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极端游戏最新章节 极端游戏免费阅读

小说:极端游戏

小说:悬疑

作者:可乐不能加冰

简介:你做过梦吗?
当噩梦成为永恒的主旋律,你会害怕吗?
冀禾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卷入系统编织的噩梦游戏场。
在鲨鱼环伺的深海中挣扎求生;身陷镜像世界同自己搏斗;
海水淹没城市,废气污染世界,各种末日场景轮番上演。
——在梦境的世界里,不合理即是合理。

这里是疯狂与罪孽的盛宴,亦是无路可逃者最后的救赎与希望。
“沉睡的梦境里,极端游戏即将开始,你的下一个身份是什么?”

角色:冀禾

极端游戏

《极端游戏》第3章 上一次免费阅读

“疼吗?再忍一忍。”

冀禾心知这样的安慰根本无用,可他但还是放柔了语气一遍遍的安慰那个受伤的女人,他用餐刀割开了她的衣服之后就能看见她腹部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水晶灯的底座和支架都是实打实的金属,那个无头男士就是因为运气不好被底座砸到了,这才被硬生生的砸断了脖子还顺带着砸扁了大半张脸,而这个女人可能是因为看到灯砸下来时有闪避的动作,所以她只是被支架砸到了,虽说这种支架的边沿都不会设计的很锋利,但份量重还是使它割开了她腹部的皮肤,从左腹开始几乎完全被划开了,就见到长长的一道血口子一直延伸到了她肚脐眼的下方,从冀禾的角度甚至还能看见里面搅合在一起儿的肠子和内脏,实在是太恶心了。

疼,肯定是很疼的。女人的眼泪还在不停的流,身子也在不停的发抖,可她还是无力发出任何声音,冀禾只能听到她轻微的抽泣声。

餐厅里已经能听见一阵阵‘咣咣咣’的砸门声,有几个脾气暴躁的老爷们在发现餐厅门锁死打不开后就开始拎起座椅来砸门,可神奇的是,这种门明明是玻璃的材质,当然也不可能会是什么防爆级的玻璃,可任凭他们几个人怎么砸,都只能看见蜘蛛网状的裂纹从门上慢慢蔓延开来,门依旧很坚挺,完全不像是能被砸开的样子。

这种情况下很显然已经没剩几个冷静的人了,大家都在各自用着自己能想到的办法逃生,至于为什么是‘逃生’,冀禾也说不清楚,他此刻的心情也正被这种紧张焦躁的氛围影响着,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脑子里也总有一种想法,他也觉得不管是砸门也好,砸窗也好十有八九都是不可能逃出去的,这些人在做的这些应该都是徒劳。

那接下去还会发生什么呢?

冀禾不知道,但也许那个姑娘知道。

果然,没有让他等太久,很快那个姑娘就小跑着回来了,此刻她一手拎着一个大号的水壶,另一只手里却是拎着一个大号的黑色垃圾袋。

她跑到近前的时候不顾冀禾诧异的目光,先是朝他笑了一下,随后却是把声音压的很低就在他耳边跟他说了一句,“我跟你说啊,这些人能帮就帮,帮不了你也别太较真,接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你最好听我的不要做太多无谓的事情,节省些体力。”

冀禾狐疑的看向她,此刻他的脑子也正在飞速的对她的话作出分析,可分析来分析去也只能分析出一个点,她所说的‘无谓的事情’指的应该就是砸门砸窗一类的,那‘保存体力’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她是在暗示这种孤立无援的局面还会持续很久?

这怎么可能呢?不管怎么说,一间餐厅出了这样的事故,商场不可能一点应对都没有,更别提在场的这些人他们也有家人和朋友,那些人和他们失去了联系难道不会找吗?

难道…

冀禾突然有了种不好预感,难道这些人也都和他一样,也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甚至,他们也忘记了一些他们原本应该要记得的一些事情?

“你果然挺机灵的,你是不是想到了啊?”

