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江湖客(小光,孔武)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江湖客

小说:纯爱

作者:听花谷小妖

简介:出生十五年才知身体是男儿。抚养自己长大的师傅为什么将自己当作女孩养大?求来的良人又该如何面对?所有的亲人朋友共同构建了一个庞大的谎言,信任的人在哪里?

角色:小光,孔武

江湖客

《江湖客》第3章 剿匪被俘免费阅读

牡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一间茅舍中,周围鸟声啾啾,犬吠鸡鸣,晨光透过菱花窗格筛落一室。

院子里有压低的喁喁笑语传来,声音微哑的那个是芍药,他一下就听了出来。

就听芍药声音里带了点犹豫:“……我也不知道。哎,小光,你喜欢过别人吗?这个可是药王爷爷赐给我的良人。”

一个嘹亮的女声憨声憨气的回答:“我?我喜欢过啊,我喜欢大黄,可是它后来老死了。凉人是个什么?是不是夏天抱着睡不热?芍药你觉得现在热吗?这还没到头伏呢……”

牡丹闻言轻声一笑,原来这个小光是个傻子。

他几乎能想到芍药翻着白眼无语的样子。

接着,芍药郁闷的声音耐心说道:“人和狗能一样吗?不是……你上次不是说在月老庙求了姻缘吗?”

“对啊!我娘说有了姻缘就想吃啥都有人白给着吃了。”

牡丹起床,侧身站在窗口向外望去,正好看到芍药嘴角抽搐两下,不可置信的愣道:“你就为了吃才去求姻缘的?”

小光圆圆脸庞,大眼睛,生的高大健壮,比普通男孩子还要孔武些。

听芍药这么一说,小光比她还要吃惊的,连手中小笸箩里的杏干也忘了吃,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你难道不是为了吃才求凉人的?就为了图个凉快,特地求来个凉人,还得每天养着他吃喝?”

见小光把良人听成了凉人,芍药耐心的为她解释:“不是凉热的凉,良人呢,就和你说的姻缘差不多的意思,明白?”

“哦哦。那你直接说姻缘就好了嘛。那你喜欢你的凉人吗?是不是热了就能成亲了?”

“还真是个实心傻子。”牡丹低声冷笑一声,也凝神期待芍药的回答。

就见芍药戒备的看了一眼窗口,压低声音说道:“我不讨厌药王爷爷赐给的良人,但师父说遇到了喜欢的人会脸红心跳,我还没那个感觉呢。”

牡丹闻言眉尾一挑,原来自己没听错。当时藏身药王像后,昏沉之际隐约就听到有人求什么良人,当时还道是重伤之下幻听了。

他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芍药几眼,容貌娇美,活泼聪慧,还有一身医术在,收在身边做个侍妾倒也无妨,反正已经有一个朱红衣了,也不多她一个。

目光停留在芍药胸前的时候,牡丹眉毛微微蹙起:只是这发育的也太差了,二十岁竟然平成这样。

他这里微一走神,那边小光突然慷慨激昂高声道:“……芍药你说的对!这伙土匪都占了咱们妙义山两个月了,我们岂能坐以待毙!大牛哥这几天组织了村里人正要去剿匪呢,好像正是今日,你去不去!”

“去!”芍药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拿过墙角竖着的药叉,说走就走,“我们赶紧去找大牛哥,别迟了赶不上大伙!”

牡丹无语,方才还说自己是她向药王求来的良人,这么快就把良人忘了?竟然把这么个重伤的病人丢在家不管。

他灵机一动,连忙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终于惊动了刚推开栅栏的芍药。

小光挠挠头,揉进嘴里一把杏干:“忘了你家还有个凉人了,怎么办?是不是醒了?要不你别去了?”

牡丹以为,善良的大夫芍药肯定会留下来照顾她的病人。

这女孩竟然能解吹沙的毒,江湖上有可能解得了吹沙的,除了一寸天魔教内的鬼医,断无可能还有其他人。

而这女孩说过有个师傅,难道她师傅是一寸天鬼医的人?这很值得好好查探她底细。

但这位芍药大夫,虽然生的纤细文弱,却有一副侠义心肠,只是望着茅屋犹豫了片刻,便坚定的举起手中药叉道:“没事,我给他喂了足量安神的药,等他醒来就到午后了,桌子上有饽饽和杏干,饿不着。”她一挽袖子,豪气万丈的挥挥手,“咱们走!”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牡丹想到他们方才的对话,妙义山两个月前来了一伙土匪……

心中暗忖,爹爹去世,教内内讧,自己逃下红袖峰,这些事正好也是发生在两个月前。

莫非,这伙强盗和红袖峰教众有什么联系?

