死人,甚至能把死人气活,好好一个人偏便长了一张嘴。

“你……你……啊!”果然一百二十岁的老方丈一口气没上来,翘辫子了。

老方丈闭眼睛那一刻一闻眼眸明显的闪烁了一下,在一瞬间后便消失无踪。

门口看热闹的人一下子全都涌了进来,只见老方丈坐在垫子上一动不动,一闻坐在不远处面无表情,一个胆子大的小和尚上前去探了一下方丈的鼻息,受惊一般收回了手。

“方丈圆寂了……”一闻只是淡淡的撇了一眼像睡着了的方丈。

死了?也该死了,他来的时候好像是二十岁,他今年都一百二十岁了……一百二十年了,他又活了一百二十年了?又要从头开始了吗?

“小师叔你把方丈气死了,你太残忍了,你还是不是人啊?”

残忍?一闻抬头看了一眼小和尚,这个小和尚天资聪慧,是下一任方丈,虚空问过一闻要不要做方丈,一闻摇摇头,要是做了方丈就不能监守自盗了。

“……”

一闻不为所动,他没有任何表情,他该有表情嘛?他也不知,生来他就不会哭,不会疼,不会笑,那张脸就像一个雕塑,没有任何表情。

“死了不正好吗?你就是下一个方丈了,记住啊?下辈子别做和尚。”

众人都唏嘘不已,这个一闻真的是无法无天,一闻也不在意,虚空的死不过是在这安静的天空中的一颗流星,能飞多远酒飞多远吧!

“你……你滚出归佛山,归佛山不欢迎你这样的冷血之人。”

众人都七嘴八舌的说着让一闻离开归佛山,一闻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了一眼坐在禅垫上的老方丈,安静的睡吧下辈子不要做和尚了。

“不欢迎我走就是了。”一闻纵深一跳就从塔上跳了下去,众人还未回过神,九层塔就开始摇摇晃晃似是要倒塌,众人一溜烟的就都跑了。

塔倒塌了,一闻看着成为废墟的塔,他终于明白为何方丈说塔在他在了,众人跪在塔前,因为跑的急并未将老方丈的尸体带下来,如今塔倒了,尸体被埋在了下面。

一闻见众人跪拜他也跪了下来,几个和尚上前,“你不配拜方丈,快点走。”话音刚落一个小和尚就把他的行李仍了出来,一闻看着众人厌恶的眼神站起身拿着行李走出了归佛寺。

一闻前脚踏出归佛寺后脚就听到里面欢呼的声音,他皱眉,人走茶凉在这表现的淋漓尽致,真的是登峰造极一骑绝尘啊!

他回头看,小和尚关了寺门,破旧斑白的大红漆门已经被雨水腐蚀的不像样子,是对归佛寺年代的见证。

背上他的行李,他下了山,这是他第一次下山,除了买酒听曲以外,这是他第一次正式下山,以前下山都是买了酒就回去,而这次他回不去了。

走到浣洗河边他又停了下来,放下自己的行李,他跳到树上看着河边的女子有说有笑的洗衣服,此次的心境完全不同,他……无家可归了。

从前从没有想过要去哪?如今现想也不知道要去哪,他想回去,可是寺里的和尚不会收留他的,毕竟老方丈是被他气死的,这样的欲加之罪,他越解释就越加的欲盖弥彰。

小师弟们说他残忍,他们又何尝不是?将自己赶出寺外,赶尽杀绝。

不知不觉太阳下山了,洗衣服的女子都各回各家了,他看着被树木遮挡一半的落日,此时的落日一片火红,就好像熊熊烈火中烧着一口碗,也烧着他的心。

“你怎么往回走?”禅了看着一闻,他莫不是记忆已经退化成这样了吗?

一闻也想下山,可是他要去哪?他到底要干嘛?他也不知道,总之就是想回去。

“没地方可去,还是回寺里吧!”

禅了耸耸肩,还以为他带着行李就不会再回去了,以前他也有过几次被赶出来,但是他都没有拿行李,还以为这次他不会再回去了。

“寺里的人很不欢迎你。”

这句话真实戳心,但是他并未在意,因为他活的是自己,为自己而活何必在意别人的看法?

