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校霸她认栽了》锦云兮免费阅读,江清衍,宋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校霸她认栽了

小说:现代言情-日常

作者:锦云兮

简介:温和耐心学霸×超拽孤僻校霸。
八卦无数、旷课迟到的宋绛和成绩优异、八面玲珑的江清衍初次见面的第一句话便笑着咒他死亡,从此结仇的他们却是对门邻居。
几番语言与身体的较量后,当目睹她揭开面具崩溃成一个孩子,对立人格的她对他产生了不可言说的致命吸引。
步步为营徐徐诱之,终于彼此信任时,却发现她和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同居了?

角色:江清衍,宋绛

校霸她认栽了

《校霸她认栽了》第3章 合作愉快免费阅读

课间除了混在人群里凑热闹,还是要有固定结伴的人,江清衍虽然和几乎所有人都关系很好,但勉强算得上志同道合的人不多,阮崔就是一个。

“爸爸!最后一次了,救救孩子吧!”

生怕课代表看不见一般,阮崔携空白的作业本惨叫着,朝江清衍狂奔而来。

就像是每日保留节目,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连文案都不改一下。

“我才不稀罕你这傻孩子,自力更生吧。”江清衍蹙眉,将阮崔手中自己的作业扯回来。

虽然知道江清衍在开玩笑,阮崔还是急得活像案板上濒死的猪,挣扎着吐出一大段哀嚎:“别这么无情嘛!!好爸爸我的好爸爸,要不然我们交易一下好不好?”

“你能用什么条件交易?我记得你好像还欠着隔壁班体委三块钱。”江清衍本就不是认真的,现在却被他说得有些好奇了。

阮崔羞涩道:“用身体……别走啊,我是说,我可以卖艺!”

谁不知道阮崔唯一的才艺——来自于他第一大喇叭的鼎鼎大名,整天除了忙着吃瓜就是忙着在去吃瓜的路上,获得消息第一时间快速传播。

江清衍挑眉,表示感兴趣,“如果以后你的情报都只包给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没问题!就是不知道爸爸你看上哪个倒霉蛋了?”阮崔好奇问道。

“别贫了,我要宋绛的,成交?”

阮崔咧开嘴,“成交!”

“靠!我一定要知道是谁出的题,”阮崔悲愤地嘀咕,“一个月考有必要这么变态吗!”

“是老李,有意见?憋着。”江清衍淡淡说。

所谓老李就是班主任,以在短短一个月内便喜提“制裁者”之名的荣誉,在A班令人闻风丧胆。

然而这次堪称惊涛骇浪的成绩出炉后,李老师黑着脸快步走进教室后,却没有第一时间把全班臭骂一顿,而是将宋绛叫了过去,神色平静。

“小绛,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吧,”李老师叹声说,他似乎对这个问题学生格外关注,“你爸爸和我说过……”

“不知道!”宋绛颤声打断了老师,好像怕他说出下文。

李老师也理解,便耐心解释道:“这次月考的成绩和开学考差的不是半点,你心里有数。你真的很聪明,但最近心思不在学习上。”

“我会想办法的。”宋绛松了一口气,向老师鞠一躬打算结束谈话。

“你觉得江清衍同学怎么样?”李老师低声叫住她。即使这问题异常突兀,宋绛也领会到了这话的用意。

果然,李老师补充道:“我想找个合适的人帮你补补基础,以你的能力期中前把分数提上去就是轻轻松松的事了。”

首选,自然是性格温润热心,学习名列前茅,讨论问题又方便的同桌江清衍。

她沉默片刻,故作为难,“李老师,我和他不熟。”

“不熟……”李老师若有所思地琢磨着,眼眸骤然亮起来,“不熟正好!我本来顾忌张老师说你俩不对劲,那就他了。”

宋绛:……

李老师对江清衍也放心,摆摆手道:“好了,回座位吧,让他下课来我办公室。”

果然她还是太年轻了。宋绛心说。

一下课,阮崔就捧着书过来了。

“爹!今日份来了,热乎的。”阮崔说着便顺走了江清衍的笔记,一手交情报一手接货,“宋绛是跳级生,真实年龄只有十四岁。”

江清衍不禁失笑,原来是看着成熟故作稳重的小朋友,“还有吗?”

