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柳辉,明亮《拯救四个大佬后我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柳辉,明亮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拯救四个大佬后我重生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雪盖浓厚奶茶

简介:身价过亿,游戏人间的豪门千金柳拂衣,万花过不沾衣,一不小心拯救了四个未来个个是精英的大佬人物。一号暴躁社会老哥,二号纯情少年,三号冷淡会长,四号对家总裁,各个姿容出众,能文能武,智商绝伦。柳拂衣二十三岁生日愿望,找个真诚爱她的人相伴一生,她把目光投向四个小可怜。
某年某月某生日,她约见四个人,还未来得及问谁是真爱她的,然后她就被毒杀了。
时间倒流一开始,柳拂衣:呵呵,谁爱要谁要,她不要了!
1V1

角色:柳辉,明亮

拯救四个大佬后我重生了

《拯救四个大佬后我重生了》第2章 机场遇楼少:争取一致合作免费阅读

临睡前,柳拂衣拉上窗帘,习惯性地打开床头柜要去伸手够安眠药。

而后突然想起来这不是三年后,她不是那个可怜可悲的、除了钱一无所有的柳拂衣。

柳拂衣感叹一声,舒服地换了个姿势躺着。

目光从并没有安眠药的空荡荡的抽屉里收回,而后她淡然地将抽屉合上,双手抱腹平躺于柔软可以容下四五个人躺的大床。

她静静地等着声控灯关上,在一切陷入黑沉夜色时,划开手机屏幕,而后默默爬上某问答社区,熟练地点开关注列表。

而后看着一个人的主页,看着对方的动态,看着对方受约回答。

最新一条动态:1月11日收藏了一条关于“如何证明地球是圆的”回答。

最新一条回答:1月23日回答了一条关于“如何快速变成亿万富翁”的问题。

一切痕迹都停留在了半年前。

好像这个人再不会出现在上面。

事实上,这个未曾谋面却对她有重要影响的人,也确实之后未曾在上面再出现过。

哪怕是三年后。

而其实,拂衣认识这个人很久了。

久到踏着记忆的河流静静地往回走,可以看见,在她曾经失意难过的高三,十八岁无人问津的青春。

有这样一个人,亦师亦友,回答了她的一条问题,然后将她从边缘拉了回来。

她关注后发现对方也是个新玩的透明,粉丝也才几十罢了,回答条数才五六条。

但他知识非常广泛,似乎各个领域都有所涉及,天文地理、人文科学,总是答的十分出彩。

那五六条里,只有一条不是回答这些的。那就是当年柳拂衣非常迷惘时问出的问题。

那个问题很简单,甚至有点无厘头,惹人发笑,但那确实是当时困扰柳拂衣许久的疑惑。

她问:有人喜欢月亮不喜欢水流,月亮遥不可及,水流唾手可得,到底该如何抉择?

当时并没有指望能有人回答她的问题,转头就忘,等她过了几天想起来后再登上时却蓦然发现有人回答了她的问题。

Y:无论是哪方面的问题,如此的隐喻,想必你心中已有答案。

倘若比作你所追求的和你拥有的,随波逐流大抵你会一事无成,因为水流会包容你,你会顺风顺水,却难起波澜。

而月亮遥不可及,追月结果是未知的,但在过程中你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克服一次次的困难,这便是值得的。

而究竟如何抉择,在于你并不在于旁人的任何回答。

柳拂衣一瞬间,豁然开朗。

或许是雏鸟情结,自此后,她总是时不时地登上去看看。

虽说对方回答的次数很少,但依旧能让柳拂衣从中感觉到一种平和又深沉的力量。

这是她过去十八年在处处诡谲多变、狡诈算计的豪门生活中未曾体会到的。

也是自那而后,她平静地对着笑里藏刀的柳辉新欢、冷漠相对的弟弟和不管不顾的柳辉,宣布离开柳家主宅,一人搬进外婆送她的十一区别墅里住。

与其天天面对尔虞我诈,倒不如远离喧嚣,落个清净。

更何况,她已经忍得够久了。

那个神秘的、字句平和却有力的神秘人,倒也成了她记忆里,当时打趣时比作的月亮,神秘莫测遥不可及,却又给予她无限力量。

可惜的是,往后再没任何联系,不知他姓甚名谁,不知他长的如何。

想到这里,柳拂衣索性熄灭屏幕不再去看,而后合上眼帘尝试入睡。

可能也许是这一日发生的事太超乎想象,她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好不容易在凌晨两点有了睡意,醒来时八点十分。

还有两个小时。

拂衣就算是前世,也从未比此刻更加期待这位楼小少爷的到来。

年幼时,两家关系很好,当然这其中自然有商业合作、利益往来……

这个先抛开,总之幼时楼少爷的母亲带着楼少爷来玩过。

楼氏枝繁叶茂到楼宇杰这一辈,除开什么表亲,当家楼钢的直系子辈就只有纨绔子弟小少爷楼宇杰和他一个同父异母、身子骨不好的哥哥楼唐。

楼唐此人,许是因为不足月,自幼体弱多病.

