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纪斯铭,方驰野小说《纪先生,你我再会无期》在线阅读

小说:纪先生,你我再会无期

小说:纯爱

作者:容殊

简介:双男主
纪斯铭的白月光回来了。
白月光不愧是白月光,拥有天下所有白月光的共同品质:纯真、善良、哪怕从小生长在极为优渥的环境中也对人间疾苦了若指掌。
相比之下,方驰野为了接近纪斯铭故意扮成的乖巧模样就成了别有用心的险恶卑劣。
方驰野跟了纪斯铭五年,原本以为这五年多多少少能让纪斯铭分点信任给自己,却没想到都不用白月光用书里描写的那些拙劣手法陷害,他就一次次将自己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角色:纪斯铭,方驰野

纪先生,你我再会无期

《纪先生,你我再会无期》第3章 先生不归家免费阅读

付桥就是当初方驰野追纪斯铭的时候,对方嘴里说的那个放在心尖上“喜欢的人”。

方驰野没见过付桥,但他跟了纪斯铭五年,再怎么也从自己心上人嘴里听过这个名字。

对于付桥,他了解的不多,所知道的那一点微末相关的无一不是从纪斯铭那里听来的。倒不是他有受虐倾向,只不过他觉得,如果他能多了解那个人一点,多像他一点,或许纪斯铭就会多喜欢他一点。

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诚然,付桥是纪斯铭的白月光,他什么都不用做,光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赢了。

方驰野只觉得大脑中一阵轰鸣,他一只手撑住桌子,才能勉强稳住身体。

方驰野听到自己颤抖的、仍带着不甘的声音:“你什么时候认识的付桥?”

一定是张立搞错了,他想,付桥出国的时间早,他们玩的这一圈都没见过那位,因此就算他真的回来了,张立又怎么可能认识?

他希望听到张立的反驳,说他是弄错了,可他又清楚,平常那一帮人看起来是没个正形,但受自己影响,凡是涉及到纪斯铭身上的事都不会出半分差错。

张立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怜悯又冷酷地说:“我看见了。野哥,我在中心商场,纪斯铭跟那个婊子在逛街,我听到他喊那个婊子的名字了。”

方驰野呼吸一滞,这一瞬间,他大脑仿佛停止了运转,世界在他面前崩塌。

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防了五年,国外的风土还是没能留住付桥,那个男人,纪斯铭求而不得的白月光,还是踏上了家国故土。

他突然有点害怕,这些年来如果忽略掉他跟纪斯铭的“包养关系”其实也能勉强算是“情投意合”,最主要的是他从不惹事,够乖,所以纪斯铭愿意跟自己保持这样的关系。

但现在付桥回来了,只要他一句话,纪斯铭就会立马撇下自己跟他的白月光在一起。

方驰野突然有些憎恨,他当然不会恨自己,也不会恨纪斯铭,他恨的是付桥在国外待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回国,恨他明明有了纪斯铭的爱,还要回来跟他抢人。

这世间实在有不公平,有的人努力了很久都没办法得到的东西,却是另一个人的唾手可得——譬如纪斯铭于他,以及纪斯铭于付桥。

“你在那里等我。”方驰野有些不甘心,他看着眼前简约低调却又不失爱意的房间,这里是他亲手布置的,想他方大少爷何时做过这些事情,偏偏那个人不屑一顾,尤其这段时间连回来都很少。

他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方驰野咬了咬牙:“跟着他们,随时给我报位置,我来找你。”

他从前觉得那些为了挽留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而不惜放弃尊严的女人是最可笑的,却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他方驰野,也在某一天变成笑话。

但此时他却顾不得了,他只知道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他早晚有一天会失去纪斯铭。

方驰野沉着脸打车到了市中心,商场的二楼,张立正在一个咖啡馆等他。咖啡馆斜对面是一家男装店,纪斯铭陪在付桥身边,脸上少有地带着笑意,一脸耐心地等他试完衣服出来。

而在他手上,已经拎了大大小小好几个购物袋。

方驰野看得眼眶发红,不说帮他拎东西,纪斯铭连陪他出门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再对比付桥的待遇,他更觉得心头涌上一股难以言说的委屈。

眼看着方驰野就要冲出去,张立赶忙拦住他:“野哥……野哥!你现在冲过去,抓奸似的,纪斯铭一个男人,他不要面子啊?”

方驰野冷眼看着他:“我怎么不知道你会为他着想了?”

张立挠了挠头:“我刚看到的时候也想去把那个婊子打一顿的,但是再一想,我过去他就认了吗?我什么身份?他凭什么受我管着啊?”

他这番话说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触了方驰野的霉头。方驰野也渐渐冷静下来,是啊,不说张立,哪怕他跟了纪斯铭这么多年,也一样是没有资格去过问的。

方驰野深吸了一口气,他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眼睛却始终盯着男装店那边看。

等纪斯铭跟付桥要出来了,他也赶紧起身,拉着张立迎面走过去。

在看到纪斯铭的时候,方驰野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纪斯铭还没说话,付桥就先皱了皱眉。

方驰野的这个“先生”虽然听起来疏离客套,但又不自觉带上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通常来讲,一个男人称呼一个不熟的男人的时候,会在“先生”前面加上姓表示尊敬。然而面前这个没有,他就这么大喇喇的直接喊出“先生”,生怕他不误会似的。

他看了一眼身边挽着自己手的男人:“斯铭,这是……”

纪斯铭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方驰野,尤其他身边还跟着一个状似亲密的男人。

如果是平常,他肯定会把方驰野教训一顿。只不过眼前付桥还在,他不能暴露太多,于是只是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一个合作商,我是他的甲方。”

方驰野暗自发笑,看来这个付桥还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呢,看纪斯铭如临大敌的样子,生怕自己搅黄了他的好事一般。

他心底酸涩,面上也摆出因为明白过来纪斯铭意思,而有些失落的样子:“是,我跟纪先生有合作。”

付桥却感觉他们二人并不只是简单的合作这样简单,不过他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因此没多问,点点头,客套道:“既然遇上了,一起吃个饭?”

