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江清衍,宋绛《校霸她认栽了》全文免费阅读,江清衍,宋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校霸她认栽了

小说:现代言情-日常

作者:锦云兮

简介:温和耐心学霸×超拽孤僻校霸。
八卦无数、旷课迟到的宋绛和成绩优异、八面玲珑的江清衍初次见面的第一句话便笑着咒他死亡,从此结仇的他们却是对门邻居。
几番语言与身体的较量后,当目睹她揭开面具崩溃成一个孩子,对立人格的她对他产生了不可言说的致命吸引。
步步为营徐徐诱之,终于彼此信任时,却发现她和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同居了?

角色:江清衍,宋绛

校霸她认栽了

《校霸她认栽了》第2章 厌恶免费阅读

翌日的天幕悬挂着阴云,清晨时落下了些淅淅沥沥的细雨。

大约是冰敷过,宋绛的眼睛没有肿起,却依然含着无神,目光也不复昨日凌厉。

好像还存着昨晚崩溃过的痕迹。

那个大哭的小孩伪装成一个薄情的怪物,为了尊严连悲伤都要体面。

努力七拼八凑迎合这个世界,好让自己在乌泱泱的人群中努力获得一线生机,才能避免避免被撕裂、被吞噬。

短短的早自习,八成时间江清衍都在胡思乱想,他一时间无法面对宋绛,只是将她的名字在舌尖上咀嚼了数十遍。

想到什么时,他兀自笑出声来。

绛,犟。人如其名。

顶着奇怪的目光撑了一个早上的宋绛终于忍无可忍,懒散地掀开眼。

浅色的眸子看起来湿漉漉的,说出来的话甚是匪夷所思,“昨天,你都看到了。”

这话甚是奇怪,饶是江清衍向来敏感都读不懂她的心思,“……确实看到了。”

“那你还想说什么?”嘲讽、挑衅还是嘲笑?

江清衍微微思考片刻,清澈的目光直直撞进她眼底,补充道:“可是你没有错,我又为什么要为难一个受害者。”

“……我?”

宋绛诧异到几乎屏住呼吸,头皮发麻,第一次产生了底线想要缴械投降、丢盔卸甲的预感。

凉意划过脊背,不寒而栗,她忙咬住舌尖,唇角抿起漾出悲凉。

朋友说要想想自己的问题,那个女人说苍蝇不叮无缝蛋,所谓弟弟说一个巴掌拍不响,爸爸也说清者自清。

不是你的错。第一次听到这句梦寐以求的肯定,从一个没什么好感的陌生同学口中。

江清衍心中闪过什么,蹙眉道:“你的观点有些封建……”

宋绛心中吃瘪,只能抬眼用眼神与他对视。

她没有用力瞪眼,锋利的目光却像扎进雪地的细高鞋跟,带着戏谑与威胁缓缓刺过。

被划伤的人吃痛,有一瞬间竟看穿了她眼底摇曳着细微的脆弱。思绪还残存着尴尬,但江清衍没有退避,直直回视,二人视线交缠,空气中升起丝丝缕缕火药气息。

战况愈演愈烈。

“叫什么名字,大早上在这里深情对视?”

老师沉沉的声音有如一道惊雷,不轻不重恰恰震在耳边。

两人一愣,皆是慌张地匆匆移开目光,又后知后觉这般反应更为暧昧,仿佛被抓包的情侣。

甚至江清衍没想到向老师解释,只觉得耳朵有些发烫,他不自在地揉了两下。

反倒是宋绛很快反应过来,“我叫宋绛,我们在相互背书。”

老师自然知道这显然是在掩饰什么,冷哼道:“是吗,背给我听听看。”

这是故意的,江清衍出神地想。

此人正是第一周早自习管班的语文张老师,知道宋绛第一天没有上课,更是对宋绛这个名字印象甚差,才试探她的。

沉思片刻,他蹙眉想开口认错,却听见宋绛缓缓开口。

她慵懒的声音咬字清晰,断句自然,语调微微起伏,情绪恰到好处。

连带着作者信息和出自何处,她完整流畅地背了下来。

一诗尽,二人皆是停滞片刻,后流露出惊艳与意外的神色。

她耸肩示意,老师忙点头认可,尴尬地走了。

宋绛扭头见这人对着自己愣神,眉眼弯弯嗤笑道:“你还看?再被逮着,下一篇我可不会背。”

