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横行诡异世界》苏远,张浩小说最新章节,天穹老人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横行诡异世界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天穹老人

简介:天高地阔,世界空前盛大。有神高居庙堂食香火而惑人心,
  妖鬼半夜入农家拆骨饮血,
  书生口灿舌莲手持儒本退妖魔,
  武者抛头洒血提三尺青锋问苍天。
  地狱空荡荡,恶鬼满人间,苍生皆苦唯自渡……

角色:苏远,张浩

横行诡异世界

《横行诡异世界》第2章 惑乱将至(二)免费阅读

空气是那么燥热,就连微风扑在脸上的时候也能感觉到一阵干涩,苏远眨巴眼睛回过神来看着手中的玉佩不禁感慨良多。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从一个看到血腥就忍不住呕吐的愣头青到现在已经能平静的面对那些死相狰狞的尸体,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大概是接触得多了吧。

然而迫使他做出巨大改变的,是活下去的信念,胆小怕事的性子在这个处处吃人的世界是活不下去的!

最初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也曾自命不凡,意淫着自己会得到什么绝世武功,走上人生巅峰。

就这样,一天,两天……他就这么满怀期待地等着,最终还是没有任何奇迹出现。

一次次的诡异事件在身边发生,那些朝夕相处的邻居,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在他面前失去了温度,这血淋淋的事实摆在面前狠狠地将他打醒。

也让他清楚的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小说!他也不是主角,这是这个真实的世界!如果没有这枚玉佩,自己也不过是外面那座乱葬岗中的一员,甚至死了也没个整样的。

记得第一次直面尸体,他是插在人群中缝隙里偷看的。

地上狼藉一片,干瘪的肠子裹着暗红的血丝暴露在空气中,呼吸间鼻腔里都是股腥臭味,当场就让他吐了出来。

那次过后一连几天苏远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回过神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数不清多少次夜里被噩梦惊醒起来来狼狈的哭泣,直到嗓子变哑脑袋才昏沉睡去,第二天依旧没能改变什么。

他还是那个书生,房子一如既往的破烂,周围依旧有人死去,没有办法改变什么……

“唉。” 叹了口气

苏远将玉佩收回怀里,准备上床睡觉,按照今晚的遭遇他知道婶子一家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他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了,没看到今晚上那妖怪都来串门了吗?

这大晚上又如何敢出门去看望他们一家,但在原主的回忆里他们又是自己为数不多的能称得上亲戚的人,于情于理都得去看一眼。

按照老一辈人的说法,夜里阴气重,正是鬼门大开妖魅横生的时候,晚上敲门的指不定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算是邻里之间的走动对此也是忌讳莫深。

揉了揉眉心,苏远疲惫脱下青衫躺在床上,看着破旧的屋顶心里不由感叹今天又混过去一天。

长夜漫漫,幽沉的天空中晚风带着一丝凉意轻轻拂过树叶发出“沙沙”的轻响……

翌日清晨

“喝!……哈!一阵铿锵有力的叫喊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简陋空旷的庭院中,黑发青年赤膊上身两腿微屈作马步状,双拳一前一后挥舞而出,汗水自天庭两侧淌下,顺着手臂上初显轮廓的肌肉滴落到地上。

这是苏远前世所学的军体拳,并不高深,胜在易学,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第一起灵异事件起,死亡的压迫感就如影随形的笼罩在心头。

他知道这种程度的武学也许练一辈子也不能对付妖邪,最多做到强身健体,或许这样能给自己一个宣泄压力的方式,心理上也能多少得到点安慰,毕竟没有什么比日益强大的自己更让人心安。

“呼……”苏远缓缓起身口中吐出一缕浊气。

“这样果然还是不行啊。”这般练下去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达到前世职业运动员那种程度,可是在这个世界中,再强的身体对那些邪崇而言也不过是蚍蜉撼树不自量罢了。

他想要的是真正的武学,那种可以获得超凡力量的武功!

来到这个世界见识了这么多的妖邪害人事件过后,他也思考过,如果人们都是像自己一样的肉体凡胎的话,百姓都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难道人们就真的屈服于它们甘做待宰的羔羊。

既有妖魔为何不见神佛?

