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纪斯铭,方驰野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纪先生,你我再会无期最新章节

小说:纪先生,你我再会无期

小说:纯爱

作者:容殊

简介:双男主
纪斯铭的白月光回来了。
白月光不愧是白月光,拥有天下所有白月光的共同品质:纯真、善良、哪怕从小生长在极为优渥的环境中也对人间疾苦了若指掌。
相比之下,方驰野为了接近纪斯铭故意扮成的乖巧模样就成了别有用心的险恶卑劣。
方驰野跟了纪斯铭五年,原本以为这五年多多少少能让纪斯铭分点信任给自己,却没想到都不用白月光用书里描写的那些拙劣手法陷害,他就一次次将自己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角色:纪斯铭,方驰野

纪先生,你我再会无期

《纪先生,你我再会无期》第1章 我与先生免费阅读

入夜,郊区某处别墅里,宽大的客厅里只点了一盏微弱的灯。灯下茶几上放着一个可爱的蛋糕,两个人吃刚好的尺寸,蛋糕上蜡烛已经插好,只等着人把它点亮,好把这个冰冷的夜晚装饰得更漂亮一些。

方驰野神色淡然地看着墙上的时钟走过十二点,他沉着脸,吸了口气,知道纪斯铭是不会回来了。

这个认知并没有让他有多难受,近段时间纪斯铭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在家的时间越来越短,偶尔回来也总是带着醉意,身上残留着外边沾染的香味,不用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纪斯铭外面有人了。

这是早就该料到的事情,当初那个男人答应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说过他还定不下心,所以他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而这一天比他想象的要晚来很多,方驰野已经觉得很感激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太能接受纪斯铭出轨这个事实。

……说起出轨,纪斯铭甚至连一个名分都没有给过他,两人从来就不是正经的恋爱关系,又何来出轨一说?

为了让心情不那么糟糕,方驰野没继续想下去。他只是把蛋糕重新包装好,然后走上楼,准备洗漱睡觉。

手机突然想起,方驰野有些烦躁地接起电话,他“喂”了一声,那边没有声音,他又不耐烦地把电话开到免提,声音调大,然后听到电话那头张立震耳欲聋的吼声:“草草草!野哥你猜我看到了什么,纪斯铭那个王八蛋背着你在外面搞别人!”

方驰野的心脏在听到“纪斯铭”三个字时忍不住一跳,但那个名字后面跟着的“搞别人”让他再度皱了皱眉。方驰野把手放在毛巾下擦干,拿起手机:“怎么回事?”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杂音,又断断续续听到人的喧闹声,方驰野猜测张立应该是在酒吧,不然环境不可能这么吵。

那头安静的时间太长,方驰野耐心告罄,刚准备骂人,张立如有所感似的抢在他前面开了口:“野哥,野哥听得到吗?喂?哦,事情是这样的,不是今天哥几个说给你庆祝生日被拒绝了吗,然后我想了想,我跟老秦他们也好久没见了,就算你这个寿星不在,也可以帮你庆庆。”

他说到这里,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他们手头都有点别的事,等忙完就到现在了。我比他们快一点,这才刚到呢,就看到角落里搂着一个女人的纪斯铭。”

方驰野忍不住握紧了话筒:“女人?”

不怪他惊讶,他虽然知道纪斯铭荤素不忌,但那个人很少找女人,何况相比于他去找的是女人了,方驰野心里更希望他出轨的对象是男人。

不为别的,或许因为都跟他一样不被大众所接受,他觉得自己

会更容易得到纪家的认同。

说起来也好笑,纪斯铭大概从来没有想过让自己一直待在他身边,他却已经把那个人规划进了自己人生的整个后半程。

从小到大,他方驰野就没对谁这么掏心掏肺过。

“是啊,女人。”张立也感觉到方驰野的语气有点不太正常,刚才开玩笑的调调收了收,“野哥,要不我去……”

“不用。”方驰野缓步走到床边,有些无力地躺倒在床上,“你不用管他,就当没看见,也没跟我提过。”

张立有些不可思议,如果按着方驰野以前的性格,大半夜带人从家里杀过去都是有可能的,现在却连过问都不愿意……究竟是不愿意,还是不敢?