方驰野求之不得,他赶在纪斯铭出声之前点头应下,然后像没看到对方如有实质的目光一样:“我跟我朋友什么都能吃,纪先生喜欢吃甜的,您有什么忌口的吗?”

付桥有些尴尬,他一开始邀请方驰野吃饭也只是客气一下,没想到对方这么不客气,连忌不忌口的都想好了。

同时,他也在方驰野身上感受到一股敌意。

他能确认,在此之前,他跟方驰野甚至没见过,所以这敌意唯一可能是为了纪斯铭来的。

大概是把自己当成了情敌?付桥心想,真有意思。

他从来不是个怕事的主,这回被人找上门来拐着弯儿地挤兑,自然不可能任方驰野得意。

付桥又贴近了纪斯铭一些,他仿佛看不到方驰野越来越沉的脸色,微微笑着:“也没什么特别忌口的,我口味跟斯铭差不多,你随便点就行。”

纪斯铭因为他说的话、做的动作,脸色终于柔和了一点:他本来就对方驰野莫名跑过来在付桥面前露面这件事不太满意,这回更觉得付桥做的事恰合时宜,而方驰野太不懂事。

感觉到身边的人即将藏不住的情绪,张立急忙在背后重重捏了他一把。他下手力道太重,方驰野痛得眉头皱起来,却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咬牙道:“好。”

既然是他说的一起吃饭,自然也当他请客。只是自从方驰野跟了纪斯铭,他已经很久没有像以前那样每三五日就约着朋友玩两次,因此对这边的情况不是太熟,最后还是张立帮助他找了家经常去的西餐厅。

到了地方,四个人两两落座。其中纪斯铭跟付桥坐在一排,而方驰野与张立在他们对面。

虽然很多年没见了,纪斯铭跟付桥却仿佛有聊不完的话题和用不完的默契。方驰野每每想跟纪斯铭说话都被付桥四两拨千斤地把话头引过去,纪斯铭的态度更不用说,两人旁若无人地贴耳说话,直叫对面的方驰野看得眼红。

偏偏他什么也不能说,毕竟纪斯铭之所以还要他,是因为他这些年够“乖”。

桌上的气氛单方面的剑拔弩张起来,张立看到方驰野的样子,也不禁后悔把他叫出来了。

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付桥起身去了一趟卫生间,他刚走纪斯铭的脸色便冷淡下来,他擦了擦嘴,终于肯把目光施舍给方驰野:“你先回去,有什么事等我晚上回来再说。”

方驰野苦笑了一下:“先生晚上还回去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纪斯铭一恼,嘴里的话也就越发重了起来,“方驰野,记着你的身份。”

眼看着饭桌上的气氛将要失控,张立赶忙出来打圆场。他小心翼翼地看了方驰野一眼,生怕这位爷暴起打人。

他还是低估了方驰野在纪斯铭面前的忍耐力,如果是从前,方驰野只怕会直接站起来一边揍人一边喊“我是你大爷”,但现在看着不急不缓从卫生间走出来的付桥,他竟然绽放出一个笑容:“今天能跟先生一起吃饭,我很开心。不过家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看他一开始的样子就不像是“家里有事”的,付桥并不戳穿,露出一个比他还真挚的笑容:“这么可惜,我还想多跟你聊一会儿。”

“会有机会的。”方驰野躲过纪斯铭的视线,狠狠剜了他一眼,被后者无辜躲过。

张立还怕出什么幺蛾子,心惊胆战地跟在方驰野身后,直到离开那个是非之地,他才想起后怕。

刚才如果闹起来,一个是纪家将来的掌权人,一个是方家这代唯一的小少爷,还有一个是纪家将来掌权人的白月光,就他一个人身份最低,只怕转眼就沦为炮灰。

他重重叹了口气,心有余悸地说:“野哥,刘威他们在‘清吧’,你去吗?”

清吧虽然听着挺正经的,却是一家需要会员才能进入的极不正经的会所。方驰野在遇到纪斯铭只是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清吧,不过后来因为纪斯铭喜欢乖的,他再也没去过。

想起刚才饭桌上纪斯铭对自己的态度,方驰野只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像个笑话。

“不了。”方驰野没忍住找张立要了根烟,却不点,只是在嘴里含着,“你去玩吧,我就先回去了。”

纪斯铭让他回去,还说晚上要跟他好好聊聊,这让他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是不是哪里没做对,让先生打算放弃他了。

告别了张立,方驰野急匆匆地往家里赶。然而他等到了十二点,还是不见纪斯铭的踪影。

他清楚,纪斯铭这是不会回来了。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纪先生,你我再会无期》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