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低调霸婿》木曲先生_最新章节目录,袁伯,唐王_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低调霸婿

小说:赘婿

作者:木曲先生

简介:他真实身份是星球之王,表面却是一户势利人家的上门穷女婿。双面分裂人生只为躲避外星仇敌,收集煤炭炼制山海晶,光复沦陷的星球。隐忍不发的日子里正和家人吃年夜饭,却不得不偷偷溜上屋顶与外星杀手殊死搏斗。本书诙谐有趣,描写贴近小人物真实生活。【赘婿】+【爽文】

角色:袁伯,唐王

低调霸婿

《低调霸婿》第1章 灭星惨祸免费阅读

唐王星星球作战基地,唐齐云和六名唐装老者站成圆形,表情凝重,圈内正展示“和星系”实时全息画面。

“星王。”一名健硕老者带着一个十四五岁少年走进基地。

“父亲。”面对唐齐云,少年语气十分恭敬。

“袁伯,您来分析下态势。拉儿也一起来吧。”唐齐云看着少年,眼中充满慈爱。

全息影像中,唐王星悬浮于浩渺宇宙,周身遍布红色圣光。

各个方向无数异形太空战舰,把圣光中的唐王星团团围住,射出密集光波,光波触及圣光瞬间消失无法突入。

数艘战舰试图闯入,靠近圣光即化作耀眼火球,道道光波和团团火球如烟花般照亮了漆黑的“和星系”。

僵持之下,圣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暗。

“袁伯,我们还能撑多久?”唐齐云侧身问健硕老者。

“星王,山海晶能量即将耗尽,守护圣光随时消失,凭我们的战舰怕是难以应对六星。”

众人闻言默不作声,基地空气似已凝固。

“袁伯,取出山海晶以其余力启动星际方舟,拉儿就托付给你了。”唐齐云剑眉微颤。

“星王,唐王星危亡之际,你当同星后携少星王登上方舟,返回地球以图后计,我等誓与唐王星同生共死。”袁伯单手握拳举于胸前。

“星王,袁伯所言甚是,我等皆愿赴死!”六名唐装老者齐声道。

“诸位星师忠勇无双,实乃齐云有幸,唐王星有幸,”唐齐云眼中泪光已现。

“今日之劫恐是凶多吉少,星际方舟已无足够能量携众星民逃离。齐云恳请袁伯带小儿离开,既有日后光复唐王星之心,亦有私念,齐云已是羞愧难当,又岂敢偷生。”

“星王。。。”

“袁伯勿需多言,以您大能,当料知命数如此,我唐齐云绝不离开唐王星!相信峨眉也是此意。”唐齐云目光转向全息影像。

数十艘银色战舰自唐王星起飞,冲出已十分微弱的红色圣光。

为首舰身一抹红色手印,正是唐齐云之妻、唐王星星后宋峨眉战舰。红色手印是拉儿出生时的右掌印,左掌印涂绘在唐齐云战舰上。

银色舰队义无反顾迎向敌舰,瞬间被上百艘敌舰围困,光箭如雨,双方激烈交火。。。

“母亲!”少年双拳紧握,刀刻般的嘴角微微颤动。

“拉儿,无论今后发生什么事,你身在何方,陷于何种境地都要记住:我们是地球后人。”唐齐云怜爱地摸摸少年的头,语气凝重。

“父亲,孩儿一定铭记在心,”少年重重点头,虽只有十五岁,他已见惯战火纷飞,但今日气氛非比寻常,少年已知事态危急。

“父亲,恩师教导孩儿,我们一家三口名字皆为地球山脉,其意为勿忘来处,双亲名讳唐齐云、宋峨眉十分响亮,可我叫唐古拉真的好吗?”少年就是少年,危急关头仍对自己名字略有微辞。

“唐古拉怎么了?姓和名浑然一体,自成山名,哈哈。”唐齐云笑起来,几名老者也一改肃穆表情,面露笑容,基地凝固的空气瞬间流动起来。

“拉儿,面对再大的事都要保持一颗轻松幽默的心。”

“地球上那些天文地理,人情世故袁伯无所不知,承蒙袁伯多年来对拉儿悉心教导,看来不日便有大用。”唐齐云对着袁伯深鞠一躬。

“星王这可使不得,”袁伯连忙还礼,“少星王容貌俊伟,机敏过人,日后必成众星之主!”

