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靳先生的野蛮悍妻(靳淮川,靳同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靳先生的野蛮悍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阮佳

简介:重生+复仇+甜宠+爽文
前世迟浅识人不清落得个惨死的下场,因缘巧合重生在海城财阀靳淮川妻子的身上。
原本只是想借助新身份复仇,干出一番新事业。不料靳淮川强势且霸道的将她纳入羽翼之下。
等等,那个传闻中杀伐果决,雷厉风行的男人说的是她眼前这个?
“我把你妹妹打了。”“打得好。”
“我想有属于自己家。”“我的房产都是你的。”
“我觉得我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你敢!”
“你太腻了。”“因为你很甜!”

角色:靳淮川,靳同升

靳先生的野蛮悍妻

《靳先生的野蛮悍妻》第2章 他没有逼我,我是自愿的免费阅读

不知是因为靳淮川气场太过强大还是原主从内心深处对他的惧怕,这一刻迟浅居然从靳淮川的眼底看到了杀意。

冷不防打了个颤,回过神来时靳淮川已然放开了她。“既然没死,自己回老宅认错。”

“认错?”

迟浅狐疑,不明白靳淮川什么意思,她做错了什么?“我需要认什么错?”

整理袖口的手忽而一顿,靳淮川的眉心都能夹死苍蝇,“三番两次闹自杀,整个靳家被你搞得天翻地覆,你没错?”

是了,徐卓宁原本是打算用自杀威胁靳淮川回心转意,可没想到直接把自己玩死了。

可她脑中关于徐卓宁的记忆却只有轻轻划拉手腕,为什么徐卓宁的手上会出现这么深的致命的伤口?

而且徐卓宁的头部也受到了撞击,总不至于她又是割腕又是撞墙吧?

她很确定这中间还发生了什么事,一定有什么环节漏掉了,并且还有人故意针对徐卓宁。“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自杀。”

“这话你去跟老爷子说吧!”

靳淮川压根儿不想听迟浅狡辩,直接甩手上了楼。离开时还顺便带走了那份报纸。

迟浅跟着靳淮川回到靳家,才一下车就被这靳家老宅给震撼到了。这偌大的静谧的地段,富丽堂皇的老洋房无不昭示着靳家的尊贵和富有。

从前她还是迟浅的时候就听过靳家各个版本的传闻,那时候迟家虽然在海城已经算得上数一数二的豪门世家,可和靳家比起来却有着天壤之别。

她第一次见到靳淮川,还是在一次慈善拍卖会现场,远远地看着他在人群中交谈,从容且淡定,仿佛与生俱来的王者。

对靳淮川以及靳家的了解也仅限于此,这次却是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名门望族,也更加确认了靳家是个是非之地。

靳淮川走了几步发现迟浅并没有跟上来,不耐烦的转头,却见她一脸震撼又疑惑。“还不走?”

迟浅收敛了情绪快步跟上去,却因为走得太急一脚踩在脚尖上,一双手慌乱的挥舞拉扯着。整个人稳稳地压在了靳淮川的身上,而且嘴巴还好死不死的贴着他的耳朵上。

温温热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靳淮川的脖颈之间,他眸色一暗。

慌乱中对上靳淮川那双沉黑又冷冽的眼,她的手好像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地方。她猛然瞪大了眼睛,浑身僵硬,“我不是故意的。”

靳淮川却倒抽一口冷气,咬牙切齿,“起来。”

“哟,这是干嘛呢?”自老宅内走出一青年,穿着花衬衫整个人给人一种桀骜不羁的感觉。

他懒散的靠在一旁,那双眼却似笑非笑的在迟浅和靳淮川身上来回。

“这大白天的在这儿玩这么野不太好吧?”他说着,那双眼却不怀好意的落在迟浅身上。

迟浅很不喜欢这样直白赤裸的眼神,让她感觉好像被人扒了衣服一样。她面红耳赤,忙不迭从靳淮川身上爬起来。

倒是靳淮川不疾不徐的起身,他淡淡地扫了迟浅一眼便迈着步子往里走。见靳淮川对那青年并不理睬,迟浅急忙跟上去,“你等等我。”

