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空间小后娘:被迫养了四个拖油瓶》宁墨_最新章节目录,刘翠花,凌新月_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空间小后娘:被迫养了四个拖油瓶

小说:种田

作者:宁墨

简介:御灵族天才少女,一朝穿越,没做新娘,先做后娘。原主恶毒废柴,被全村嫌弃。家徒四壁,还有四个拖油瓶。凌新月被迫接下烂摊子。老大偷练功夫,等着拳打恶毒后娘。老二小小年纪就心思深沉。老三挺乖巧,后娘死了他鼓掌……好在她发现随身系统,御灵师本领也在重新回归中。召唤精灵,手持系统,赚钱养崽,打怪升级。四个崽子也要一个个收服。生活乐无边时,忽然发现惊天秘密。她名义上的死鬼老公竟然还活着!

角色:刘翠花,凌新月

空间小后娘:被迫养了四个拖油瓶

《空间小后娘:被迫养了四个拖油瓶》第1章 这家人死绝了免费阅读

“贱货!死了还勾引男人!看我不砸烂你这张脸!”

女人恶毒的咒骂声分外刺耳。

混沌中,凌新月感觉五感在迅速变得真实。

本能地察觉到危险,她蓦地睁开了眼睛。

只见一个满脸横肉的妇人高举木凳,正朝着她面门狠狠砸下!

好在凌新月睁眼时,身体已同时做出了反应。

她右手擎住那只攻击自己的手,往外侧狠狠一掰!

同时左手闪电一般伸出,精准地扼住了眼前那人的咽喉。

随着女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木凳也应声掉在了地上。

凌新月从地上快速翻身,提着女人的脖子站了起来。

记忆如潮水般一股脑灌入她的脑海中。

她晃了晃有些眩晕的脑袋,凭借这身体原主的记忆,捋了捋状况。

刘翠花,今早上就是她,诬陷原主勾引他家男人。

因此找上门来。

俩女人吵闹推搡间,原主被推倒,一头磕在井台子上。

当场流了一滩血,死了过去。

眼看人死了不算。

这恶毒的妇人占她的房子,搬她家东西,还想毁她的容貌。

而此时站在门口,那个唯唯诺诺的猥琐男,正是罪魁祸首——

刘翠花的男人,张铁柱。

凌新月身为御灵族百年来的第一天才。

从出生起就被寄予厚望,预定成为下一任凌家家主。

所以在她二十四年的人生中,敢当面对她如此造次的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由不得她不动怒。

凌新月望着刘翠花两口子,眼神阴沉如鬼魅。

“说吧,我头上这道口子,你们想怎么还?”

刘翠花也想回答啊。

奈何她有出气没进气,哪里还说得出话!

凌新月见刘翠花两眼翻白。

厌恶地抬手往前一丢,正不偏不倚扔在张铁柱脚边。

张铁柱本就做贼心虚。

此时看到死去的凌新月又站了起来。

还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他顿时面如金纸,大叫一声“恶鬼索命了”,转身就跑。

刘翠花更被吓得头脑一片空白。

刚缓过气,也鬼哭狼嚎地夺路而逃……

赶走了敌人,凌新月抬手按了按太阳穴。

晕啊,这身体底子本来就弱,今日又搞得严重贫血。

才活动两下就有些吃不消了。

这时她才想到屋里还有其他人在,扭头望去。

破烂不堪的土炕上,三个孩子蜷缩在一起。

凌新月凭借原主的记忆认出了他们。

这些娃娃虽然平素都管她叫“娘”,却没有一个是她亲生的。

全都是被原主凌新月“克死”的那位亡夫、张老三的孩儿。

中间年岁大点的女娃是老二张意。

心思最细腻,也最为敏感。

挨着她左边的男娃张智,六岁多,是家里的老三。

最小的是个女娃,家里的孩子也属她最乖巧,名叫张禾。

除了眼前这三个,家里还有个老大,今年已经九岁了。

叫张铭,小小年纪就心智早熟,是这些弟弟妹妹们的主心骨。

炕上的三个孩子穿着不知多久没换洗过的破衣裳。

个个儿小脸蜡黄,瘦骨伶仃。

因为长期营养不良,他们看着都要比同龄孩子显小些。

此时三人都惊恐地看着凌新月。

浑身抖的竟然比刚才那俩坏人还厉害。

凌新月只觉得头更疼了。

失策,忘了还有三个小崽子在呢。

她刚才怎能一时放任,表现的那么暗黑呢?

万一给人家小孩留下什么童年阴影,以后再心理扭曲变成大反派。

那她岂不是罪过罪过?

凌新月清了下嗓子,对他们扯出笑容,努力让自己显得和善些。

“怎么就你们仨在家?你们大哥呢?”

想到后娘以前笑着笑着,突然就会抓住他们的头发,一顿毒打。

三张小脸顿时齐刷刷变得煞白。

昨日下午,就因为他们没找到吃的,娘抓起扫帚疙瘩就是一顿打。

大哥为了保护他们,耳朵都被揪出血了,夜里还在雪地罚跪。

而这样的事,在过去一年中就是家常便饭。

所以就算身后已经靠着墙角了,三个孩子还是拼命地往后缩。

仿佛借此就能远离面前可怕的女人。

老二张意想到大哥不在,自己应当保护弟弟妹妹。

便努力挡在前面,“大哥他一早就去山里找吃的。”

她说着,看了凌新月一眼。

强忍着恐惧,继续辩解道:

“我们是看娘死……晕过去了,今儿才、才没出门。”

凌新月透过敞开的大门看了眼外面,忍不住心里骂了句脏话。

哔……(具体内容请自行脑补)。

自己坐吃山空是个废物。

冰天雪地的,还有脸叫小孩子出去找吃的!

早在凌新月苏醒时,就已接收了原主的全部记忆。

并且认识到自己穿越的现实。

奈何刚醒过来就面对这么多事,让她暂时还无暇怀疑人生。

此时看到三个孩子战战兢兢的模样。

凌新月心底再次软了软,忍不住叹了口气。

从前的凌新月恨透了这四个“拖油瓶”。

她不但打骂孩子,还逼他们洗衣做饭,砍柴挑水。

有时哪怕是自己心气儿不顺了。

一家人正好好地吃着饭,她也会突然几个耳光上去。

还想出各种花样,对孩子们体罚虐待。

四个孩子自张老三去后,就从未吃过一顿饱饭。

身上新伤旧伤更从没断过。

村里其他人看见,有谁不对此唏嘘不已?

顺带骂一句张老三家的黑心烂肺!

正因如此,原主在院子里被刘翠花推倒。

脑袋磕在井台子上,出了好大一摊子血,昏死过去。

大家也只是看看就散了,根本没人打算多管闲事。

反正刘翠花在村里风评也极差。

有人说,这叫“狗咬狗”!死了谁都活该!

凌新月思及此,环顾眼前破败不堪的屋子。

再看看那三个面有菜色、抖如筛糠的小豆丁。

内心有些无力。

原主还真是给她留了个烂摊子啊!

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想办法解决问题了。

她对孩子们笑了笑,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善意:

“没事,大冷天的,你们这么小,就该好好在家待着。”

三个孩子都愣住了,下意识地更加用力挤作一团。

娘竟然笑了?

不但没有骂他们,或者直接动手打。

咋还说“没事”?

太可怕了!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