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太子殿下:王妃让你给儿子换尿布》花倾_最新章节目录,叶澜珊,道因_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太子殿下:王妃让你给儿子换尿布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花倾

简介:她本是嫡女,父亲却宠妾灭妻,上一世,她被自己的夫君与姐姐陷害,亲眼目睹孩子流出自己的体外,害他之人青云直上坐上皇帝,而她含恨而终。再睁眼,叶澜珊重生了,前世的夫君,你不是为了皇位可以不择手段吗?这辈子你再怎么算计也只会与皇位无缘!世人都传太子毁容之后如何阴冷毒辣,怎么感觉她碰到了假太子?男子:“你这样看着我,是不是想勾引本太子?”叶澜珊瞠目:“太子殿下误会了。”“那本太子让你勾引,你要不要继续?”

角色:叶澜珊,道因

太子殿下:王妃让你给儿子换尿布

《太子殿下:王妃让你给儿子换尿布》第001章 回府免费阅读

天辰朝帝都,盛京。

马车内,女子正闭目暇思,散披的长发间露出一张清丽的脸,黑而细的眉似乌沉若羽,皮肤有些偏黄,显然是营养不良所致,而在她周旁侍候的丫鬟如冰雕一般毫无表情。

“到地方了吗?”假寐的女子开口,声音里似乎有些不耐烦。

轻灵闻声,撩开帘子看了一眼街上,回道:“到前门街了!”

前门街。

盛京最为繁华热闹的地方,道路两旁全部都是商贩。

而她,差点早已经忘记了这个地方。看似这繁花似锦的表面,谁又知道这阴谋之下的暗流凶猛。

前世,她一心想要回到这里,期盼着父亲能够顾念在父女的情分将她接回,等到真正那一日来临,原来不过是噩梦的开始罢了。

亲眼目睹母亲惨死,而她却毫不知情,原以为嫁给一个良人,却不想那人早已和她暗度陈仓。

亲眼看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从身下流出,化为一滩血水,而那人却只是冷眼看着,偎依在她怀里的女子嘴里说着好怕,眼底的目光却是如蛇蝎一般扫在她身上将她腐蚀。

男子拂袖而去,只留下她们所谓的“姐妹一场”。

“妹妹,我和王爷琴瑟和鸣,定不会辜负了你的成全,只是你……却落得个“破鞋”的名声。”

所谓偷人,不过是一种借机杀人的手段罢了!

苍天不负她,她终于回来了。

她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负她害她之人。

曾经,那些欺凌他们母女的人,她定会加倍奉还。

车轮粼粼滚过的声音伴着马匹的嘶叫,车子在随着车夫一声“吁”停下,轻灵在旁起身侍候,提醒道:“小姐,该下车了!”

“终于到了!”叶澜珊睁开眼帘,所有的情绪已掩藏起来。

撩起车帘一角,叶澜珊起身缓步下车,刺目的阳光晃得她畏缩了一下,一时适应不了光明,便用手去挡。

“去去去,什么闲杂人等也敢在此停车!”门口的奴仆见下车之人穿着素雅,非权非贵,面露鄙夷驱赶道,“赶紧速速离去。”

车夫从未见过这么大的仗势,吓得身子一缩,目光怯弱,轻灵上前一步,道:“小姐为国祈福奉旨回府吊唁,让开。”

小姐?

奴仆狐疑的目光看向叶澜珊,听长者们说国相府是有位二小姐一直在释慧庵为国祈福。

只见她穿着平常,虽没有华冠丽服模样却长得极为好看,尤其一双眸子更似水光琉璃般波光粼粼,只是看着她那弱不禁风的样子,好似一阵风就被吹跑了似的。

奴仆微微蹙眉。

“看什么看!”轻灵高声道,“你一个狗奴才,小姐回府还不快点让开。”。

那奴仆何时受过这等气,虽说他不是家生的奴才,可国相府不是家生奴才在外都要被人敬上三分,今日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辱骂。

刚想上嘴,只见一名管事的从里面出来,语气肃严,凌道:“什么事在这大呼小叫的,没眼色的东西,没由得让前来的客人笑话!”

那奴仆叫屈,道:“秦管家,不是小的没眼色,实在是有人在门前放肆!”

