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我才是版本答案》远画眉山_最新章节目录,阿尔姆,纪延椿_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才是版本答案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远画眉山

简介:纪延椿,这个姑娘有颜值有背景有家世,怎么着也没人想到,这个白富美会去打职业比赛。而且不只是简简单单地参与,而是实打实冲着总冠军去的。“这个角色强势,职业比赛都在用;那个角色辣鸡,根本拿不出手。”对延椿来说,没有什么强势和不强势,她拿出一手出场率极低的角色完美拿下四抓。什么叫版本强势?还说什么这是逆版本而行,不好意思姐就是版本答案。有些情节改编自现实比赛,需要有一点游戏基础看起来才容易。

角色:阿尔姆,纪延椿

我才是版本答案

《我才是版本答案》第1章 赌约免费阅读

“难喽,现在的节奏在星阁手上。”

“就是,这局不出意外,星阁肯定能赢。”

“但我觉得晚秋还有机会。”

“拉倒吧,这么下去就是个四跑的局。”

众人在网吧的公屏前围了一圈,滔滔不绝地讨论起《灵魂墓碑》的职业比赛。

而坐在公屏一旁的纪延椿显然对比赛不感兴趣。她不停敲着键盘,聚精会神盯着屏幕。

屏幕上,音乐方块随着劲爆的音乐而来。来网吧打音游的人屈指可数。这之中,延椿算一个。

“碰!”

一只手扯下她的耳机。因为力气过大,甚至将她的发圈扯了下来。

“纪延椿,你能耐了。”这绝对是延椿最不愿意听见的声音。

披散下来的长发挡住了回望的眼神,但延椿知道来的人是谁。

她暗骂一句,不满地说道:“姐,暑假来网吧都不行吗?”

“你个未成年还敢来网吧,看我不打断你的腿。”纪追早一把提住延椿的后领。延椿的身体一下子就从电脑桌抽离而出。

屏幕上,炫彩的音乐方块划过初始线,整个画面开始变黑。

艹,游戏!

延椿顽强伸出手,用指尖艰难按动键盘。但为时已晚,“失败”两个字出现在屏幕上。

看着黑下来的屏幕,延椿眼里的光也熄灭了。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着她冲击榜单的时候来,延椿长叹一口气。

“姐,这可是世界榜单。”要是没有追早的打扰,说不准她这会儿已经把榜单打穿了。

追早加大了力度,直接将延椿从电脑桌前拉出来,“还世界榜单,你怎么不看看你的年级榜单呢?”

延椿一扬肩,摆脱了追早。

她自认为没有什么学习天赋。每当她面对学习,脑子都是一团乱。反观游戏,无论是策略游戏还是休闲游戏,她都能得心应手。

追早再次捉住她的后领,还想要教训延椿时,公屏前传来一阵评论声。

“我就知道,星阁这局稳了。”

“还好我没投错战队。”

“这个MTR就是逊啦。”

“MTR支愣起来啊,我可押了不少灵魂镜片啊。”

“没关系,还有机会,MTR加油!”

两极化的评论在一场游戏面前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就是《灵魂墓碑》的夏季赛总决赛。

星阁对阵MTR。

第一大场双方积分打平。

第二大场,由于上半场MTR破墓者失利,压力给到了下半场的守墓人——晚秋。

晚秋在强压下尽力抓住了星阁两人,就这样下半场勉强打成了平手。

但上半场MTR被四抓,使得星阁第二大场积分领先。

追早显然被人群环绕的公屏吸引了。被她捉着的延椿观察时机,直接脱离她的手。

“姐,作为一个千万粉丝的大主播,你怎么看?”延椿撞了撞追早的身体。

“比赛开始前,我看好的是MTR,但今天MTR的破墓四人显然没在状态。”追早紧紧盯着屏幕。

落霞庄园这张地图,MTR再熟悉不过了。讲实话联盟没一支队伍,能比得过MTR在落霞庄园的统治力。

但MTR的破墓四人输得一塌糊涂,星阁的守墓人闻征狠狠教训了他们一通。

什么统治力,在实力面前都是狗屁。

哪怕再熟悉地图,没有状态就是白搭。

“就这个状态,MTR要没。”追早皱了皱眉。

听到追早的话,延椿将视线放到公屏上。

一张帅气清冷的面孔从镜头前晃过,他冰冷的眼神印刻在公屏上。就这一眼,公屏前大家的讨论声一下子就小了。

就这一眼,延椿心动了。

她抓住追早的肩,“这个是谁?好帅啊。”