反正体内毒也解了,不如随他暗暗探访一番,若是来寻自己斩草除根的就顺手杀了。

妙义山顿笔峰下天涯道上,群情激昂的村民们手举锄头镰刀,结伴上山去剿匪。他们觉得自己人多势众,两百来号村民还打不过区区几十个土匪?

可还真就打不过,一群人气势汹汹上了山,不过顿饭功夫就被土匪们打的落花流水落荒而逃。

有两个逃的慢的还被土匪们擒住捉上顿笔峰成了俘虏。

芍药就是其中一个,另一个是个八十多的老翁,耳聋眼花的什么也听不见,被土匪们半道一刀砍了脑袋,只把芍药押着去见他们大王。

芍药早就拿出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一脸英勇就义的打算慷慨赴死,谁知却被推进一间布置的极为奢华的房间内。

一脚踩在松软的地毯上的时候,她差点摔倒,屋内,八扇绣秋月芙蕖的明纱屏风后水声哗啦,朦朦胧胧的印着个正在沐浴的人的影子。

鼻息间都是甜腻令人发困的熏香味。芍药跟着师傅学医,很小就会辨认各种毒草奇香,这种熏香里有南柯花的味道,是给睡眠不好忧思过度的人用的。

难道这个人竟然睡眠不好?

她一时职业病上来,就忘了自己此时处境,好奇的问道:“你睡眠很差么?用南柯花久了容易上瘾,对身体也不好,不如换成迷迭和夜交藤,养心且安神。”

沐浴的人动作一顿,扑哧轻笑出声:“多谢小姑娘关心,但我年少痛失心中至爱,忧思过重,这才选了南柯花做香。”

芍药闻言心中同情,想到师傅讲过的许多为情所苦的男男女女,好多都是思念成疾,年少早亡的,瞬间对这个男人有了三分好感。

于是好意安慰道:“人死不能复生,你还要看开点。忧思成疾的人便是药物也难疗愈,你的心上人泉下有知,肯定也希望你好好的,好好保重才行。”

一声百转千回,惆怅百结的叹息声后,那人低低道:“她不会的……她最恨的就是我,我若是死了,她不知道会多开心呢。”

芍药没听分明,正要再问呢,那人已经起身披衣,一阵清脆的铃铛响声后,他突然问道:“你就是那个被抓的俘虏?”

他突然起身,吓得芍药连忙闭眼,惊恐道:“你不要出来!男女有别授受不亲!”

那人又笑了,但总算停住了步子,没从纱屏后走出来,他温声道:“多谢你今日对我关心,我这心情也好了不少……这次就算了,放你回去吧,下回可不要再被我抓住了,我不过是看顿笔峰风景秀丽,暂住些时日而已。”

芍药愣了愣才听明白这人的话。

这个看上去这么温和儒雅的人竟然是土匪头子!她正要和此人理论,耳边清脆的铃声又响。

“这铃声……”她一句话没说全便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

房门外进来两个人将芍药抬走。

青年淡淡吩咐“不要伤她。”

顿笔峰上,映着一轮明月的山峰格外挺秀。

一树丁香花下,一个精美华服,容貌如仙的青年捻动着指尖金铃,头也不回的淡淡道:“原来抓上山来的就是那个孩子。”

身后跪着的妇人态度恭敬的回道:“正是,属下遵照主人吩咐,将芍药当作女孩养大,这孩子的身世也没有隐瞒过他,他倒是接受了这个事实,没什么过激反应。”

“嗯。”青年突然轻笑一声,低声道,“这孩子倒是善良……第一次取佛陀金血是何时来的?”

听主人发笑,妇人吓得战战兢兢的,声音都抖了:“是芍药十五岁的时候,可是今年春天芍药又用了一次佛陀金血救一只兔子,”生怕主人发怒降罪,妇人连忙道,“不过属下已经狠狠斥责过了,她也发誓再不会有下次……可下次满二十岁的佛陀金血……”

她想说“就不能取了。”但想到主人性格手段,这话在嘴里滚了一圈,出口变成了,“满二十岁的佛陀金血若是取了,只怕对他寿命有损,万一主人要用许多年,到时候不好找替代的人。”

她如此明显的袒护,引的主人不快,青年皱眉道:“莫非十九年的妙义娘子身份,让你忘了自己到底是谁了吗?记着这笔罚,等将来回一寸天刑堂去领。”

妇人不敢求饶,还要顿首谢过主人轻罚之恩,抬头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主人踪影。月色下的顿笔峰上,那一株粉微微的丁香飘落了一地花瓣。

>>>点此阅读《江湖客》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