两人进了老宅,佣人很快便告知老爷子一直在等着两人。

刚进书房,迟浅就被那站立在书桌前提笔写字的老人给吸引了。

老人一手毛笔字苍劲有力,一看就有大家风范,此人便是靳家的老家主靳同升。

“跪下。”

老人浑厚的嗓音中带着威严,迟浅闻言轻颤了一下,下意识就跪了下去,“对不起爷爷,是我错了。”

倒是靳同升愣了一下,大约是没想到迟浅居然这么轻易就认错。随即冷哼一声,放下手中的毛笔,“不是让你跪下。”

迟浅错愕的抬眸,刚要起身,靳同升又道,“既然你知错了,那继续跪着吧!”

所以刚刚老爷子是让靳淮川跪下?

有了这个认知,迟浅只觉好笑。昨天这男人恶劣的行径还记忆犹新,没曾想这会儿却和他一样跪着认错。

靳淮川紧蹙眉头,略微扫了一眼一旁的女人。

她居然在笑?

靳同升背着双手,目光落在迟浅的身上。看她这一身伤,眸底暗了暗。“原本这是你们夫妻俩的事,我这个老头子不应该插手。但现在居然闹到自杀地步,怎么?当我不存在吗?”

“对不起爷爷。”不管事实如何,这件事总归是徐卓宁闹出来的,她现在顶着徐卓宁的身份自然要承担责任,“我以后都不会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了。”

靳同升倒是有些诧异,对于这女娃娃,他的情绪是复杂的。他能给她一个身份庇佑她平安,但抵不过她百般折腾。

这两年她大大小小的事情闹了一堆,老头子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可这次的事情却闹大了。“想通了?”

迟浅重重点头,“在鬼门关走过一遭,以前执着的事都已经想通了。”她说着下意识看了靳淮川一眼,发现他居然跪的笔直。哪怕是被罚也自有一股傲气在,难怪徐卓宁会发疯,这样的男人很难不让人为之疯狂。

靳同升满意的点点头,却又听得迟浅开口,“所以爷爷,我今天来不光是认错,我还想跟你说一声,我决定了要和靳淮川离婚。”

“你说什么?”

靳同升不悦的看着迟浅,迟浅递过去离婚协议书,那上面赫然已经签了她的名字。

“这臭小子逼你的是不是?”老爷子推开协议书,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照片狠狠的砸向靳淮川,“我还没死呢,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做主。”

照片散落了一地,上面均是靳淮川和另一个女人举止亲昵暧昧不明的画面。

迟浅弯下腰捡起来,眼泪不受控制的掉落。心口传来的钝痛让她溃不成军,她倔强的擦干眼泪,“他没有逼我,我是自愿的。”

“丫头,你不用替他解释,我还不了解他?”靳同升咬牙切齿,“结了婚还在外面拈花惹草,你有没有考虑过宁宁的感受?”

“您当初让我和她结婚,就应该料到我不会对她动感情。”靳淮川不由冷哼出声,“离婚对我对她都好。”

“我们靳家没有离异,只有丧偶。”靳同升一巴掌拍在书桌上,“要么你死,要么你熬到我老头子两腿一蹬,否则没可能。”

“您确定要这样威胁我?”

“混账东西!”靳同升似乎是气急了,直接拿起烟灰缸就往靳淮川的脑门上砸过去。

“不要。”迟浅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整个人不受控制一般扑腾过去,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

只听得砰的一声,她整个人压在了靳淮川的身上,而那烟灰缸狠狠的砸在了她的后脑勺,顿时鲜血直流。

“宁丫头!”

“徐卓宁!”

>>>点此阅读《靳先生的野蛮悍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