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帝立九天(岑骄,岑露雨)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帝立九天

小说:玄幻

作者:牧心流浪

简介:起于九天凡俗之地的少年,因仇恨签订第一个使自己强大的契约,携一条黄狗走出小城镇,开始踏向九天上的逆天之路。

角色:岑骄,岑露雨

帝立九天

《帝立九天》第2章 怨气入塔免费阅读

岑骄见姐姐没有如平日一般拉住自己的双手,又见她当先而去,心中难受而恐惧,这是从来未有的感觉?

他步履不稳地跟在岑露雨身后,根本已遗忘拭擦那不断滚涌而出的泪水。

姐姐虽然不比他大多少,可自小姐姐便身兼父母之职伴他成长,她就是岑骄心中的永恒依靠。

可岑露雨从凌风堡走出之后,他突然发现姐姐不再呵护自己,他心中难过异常,可更多的是无比的恐惧。

岑露雨走在前面,离他的距离并不远,可岑骄却有一种根本走不到姐姐身边的感觉。

凌风堡东南方向,安阳城郊,一间极为破旧,收拾得井井有条的小木屋中。一个时辰前,岑露雨带着岑骄已经回来。

姐弟二人相对而坐,半晌谁都没有开口。

岑露雨回到家中便冲进自己的房间,再次出来便一直静静看着弟弟岑骄,面上的惨然之色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她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甚至面上的掌印都已经淡了许多。

“小弟,如果姐姐要离开家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能够自己照顾自己吗?”话语颇为平静,丝毫没有情绪波动。

岑骄跟随姐姐回到家中,也始终没有问姐姐在凌风堡经历了什么?因为他已经能够猜测得到。他知道自己的姐姐在凌风堡一定受到欺负,可他心中却因为害怕自己的话语让姐姐更伤心,所以一直不曾说话。

岑露雨既然已经开口说话,岑骄面上凄苦之色稍霁,“姐姐,那我们就一起离开安阳城吧!这里的人都欺负我们!”

他并没有回答岑露雨的问题,只是说出他心中的想法,既然安阳城已经容不下他们,那当然只有离开。

“你说的对,只是要离开安阳城我们总得有个准备!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娘!”

惨然一笑,岑露雨那已然淡去的青紫掌印下那秀丽面庞生起一丝暖意,随之却又黯然。

“可是娘又在哪里呢?小弟,我们当然要一道离开这里,但姐姐有些话也要和你说!你已经长大了,即便姐姐不能照顾你,你也千万要照顾好自己!”

岑露雨说之前和岑骄说话的时候,面上还有一丝期冀之色,逐渐面容已经变得苍白如纸。

“小弟,很早之前,我就想要带你离开,但要离开安阳城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四面的道路都极为艰难,而且我们也根本没有任何地方可去!”

“姐姐,你不是说娘已经不在了吗?”

“那是我骗你的,你一直都要找娘,我又找不到,所以才说了骗你的话!娘离开的时候留有东西给我,我想那就是找到她的线索,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娘的!”

岑骄听到自己已经淡忘了很久的娘或许还在,心中虽然凄楚非常,却感觉姐姐并没有之前那般的陌生感觉,他面上痛苦神色终于减少了一些。

他并没有发现岑露雨面上的神色越发苍白,哪里有丝毫要离开安阳城的模样。

岑露雨和岑骄说的话并不假,可是她在凌风堡遭受的一切已经让她万念俱灰,他们根本就走不出安阳城,而自己依旧会遭到凌风堡的欺负,所以他和岑骄交代的话已是最后的遗言。

而岑骄自小聪明,担心被他感觉到自己的想法,所以才一再说自己会和岑骄一道离开。

她要将母亲留给自己的东西交给岑骄,虽然她并不知道会不会有用,可她已经明白自己保护不了弟弟。

如果没有自己这个祸害,即便岑骄依旧留在安阳城,那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不然因为自己,弟弟也一定会被凌风堡诛杀。

对于岑骄的性格他知道的非常清楚,当看到他手上血肉模糊,岑露雨根本就没有问询。

凌风堡的人显然也知道这一切,所以那禽兽不如的少堡主才会让自己离开,并说让自己来找弟弟,显然是已经看准了岑露雨心底深处的想法。

“小弟,你去取一担水来,一会我给你做饭!”