为人沉默,又极少出门,也没什么出彩的,因此大家都默认楼氏产业将会交到纨绔但有些聪明的楼宇杰手里。

而不会交给一个没什么用的大儿子楼唐手里。

事实上两年后楼钢突患疾病,家业也确实被楼钢交到了楼宇杰这个更为疼爱的小儿子手里。

但是楼唐此人真的一无是处吗?

恰恰相反。

三年后他一跃成为A城新权贵,名下娱乐企业渗透整个城市,听闻还开拓了海外市场,而这不过是他成名的第一步。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不被所有人看好的病弱大少爷,三年后会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追捧羡慕。

三年后除了燕泽杞,A城竟无人能与之相抗衡。

无数人痛惜自己看走眼,而前世柳拂衣虽知晓有楼家这么个人,但是之前从未见过。

她遭遇意外前,唯一一次相见,是在A城杰出人物颁奖晚会上,同为受邀人物参与,在台上不过匆匆一瞥。

彼时彼地,灯光聚焦在他黑色燕尾服上,他长身而立,容颜冷峻,眉眼凛冽如雪,周遭仿佛凝成冰霜般,自带零下十几度的气场。

不苟言笑,少年成才。

这是前世那一面对方给她留下的深刻印象。

如今时光回到三年前,楼钢身体康健,楼氏企业如日中天,楼宇杰还是那个备受宠爱的太子爷,楼唐还是那个默默无闻、身体不好的大少爷。

不然联姻的,就不会越过大少爷而是落在楼钢第二个儿子身上。

一切都与前世一般无二。

早餐有专人负责,因此拂衣洗漱完简单用了点,结束后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

拂衣本身就肌肤很好,吹弹可破、白皙胜玉,因此只是涂了个口红而后便拿起包包,随机从车库里选了辆车按键解锁,飞驰而去。

等拂衣卡着点到机场时,百无聊赖地拿着手机刷最新资讯时,突然听到身旁一人发出倒吸气声。

非常夸张,但很有效果。

至少引起了拂衣的注意。

她停下指尖滑动的动作,抬眸看去,正巧看见一人拖着行李箱迎面走来,身后还有一人亦步亦趋。

那人头发是明亮的橘黄色,身穿非常晃眼夸张的涂鸦t恤,下面搭配浅蓝色牛仔裤,衬托出他长而笔直的两条大长腿,脚上一双限定运动跑步鞋,就连眉眼,都大而有神,活力四射的样子。

整个人给人一种非常少年的气息,看着仿佛就能联想到春日里阳光下的运动少年。

当然,如果他没开口的话。

楼宇杰一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人群中却最能抓住人眼球的少女。

她只是穿着最简单的白t恤黑裤子,涂了个提气色的口红,整个人站在那,却像站在光环中心。

她抬眼那一瞬,美目流转,笑颜倾城,就连看遍无数美女的楼宇杰都非常难得的,被这一瞬间给击中,呼吸忍不住停滞一瞬。

不过下一瞬他便为自己这没出息的状态感到懊恼,当然身后的助理更是没出息,他停下的一瞬间,就被彭的一下撞了下后背。

楼宇杰本来是不徐不疾地来到柳拂衣面前,结果被撞这一下子,什么氛围都没有了,他偏过头余光扫过叠声不停道歉的助理,不动声色地看了看眼前仿佛一无所察的柳拂衣。

以平生最冷静冷漠正经无比的声音一字一顿道,“你就是柳家那个柳拂衣?”

拂衣微笑。

她没有想到一世未见,这楼宇杰还是一如既往地高傲和……做作。

没错就是做作,因为对方同她说话的时候,还特地找了个角度,扬起左半边脸,以一种睥睨一切的眼神斜看她。

好像和她说话是她三生有幸,是他屈尊降贵,多么委曲求全似的。

这一瞬间几乎跨过前世今生,眼前这个高傲的小太子爷与前世那个后来穿金戴银、要多俗气就能有多俗气的楼氏总裁重合起来。

柳拂衣忍着恶寒,心里默念未来咸鱼快乐生活、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她终于把这一幕艰难地暂时从脑海中划过去,而后她再次露出方才对视那一眼时,堪称标准完美的微笑来。

开玩笑,要论维护人设,她怎么样也能拿个小金人奖项。

她以平生最温柔无比、仿佛能滴出水来的声音回答道,“是的,我就是。”

