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山神诡谈最新章节 山神诡谈免费阅读

小说:山神诡谈

小说:悬疑

作者:小幽鬼

简介:在我们大山里有个传说,如果一个人在雪地里迷了路,就有可能遇到雪娘娘。她会赤裸着身子,摆动着纤细的腰肢,在雪地里翩翩起舞,等她的舞跳完,人的眼睛就会瞎掉……

角色:段兴,孙猛

山神诡谈

《山神诡谈》第二章:猞猁免费阅读

第二天他去屯子里时,却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有死人回来了。

时小子跑去看,只见到刘二皮平躺在一个破门板上,脸上早已没了半点血色,在脖子的地方还有道撕开的口子。

时小子一见这伤口就眼熟,怎么和死在黑狗林的猎人很像。

屯里人围着,正议论纷纷,从他们的谈话中,时小子才知道,原来这刘二皮就在那支猎人队伍里。昨天他去扒猎枪,因为害怕没敢细看,所以没注意到这刘二皮。

死人,竟然从雪窝窝里站起来,又走回来了,时小子一想到那场景,就浑身打寒颤。

站在人群对面的,是屯里孙、吴、段、张四家的猎人,其中年纪最长最有资历的名叫张邈,人人都称呼他张佬。

这时就见张佬抽着旱烟,盯着门板上的尸体,问道:“孙猛,你去黑狗林看过,说道说道。”

这孙猛是只探路犬,那鼻子灵得能闻出棉袄里跳蚤的味,每次见了时小子就说他臭,时小子倒也确实个把月才洗一次澡,可这屯里有谁不是。所以,时小子打洋腔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狗鼻子孙。

就听孙猛说道:“那些人都撂在黑狗林外的一个山坡下面了,伤口和孙二皮一样,我在山坡上还发现了很多野兽的脚印。”

猎人们一阵沉默,“是狼群。”

孙猛点点头:“数量有个十多头,应该是顺着山坡一路俯冲,一下子就把队伍冲垮了。”

张佬埋头听着,嘴里徐徐吐着旱烟,半晌才说:“咱们命不好,有个暴虐的山神爷。”

“这孙二皮……为什么人家都没回来,就他回来了。”开腔的是张雷,夏天的时候露着一双铁膀,在太阳底下黝黑发亮,人人都说他徒手能掐死一头狼。但他是不是真的掐死过狼,那就不知道了,在这雪原人人都知道,狼是山神爷的家犬,毕竟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没有猎人愿意去招惹它们,见了它们也是能避就避绕着走。

孙猛轻轻蹭着鼻子,说道:“这孙二皮,身上有股其它野兽的味。”

“什么味?”

孙猛一抬眼:“猞猁!”

“那就说得通了。”张佬收起旱烟,把烟袋一卷,“准备棺材套吧。”

人群立刻炸开锅,时小子在中间左右地看,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都回家去吧,没事今晚别出门,猞猁要来扒死人。”

这话听得时小子心里直发毛,他朝着段兴直打眼色,段兴良久才在人群里看到他,两人交换了下眼神,约好去河滩那边见。

冬天的斑鸠,都蜷缩成一团蹲在树上晒太阳,时小子拉直了弹弓“嗖”地一声,那斑鸠就从上面一头栽了下来,这是他的拿手绝活。

随后时小子拎着跑去河滩,架了火堆美滋滋烤起了野味。

斑鸠还没烤熟,段兴就来了,看到他手上的斑鸠眉头一挑:“就一只?”

“我就看到这一只,顺手打的。”

段兴神色埋怨,看看周围,在不远处有树林,便从腰间摸出一把带着红穗亮闪闪的柳叶刀,径直走了过去,再回来的时候手上拎着一只又肥又大的花斑鸠。

两人躲在河堤里,嚼着斑鸠肉,在这寒冷肆意的冬天里,倒是别有一番惬意。

“你说那些狼群怎么那么狠呢,也不吃肉,就是要咬死他们。”

段兴把嘴里的肉咽下去,说道:“不是狼群狠,是山神爷狠。”

“这话咋说?”时小子歪着头,嘴里的斑鸠腿已经嚼烂了,还不舍得往外吐。

“那些人是死在黑狗林外面,说明山神爷不想让他们活,就算他们逃出了黑狗林,也得死!”

时小子似是听明白了,点点头,意犹未尽地把骨头吐出来:“那猞猁,棺材套又是什么意思?还有,那孙二皮怎么就回来了?”

“猞猁喜欢吃死人肉,不好新鲜这口。所以死人有什么放不下舍不得的,都还可以去做,等尸体腐烂的差不多了,再回到咬死的地方把自己喂给猞猁吃。”

“这么邪性!”时小子听得眼睛都直了。

段兴却不以为然,继续说道:“昨晚孙二皮回来,他婆娘还挺高兴,结果看到他脖子上的伤口,才知道他早就死了,所以一榔头把他给撂倒了。”

时小子嘿嘿笑道:“孙二皮婆娘横眉竖眼的,就是狠。孙二皮死了还放不下她,她倒好,上去就是一榔头。”

段兴摇摇头:“也不能这么说,如果不把他放倒,难不成放他去喂猞猁嘛,这样好歹还能留个全尸落个坟。”

“说的也是。”时小子突然又想起什么,问道:“那棺材套呢,你还没说呢。”

“你不是弄了把猎枪嘛,晚上你跟着来就知道了。”

两人正聊着热闹,时小子看到河道里有人影,忙说道:“有人来了!”

段兴转头一看,二东正跟两个狗腿子正往这走,“那我先藏起来了。”说完便灵敏地上了河堤。

时小子不动声色,继续若无其事地嚼着斑鸠肉。

二东三个人走到这边,看到时小子先是一愣,然后嘀咕了一阵子,看那意思是打算找时小子麻烦。

然后就见二东走上前说:“哟,你们看这是谁啊,不是驴小子嘛,这驴不是都吃草的嘛,怎么还吃起肉了?”

“二东,驴才不吃草呢,驴吃的是屎。”

“是嘛?原来驴是吃屎的,我还以为是吃草呢,哈哈哈。”

三人在一旁大笑。

时小子抬起眼睛一瞪:“找揍呢是吧,骂谁呢?”

他跟二东打小不对付,没少打架。二东打小学武,一开始时小子打不过,可是打得多了,二东就就打不过他了。

时小子在村里不讨喜,神憎鬼厌的,所以经常和人打架,打得经验足了,就慢慢地没有打得过他的了。除了段兴,和他这般年纪的已经没人了,是屯里名副其实的打架王。

二东也不惧,眼睛直接瞪回去,撅着下巴说道:“骂我狗儿子呢!”

时小子把手里没吃完的斑鸠肉往地上一摔,站起身来,“怎么着,想干架?”别看二东那边三个人,他一点都不惧。

“你放心,老子不占你便宜,我一个人就撂翻你!”

“就你?”时小子嗤笑地看着他。

>>>点此阅读《山神诡谈》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