“袁伯切莫捧杀,犬子尚需袁伯多多教导。”

唐齐云对袁伯再鞠一躬:“有劳!”转身率六名老者向战舰走去。

“父亲!你一定要带母亲回来,我在这儿等你们!”

“拉儿放心,无敌父亲从来说到做到,哈哈。”唐齐云大笑数声,头也没回,同六名老者各自登上战舰,“嗖!嗖!嗖!”冲向太空。

唐齐云所率舰队聚集一处,自敌舰包围圈薄弱点杀入,迅速与宋峨眉舰队汇合,此时宋峨眉的银色舰队已所剩无几,包围圈再次合拢。

双方战舰光箭齐发,似道道流星。很快唐王星舰队落在下风,战舰纷纷被击落,仅剩带有掌印标记的两艘战舰,唐齐云和宋峨眉。

两艘涂绘着唐古拉手印的战舰并作一排,闪电般冲向敌方巨型旗舰,响彻星系的爆炸声中腾起一团巨大火球。。。

“父亲!母亲!”唐古拉见此情景泪下如雨,发狂般冲向基地内仅剩的一艘战舰,却被袁伯自身后赶上,一把将他夹在肋下。

“父亲你为何食言啊!我要杀了他们!”唐古拉嘶吼声响彻基地,相比同龄人,唐古拉算是身高体壮,但在袁伯肋下竟丝毫不能挣脱,只有手脚悬在半空乱舞。

袁伯一手夹着唐古拉,一手按向全息影像,影像消逝处,地面缓缓向两侧分开,现出数级台阶通往地下。

基地地下层,一条银雕巨龙铺满地面,龙首处停放一艘通体乌亮直径近百米圆盘状飞船,而龙眼之中,泛出深蓝色神秘光芒。

光芒来自一颗半透明墨蓝晶石,晶石外观像座陡峭山峰,山体之上,隐现河流暗痕,正是护佑唐王星万年的“山海晶”。

星际方舟悄无声息升起,滑向太空,基地地面缓缓合上。

没了“山海晶”,圣光消失不见,损失惨重的敌舰队如饥渴蝗虫扑向唐王星疯狂报复,星民哀嚎遍野,唐王星化作炼狱。

数艘敌舰发现星际方舟踪迹,紧追不舍,方舟在“山海晶”能量驱动下,如同黑色魅影,悄无声息飘忽不定,终使敌舰失去目标。

“恩师,你为何阻止我救父母?”唐古拉挣扎得没了气力,泪水流干,满脸泪痕半躺在舱内。

“拉儿,似你这般意气用事逞一时之勇如何光复唐王星?如何对得起星王星后?”袁伯背过身,悄悄抹去眼角泪水,这名刚强老人绝不想在学生面前落泪。

“恩师,我能光复唐王星为父母报仇吗?”

“当然,你不仅要为父母报仇,还要为唐王星全体星民报仇,你不只是星王星后的儿子,还是唐王星少星王,你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还有我!”

“嗯,有恩师在,我有信心!”唐古拉握紧拳头,“我们为何要去地球避难?何时返回复仇?”

“拉儿,唐王星所在星系“和星系”,名中有“和”实则并无和平。”

“一万年前地球文明灭绝,仅存的地球人乘坐星际方舟,漂泊至唐王星建立家园繁衍生息,因为我们来自地球,故被‘和星系’其余六星视为‘异族’”。

“地球一万年,仅相当“和星系”一百年。六星一贯恃强凌弱嗜战成性,唐王星文明短暂弱小,且历代星王均不肯俯首称臣,理所应当被六星列入铲除目标。”

“然我唐王星凭借先民从地球带来的“山海晶”,放出‘守护圣光’护佑星球,六星野心始终未能得逞。”

“可惜的是,“山海晶”只有一颗,今天它的能量即将耗尽。”

“地球与唐王星环境近似,文明相同,适合我们生存,”袁伯透过舷窗眺望太空中微弱的星光,“此去地球并非只为避难,更重要是获得‘山海晶’”。

“恩师,您教过我山海晶炼获之法,可地球上真有那么多乌煤供我们炼制山海晶粒吗?”

