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许洪,云敬松《我,就是那个二世祖》全文免费阅读,许洪,云敬松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我,就是那个二世祖

小说:历史-金手指

作者:小葫芦僧

简介:别人救人有好报,我救人坠山崖。
二十一世纪码农云破军因救人坠入山崖,被自己的手机穿越到另一时空里一片名叫圣泽的大陆,成为永安侯的二世子。
什么,你说我败家?我不光败家,还能挣钱,你说我纨绔?我不光纨绔,还有才华。
浮夸听过没?没听过还敢跟我比唱词。
大染坊看过没?没看过还想跟我玩倾销。
手机在手,天下我有。
且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玩转这个架空的古代世界,建功立业,赢得美人芳心。

角色:许洪,云敬松

我,就是那个二世祖

《我,就是那个二世祖》第2章 昨天有的未婚妻免费阅读

用了一天时间,云破军总算把那个倒霉蛋的记忆全都融合了。

晚上管家卢景进来告诉他刚接到京城传来的消息,明日云家主宅会派一位长老过来探望他。

那些老顽固会关心我?

云破军一阵纳闷,毕竟他的名声摆在那,主宅的长老们曾经不止一次要把他逐出云家,要不是他大哥三番五次的求情,恐怕他早就从族谱中除名了。

“算了,不想这些了,上辈子我活的太憋屈了,好不容易爬个山还碰上有人跳崖自杀,你说你自杀还不找个没人的地方,害得我为了救人自己从山上掉下去。不过穿越到这种富贵家族也算我好人有好报,以后我要好好享受有钱人过的日子。”云破军心中暗忖。

吃过早饭后,他穿上外衫,手拿一把画着牡丹图的折扇,带着两个家丁出了府。

鄙视的看了一眼扇子上的画后,他撇了撇嘴道:“真俗…不过适合我。”

主仆三人来到镇中坊市(市场)的云氏酒坊,迎面一股酒糟的酸臭味,差点把他熏了一个跟头。

酒坊管事的待要请他进去,他忙摆着一只手,另一只手捂着鼻子转身就走,嘴里骂道:“这他娘酿出的东西人还能喝?”

家丁见他骂街,忙在旁边解释:“少爷,酒糟都是这个味儿,咱们去卖酒的酒庄就好了。”

说着,三个人来到离此不远的酒庄,一进门,酒庄的掌柜就从柜台里迎了出来:“二少爷来啦,快快请坐。”

云破军拉着脸,看了看掌柜的问:“这个月生意怎么样?”

“回禀少爷,这个月生意尚可,账面上盈余刨除庄内花销和工人的月钱,有四百多两银子。”

“嗯,把挣的银子统统给我拿来。”云破军背着手道。

“这…恐怕不合规矩吧?”掌柜的一脸为难。

“废什么话,让你拿来就给我拿来,少爷我有用。”云破军眼睛一瞪。

掌柜的见他生气,忙到柜上拿了几张银票递给了他。

“这还差不多。”云破军接过银票,头也不回转身就往外走。

如此这般,一上午他带着两个家丁走了五六处家族产业,共拿走了两千多两银子。

最后三人来到了云氏布行的门口,布行掌柜是云家从京城派来的,名叫许洪。

“许掌柜。”还没进门,云破军就看见在门口正襟危坐的许洪,他打了一声招呼。

许洪一见是他,忙吩咐手下的伙计看着铺子,自己带着云破军进了内堂。

云破军叫家丁在外堂等着,跟许洪走了进去。

“少爷,银子带来了吗?”许洪问他。

“带来两千两,够不够?”云破军从怀里掏出了从各处搜刮来的银票,点出了两千两交给许洪,余下的二百两又揣回自己怀内。

“够了,柜面上差了一千八百多两,有了这两千两咱们还有盈余。”许洪长出了一口气。

“记着,明日账房对完账,就把银票给我送过来,这笔钱我还有用。”云破军叮嘱他道。

“记住了少爷,您的大恩许洪没齿难忘。”许洪的声音有些哽咽。

云破军摆摆手,转身出了内堂,带着家丁回了府。

一进府门,卢管家正在门口等他,说长老已经到了,现在正堂等他,让他一回来就赶紧过去。

云破军才不管什么长不长老,他迈着四方步慢悠悠的走到了正堂,一名老者在堂上正中就坐。

他一看正是父亲的三伯,他三爷爷云敬松。

“三爷爷您怎么来了?”云破军嬉皮笑脸的问。

“你还好意思问?”云敬松两眼一瞪,说道:“云家二少爷,喝花酒掉进湖中,被捞上来之后人事不省,连皇帝都知道了,现在京城里满大街都传你是怀内搂着歌伎骨酥肉麻了才失足掉下去的,你呀你,你把你爹的脸都丢尽了。”

“三爷爷,你回去跟我爹说,别理会这些事,那都是谣言。”云破军继续嬉皮笑脸道。

“你…你这个笨蛋,你也不想想,你爹是轻信谣言的人吗,现在京城的局势这么复杂,你爹又是皇上的亲信,这种谣言打的是谁的脸?昨日皇帝还把你父亲召入宫中询问此事呢。”云敬松见他还有脸笑,恨铁不成钢的道。

云破军闻听此言,心想,看来这事不简单呀,居然这么快就传到京城了。

云敬松见他低头不语,以为他下不来台了,便不再苛责他,放缓了声音继续说:“既然事情已经出了,就不要多想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以后在外行事多长个心眼吧。对了,你岳丈家过几日要把你未婚妻给你送过来。”

“未婚妻,我哪来的未婚妻?”云破军一脸纳闷,毕竟他的记忆中根本就没有未婚妻的印象。

云敬松脸上露出些许笑意:“昨天有的,皇上昨日召你父亲入宫,把羿军将军周行(音读heng)的孙女周清荷许配给你做妻子了。你小子这也算因祸得福了。”

“破军,这次皇帝赐婚也算对外界评价的一种回应。周姑娘来了以后你要好好待人家,莫要让人再说闲话了,你爹说等你大嫂过了门,便让你们完婚。”云敬松一脸正色的提醒他。

说完便嘱咐起卢景过两日迎接周清荷事来。

云破军见三爷爷不再理他,便转身往外走去,一边走脑中一边回忆脑中有没有关于周行的印象。

直到晚上,他才猛的一拍大腿道:“是那个老头啊。”

十年前他爷爷云霆伟还活着的时候,周行曾经带着儿子到云府拜访过一次。

当时他和他大哥云从龙也在,记忆中这周行是个身材魁梧的老头,他儿子是个大胖子,满脸坑坑洼洼的疙瘩,长的别提多难看了,只是不知是不是那个周什么荷的父亲。

想到这云破军脑海中出现一张胖嘟嘟满是疙瘩的圆脸,娇滴滴的叫他:“夫君…”

他差点没把今天吃的东西吐出来,心想要真长成这个样子,就想办法先把这个女人送回京城去吧,免得在我眼前碍眼。

>>>点此阅读《我,就是那个二世祖》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