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下山后,她把病娇大佬给治好了》彩云间_最新章节目录,季初夏,谢谢大师_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下山后,她把病娇大佬给治好了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彩云间

简介:(玄学+病娇+团宠+双强)传说,季家有个小女儿难养活,三岁就被送去山上修道,传说,季家这丫头十八岁下山,竟把病秧子的凌家大少治好了。一时之间,季家门庭若市,有的来找她治病,有的来找她看风水,有的来找她算命……而那位凌家大少,把碍眼货全部赶走,堵在她门口每天报道。季初夏皱眉:“你现在五行不缺,身强体壮财运好,还来求什么?”病娇大佬微微一笑:“我来求亲!”

角色:季初夏,谢谢大师

下山后,她把病娇大佬给治好了

《下山后,她把病娇大佬给治好了》第1章 高手下山免费阅读

临海市。

中元节刚刚结束,市区里的步行街边变得热闹非凡,不少小摊贩都开始守在街边,叫卖东西。

季初夏第一次下山,就碰到这样热闹的情形,忍不住好奇地张望了几眼。

“哥,你先回去吧,我要看看……”季初夏随口打发了开车接自己的大哥季云哲,就来到了这些小摊贩前,发现有一个地方围满了人,也不免走了过去。

只见被人群包围在正中心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留着胡须,身着一袭长衫,坐在矮凳上,旁边支着一个架子,上面醒目地写着两个字——神算诸葛!

摆在他面前的纸板上,更是清楚地介绍,卜卦,算命,求财,消灾解难样样在行……

“算命消灾,不准不要钱……”

他一边抚着胡须说着,一边打量着面前围观的众人,将手中一道黄符递给站在自己最跟前的女人。

“你回去把这张黄符纸放在你丈夫口袋里,保准你丈夫回心转意,甩掉小三……”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女人慌不迭地接过这张符纸,然后扫码付了钱走了。

“大师,大师,你真是我全家救命恩人,自从拿了你给的平安保命符,我丈夫的怪病也好了,我的工资也涨了……”

又一个中年妇人穿过人群,来到这位自称诸葛神算的男人面前,不断地握住他的手道谢。

围观的众人见状,不免越发心动,纷纷开口道:“大师,你这么厉害,能不能帮我算算姻缘……”

“大师,给我一个求财符吧,多少钱我都要!”

季初夏见状,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之前在武当山上,她跟着师父见过不少厉害的大师,可是这样胡诌的倒是头一次见!

她正想上前戳穿,只见那大师抚着胡须,突然兴奋地站了起来,目光也看向不远处,眸中精光闪烁。

季初夏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司机小跑着打开车门,而一个身着笔挺西装的年轻男人,也在这时缓缓下了车。

“这位老板,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期有祸事发生,不宜出行啊……”那大师穿过人群,直接叫住了从车上下来的年轻男人,煞有介事地说道。

跟在年轻男人身边的司机,立刻不悦地呵斥道:“混账,我们凌少怎么可能有祸事?!”

年轻的男人也微微抿唇,拳头抵在唇边低咳了一声,目光沉沉地看向来人,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犀利如炬。

“我这里有一张平安保命符,你只要随身携带,保准度过这一劫……”那大师讪笑了一声,壮着胆子对他认准的目标,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说。

季初夏摇摇头,实在是不想看这个骗子大师继续骗下去,走上前去冷冷开口道:“他面相无误,出行不会有任何问题,面色不佳只是因为身体不适,而不是什么印堂发黑,你自称神算,为了兜售你的虚假黄符,简直是满口谎言!”

年轻的男人原本有些厌烦,准备掉头就走,突然听到季初夏这话,双眸微眯,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唇角微微上扬,目光里多了几分玩味。

那大师脸色瞬时变了,狠狠地瞪了季初夏一眼,见她一脸稚嫩,而且穿着简单,皱眉呵斥道:“哪来的小丫头,在这里胡言乱语,给我滚开,别妨碍本大师算命!”

“你算哪门子大师?”季初夏嗤然冷笑,指着他的招牌反问道:“诸葛神算么?”

“你,我是师承白云观清云道长,我是他的首席关门弟子,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有什么资格质疑我,快滚快滚……”

那大师摆摆手,跟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同伙把她带走。

“可不巧了,我师父和白云观关系甚好,那里可没有什么清云道长!”

季初夏说到这里,随手拿起他的一张黄符,指着上面的符文图案冷笑道:“再者,你这个符箓,连方向都画反了,简直是画的一塌糊涂,就凭这也想在外面到处骗钱!”

“胡说,你凭什么证明我的是错的?!”那大师开始心虚起来,却不甘心被一个小丫头戳穿,故作色厉内荏地反驳。

“直接请白云观道长出来就行了……”季初夏耸耸肩,毫不客气地说道:“你这骗子,不只胡编乱造,还让人跟你打配合演戏,把你骗的钱都交出来!”

季初夏说完这话,指着旁边想把她带走的同伙,直接戳穿了他们。

围观的众人也抬眸看去,果然发现被这小丫头戳穿的人,竟是刚才说这位神算大师非常厉害的女客人,现在被发现,正打算溜走!

“好啊,这人想溜,他们真的是合伙做笼子骗钱,快把他们抓住,还钱——”有看客这么喊了一句。

周围一群人也忙点头附和:“对,大骗子,还有同伙,还钱!”

一群人瞬时将自称大师的骗子团伙包围,把他的摊子也直接砸烂。

季初夏冷眼旁观,只觉得那个骗子被打也是活该,随意看了两眼就收回视线。

“多谢——”年轻的男人又低咳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目光深深地看了面前的小丫头一眼。

季初夏对上他带着红血丝的眼眸,摇摇头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见他转身要走,忙抓住他的手腕道:“等等——”

“还有事?!”他转过身看着季初夏,波澜不惊地问道。

“你的身体……有问题!”季初夏不好意思直接说他有病,只能委婉地说道。

男人眉梢微挑,似笑非笑地反问道:“怎么,你也想给我开一道符,帮我辟祸?!”

不等季初夏回答,男人脸上的表情就冷了下来,沉声说道:“你知道,我一向厌恶这些自以为是可以算命的骗子!”

他转过身大步地走开,徒留一道宽厚的背影,季初夏哭笑不得,摇摇头低叹了一声。

刚才握住他手腕那一刻,她从他的脉搏就察觉到,他是真的有病,不是骗他的啊!

季初夏无奈地耸耸肩,又被大哥季云哲找到,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就一起离开了这条步行街,却不知,刚才那个年轻男人的目光,一直透过车窗,静静地注视着她离开的身影。

“凌少?”前排的司机恭敬地问道。

“你去调查一下,看看这丫头什么来历!”车上的男人低低咳嗽了一声,抚着自己的大拇指,语气淡淡地说道。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