这声嗔怪尾音略有些上挑,第一次听她开玩笑,江清衍有些意外,一双狭长的柳叶眼亮晶晶。

宋绛见这人好像听不懂人话,被这样柔软又……慈爱的目光盯得难受,干脆直接不理他了,趴在桌子上休息。

不久,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

也不知道昨晚最后她一个人发泄了多久,江清衍见状明白她还是没休息好,便不自主连翻页的动作都轻拿慢放,生怕将人惊醒。最终他权衡许久,干脆直接停止了动作。

但漫长的自习时间中也总得有事做,于是在安静的氛围中,江清衍不自主开始细细观察她朝向自己的睡颜——

睡着的宋绛不知道在想什么,垂下的睫羽扫下一片阴影,竟是意外的乖巧。

一开始她的睡眠很浅,时不时挠挠脸抓抓头发。

再后来她似乎梦到了不太好的东西,秀眉紧蹙,睫毛轻轻颤动,从嗓子眼里溢出不舒服的轻哼。

江清衍不自主担忧起来,不知自己能做些什么,于是试探着轻扶住她的手。那只冰凉的手有些发颤,无意识地反手紧紧攥住这方温暖的浮木。

良久,宋绛的眉心慢慢舒展开,呼吸重新均匀起来,江清衍也讪讪抽回手,耳尖发烫。

光线从窗子照进来,投在宋绛深邃的五官上分外漂亮。

高挺的鼻尖与饱满的额头皆出了层薄汗,有时汇聚成水珠从清晰的下颌线滴落,偶尔无意识伸出舌尖湿润干燥的唇瓣。

顿时江清衍觉得自己嗓子眼也蔓延出一阵燥热,忙仰头咕噜咕噜喝水,直到压抑下来心头的异动,才悠悠继续自己的的观察。

窗口透进的微风拂过她有些自然卷的发丝,以及暴露在柔光下浅色的瞳孔……瞳孔?

江清衍猛地收回目光,脸颊发烫。

不知何时,宋绛的小憩被他的注视打断。

没有女孩发现自己被人偷看时会有的所谓羞耻,反而面无表情用眼神对他进行审判。

莫名心虚地江清衍垂下眸,瞬间有一种被洞悉一切的感觉。

好在最终她没有过于在意,只是轻问道:“看得这么入迷,在想什么?”

江清衍如释重负,心中尚存了些不好意思,跟明白人就不用多费力气,“在想我可能该说些什么——比如说,你好,请多指教?”

雨停了,躲在云雾后暖光钻出来,亲吻着少年青涩的轮廓,镀上温暖的金色。

江清衍朝她伸出手。

一秒,两秒。

悬在空中的手无人握住,江清衍慢慢收起笑意,想不通自己的主动示好哪里有问题,亦或是之前曾做错了什么。

即使之前有些小摩擦,总不至于结仇吧!

许久,宋绛有些漫不经心,只点点头,敷衍地勾起嘴角示意。

旋即,她收敛笑意,沉默着靠近他。

江清衍看见那张逐渐向他放大也挑不出瑕疵的脸,心跳一滞。

当他甚至嗅到了一缕来自那人身上清冽淡雅的冷调幽香,他开始四肢僵硬。

直到他可以看清她脸颊细小的绒毛,他终于如梦初醒想要将人推开,她只意味深长地低低笑着,转移目标,他只感受到温热的吐息喷洒在自己发烫的耳廓。

“我真的很好奇,你觉得我是怎么看你的,江清衍?”宋绛贴在他耳畔轻言。

自己的名字被揉进笑意和疑惑,江清衍觉得脑袋开始晕沉。

好在宋绛言罢便回到安全距离,他清清嗓,正声道歉:“从前多有误会,对不起。”

宋绛连连摇头,江清衍只以为那张薄唇要吐出那些听惯的恭维话。

然而她语气清冷疏离,正午的大太阳让空气都闷热不已,她戏谑的眼底却带着入骨的寒气。

“同学,这可不是误会,我是真的很讨厌你。”

转眼到了末尾,最后一节是体育课。

江清衍体能一般,便没有去跟着打篮球,只是跟着体育老师帮忙搬器械。

体育老师姓贾,是个总是笑眯眯很友善,有点碎嘴子的东北壮汉。

贾老师有些自来熟,和仍然拘谨的江清衍一见如故,不停搭话, “挺高啊小兄弟,得17岁了吧,生日几号?”

“六月二十一的。”江清衍随口答道。

贾老师若有所思,随手在手机上打了些什么。

正打算询问为什么记录这些,感受到身边的贾老师倏然身形一顿,他向前奔跑几步大笑着跳起来招招手。

江清衍顺着他视线的焦点看去,是宋绛。

贾老师和校霸有接触……

想到早晨的那些不愉快,他便沉默着没有打招呼。

“姐姐!今天不打球吗!”

江清衍看到宋绛精致的五官抽搐着扭曲了。

高大壮实的贾老师在雄厚的声音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叫她姐姐,这不是让人琢磨吗!

宋绛匆匆逃离现场,隐约可见她从裤兜抽出了什么。静默片刻,贾老师绑在护腕的手机震了两震。

江清衍:“噗。”

“是宋绛吧。”大约是看到这么臭屁的校霸也吃了瘪,江清衍那些不爽在转瞬间消逝,眉眼皆沾染了笑意。

贾老师颔首,也狂笑着回道:“可不咋的,这欠儿登,还骂我!嘿,你小子知道她名字,和她一个班吧?”

