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乡村小邪医》小说章节目录宁生,小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乡村小邪医

小说:神医

作者:关

简介:宁生被卖鲍渣女算计,大难不死获得家族神医传承,乡村里出现一个清纯美丽的神秘女人带着囡囡住进他家。“阿生,你要老婆不要?”女人用一双卡姿兰黛大眼睛看着宁生。从此,宁生在乡村当奶爸,逗囡囡,种种地,和女人夜聊人生,过着悠闲自在的小日子。给人治治病,达官贵人千里寻踪迹。当有一天 渣女回首,猛然惊觉,原来当初被自己算计的老实人,已是名震一方的神医。

角色:宁生,小丽

乡村小邪医

《乡村小邪医》第1章 海鲜女的算计免费阅读

天燥热得厉害。

知了在山村野地叫不停。

宁生穿着背心从山林里走出来,汗水如豆般大小挂在额头,他皮肤略黑,一双眼睛格外明亮,他手掌粗糙,指甲带着泥巴,微笑的脸上透着几分朴实和本分。

后腰竹篓里放着几株野山参和天麻。

“回去把母鸡杀了炖汤给小丽喝,喝了她肚子就不痛了。”

宁生走到河边,捧清水洗脸擦汗。

倒影透着他憨笑的脸。

小丽是隔壁村的姑娘,长得水灵灵的,腰细盘子圆,又出去见过几年世面,在大城市里做海鲜生意,那皮肤养的水嫩嫩的。

赚了不少钱,回来还开着宝马,村里人都羡慕。

不少年轻人都追求小丽。

但小丽不喜欢。

偏相中了宁生。

“小丽说下个月就和我结婚。”

宁生傻乐着,看着清水河里的借着洗衣服在水里玩水的女人们。

宁生懂她们的苦。

他经常养兔子,一到夏天就捂着,肯定不舒服的。

“不知道小丽也会不会捂着。”

宁生有些燥热的擦了擦脸,村里的女人到底没有走出去过,盘子不够圆,不像小丽那样的料子。

宁生觉得没啥看头。

背过身去往河里放了一阵水,哆嗦了几下,觉得下凉多了。

走了没几步

宁生听见有一道酥软的声音从河坎下传来。

“大金,我们去苞米地吧,这里洗澡的人很多,看见了不好。”

“怕什么,水里更舒服。”

“上面就是那个傻子家的地,他家的苞米长得高枝叶绿,遮挡着不容易被看见。”

宁生停下脚步,下意识的锊了一下火红的苞米须,这不是咱家的地吗?

谁是傻子?

大金?

村长家的儿子!

唉?

这女的声音好熟。

宁生身体一个激灵。

往河坎走了两步。

只听得哗啦的水声,一男一女从里面冒出来。

和小丽目光相对,那圆润的身体正被另外的男人搂着,宁生的的心咔一下碎了。

碎进河里,就像刚才撒的一泡尿一样。

他还记得,那天小丽来苞米地找到他谈结婚的时候,说过她的身子要留着给他,像苞米一样完整,一个月后才剥开。

现在,却被狗日的提前开包了。

“去他妈的!”

宁生抱起一块石头,狠狠的砸向河里的狗男女。

溅起一阵水花。

刘大金一抹脸上的水,还用嘴巴尝了尝,得意的笑起来:“先尝得鲜,后尝得咸,宁生,小丽是我的,你个穷光蛋,哪配得上她,下个月和她结婚的人,是我!”

“这是真的吗?”

宁生眼里布满血丝,死死的盯着小丽。

小丽的脸上泛着红晕,衣口皱巴浸湿,一开始有些仓惶,随后一脸绿茶的笑起来。

“你都看见了,当然是真的,你家苞米总折断,也是和我大金滚的,要不,你来摸一下,尝尝咸淡,当赔你苞米钱喽。”

刘大金双手叉腰,趾高气昂的道:“赔个屁,他算个卵子,我爸是村长,我舅舅在镇里,上头有人,你有什么?你爷爷会弄点草药骗人,你爸更是跑江湖骗人,连你妈都受不了跑了,留你一个孤寡守村,还想着我家小丽,撒泡尿照照!”

“狗日的!”

宁生被小丽骗了,本来就很生气 ,让他更气的是,刘大金提到他内心的伤痛。

平时里,他虽然憨厚本分,但也是有心中底线的。

他不再犹豫,直接从后腰抽出药镰,直接跳下河去。

“我弄死你!”

宁生从小生长在农村,本来身体应该壮实,但是他小时候发烧被爷爷灌了一枚药丸,落下了病根,身体比较瘦弱,四年前,他更是有过一段时间失忆,走出村子几个月,后来懵懵懂懂的回来。

成为村子里眼中的傻子。

宁生急热后跳下水,竟然抽筋了。

刘大金腰宽体胖,一手封住宁生的衣服,把他扯倒在水里。

“嘭!”

一道水瓮声。

却是衣衫不整的女人抄起一块鹅卵石,砸在了宁生的后脑勺。

宁生吃痛,直接晕在河里。

刘大金愣在当场,任由宁生随水飘走。

“我没想弄死他。”

小丽丢掉手上的石头,水蛇腰身瘫在对方的身上,一双眼睛里满是精明。

“他家地有近一百亩呢,整个后山头都是他家的,等城里面的大老板来开发成旅游地,寸土寸金,都是钱,别看他老实,也不傻,我试探了几次,都说不租卖,留着种苞米和种药,能赚几个钱,还不够我加油的。”

刘大金听后,脸上写满贪婪,大手子揉搓着:“他家的地是多,对了,真有大老板来投资?”

“当然,我在会所的干爹……咳,总之,大金,我可把身子都给你了,你可不要负我,对了,刚才鲜不鲜?”

刘大金满脑子都是歪心思,眼里透着精明,随口吐出一口唾沫。

“呸,咸的!”

……

痛!

头好痛。

宁生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他好像听见有人在呼喊自己。

“是鬼吗?”

宁生神思恍惚,从小听爷爷讲各种各样的离奇故事,山灵鬼怪,奇虫猛兽,好似不断的涌动。

他黑夜不出门,因为惧怕鬼怪,但鬼怪从未伤他分毫。

他本分做人,却被漂亮的女人欺骗感情,还要谋害他。

不甘,愤怒,屈辱!

啊!

宁生大吼一声。

轰隆。

他体内,好似有一股奇特的热量突然冒出来,咕咕咕!

宁生睁开眼,自己还在水里,但是周围的水,却诡异般的被一阵无形的力量避开。

身体里不断冒出污垢,被水冲走。

更加奇异的是,往日里翻看过祖上留下的医书和药方,都化作一本奇特的书印在脑海。

“是早年爷爷给我服用的那一枚药丸。”

宁生感受着身体的奇妙变化。

好似多年的蒙蔽智慧,解开封印一样。

“宁生,我在炼制的生机丸里留下最后一道生者意念,祖上医书《黄庭心经》,你要好生利用,福泽一方……”

大脑里,各种经脉在显化为图,非常奇妙。

“爷爷?”

宁生欣喜的叫唤,他很小的时候,爷爷对自己很好,那一次自己发烧,爷爷给自己吃了一枚药丸,后来导致三天不能说话,都说自己被烧傻了,父母争吵,导致家分崩离析,爷爷也在没多久后去世了。

“爷爷!”

宁生大叫一声。

猛然醒来。

他还在河里,身上早已湿透。

已是夕阳黄昏,他摸着石头走上河道。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