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我,就是那个二世祖》小葫芦僧免费阅读,许洪,詹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我,就是那个二世祖

小说:历史-金手指

作者:小葫芦僧

简介:别人救人有好报,我救人坠山崖。
二十一世纪码农云破军因救人坠入山崖,被自己的手机穿越到另一时空里一片名叫圣泽的大陆,成为永安侯的二世子。
什么,你说我败家?我不光败家,还能挣钱,你说我纨绔?我不光纨绔,还有才华。
浮夸听过没?没听过还敢跟我比唱词。
大染坊看过没?没看过还想跟我玩倾销。
手机在手,天下我有。
且看他如何利用现代知识玩转这个架空的古代世界,建功立业,赢得美人芳心。

角色:许洪,詹穆

我,就是那个二世祖

《我,就是那个二世祖》第3章 祷告我早死免费阅读

次日午后,许洪亲自上门把银票交到了云破军手中。

云破军把银票往怀中一揣,带着他出了宅邸,找到一处僻静的小巷走进去问他:“你仔细跟我说说,这些钱到底是怎么亏的?”

许洪看了看,见四下无人便小声跟他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两个月以前,詹家布行的坯布价格就开始直线下降。

起初许洪并未在意,认为降价或许只是詹家为了拉拢从云家进货的那些零散小布商的一种手段,改变不了大局,毕竟那些大布商都跟云家合作了多年。

但随着价格一降再降,那些合作多年的大布商也开始一个接一个的转到詹家的布行去进货。

许洪此时便有些坐不住了,但他又不知道詹家降价的原因,只能一边派人去打听,一边随着詹家降价,这一降就是一个多月。

半个月之前,许洪终于打听出,詹家是趁着去年与雷国相邻的珩国棉花丰收,囤积了大量原料,起初詹家只是随行就市多赚些银子,不知为何后来突然打起了价格战。

此时再想其他对策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云氏布坊每三个月就要核对一次账务。

所以他便来找云破军,请云破军从云家的其他铺面上借两千两银子来应急。

但前世的那个倒霉鬼心思根本就不在生意上,只推脱要过些日子再说,这一拖就是十天,后来又落水昏迷了三天。

直到他穿越后融合记忆时想起了这件事,一算日子昨天就是最后一天,所以他才会到处去要钱。

听了许洪的话,云破军沉默了半晌,问:“这件事你怎么看?”

许洪这些天也一直在想这件事,他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道:“其实我也觉得纳闷,按理说他们应该像前两个月以前那样随行就市,才能获得最大的利润,现在这样降价,不光我们赔钱,他们也未见得就赚钱,虽然他们的原料便宜,但来回运输也要成本啊。”

云破军又问:“那其地方,詹家的布庄降价了吗?”

“那到没有。”

许洪想了想道:“上个月我还写信给四水镇布坊的何掌柜问过,何掌柜说四水镇的坯布价格一如往年,只是销量有所降低。”

“那就奇怪了,四水镇离这里只有四十多里,为什么那里的坯布价格如常,我们这里却降了这么多呢?按理说詹家要跟云家打价格战,应该多个地方一起发动啊,仅仅一个碧水镇降价根本动摇不了云家布坊的根基,毕竟两家买卖都遍布全国,一个小小的碧水镇根本左右不了大局。”云破军喃喃的道。

思考良久,他始终不得要领,便吩咐许洪:“你先回去吧,我再仔细盘算盘算,这些钱先放在我这里,过些天我有了应对之策再去找你商量。”说完二人一先一后走出了巷子。

许洪走后,云破军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着,脑中想着许洪刚才说的话。

猛然间听得对面传来一阵喧闹之声,他一抬头,见对面一伙穿的五彩斑斓的少年从远处走来。

云破军一看,正是他那帮狐朋狗友们,其中有一人白面薄唇,虽然相貌清秀但印堂发窄,从面相上看就是个虚情假意之辈,正是他怀疑的詹穆。

云破军心想,正好来会会你,看看到底是不是你要害我,便朝那群人招了招手大声喊道:“詹兄,怎么我醒了这么久你也不来看我?”

“是云兄呀,没想到云兄这么快就康复了,真是福大命大啊。小弟我昨日便想去探望你,只怕影响了云兄你的恢复才没到府上。这些天我一直在家中为你祷告,希望你能早日康复,看来老天听到了我心声。”詹穆一见是他,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阴阳怪气的道。

云破军心想,你是祷告希望我早些死吧。

此刻他心中已经有八分把握,那个把他推进河里的人就是詹穆,因为刚才他低头之时,眼神中分明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云破军换上了一副衙内的嘴脸:“不管怎么说詹兄你也是没来看我,怎么着也应该请我去喝酒赔罪才是啊?”

“唉…怎能只喝酒呢。”

詹穆似笑非笑的道:“说来也巧了,今日是幻梦神女留在此地的最后一天,昨日我们领略了神女的风采后觉得意犹未尽,故今日想再去相会。不瞒你说云兄,那幻梦神女跟海澜仙子站在一起真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尤其是她们伴随丝竹之声起舞的时候,真是交相辉映,相得益彰啊。云兄,小弟今日请你去仙怨台赏佳人,饮美酒,以示赔罪如何?”

“不会再掉入水中吧?”云破军夸张的问。

詹穆一听此言愣了片刻,眼中微微流露出一丝慌张的神色,见云破军表情夸张,才知是跟他开玩笑,忙道:“怎么会,仙怨台里只有酒,哪来的水呀。”

看到他的刚才的表情,云破军已经百分之百确定了詹穆就是那个把他推入湖中的人,心中一阵冷笑,好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俩正在这说着,好几个纨绔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连连催促快走,二人见状便抬腿往仙怨台走去。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仙怨台门外,门口的小厮见是他们,知道财神爷来了,忙跪在地上说道:“小的给诸位公子请安了,请给小的个机会伺候诸位。”说罢起身垂手肃立。

他们也不答话,径自往楼内走去,小厮知道这是应允了,忙紧走几步引着众人走进了门内。

一行人来到了正厅,云破军四处张望,只见厅内雕梁画栋布置的十分奢华,十几张桌案从门口一直排到厅内最深处的倌人台跟前,台子两旁是乐师的座位,后面一道楼梯直通二楼倌人的闺房。

此时厅内的桌子已经被占了七七八八,只有倌人台前面的一张桌子还空着,胖老鸨拿着团扇,扭着宽大的屁股四处招呼客人好不热闹。

>>>点此阅读《我,就是那个二世祖》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