轻笑着默认,江清衍问道:“您和她认识啊。”

“可不咋的,要说认识,我和她爸是老相识啊!”贾老师絮叨着,脸上闪过惋惜和伤感,“也不知道老宋这家伙怎么样了……”

江清衍的心中恍然闪过什么,他想深思,却没有捉到,便顺着话说:“她父亲怎么了?”

“唉……”贾老师低声应答,“糖尿病。”

——同学,真的要吃糖吗。

他心中一道恍然大悟的清明与下课铃重合。

或许宋绛不是刻薄的人,或许她对糖这么敏感只是因为父亲有严重的糖尿病。

而他根本对她没有什么接触就凭一场误会和流言蜚语轻易给她打上了标签。

骤然间,江清衍只觉得心神剧烈震着,他深深鞠躬,匆匆道了声谢谢便留下一脸茫然的贾老师飞身朝教学楼奔去。

转眼来到教室前,他却脚步渐停,满心疑惑接踵而至,他现在去是要说什么。

他想为自己的先入为主的判断和误解冲动道歉,想谢谢她告诫自己,想告诉她糖尿病不是吃糖就会得的,想安慰她糖尿病是可以控制的。

她真的需要吗?需要他所谓的怜悯?

何况宋绛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

江清衍垂下眼眸,只觉得自己自大至极。

在乌泱泱的人群中,挤进一个身着松垮蓝白校服的少年。

竟然是同一班车,没想到提早离开也还是碰上了这个人,宋绛心中叹气。

她本能地对这位有过几面之缘的同学——江清衍产生抗拒,他是一个即使在人海中也能被她一眼看到的特殊存在,她既不自主靠近,然而求生欲在心中拉响警戒,她本能觉得危险,自行退远。

如今闹得这般不愉快,她更是不愿意直面他。

“好巧。”江清衍也有些意外,心中百感交集一时间只挤出两字。

这话落在宋绛耳中却是讽刺之意,她默默颔首。

一阵沉默一直保持到终点站,两人面面相觑一起下了车。

然后走进同一个小区,走进同一幢楼的电梯只按了一个楼层。

终于走向了相对的门,他们相视一眼,默默无言走进了各自家门。

……宋绛的刚搬来的新邻居就是江清衍。

怪不得,她昨晚会在这里。江清衍心说。

轻轻关上大门,江清衍靠在墙板缓和了许久,将杂念连同那人赶出思绪,才开始写作业。

他写作业一向专心,于是再抬头已经是两个小时后。

看看天色,江清衍边揉眼睛边翻出了手机点外卖。

小区的业主群今天很热闹,左右还在等晚饭,他便顺手点开翻了起来。

随着将聊天记录的内容默默尽收眼底,他嘴角微弱的弧度一点一点回落。

[你们知道吗,昨天702的那个爷爷去世了……]

[卧槽?那个经常喂流浪猫的爷爷吗?]

[对!他还帮我看过孩子!糖尿病走了,唉,他家孩子还是个中学生啊。]

[好可惜……他真的是我见过最和蔼的老人……]

……

良久,江清衍觉得自己划动屏幕的指尖都在发颤,他哽住的喉咙使呼吸都变得艰难无比。

原来如此。

702,糖尿病,中学生。

为什么反感他吃糖,为什么红了眼,为什么一整天脾气都这么臭,为什么旷课,为什么没写作业,为什么迟到。

他先前觉得奇怪的那些疑惑纷纷清晰起来。

江清衍缓缓站直,沉默着垂下头,默哀十分钟。

走好。

电话那头听完简述,江清衍的表姐苏澈风一言不发,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是不是讨厌你,你很在意吗?”苏澈风一针见血道。

江清衍摇头,长长叹气。

他其实是豁达的,是否能交好只是缘分问题,更没必要纠结宋绛对自己的看法。

然而从他走进那个楼梯间开始,宋绛像一桩滚烫的宿命,直直闯进他一成不变的生活里。

“小风子,是代价吗。”江清衍仰头,有些惆怅地垂眸。

每当闭眼时,脑海中就自然地浮现,那双薄红的眼、颤抖的肩,倔强的笑颜。

让他每一滴血液都沸腾着想要抚平那些阴郁。

“……实话说你以前就够分裂了,”苏澈风翻了个白眼,“现在的程度来看,如果不是真的需要去看看精神科,就是……”

就是坠入爱河了!少年!

还没等她说完,江清衍顿然开窍,便下定决心一般,“你说得对,那我先去挂号了。”

苏澈风:……

月老给用钢筋打得死结都被你掰折了吧!

>>>点此阅读《校霸她认栽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