袁伯笃定地点点头,“数十亿年以来,地球埋藏乌煤无数。乌煤饱蕴天精地华,能量巨大,只可惜无法在唐王星形成。”

体积庞大的星际方舟疾飞如电,在太空中不过像是一粒尘埃,慢慢飘摇。飘了数日终于到达地球,“山海晶”已无一丝能量,方舟好似断线风筝,一头扎进沙漠。

“拉儿你还好吧?”袁伯紧紧抓着舱壁一处扶手,问站立不稳的唐古拉。

“不碍事,晃得有点头晕。”

“那好,我们赶快出舱,迟了要葬身沙底。”

唐古拉紧随袁伯跑出方舟,踏上陌生星球第一步,一股奇怪的熟悉感自脚底传来,要知道唐古拉可是第一次来地球。

仰望苍穹,星光满天,一轮明月银辉流泻,把漫漫黄沙映得晶莹点点。

“啊!阳光、沙滩、仙人掌,好美啊!可惜没海浪。”唐古拉轻轻一跳,跃起三四米高,“果然如恩师所说,地球引力小得多!”

“哈哈,傻孩子,那是月亮不是太阳,你脚下是沙漠不是海滩。”袁伯忍不住笑起来。

“奥,”唐古拉不好意思抓抓头发,果然百闻不如一见,“我们为什么要在沙漠降落?”

“这里是我们留下的基地。”袁伯转身看向方舟。

唐古拉随袁伯扭头,只见方舟迅速下陷,顷刻被黄沙掩埋,落地之处平滑如初,已无丝毫痕迹。

“恩师,这是什么地方?”

“唐布泊。”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离开这里,去有人的地方,过和他们一样的生活。”

“是为了隐藏身份吗?”

“对,六星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你。”

“您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你已经是大人了拉儿。”袁伯停下疾速前行的脚步。

唐古拉站在袁伯对面,这才猛然发现原本比自己高一头的袁伯竟已只到自己眉梢。

“恩师,这是?我长了还是您缩了?”

“少星王,我们在太空漂泊十余日,换成地球时间三年还多。既然来到地球,应按地球算法,你已满十八岁。”袁伯偷偷抹了下嘴角。

这个微小动作正好被唐古拉看到,“恩师您怎么了?”唐古拉一把拿开袁伯掩着嘴角的手,“血?!您怎么嘴角有血?”

“没事,”袁伯微笑,“可能刚才降落太猛,咳咳!”

“您怎么还咳?以前从来没有过,到底怎么了?”唐古拉万分焦急。

“放心,为师会一直陪着你。”袁伯拍拍唐古拉肩膀,继续前行。

唐古拉紧随其后,师生二人步伐轻快迅捷,在茫茫夜色中,像两只猎豹疾驰。

忽然,

前面的身影一头栽倒。

“恩师!恩师你怎么了?”

唐古拉慌忙上前双膝跪地把袁伯揽在怀中,袁伯双目紧闭,气息微弱。

“你别吓我恩师!别吓我啊!”唐古拉用力摇晃怀中的袁伯。

袁伯缓缓睁开眼睛。

“你吓到我了恩师,是太累了吗?”唐古拉见袁伯睁开眼睛,长吁一口气。

“拉儿,”袁伯惨然一笑,“我不行了,我已被微生物感染。”

“你骗人,你只是困了,我都没事你怎么会感染!”

“咳咳,”袁伯重咳两声,大口鲜血溢出嘴角,“为防不测,自你出生我们便对你进行了基因优化,地球上微生物是无法感染你的。”

袁伯喘息着,“你听我说拉儿,一定保护好自己,融入普通人当中不要暴露身份,千万记得要低调,我。。。”话没说完,袁伯闭上了眼睛。

“恩师!恩师!~”无论唐古拉再如何呼喊摇晃,袁伯已是一动不动。

“为什么你们都骗我,父亲!恩师!恩师啊!~”袁伯再无回应,只有唐古拉凄厉的哭喊在空旷的荒漠中回荡。

痛哭之后,唐古拉开始徒手为袁伯挖掘墓穴,扒去地表浮沙,下层砂砾碎石甚是坚硬,没多久唐古拉十指已是鲜血淋漓,便掏出随身短刀,一刀一刀挖掘。

几小时后,终于挖出一个深坑。

唐古拉将袁伯尸首安放坑底,含泪掩埋,又在附近找了一块板石栽于墓前,以刀尖刻上碑文:

“恩师袁公讳天罡之墓”

安葬好袁伯,天色已泛微白,唐古拉跪在墓前叩首三次仰天悲啸,啸声凄厉苍凉,引来远方狼群长嚎呼应。

也引来了唐国士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