本来以为自己的功夫梦就此破裂,直到那天见识到郡里派来处理案件的高手,才知道人类中原来有武者这样的非人存在。

看起来比他还要瘦小的男子居然可以凭借一双肉掌让齐肩的巨石碎成一地,几步之间便可跨越数十丈的距离,如同神话中的咫尺天涯,这样的手段让苏远心中敬畏无比。

但是即便是如此高手在见到那些尸体的惨烈后也不禁面色凝重,而后匆匆离去。

之后村子里死人上面再也没有派遣强大的武者来查看,无论村民们怎样上报,最多也就派几个捕快来将尸体带走。

当时的苏远只沉浸在发现超凡力量的巨大喜悦中并没有注意感到什么不对,现在细细想来这背后恐怕有什么令人寻味的大事……

………

万里无云,烈阳悬空。

苏远一袭墨绿色薄衫,身姿挺拔的缓步走在绿意盎然的林间小道,正午的阳光透过浓密的树荫,留下一地斑驳。

他是专门挑这个时间段去的,在这里生活了快一个月了,耳濡目染的也听老人唠叨过。

这一天中夜晚相对白天阴气最重,其中最盛的时段莫过于寅时,拂晓之际是鬼门将关之时,鬼怪尤多,生人最好退避,昨晚他才遭遇了邪崇特意挑了个阳气最旺的午时冲冲阴气。

张婶的住处离他家大概半里的村东尽头,一路无话,苏远加快脚下的路程,半炷香不到便已远远看到他家简陋的房顶,快步前进却发现往常清冷的王叔家门前却围了一圈人。

这一幕让他不禁心头一跳,立马跑去挤开围观人群,那些被推开的人本想破口大骂但一看是苏远到嘴边的话骤然停滞。

邻里是认得他的,王叔俩夫妇膝下无子对苏远视如己出,现在人没了要说最伤心的也莫过于他了。

只看砂石密布的地面上两具死状狰狞的尸体仰面躺着。

眼眶深凹,面容枯槁,原本肥胖的身躯变得骨瘦如柴,乍一看去就像两具骷髅一样。

“不知道是招了什么邪,昨天人还好好的,今个就没了。”

“你看这样子还用说嘛,肯定是恼了哪位鬼仙。”一面容刻薄的老妇大声道

“呸!”

人群中,暮年老者拐杖重重的点了几下地面“你这妇道人家嘴上不知道积点德吗?村里因为这些玩意死了多少人了,你要是稀罕就自个请回家去,没人拦你!”

此言一出邻里纷纷附和道数落那妇人的不是。

“就是……就是”

“就是啊”

“谁不知道你以前因为地里那点事和张婶家吵得不可开交。”

“这事指不定是鬼是人干的,我看有些人倒是挺有问题的。”

…………

“我……”那刻薄老妇还想说些什么,不料却被苏远冷冽的目光一瞪立刻将话语咽回了肚子里。

回过神了才发现自己竟被一个半大小子吓到了。

老妇一手指着苏远“好啊……你!”正待发作但是看见周围那些厌恶眼光,只得留下一句未说完的话就匆匆离去。

苏远看着老妇离去的背影眼中的冷芒逐渐消散,而后看向人们抬手致意,道

“大家静一静。”他的身躯因为一个月来的锻炼早已不是人们印象中的那副瘦弱形象,坚毅的面庞带着一丝稳重,不自觉的便能吸引人们的目光。

“没必要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浪费唾沫,现在大家也看到了,王婶夫妇不幸遇难,我现在只想让老人家尽快入土,如果大家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散了吧。”

“苏小子要不要给你搭把手?”话音刚落人群中便有一黝黑壮汉走出。

说话的是刚才那位怼人的老者,他姓张,早年曾当过兵吃过皇粮,脾气火爆但为人不错。

“那就谢谢张老了。”考虑到两具尸体,苏远也就没有矫情了。

老人摆摆手,“多大点事,浩子你陪他去一趟。”

浩子便是大汉的名字,全名叫张浩是老人的独子。

“走吧。”张浩拍了拍苏远肩膀

俩人通过周围邻居在村里找了个白布担架,带上家伙就一前一后抬着尸体向村外走去。

………

苏远安葬王叔夫妇的地方是距离他家三里左右的一个小山头,从这里俯视下去正好可以看到村子全貌,风水宜人。

俩位老人前半生流连异乡,经历匪患战乱,唯一的儿子在八岁那年失踪,晚年好不容易做了点糊口的营生,眼瞅着日子渐渐好起来,谁曾想还没来得及享受人就没了。

他想,俩人最后的归宿是在太平村,埋在这里,想看的时候能看一眼,也不算辜负老人对自己的照顾了。

苏远将手里写好的木碑插在面前新翻的泥土里,转身从地上摘了一株蒲公英,抬起手轻轻一吹。

洁白的种子瞬时间便被燥热的夏风裹向远方,俩位老人的生命也宣告落幕……

“人死如灯灭,前尘往事随风散,你们一路走好。”说完苏远眼帘低垂,眸中闪过一丝晦暗光芒。

那是对未来的迷茫和……害怕,今天苏远为别人送行,那,他去的那天谁又来为自己饯别。

说到底自己如今连玉佩的使用方式都没能明白,只会本能用它去挡住鬼怪,要是将来遇到强大到不害怕玉佩的诡异又该怎么办呢?

说到底,这些外物都是虚的,只有自己掌控的力量才是踏实,这一点从见识到那些郡里下来的高手后,变得越发强烈。

>>>点此阅读《横行诡异世界》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