“她好像是孤儿,”阮崔看着自己记录的狗爬字,“一直这个性格,和养父也经常吵架,宋父额头的疤就是以前她砸的。”

“但是按理说她和爸爸感情应该很深……没了?”江清衍蹙眉,整理思绪。

“没了,就这还是我斥巨资用三包瓜子从隔壁小混混那里套出来的。你对她这么感兴趣,是不是沦陷……你干嘛家暴!”阮崔委屈巴巴捂着脑袋。

“你业务能力不行,该罚。”江清衍无视他前面的话,淡淡道。

对啊,他怎么不去套宋绛感情史,糊涂啊!阮崔小脑袋里暗暗想着。

打发走了阮崔,江清衍趴在桌面放空。

学习,社交,睡觉。这半个月他分明和宋绛没有半点交流,可是——

在麻木的日复一日中,在与阮崔古怪的交易中收集宋绛的信息,竟然不知不觉成为了最有意思的事情,甚至成为了一种追求与信念。

当零碎的印象拼凑出一个宋绛的雏形,他乐此不疲,却不因此满足而止步,反而知道的越多,渴望的越多。

窗帘和靠台间的缝隙钻进一缕午后的阳光,落在他的手上,形状像极了一片花瓣,他有些意识模糊而产生了幼稚的想法,他慢慢收紧手指,想要将她留住,然而风吹起帘布,他只抓了个空。

江清衍有些发愣,颤抖的指尖慢慢陷入掌心,直到刺痛将他拖回现实。

再抬眼,江清衍差点以为自己还没回归现实。

半个月没有正眼看过自己的宋绛重重拍拍自己的肩膀,满脸不屈咬牙切齿道,“老李叫你去办公室找他。”

“合作愉快。”

当宋绛面无表情朝自己伸出手时,江清衍嘴角一个没注意翘到天上去了。

甚至他一时间忘记动作,直到宋绛脸上显出愠怒,才快速接住那只僵硬的手。

江清衍面色如常,并没有说出宋绛想象中嘲讽的话,只是眉眼弯弯重复道:“合作愉快。”

宋绛的手温度偏低又爱出汗,然而江清衍的手是温热干燥的,触感也并不粗糙,用力回握住自己。

她一时间有种掌心被点燃的错觉。

大概是宋绛难得呆滞住了,过了许久他才讪讪缩回手,两人并肩走回教室。

气氛有些尴尬,但江清衍隐约开始觉得,自己有将要胜利的微弱趋势。

多年以后的江清衍想到这里,事实证明直觉还是很正确的,他轻拥住怀里熟睡的温香软玉,暗暗决定给老李双倍的份子钱。

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晚自习时间,多数人上着上着人就没了,包括宋绛。

铃声打响后很久很久,江清衍依然写着作业,直到笔袋里剩下的最后一支笔断墨了,他抬头想找人借,才发现教室里只剩他一人了。

附近的文具店只有一家,开在学校后门。万砚中学的后门开在操场的器械室边上。

江清衍抓了足够的零钱走向目的地,然而门把上拴着一个看起来挺结实的锁。

当江清衍想去二楼的体育老师办公室借钥匙,他听见远方传来熟悉而激动的声音。

“姐姐!!我要嫁给你!!!”

是贾老师兴奋又娇羞的声音。

江清衍想着正好,便朝那方向走去。

直到一眼望过去,正好将黄昏下操场的画面尽收眼底。

站在角落的神情紧张的贾老师,两个上蹿下跳的男学生,和……

身形高挑的少女飞身跃过,手中正正接过空中脏兮兮的篮球,一个漂亮的抢断。

抬起胳膊的动作让衣服微微掀起,露出一截结实的腰身,宋绛神情淡然,嘴角噙着志在必得的自信笑意,眼底却闪烁着他从未见过的认真专注。

额角的汗水迅速凝成线,纷纷从清晰的下颌线滴下,落在篮球场的绿色地面。

两个男生急得各种招式轮流攻击,宋绛几回交锋皆是胜利,动作利落毫不啰嗦。

退后两步简单助跑压在三分线内,她用几个灵活的走位突破重围。

深呼一口气,纵身起跳同时抬手举过篮球,朝着远处的篮筐狠狠投掷过去!

在场的另外三人将拳头攥紧。

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完美的抛物线,命中篮筐,在上面小小打了一个圈,落进筐里。

全场寂静。

宋绛擦擦汗,得意地笑,“说好的,请客?”