张立不知道,他只知道前几年野哥几乎要爱惨了纪斯铭。刚开始的时候,有一次纪斯铭跟别的男人逛街被他抓了个现行,当时方驰野一改平常火爆的脾气没直接质问,但还是没控制好语气,没忍住说了几句重话。

据说那次回去他家一向只会骂人的野哥光哄纪斯铭就哄了好久,对方还不领情,仿佛做错的不是纪斯铭,而是方驰野。不过张立没见到那副场景,也想象不出来方驰野哄人的样子,这一切都是道听途说,他也不敢过多置喙。

张立向来是不敢忤逆方驰野的,因此尽管满心疑惑,他还是什么都没问。

挂了电话,方驰野更睡不着。他关了大灯,把床头那盏灯光微弱的小灯打开——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样有安全感。

他忍不住开始回想自己自从跟了纪斯铭以后的细节,想要从中找到一点男人爱他的证明,可惜的是他只想起了跟纪斯铭的相处时,对方一步步咄咄逼人,还有自己的每每退让。

“纪斯铭不适合谈恋爱。”不知道为什么,方驰野脑子里突然响起了朋友劝谏自己的时候说的这句话。

他自嘲一笑,心想,那又怎么样,老子就是只喜欢他。

方驰野跟纪斯铭是在六年前认识的。

那时候他刚刚大学毕业,因为不想依靠家里所以没去自己家的公司,反而进了跟方家没什么交情的纪家的产业学习。

这回从小把他捧在手里怕摔了的父母总算是没办法再干涉他的生活,只好一边唉声叹气地嘱咐他受了委屈就回家、一边给他的银行卡里又打了点零花钱。

方驰野也确实在新的公司碰了不少壁,但他没有临阵脱逃,不仅如此,他还遇见了自己一生命定的人。

当然这个“一生命定”是他自己给纪斯铭定的,但并不影响他对那个男人的热忱。

从小要什么有什么的方大少爷终于体会了一把爱而不得的滋味,偏偏这滋味不仅没吓退他,还让他打了鸡血似的,每天想办法跟纪斯铭“偶遇”,对自家老板展开了疯狂热烈的追求。

纪斯铭最先受不住,把他叫到身边,皱眉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天知道方大少爷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难过,不过他很快就稳住情绪,故作坚强地说:“可据我所知您是单身状态,也就是说您喜欢的人并不喜欢您。纪先生,不如试试我,跟一个喜欢你的人在一起也不亏,您说是不是?”

惊讶于方驰野的执着,纪斯铭略一思衬:“你太野了,我不喜欢这样的。”

确实,大概是家风的原因,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单纯被惯坏了,方驰野的性格跟他的名字一样奔放大胆——这从他不顾一切对纪斯铭展开了疯狂追求这件事就能看出来。

方驰野混不在意,他收起自己豪迈的坐姿,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要是您喜欢乖的,我也可以。”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事情似乎可有转机。方驰野微笑着等待纪斯铭的答复,他就不信他这三岁就能迷倒六十岁老奶奶的魅力,能勾搭不到纪斯铭。

然而他还是失算了,在前两条借口都被扔回来以后,纪斯铭得寸进尺:“我只处包养关系,断的时候也能干净利落一点。”

他这话说得,分明是把方驰野当成了一块甩不掉的牛皮糖。如果是以前,方驰野在听到别人要包养自己,只怕会先大笑三声,然后找人把有这个想法的人的腿先打断。不过大概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纪斯铭这么个三观不正的要求在他当时听来宛如恩赐,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就答应了:“不过我不能让家里知道。”

纪斯铭见他爽快,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把方驰野提为自己的贴身助理——至于有多贴身,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其实后来回过去想想,方驰野不是看不出来当时纪斯铭的用意:那个狡猾的男人为住在心头那位所谓“喜欢的人”守身如玉好几年,又正是欲望旺盛的时候,只怕身体早已受不住。

那时候纪斯铭恐怕是早就有了这么个想法,又刚好他满腔热血撞上去了,他明明得意有了个泄火的,却还要装作不情愿的样子。

说白了,就是拿乔,让方驰野觉得自己配不上他,而他看自己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事实上方驰野也并不在乎,因为他确实离不开纪斯铭,而纪斯铭没了他,还有很多人去替他。

多如过江之鲫。

所以这么些年来方驰野一直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因为在意,他从前在家里被惯出来的那些小脾气在面对纪斯铭的时候,连发作的欲望都不敢有。

——

作者有话说:

>>>点此阅读《纪先生,你我再会无期》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