追早撇开她的手,“放尊重点,这位就是世界榜单第一的守墓人——晚秋。”

原来是榜单第一啊。

“不会吧,你打了那么久,竟然不知道榜一是谁?”追早将视线移回到延椿身上。

她摇了摇头,“我对灵碑的榜单不感兴趣。”

“是是是,”追早点了点头。“你就惦记着你的阿尔姆。”

纪延椿这厮只对音游阿尔姆的世界榜单感兴趣。

“也就你们争争世界榜单。像我,百名开外,逍遥自在。”她摊了摊手。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灵碑有职业比赛。”她看了看公屏。

追早歪头,满脸笑意问道:“你多久没玩灵碑了?”

延椿笑嘻嘻地说:“自从阿尔姆出了世界榜单,我就没玩了。”

在延椿心目中阿尔姆的地位高于灵魂墓碑。

“既然那些人都下注了,那我们也来搞个竞猜吧。”追早眯眼笑。

延椿一下子就来了兴趣,“那我押那个晚秋,我赌他下一场四杀。”

“要是他赢不了呢?”追早反问道。

“我输了,就毫无怨言跟着你回去。”延椿机灵一笑,“反之,我赢了,你就包庇我在网吧打游戏。”

“好,成交。”两人碰了碰手,算是立下了个约定。

这算不上是个正常的竞猜,因为所有玩家都清楚,职业赛中四抓的概率很小。

需要完美的节奏和绝不失误的操作,才可能拿下四抓。

“你为什么如此笃定他能四抓?”

在昏暗的网吧中,公屏的光微微照亮她的脸。她淡淡笑着,眼中带光说道:“因为他帅。”

就这?这算什么狗屁理由。

追早再次揪住她的后领,“浪费时间,走了。”

“你就看看嘛,这可是总决赛啊。”延椿抓住电竞椅,死活不松手。

确实,今天追早本该在家中给粉丝直播总决赛赛况的。

但延椿跑去网吧打游戏,显然打乱了追早的计划,迫使她不得不放下直播总决赛,亲自来网吧找人。

而且延椿够聪明。她没有在家附近的网吧打游戏,而是跑到五公里外的网吧。

追早花了不少精力最终才找到她。

追早不应该与她打赌的,但奈何这是总决赛,追早实在不想错过。

“就这一局。”追早放开延椿。

两人坐在公屏后面的空座上,饶有兴致地观看比赛。

“我和你赌四抓,是不是太狂了?”延椿她自己也玩灵魂墓碑,清楚四排的实力。

追早拍了拍延椿的脑袋,“确实,简直是个魔幻故事。”

报点,报技能,帮抗刀,这些都是四排破墓者的基本操作,更别说是职业四排了。

眼见着比赛就要开始了,延椿突然离开,“我去买桶爆米花。”

一场精彩的比赛决绝对离不开爆米花。爆米花就是她的快乐源泉啊。

“你快点,不然比赛就要开始了。”追早看了看BP界面,又看了看离开的延椿。

“现在MTR急需拿到第三大场的优势,所以他们首先派出了晚秋。”。

“是的没错,现在的MTR需要有人能够站出来,扭转劣势局面。”

“这个人会是晚秋吗?”

解说还在不停分析局势。

“来了来了。”延椿抱着爆米花,回到追早身边。

比赛也刚好开始。

“这个刷新点很背啊。”解说叹息道。

MTR的霉运果然名不虚传,不论是破墓者还是守墓人,刷新点都是全联盟最背的。

“这局晚秋使用的是女巫,这是一个极有说法的守墓人。”

“怎么说?”

解说一唱一和。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嘴女巫的被动了。女巫的正常移速是慢于破墓人的,但女巫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她有隐身效果。

女巫的技能也很有意思。潜袭,女巫应该有的红光提示,还有破碑者的心跳提示全部消失。女巫会化成一股黑烟冲向破墓者,然后下刀,快速对其造成四分之一的伤害。

公屏上显示的是守墓人的第一视角。在他正前方就是牵制位的武士,这可不是他的目标,晚秋果断转移方向去寻找下一个破墓者。

“太倒霉了了吧,这样‘逛街’可开不了技能。”一位解说叹息道。

“确实,这个节奏太差了。”另一名解说已经站在星阁那边,“这个局和上一局很像啊。”

