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陈忠平,陈忠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直播:那个小道士又来了最新章节

小说:直播:那个小道士又来了

小说:都市

作者:泡糖

简介:观众“小道士,你老实告诉我们,你到底会不会法术啊?”
小道士一脸真诚的对着镜头说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要相信科学,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不能信。”说罢,主播转过身对着一个厉鬼就是一招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角色:陈忠平,陈忠

直播:那个小道士又来了

《直播:那个小道士又来了》第2章 大黄鱼免费阅读

法事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在法事完成后,清风准备收钱走人的时候,却看到了死去的那人魂魄在主家身边不停的说着什么,看那样子明显就是想告诉主家什么事情似的。

清风想到,这是他自己接的第一单生意,要不就帮这死去的人一个忙吧。

于是便走到了死去那人的魂魄旁边问道“你是想告诉他们什么事情吗?”

魂魄“清风道长,你能看到我吗?”

清风:“嗯。”

那魂魄想抓住清风的手臂,却发现自己的手从清风的手臂上穿过去了,怎么抓也抓不住,看到这样的情况,他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死了,只能喊道“清风道长,你可要帮帮我啊。”

清风:“什么事情,你说吧,我帮你转告你的家人。”

在魂魄的讲述中,清风知道了这人走得突然,还没来得及告诉家里有一个传家宝被他给埋在他所住的屋子的墙角里,希望清风给代为转达。

清风对魂魄点点头后,转身回到屋里找到主家,刚才死者托他传话告诉他,他们家有一个传家宝藏在死者所住屋子的墙角里。

本来主家是不信的,但是奈何家里的传家宝确实没找到,在将信将疑下,主家去挖开清风所说的地方,真的就在那里找到了自己家里的传家宝,连忙出来给清风道谢,又再给清风包了一个大红包,以示感谢。

清风回到道观后,打开了主家给的红包,发现红包里竟然是6666元,这可和自己忙活了好几天还搭上不少东西所做的丧葬法事的工钱差不多了。

而清风给死人传话让主家找到传家宝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去,这让清风的生意越来越好,找清风做丧葬法事的人越来越多。

在接下来,清风每次帮死者给家人传话后,死者家人都会给上一个为数不少的红包来答谢清风,这也让清风养成了一个不见好处不开口的习惯。

而这边,陈忠平看到清风只是一心喝茶,不论他说什么都假装没听到后,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要怎么样才能让清风帮忙呢。

突然,陈忠平想到了平时听到了乡亲们说的话,这个清风道长虽然本事很大,但是可贪财的紧啊。

是啊,清风小道士贪财啊,要不然天清老道士那个破烂的小道观能变得现在这么好看吗?清风小道士要是不贪财,就凭他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小子能开上奥迪吗?

嘿嘿,既然你贪财就好办,就怕你什么都不贪啊。

想到了让清风开口帮忙的方法的陈忠平再次开口了“清风道长,你就帮帮我呗,事成之后我用一条大黄鱼做答谢。”

听到陈忠平的话里内容后,清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这才对嘛,早这样不就好了吗,我都喝了快两杯茶了你才说到了问题的点子上,但是还得要问清楚,大黄鱼到底是什么大黄鱼,别到时候拿一条破黄花鱼忽悠我“大黄鱼?”

陈忠平看到清风开口后,连忙回道“是的,大黄鱼,足足一斤重的黄金大黄鱼。”

清风转过头看着陈忠平,问道“你哪来的大黄鱼?”

陈忠平:“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当初斗地主的时候,我爷爷他们提前藏起来的。”

清风:“嗯,说吧,什么事要我帮你转达啊。”

陈忠平:“这里人太多了,你帮我把我的儿子叫到我的卧室去,我再告诉你要传的话。”

听到陈忠平的话后,清风本能的眉头一皱,但是一想到报酬是一条大黄鱼后,还是起身去叫陈忠平的儿子去,毕竟和谁过不去也不要和小钱钱过不去啊。

陈忠平的卧室里,清风坐在椅子上,而陈忠平的儿子陈忠却站在一旁问道“清风道长,到底是什么事儿啊,需要到我父亲的卧室里来说。”

清风:“我也不知道,是你父亲有话对你说。”

陈忠听到清风的话后,沉默了,虽然以前回老家的时候听到乡亲们说过因为清风道长能和鬼魂对话,能帮死者给还活着的人传话,但是他可不信这些,作为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大公司老板来说,这只是江湖骗子哄骗愚昧乡邻的把戏罢了。

清风看到陈忠的反应后,也毫不在意,这样的场景他见多了,每次他说帮死人传话都有人表示不相信,但是很快就能狠狠的打他们的脸了。

而陈忠平看到儿子的反应后,不由的尴尬起来,他也没想到儿子是这样的反应,他如果还活着的话肯定会狠狠的儿子一个大嘴巴子,不知道现在有求于人吗,不知道你老爹我是花了一条大黄鱼才让眼前这位爷帮忙的吗?居然还给他脸色看,真是不孝子啊。

陈忠平咳了两声后,对着清风说道“咳咳,清风道长,你让我儿子掀开我的床板,把里面的那条大黄鱼拿给你。”

清风听到陈忠平的话后,点点头,对着陈忠说道“陈老板,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这样吧,你先把你父亲的床板给掀开,那下面有一条大黄鱼,那是你父亲答应给我的报酬,你把它取出来后给我吧。”

陈忠听到清风的话后,依然不动,只是嘴里“呵呵”的笑了一下。

陈忠的这一下呵呵让清风的脸色变了,凸(艹皿艹 ),我清风出道几年了,什么时候受过这种鸟气,这大黄鱼老子不要了,正要起身时,陈忠平连忙在清风旁边说了一句话。

听到陈忠平的话后,清风脸色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小兔屎蛋,你怎么不听你爹的话了啊?”

陈忠听到清风的话后,脸色一下就变了,清风小道士怎么会知道我小时候的外号,这都多少年了,自从我10岁以后就再也没人叫过我这个名字了。

至于为什么有这个外号,那就要从陈忠小时候喜欢玩兔子屎说起了。

清风:“小兔屎蛋,你四岁半了还在吃你妈妈的奶,你六岁的时候掉进过粪坑,你八岁了还在尿床,你….”

陈忠听到清风的话后,脸上涨得通红,嘴里连忙叫道“停,清风道长,你别说我,我相信你了,我这就去掀开我爸的床板。”

片刻后,满脸见鬼表情的陈忠拿着一块金砖递给清风,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勤俭节约了一辈子的父亲床板下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

>>>点此阅读《直播:那个小道士又来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