听到姐姐让自己去取水,岑骄面上一喜。

岑露雨一直都不让他干这些活的,他以为自己的姐姐说自己已经长大,愿意让自己分担家务活,加上他们要离开,姐姐当然要准备其他的东西,或许是找寻母亲留下之物。

岑骄离开之后,岑露雨取出一张布卷,开始在上面书写着什么?

此时她的面上全是决然的神色,将布卷揣入怀中,岑露雨面上怨恨之色大盛。

“苍天,你为何让我们孤姐弟受这般折磨,你真的长眼了吗?你如果真的长眼,那就让凌风堡放过我弟弟吧!”

岑露雨跪倒在木榻边上,手中已经有了一柄短刀,并且露出自己的左手腕,毫不犹豫将刀插入手腕深处,她面上非但没有丝毫痛苦,反而露出一种解脱的神色。

当她从手腕处取出一拇指大小的玄色之物捏在血肉模糊的左手中,再次呼喊起来:“凌风堡,我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右手短刀狠狠插向自己的左胸,接着便歪斜倒在木塔前沿,脑门之处似乎有一道虚影冲向他手中。

岑骄走在打水的途中,越想越不对劲,心中颇为苦闷,水缸中似乎还有水的,可是姐姐为何又要自己打水,难道是要自己离开。

他本不想打水赶紧回去,可是又担心姐姐责怪,所以飞快赶往取水之地取水后飞快赶回家中。

“姐姐,我取水回来了!”还未进屋,岑骄便大声呼喊着。

只是他的呼喊声并没有得到丝毫回应,他快步向姐姐休息的里屋走去,“姐姐,我打水回来了!”

可是依旧没有听到岑露雨的任何回音,推开里屋的门,岑骄面色大变。

他的姐姐岑露雨此时歪倒在榻沿,手中捏着一个拇指大小的小塔一般的东西,手腕处是一道深深的血槽,胸口之下尽是鲜红的血液,血液中有一柄短刀。

“姐姐,你怎么了?”

岑骄抢至岑露雨身前大声啼哭,可是岑露雨并没有任何回应,她早已死去,当然不会回答岑骄那呼天抢地的嘶喊。

半个时辰,岑骄一直都在呐喊,他此时终于知道姐姐为何愿意让自己去做曾经一直不让他做的事,也知道姐姐适才所说的一切究竟是什么意思。

岑骄在断续的抽泣中站起身来,他打算将姐姐岑露雨扶躺榻上。

他只有十三岁,虽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姐姐永远离开自己,但却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

一张绢黄布卷在他搀扶岑露雨尸体之时,从她的怀中落了下来,岑骄全力将自己的姐姐扶上床,才拾捡起那布卷。

布卷有一种潮湿之感,其上是密密麻麻的字迹。

岑骄快速拭去眼中的泪水,他知道这是姐姐岑露雨最后的遗言。

他此时心中悲凄到极致,无助到极点,而且恨意如江海。

岑露雨的一切交待都将在这从她身上落下布卷当中体现,岑骄缓缓凝视着布卷上的字迹。

“小弟:姐姐不能照顾你了!姐姐走了,我是一个不祥之人,只希望走后你能凭借娘亲留下小塔成长!

姐姐本打算照顾你长大,但是凌风堡却让姐姐不得不选择死亡,我已经是一个不干净的人,留下只会让凌风堡再次凌辱,并且还会害了你!

这小塔是娘亲在姐姐很小的时候放在姐姐手腕中的,只是姐姐也不知道它究竟有什么用途,以后你自己探寻吧!

小弟,姐姐对不起你,你不要恨姐姐!”

>>>点此阅读《帝立九天》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