楼宇杰浑身一抖,他皱着眉头,以一种十分挑剔的目光上下打量柳拂衣,而后缓缓开口,声音嫌恶,“不过如此。”他说。

他轻蔑地想,没想到过了几年后,被赞誉得天上有地下无、举止言行皆是名流贵女代表典范的柳家大小姐,也不过如此嘛。

花瓶一个。

还没他的第二十八个女朋友好。

他原以为一个要什么有什么,出身高贵的名门贵女听到这样的话虽说不一定会大动肝火,但至少也会尴尬难堪。

毕竟,他是故意的啊。

没想到眼前的人,听完这个四字评价后,却仍旧温文有礼,就连嘴角微笑的弧度都未曾改变。

真可谓宠辱不惊,淡然自若的代表。

楼宇杰又想到一个词。

装模作样。

没有想到楼氏小少爷和柳家大小姐长大成人后,A城机场第一面,双方都在不约而同地想。

真是个无趣的人。

无趣的联姻,无趣的对象,无趣(挂掉)有趣的延续咸鱼生活,就算眼前这个小少爷再放浪不羁,自由散漫,也不是不可以忍受的,拂衣自我安慰地想。

她能这么想不代表对面对她哪哪都不满意的楼宇杰会这么想。

大少爷从不在意自己不喜欢的人或事物的想法,也从来不知道忍耐二字怎么写。

他抬起手按了一下因为蹦迪玩场发痛的眉心,而后淡然盖棺下论,“我回去会同父亲说取消婚约的。”

拂衣眉目一冷。

楼宇杰正要从她身畔路过的一瞬间,柳拂衣伸手按在他的行李箱上。

再怎么混账爱玩,总不至于对女人动手,楼家少爷蹙眉停住,很是不耐烦地拧眉,“干什么?”

“我们谈谈。”

待得两人坐到咖啡厅里。

楼宇杰一脸有话快说我赶着走不想和你谈废话的臭脸。

柳拂衣依旧温温和和、好说话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却另有深意,“楼少爷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楼宇杰莫名其妙,“没有。”

柳拂衣笑,“既然没有任何不满,为何要退婚?”

楼宇杰一噎,认认真真去看她,对方任他打量,像是个完美的木偶,一笔一画都精致优美,却没有半分生动。

楼宇杰不由扯出一抹笑来,是往日欢乐场对待那些个美女的态度,轻浮、调侃,“柳大小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拖长了语音,似有深意般发问,“难道……你喜欢上我了?所以才迫不及待来接机,还不想我退婚。我可以这么理解吧?”

“只是可惜,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柳拂衣点点头,“我知道。”对方是个十八线的艺人,参演过《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小配角而后被去片场看朋友的楼宇杰一眼看中,而后一来二去的,两人在一起了。

“你知道?”楼宇杰从鼻间发出疑问的哼声,他惊讶一瞬,像想到什么一般,不难地蹙眉冷声道,“你调查我?”

“这并不需要我调查。”事实上,楼家少爷与娱乐圈十八线小明星方子慧的浪漫爱情故事轰轰烈烈到已经燃烧到娱乐版报上了,不过前些日子被楼老爷子铁血手腕给压了下去。

这件事圈子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也就是各有各的顾忌才不敢在这位太子爷面前笑,还有一半则是门清不会去搀和这件事,怕惹一身腥。

柳拂衣没有说,也没有必要说,她对他们的爱情如何不感兴趣,只要他们的爱情故事不会影响到联姻就行。

思及此,柳拂衣开口,拿出在前世上谈判桌的态度和技巧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会做什么,事实上,楼家和柳家的事,你应该也清楚,不是你一句退婚就真的能打消他们的决定。”她顿了顿。

毕竟这也是她前世费尽心思努力过也做不到的事,不然也不会最后走到与家族一刀两断的那一步。

她手指轻点桌面,一下一下,十分富有节奏韵律感,见楼宇杰露出深思,显然是听进去了,才继续道,“我可以与你签订协议,你有喜欢的人不喜欢我,同样我也可以很明确地告诉楼少爷,你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但是家族联姻并不在于喜欢不喜欢,它代表两个家族的联合并进,所以希望你我在事情圆满解决前,能够达成共识。”

“我们就算订婚,我也不会干涉你的事情,你我各玩各的,依旧是你做你的楼大少爷,我当我的柳家千金。”

“你我只要不在明面上让彼此家族难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我乐意做,想必这对楼少爷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既然如此,何乐而不为呢?”

楼宇杰眯起了眼,他如鹰般目光紧紧盯着眼前泰然处之又把其中利害分析得清楚坦白的柳拂衣,起了点难得的兴趣。

他沉思片刻缓缓道,“你说的有道理。”

“容我想想,之后给你答复。”

“好。”柳拂衣笑,眼眸里划过胜券在握的光芒。

她想了想,出于人文主义的关怀,又问道,“楼少爷打算在何处落脚?”