“趁早打了出去,还磨蹭什么,难不成惊动了来往的客人!”秦管家看也不看,问也不问,只听那人一言便下了结论,可见这些人平日里仗势惯了的。

“祖父逝世,圣上怜我为苍生祈福功在社稷,特下旨回府拜祭!”叶澜珊脸色有些难过,嘴上,道,“想必秦管家觉得咱们相府的门槛要比皇上的圣旨高了去了,那我只好在门口磕头拜祭原路返回了。”

圣旨已下,天下皆知,岂是一个小小总管可违背的。

亲管家闻声,目光讶异,惶恐却敬意不足,道:“奴才不敢,恕奴才眼拙没有认出二小姐…….”

“劳秦管家还记得我!”叶澜珊忍不住叹了一声,神情让人摸不着头脑,“澜珊可是一眼就认出了秦管家,这威严真是不减当年啊。”

“我等奉命保护好相府的安全,对于出入相府的人员要时刻警醒,还望二小姐恕罪。”

“秦管家尽心尽责,我又怎么会怪罪呢!”叶澜珊一脸感激,轻咳了几声,道,“我还得感激秦管家派马车去接我呢,紧赶慢赶就怕误了祖父的丧事。!”

轻灵很有眼色的上前扶住,翻了一眼,抱怨道:“小姐还说呢,这噘嘴的畜生跑得比裹脚的老太太都慢,坐的人骨头都散架了,小姐身子向来弱,哪经得起这番颠簸。”

叶澜珊低声喝道,“秦管家在相府劳苦功高,岂是你个小丫头可以议论的。”

轻灵嘀咕道:“奴婢说的都是事实……”

秦管家脸色微变,躬身道:“因老太爷的丧事,所有的大车小辆都做了安排,只好委屈二小姐了。既然二小姐回来了,我现在就去禀告夫人!”

他不自称奴才,而是“我”。

与他而言,眼前不过就是一个不受宠的小姐,还不如一个得宠的丫头。

“秦管家话说错了。“

秦管家微诧异:“不知哪里错了?”

”什么时候主人回家需要请示了?”叶澜珊看了他一眼,有些为难道,“况且……我是奉旨回府,若秦管家再去请示母亲,那不就等于告诉外人母亲的威严比皇家威严还要大上许多?这府邸人来人往,人多口杂,难道秦管家要给相府冠盖上这抗旨不尊的罪名?”

秦管家咬了咬牙,道:“老奴不敢。”

“那我那我就先去拜祭祖父了,秦管家继续看好相府的大门。”

秦管家眼前微晃,微微锁眉,眼底黯然,看着已越过他身旁的女子,恍如记得以前的二小姐是个嚣张跋扈毫无头脑的废物,此刻,似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叶澜珊入了园门,曲槛雕栏,亭台廊榭伴随着花木扶疏,一旁的假山上更是巧夺天工,那青翠的苔藓在这个季节竟然还幽绿,那浅浅的小细流也不知从何处而来,落在石缝间偶迸出一两滴水花。

所经过之处全是白漫漫人来人往,奴仆不论男女腰际统一着孝,只是看着这样一个穿着寒酸的女子走过,莫不过要窃窃私语一番,被人打量几眼。

踏仙阁院外许多小厮垂手侍候着烧纸,族中的诸人在厅内守坐。

看着那些曾经让她们母女受尽苦辱的所谓亲人,嘴角轻轻勾起了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她这次回来,定会将曾经那些屈她、辱她的那些人,一一让他们加倍的偿还。

只随着听一棒锣鸣,大厅内所有人的视线朝着由远及近慢慢走来的女子,那容颜渐渐的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此女子穿着朴素,脸色有些蜡黄,就连走路都被丫鬟搀扶着,似乎很是柔弱。

众人还不及反应她是谁,只见女子入得厅内登时跪倒在灵柩前,那眼泪恰似断线之珠,滚落下来,哭的好不不伤心。

“祖父啊,孙女回来了!”

“祖父,孙女不想再归来时却是与您阴阳两隔啊。”

一声声,一句句,声泪俱下,好不怜惜。

在众人狐疑的眼光中,叶澜珊呜呜掩面间辣椒面悄然间收回袖中,唇角扬起诡异弧度,一擦,一抹,简直是一入候门的必备良药!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