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无限流:快跑,疯批大佬又来收割NPC了》秦谢_最新章节目录,唐柯,唐柯松_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无限流:快跑,疯批大佬又来收割NPC了

小说:纯爱

作者:秦谢

简介:【双男主+无限流+强强+年上+逃生游戏+星际】 季谈通关离开时,鬼怪npc放了三天三夜鞭炮。但怎么也没想到,本该离开的人竟然回到新手村从头再来,甚至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向!众鬼:鬼生无望。“知道我回来废了多大劲吗?”鬼见愁季谈眯起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人。温朝行:“我也没想到我家小孩连墓碑都给我准备了,看来我以后……”话音未落,一向沉静理智的温朝行被咬牙切齿地虎扑在地——“去你大爷的小孩!!”

角色:唐柯,唐柯松

无限流:快跑,疯批大佬又来收割NPC了

《无限流:快跑,疯批大佬又来收割NPC了》第1章 午夜花园1免费阅读

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细雨淅淅沥沥的打落下来,促而急。

前方不远处,那是一条看不到尽头的小路,两侧是繁茂交错的树木,前面依稀还能看到浓厚的白雾。

季谈穿着不符合天气的单衬衫,没打伞身上却也没有落下细雨的痕迹。

在他踏出那一步的同时,意识中智屏猛震了一下,紧接着一连串的信息和语音掀出。

【亲爱的玩家您好,欢迎来到无限空间,我们秉承着顾客是上帝、玩家是垃圾的工作态度,真心且有诚意的希望您挂在这儿~】

【好了咱废话不多说,这次的终点站是‘午夜花园’,您需要完成以下任务。】

【任务一、水牢里的鬼最喜欢什么花?

任务二、男主人有几个孩子?

任务三、女主人的秘密是什么或男主人的秘密是什么?】

【期限十天,三个问题全部答完即成功,并获得100积分(别问为什么才100,就是抠,咬我啊)。】

【在这里死亡,现实世界也会消失噢~祝您玩的愉快!(真心的,鬼也不是假的,请不要质疑……)】

语音还没放完,季谈直接抬手摘下耳挂,同时关闭智屏。

废话真多。

大约走了几分钟,季谈突然顿住,前面出现一条分叉路,一条笔直前行,一条右转。

“我靠!小爷就不信走不出去!”

就在季谈准备继续往前走时,右边那条小道上突然传来一道吼叫声。

他眉头一跳。

这声音……

季谈往右边看去,视线直接撞上全身半湿,拿伞不打开,神色愤怒又懵逼的少年。

少年仿佛被冻住,等他反应过来后整个人直接飞扑过去,季谈侧身闪开,抬手抵住他脑袋,在他碰上的瞬间,少年四周泛起一层透明白光,顷刻间湿掉的衣服已经干透。

“谈哥!亲人!原来我真不是被绑架啊!”

“唐柯同学,你要敢把鼻涕抹我身上就完了。”看着他,季谈露出职业假笑。

瞬间,唐柯停止哭天喊地。

刚刚还轰天炸地的少年直接翻了张脸,他焉下来:“谈哥,之前智屏上显示的信息我没信,咱们不会真回来了吧?这可刚通关,好日子还没过三个月啊!”

相比他的痛苦,季谈风轻云淡道:“嗯,回来了。”

“……”咱回的是会死人的鬼地方,不是回家!

两条道唐柯已经试过一条,所以他们直接否定掉右边。

在这里完全感觉不到时间流逝的快慢,两人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的浓雾开始渐渐消散,慢慢可以看到前面的景象。

但季谈和唐柯谁都没有动。

唐柯咽了咽口水:“谈哥,前面那个是人吧……?”

迷雾散去,不远处站着一道颀长撑伞的背影。

像是察觉到他们的视线,那人转过身,因为还有些距离,季谈有些看不清。

“谈哥哥哥哥,他过来了!”

那人撑着一把纯黑伞,脚步轻而不促。

伞微微往后斜过,这才看清对方的样子。

青年精致的容貌让人惊艳,卷翘的睫毛下是一双波光流转的桃花眼,白皙的脸庞透着丝丝病态。

米色风衣衬的他脸色更加苍白,却掩盖不住那种高贵优雅的感觉。

唐柯没忍住打破宁静:“那个……你也是这里的玩家?”

青年温和笑着,声音如泉水敲打山壁:“嗯,你们好,我叫温朝行,新人。”

呼。

听他这么说,唐柯松了口气,不过听到最后一句,倒是有些半信半疑,他可真没见过这么淡定的新人。

“我叫唐柯,他叫季谈,我们也都是新人。”说着,他指了指旁边没说话的季谈。

他这也不算撒谎,原本都通关了,谁知道莫名其妙又进来,以前那号算是废了,只能开小号从新人开始。

温朝行依旧保持笑意,唐柯一时也不确定他信没信。

他悄悄往旁边斜了斜眼,季谈收回落在对面的视线,便看到唐柯眼歪嘴斜的样子,他淡淡道:“走吧。”

这时候已经能看到前面大概的场景,好像是一座庄园,外面还站着几道打伞的人影。

在他们的角度看去,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争执。

一个人要往外冲,被好几人拉住。

除了唐柯想走快点凑热闹外,季谈和温朝行皆是不紧不慢的走着,丝毫不好奇前面发生了什么。

啪嗒——

唐柯加快的脚步立马停住,只见离他脚尖不远处,一大团鲜红肉糜不知道在哪里啪嗒一声掉下来。

他惊了一瞬,连忙招呼后面的人:“谈哥谈哥,快看这什么鬼?!”

然而这还没有完,在他惊呼出口后,天上直接下起了肉雨,啪嗒啪嗒左一块右一块。

幸亏季谈迅速把他拎走,这才避免一场肉糜澡。

季谈抬头,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柔和的月光照在树枝枝丫上,猩红和周围的褐色形成对比。

唐柯睁大眼,张了张嘴:“谈哥,这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季谈移开视线。

以前这种事没少发生,每轮都有新人遇危险而不自知,就算听身边的人说起这里的事,但自己没经历过也都不会有很大感觉,总觉得自己是特殊有光环而不会死,简直是鬼给他们的自信。

但每次想闯出去的新人,无疑都是死亡,无一幸免。

以前有老玩家干脆直接把人打昏制止,但这次明显没赶上。

唐柯看看季谈,又看看温朝行,他往后者旁边挪了挪,想了想才开口:“温大哥,其实这里也没外面传的那么吓人,就是挺邪乎的,千万不要想不开,老实做任务还是有很大可能活下来,但要是……”

说着,他顺便抛了个你懂得的眼神。

温朝行:“???”

这时,庄园外面的那些人刚好发现他们三人。

有六人,四男两女。

方才被人拦着的玩家也已经安静下来。

季谈他们过来,一身行头都比较非主流的男玩家主动打招呼:“人终于到齐了哇,快快快,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其他人:“……”

唐柯扯了扯季谈的衣袖,低声道:“谈哥,这家伙不是傻就是受虐狂……”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