那姑娘看冀禾只是紧锁着眉不说话却是突然笑了起来,但她看向冀禾的眼神却颇有些意味不明,那眼底闪烁的说不清楚到底是兴奋,还是激动,亦或是别的什么情绪。

“那你说吧,我们怎么办,我都听你的就是了。”

冀禾放过了自己容量不足的大脑,他暂时选择了先相信这个姑娘,至少就目前而言这个姑娘的建议和自己的判断不谋而合,他也认为如果能靠砸门就能离开这里,那早该有人跑出去报警了。

“先找个干净的地方吧,把她挪到那里去。”

姑娘指了指原先冀禾出来的酒水吧,冀禾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一声,他也觉得先把这女人挪到那里去比较好,至少那里有酒精,他刚抬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些金属的支架是锈了的,这总得先消个毒吧……

想到要消毒,冀禾不免又万分同情的看了一眼这个可怜的女人。

两个人一同拖着这个女人进了酒水吧之后,冀禾原以为这个姑娘会帮自己一起处理这个女人的伤势,谁曾想这姑娘只是把水壶和黑色塑料袋搁下了,然后她撂了一句‘你自己翻’之后就开始自顾自的在酒水吧里面转来转去,还翻箱倒柜起来。

冀禾看她那架势也懒得多问,索性把那个黑色塑料袋拽过来自己翻,可这一翻之下却很意外,这里面除了有毛巾纸巾一类的东西之外,搁的最多的居然是罐头,还有一些餐包法棍之类的吃食,可这些吃的居然就这样被她扔进了垃圾袋里…

冀禾满头黑线的继续朝下翻找,然后他就发现她居然把餐厅墙上装饰用的蜡烛都给抠了下来,还有打火机,以及一大堆的桌布,最夸张的是里面居然还有一把剁骨刀!

“这东西你拿过来是准备干嘛的?”

冀禾终于忍不住了,他拎起了剁骨刀问她。

只见吧台后面冒出了一个脑袋,那姑娘把调酒用的果汁全都给搬了出来,然后在瞟见冀禾手里的刀之后就只是飘飘的说了一句,“用得上。”

“这能派什么用场?自刎吗?”

话音落地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冀禾看着那姑娘探出的小半个脑袋,以及那双正冷飕飕瞧着他的眼睛,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一惊,随即他便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把刀放下了,然后悻悻的问了一句,“你在找什么?”

“吃的,喝的,出路。”

姑娘的回答简单粗暴,只见她把最后一个柜子翻完了就直起身来,冀禾还以为她完事了,谁知道她又盯着那个装食物的小电梯看了许久,很快她就用行为就印证了她刚刚说的话,只见她把半个身子都探进了电梯里,然后就是在尝试着把自己挤进去,可即便她身形娇小,这种只用来装食物的电梯还是不可能装下一个人的。

她努力了半天最终也还是作罢,只见她从电梯里把身子探出来时也叹了口气,然后才又从吧台后面转出来。

“果然没我想的那么容易,如果这样就能出去,这游戏也就结束了。”

“什么游戏?”

冀禾虽然在时刻在关注着这姑娘的举动,但手上动作也还是很麻利,用餐刀割开衣服,用毛巾就着水清洗伤口,酒精大致消个毒,然后用餐刀把桌布划成布条替那女人包扎,在那姑娘走过来的时候他也基本已经弄完了,而这躺着的女人早就已经失血过多晕过去了。

“别的我也不知道,也说不清楚,我只能告诉你,这是一场游戏。”

在说这话时,姑娘的表情和语气完全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味,她虽然看起来不怎么焦虑,但也没了先前那副轻松的样子。

“我刚刚出去搜寻了一圈,发现所有的出口都被封死了,就连逃生通道的门也打不开,然后就是这外面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你看这上面…”

姑娘抬手指了指头上,冀禾随之抬头看去,只见从天花板那半透明的玻璃望出去,上面一层的商场现在已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了,先前那么多的客人,还有服务生竟都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死心吧,不会有人来找我们的。”

冀禾看了她一眼,也不意外她能猜到自己的心思,便反问道:“你是怎么到里这来的?”

“不记得,我醒来就在女士洗手间的隔间里。”

果然如此,就像冀禾猜测的那样,真的有人和他一样什么也不记得了。

“那外面的那些人…”

那姑娘忽然诡异的笑了一下,只见她走到门边透过门上那圆形的玻璃窗朝外望出去,神情却是有些警惕,仿佛外面的那些人都是她潜在的敌人一样,“我猜他们也和我们一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和上一次几乎一模一样,我们都是被莫名其妙的安排在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然后突然之间,灾祸就降临了。”

“上一次?”

冀禾抓住了重点。

“对,我参与了上一次的游戏,我是幸存者。”

那姑娘说着忽然转过头看向冀禾,又是那种莫名意味的眼神,只听她幽幽的说道:“上一次,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

>>>点此阅读《极端游戏》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