“——漂亮!!”贾老师使劲啪啪鼓掌,连着他激动的破音让宋绛差点当场失聪,一脸嫌弃地堵住耳朵。

……

回过神,江清衍搓掉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被感染一般满心激动。

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自信的,发着光的,球场上的宋绛。

她一向漫不经心的眼眸亮晶晶,她习惯微微勾起的唇灿烂地大笑,平常干爽的发丝被汗水浸湿粘在额前。

那个总是漫不经心又拽又欠的校霸,那个在角落崩溃悄悄哭泣的小孩,好像都消失了,被一个完全不同的宋绛替代了。

她们是共同存在的吗,亦或皆是这个宋绛伪装的呢。

真实的你,是什么样的?

整个上午,江清衍身边的位置都空着。

也许只是日常迟到而已。他想。

当午休的铃声响起,江清衍趴下小憩,闭眼深深呼吸想要摆脱心头不由分说攀上的焦躁不安。

当他好不容易冷静,他好像听到一些来自四面八方的窃笑,那些声音陌生或熟悉,有些是他曾经感到欣赏的。

“你们说,宋绛这是第几次迟到了?”一个同学见宋绛的位置还空着,窃窃私语道。

“还用说啊兄弟,你看她哪天不迟到?”众人异口同声道。

另一个同学听到这个话题便兴奋起来,“你听说了吗,就因为人家跟她告白,她把C班那个富二代打进医院了!”

“笑死了,她真把自己当冰清玉洁的小女孩了,你们昨天看到了吗?”

“看到了!体育课的时候她换了短裤,膝盖上的淤青——”女生意有所指的话掀起众人一阵猥琐的笑。

“你们说,老李这么照顾她,是不是也……”

“她到底是怎么考进来的,说不定也是通过那种事情才通融的哈哈哈哈……”

他心中翻涌上凉意,继续装睡,他知道宋绛还没来他们才敢这样议论,他也不想把自己牵扯进去。

江清衍以为自己足够麻木不仁,早已经不会因为这些愚昧庸俗的恶意而愤懑。

至少,不会做出辩解这样天真的事情。

……

“啪——!!”

江清衍猛地拍桌面,脸色阴沉地站起来,扫视周围这些人的脸。

同学们被他这架势吓到,纷纷停止热火朝天的讨论,纷纷询问他情况。

“没什么,”江清衍淡淡说,神色如常,目光却审视着每个人,“只是梦到一群舌头很长的人在我身边絮絮叨叨,烦死了。”

“我一气之下就把他们的舌头一片片切下来了,”他自顾自笑着补充道,“真希望现实里,我身边不会出现这种八婆。”

这群“八婆”里不乏聪明人,听懂了言外之意即使心有不服也讪讪点头,不再说话了。

不是因为他们对于江清衍有多么服气,而是站在门后的人。

不解、疑惑、讽刺、好奇,悲哀,宋绛眼底掺杂着错综复杂的情绪。

她松开被自己攥得皱巴巴的衣摆,对着那些看见自己的人威胁般微笑,在嘴巴做了一个合上拉链的动作。

最终归于平静,宋绛决定还是先去办公室报到。

作为同桌关心一下同学应该是正常的。

这么想着,江清衍准备去办公室询问李老师。

宋绛刚走到教师办公室门口,迎面就撞见满脸失落像是丢了魂的江清衍。

自己有些狼狈的脸映在他清澈的眼眸,荡起一层涟漪。

他诧异片刻,低落的气场都肉眼可见的舒展开来,紧接着苍白的脸转瞬恢复了血色。

即便克制着没有太夸张的反应,也像极了叼着包子摇尾巴的狗狗。

他在等她。宋绛心底闪过这样荒谬的想法。

紧接着,江清衍的眼神在观察到她脸上触目惊心的伤口之时转瞬锋利起来。

他狠狠盯着白净脸颊上那道明显的血痕,那是边缘清晰的划伤。

空气中无比寂静,只有眼神一来一往的交互纠缠。

直到李老师出声询问情况,他才蹙着眉让路。

“老师,”宋绛淡淡开口,不等李老师询问便主动找个理由交代了,“上午睡太久,脑子不清醒,摔的。”

李老师没有戳穿,也只是叹着气叮嘱:“罚写检讨吧,不要再有下次了。”

摔的?这么明显锐器划破的伤口,怎么摔的?下手的人就是冲着毁了她去的。

如果不是宋绛身手好,就不是简单破了点皮的事了。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当宋绛走出门外,他在拐角处将她拽过来,力道不容拒绝。

宋绛反应快又力气大,只是毫无防备便还是被牵着走了两步。

“和我去医务室。”江清衍低沉道。

>>>点此阅读《校霸她认栽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