话音刚落,女巫长啸一声,化为一团黑烟朝着南边的花圃飞去。

“诶,在这里解读墓碑的刚好就是发明家啊。”刚刚倾斜的胜利天平一下子就被扳正。

发明家作为解读位,羸弱的debuff显然逃不过女巫的追击。

晚秋也没有给他机会,直接一个雾刃砍下去,短暂擦刀过后,女巫再次朝着发明家离开的方向而去。

发明家被砍了一刀后,立马转位置来到板区。

女巫和发明家站在板区间心理博弈。

发明家想借着下板快速转点,而晚秋所操纵的女巫已经开始蓄力,准备给发明家来个蓄力斩。

“咚!”钟声响彻整个落霞庄园。

那是女巫开二阶的提示。现在女巫雾刀的伤害可不是四分之一血条了,而是货真价实的二分之一。

就在刚刚的板区博弈,晚秋手速快过发明家,他的女巫一个抽刀将发明家打得只剩下四分之一血条。

发明家挨了一刀后,立马准备离开板区,但女巫一个闪现补刀,直接将发明家击倒。一套博弈下来,足以可见女巫的压迫力。

女巫将发明家锁入灵魂之镜。解读位一被封,破墓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

星阁为了大开节奏,上半场不惜拿出三保一阵容,就是为了通过解读位的发明家快速取得胜利,从而给MTR下半场带来压力。

但现在发明家正困在灵魂之镜中。整个落霞庄园死一般的静寂。星阁现在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破解墓碑数量不够,生门打不开。

“看看,现在的节奏完全在晚秋手上。”

“不愧是我男神,晚秋加油。”

公屏前,质疑的声音一下子就小了。

就连解说的风向也倒向了晚秋,“这个节奏的话,是可以冲着四杀去的。”

“看这一波,武士能不能把发明家救出来。”解说将话题拉回比赛。

武士一个冲击来到灵魂之镜前,当着女巫的面,用武士刀划开镜面。但随即而来的就是女巫的一刀。

“哎呀,这波失误了,”解说叹息道,“发明家是捞不起来了,就连自己也被搭上了。”

“是的,节奏又可以续上了。”另一名解说说道。

好一个灵魂震慑,这下胜利的天平彻底朝着晚秋倾斜了。

“他想赢。”延椿放下手中的爆米花,聚精会神盯着公屏。

“废话,谁不想赢啊。”这可是总决赛啊,离奖杯最近的地方,这里的那个人不想赢。

延椿不再将爆米花桶递给追早,“我说的是,他身上有渴望胜利的气势。”

她看得出来,这人就是冲着冠军而去的。因为他热爱,所以他想要四抓。他想为队伍挽回劣势,甚至想带领队伍赢,去触碰属于他们的奖杯。

发明家被彻底封印在灵魂之镜后,女巫拖着武士走向下一个灵魂之镜。带着抓钩的怪盗从天而将,想要将武士从灵魂之镜救出来。

女巫给了怪盗一刀,随即将人放给了怪盗。擦完刀后,女巫朝着武士而去,怪盗想要为武士抗刀,但晚秋的女巫精准得打到武士。接着女巫将武士抓回灵魂之镜,将其封印。

“确实是冲着四抓去的,但小心还有个药剂师。”解说的声音穿过吵闹的人群,传到两姐妹耳朵里。

瞬间治愈的药水可不是闹着玩的,只要有药剂师没被封入镜子,眼前的局面都还有可挽回的机会。

“但你不看看破碑数量吗?”还有两块半的墓碑没有破解,剩下的两个破碑者完全没有快速解读墓碑的能力。

只要女巫能干涉解读墓碑速度,再慢慢造成减员,最后就能拿下四抓。但这样的局面可不是星阁想要看到的。

“只要晚秋捉住药剂师,这个局差不多就可以定了。”解说说道。

“为什么呢?”公屏前有人喃喃念道。

隔得不远的延椿刚好听到了这话。

然后她与另一名解说异口同声说道:“半血的怪盗根本不可能解开最后两个半的墓碑,就算药剂师能拖到生门开启,开门战还是不好打。”

眼看着药剂师用完最后一瓶治愈药水,墓碑还有还有一块没有破解。

“晚秋,要赢啊。”延椿竟然开始为他紧张了。

女巫闪现一开,砍倒药剂师,随后一个潜袭冲到怪盗面前。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一个完美的四抓局。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