“……”

但是……的确寺里的人不欢迎自己,自己回去……又能怎样?没有饭吃,没有酒喝,更偷不了香油钱!一闻抬头看着月亮,今晚的月亮很圆,又好像一口碗一样。

“那就跟着月亮走吧?”说完一闻就背着行李向月亮的方向而去。

其实他从未想过要离开归佛寺,也不知道离开归佛寺后要怎么生活?只是既然出来了,那就这样吧!

离开归佛山百里一闻就开始有气无力,走几步就要休息一会,禅了看着一闻,他可是千年高僧,怎么会如此虚弱?

其实每次下山一闻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体机能在慢慢下降,所以他从不离开归佛山太远。

“你还好吗?”

一闻叹气,他此生注定是离不开这归佛寺的,不知道为什么世人如此迂腐,非要赶尽杀绝?

“回去吧!走不了的。”

一闻觉得自己说话都开始喘,他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回事?已经不止一次这样了。

于此同时他感觉到了归佛寺内有一股强大的灵力在召唤着他。

元神?一闻在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归佛寺门口,回到归佛寺的他体力恢复的很快,他坐在寺门口半天终于趁着夜黑风高几个跳跃就进入了归佛寺的大殿,这个时候寺里的和尚应该都在睡觉,看着大殿中间的仙鼎。

一闻一抬手就将鼎翻了过来,鼎里并没有什么东西?一闻看着倒立着的仙鼎,一晃神,仙鼎掉落下来,在大殿的地上砸了个坑,整个归佛山都晃动了。

睡觉的和尚门以为地震都跑了出来,只见大殿那边明亮如白昼,所有人都跑了回去,此时一闻正受元神合体之苦。

元神已经离开他真身几千年了,若想回到他的身体里必须经碎骨,断筋,气血倒流才方可回归。

修仙之人怎会不知道元神?此时一闻才明白,为何自己离不开这归佛寺,为何这么这么多年不生不死不灭的原因。

强烈的疼痛腐蚀着一闻的大脑,从没有表情的他面部表情已经开始变的扭曲。

禅了看着混身散发邪气的一闻,他的元神是天将,此元神若是合体,天宫必会发现他在此,不知道是福是祸?

良久,一道红光冲破里天际,天庭众人一片哗然。

“天帝,是它醒了。”

天帝眉头紧锁,几千年了,本还以为让它的元神沉睡便不会醒来,这样一来又是三界的一场浩劫啊!

元神回到自己身体中的一闻周身散发着红光,禅了因为他的元神归体开始变的若隐若现。

禅了本是一闻醒来救的一方孤魂,孤魂进不得寺庙,他便将自己的两魂四魄给了禅了,如今他的元神归位,身体开始玄归,自己很快就会被他吞噬。

此时老方丈身披霞光从天而降,寺里的和尚无一不跪地膜拜。

一闻刚刚玄归,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毛发都在适应新的躯体,新的灵魂,一闻看着眼前浑身霞光的虚空,原始的记忆在脑袋里浮现。

“一闻,几千年了,你的执念还是如此的执着。”

虚空哀叹一声,看着浑身散发邪气的一闻,他辗转尘世几千年就是为了灵定一闻,什么是灵定?就是将一闻的身心控制住,让他不能在祸乱一方。

一闻看着眼前的方丈,他想起来了,他就是千年前将自己元神封印的那个族长,是他用禅了骗自己……是他…。

“是你?”

突然间一闻身上的红光消失不见,那红光便是灵定的关键,虚空脸上露出笑容,这样一闻便不能在胡作非为,这样便可天下安宁。

“阿弥陀佛,一闻放下执念便可脱离苦海。”天宫之人都知道为何一闻如此执着,他心中有一个结,一个悔恨的过往。

只见一闻身体颤抖,眼中尽是血色。

“老和尚,既然封印了我,又为何放我?”

老方丈眼神迷离的看向一闻身边若隐若现的禅了,禅了是孤魂也是天上的一位神将,他们二人一同被贬,禅了化尽此生修为,助一闻成人,可因一闻执念太深,他不得不将他的元神封印在此。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一闻小师叔》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