楼宇杰闻言,颇为谨慎地看着她,声音里有不易察觉的紧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说了会考虑不代表愿意让你住我家里,你想都别想。”

柳拂衣抽抽嘴角,她干脆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怎么样也是这A城土生土长的人。”

“倘若你也同意我的建议的话,我倒是愿意尽一尽地主之谊,邀请你和你那位喜欢的人,到处去玩玩,权当放松心情,也算是我合作的一点诚意,如何?”

楼宇杰睁大眼。

他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笑靥俏丽的柳拂衣,心里却涌起一股奇异的、说不出的感觉。

而对方居然还在继续说,语气诚恳,十分善解人意,循循善诱般,“合作后,倘若你有什么忙需要我帮上一帮的话,在不违背原则和道德的前提下,我会尽我所能,或者说楼少爷还有其他想要的,都可以提,没有关系的,我们友好交流,一切都可以商量……”

这很不错,甚至可以说得上一句两全其美。

越听就越令人动心,对方宽和、诚恳、态度明确,有这样一个合作伙伴,是件很不错的事情,楼宇杰知道。

但知道归知道,他心里的说不出来的感觉却越发强烈,他听着这些话觉得烦躁,甚至于看见对方公事公办的微笑就觉得碍眼讨厌。

极其讨厌。

比多年前还要讨厌。

于是他很不耐烦地开口打断柳拂衣的意犹未尽,他态度恶劣地道,“我有说一定会答应你吗?柳大小姐。”

柳拂衣挑眉,淡然道,“当然,你也可以拒绝,这在于你,我不会逼迫你同意。”

楼宇杰哑然,他莫名其妙的怒气便消散一半,但仍是冷哼一声,抬高下巴傲然道,“行吧,再说吧,我要回去了。”

“好。”柳拂衣从善如流,拿出钥匙在指尖转了转,抬眼看他,“要不要我送你?我今天开车来的。”

楼宇杰一噎,看得对方坦然无比的态度后心中郁气不消反而增加不少,柳拂衣看着他黑着脸咬牙切齿道,“不、用!”

“行吧。”柳拂衣语气可惜,但实际上双方都心知肚明这里面的真实能有几分,她目送助理为楼宇杰拉开车门,待车绝尘而去才收回目光。

心情颇好地弯起眉眼。

回想多有曲折的前世那三年,却觉得隔着很远,柳拂衣去了趟商场,原因无他,开心。

虽说那楼宇杰态度不明,但是总算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她想起自己将前世谈判桌上那一套拿来对付算计不谙世事、一无所知的楼家小少爷,她却没有多少愧疚感,倘若逃避不能解决问题,为何不让事情往更好的方向发展呢?

这样的好心情持续到柳拂衣开着车排队去买一家很喜欢的手作糕点,那家生意很火爆,等轮到柳拂衣时候,她看了一眼时间,居然又过了两个小时。

肚子有点饿,顺道打包一份午餐回了别墅,吃饱喝足后,柳拂衣摊在沙发上。

一边温嫂笑眯眯谢过她送的一份糕点,柳拂衣摆摆手说不用,而后见对方欲言又止、面露难色,扬眉笑问,“怎么了温嫂?”

温嫂搓搓手,吞吞吐吐道,“是这样的,我的小儿子今日生了病,我能不能请个假回去……”

“这有什么。”柳拂衣道,“温嫂来这儿也有一年多了,我是什么不近人情的人不成?你尽管回去吧,家人健康重要。”

“就给你带薪休假,你放心好了!走之前你记得告诉林叔一声。”

林叔是这儿的管家,前几日要回老家探亲请了假,为人忠诚,且有他在,一切都不需要柳拂衣操心,可谓是她的得力帮手。

温嫂喜上眉梢。

她纯朴的脸上是感激欣喜的笑,忙不迭道谢,“谢谢小姐、谢谢小姐……”

柳拂衣摆摆手,心道就这一个顺手的事,有什么好感谢的,待过了两日,听得林叔和她说温嫂请了半年的假,这才感觉后悔。

没错,就是后悔。

但由于之前答应得那么干脆爽快,如今也不好后悔,只是温嫂请了半年,林叔也还要再过两个月才回来,那这两个月,岂不是没人做饭给她吃了?

柳拂衣难得地苦了脸。

要知道她没有点亮半分厨艺天赋和技能,这下两个都不在,她恐怕是要点外卖了,但是外卖吃多了也不好,难道还要出去下馆子?

算了,出去吃就出去吃。

总不能饿死自己。

于是,令人没有想到的,多年后的第二次相逢,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点此阅读《拯救四个大佬后我重生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