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新婚夜,夫人把偏执总裁打哭了!》藤谷小说免费阅读,江俊峰,濛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新婚夜,夫人把偏执总裁打哭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藤谷

简介:【女强&甜宠&马甲&追妻&强强】
她身负弑母之仇,在少林寺长大,身怀绝世功夫。
他是仇人遍天下的财阀大佬,阴狠暴戾,偏执重欲。
一纸协议,她与他的命绑在了一起。
宁远言之凿凿:卖命不卖身。敢碰老娘就打爆你狗头。
御天凛贱嗖嗖一笑,“强势”壁咚——
“来,婚床抗折腾,随便打。”

角色:江俊峰,濛濛

新婚夜,夫人把偏执总裁打哭了!

《新婚夜,夫人把偏执总裁打哭了!》第3章 卖命不卖身免费阅读

从未被男人如此轻慢的宁远,眼神充斥上愤怒与戾气,冰冷的眼神和比赛中的神情如出一辙。

下一秒,她抬起拳头,却兀自拧眉,一只夹着木质夹子、插着输液针管的手被迫停在半空中。

见状,御天凛原本漫不经心的眸子里染上寒霜,那张英挺的脸瞬间压迫下来,五官在那张淡漠的小脸上方突兀地放大。

“为什么接近我?”

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仿佛要吃人。

逼仄感压得她要喘不过气来,她樱唇微抿,不动声色道,“钱。”

毕竟1千万的薪资,在保镖行业史无前例,这个理由说得过去。

御天凛审视的目光继续在脸上游走,轻嗤一声,“在我这,你这张脸比你的身手更值钱。”

早就听闻御氏财团总裁御天凛出了名的重欲,他换女人如同换衣服,在他身边的女人没有一个超过一个星期。

她对自己的身手完全自信,才冒死拼到他的身边做他的贴身保镖,只是,眼下经过几场鏖战,她元气大伤,身体的全部力气似乎都被抽走,她不确定他会不会变态到趁人之危。

“卖命不卖身。”她眼神回正,一字一眼地警告着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

闻言,男人突然张狂地笑起来,眸子里渐渐升起一股阴险狠辣,侧脸的酒窝似乎深不见底。

“想为我卖命,得先卖身,小东西,这都不知道么?”

原本俊逸非凡的五官,此刻变了形,男人从上到下,呈现出一种骨子里透出来的坏和邪。

被子下面暗暗握紧的另一只拳头猛然举起,却被男人一只强有力的大手一把钳制。

她平躺着,身体被压得无法动弹,此时两只手被男人举过头顶,按到床头。

在黄昏时分幽暗而柔和光线里,她的脸像镀了一层濛濛的雾,闪着微微的光亮,柔美却又起伏不定,忍不住让人在那张脸上一探究竟。

面前的男人,英挺的五官因为手上的力道而紧绷,高耸的鼻梁越发挺拔,突出的喉结滚动了两下,眉眼放大,眼神炙热,那双大手滚烫。

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怒目圆睁,眼里布满血丝的自己。

男人突然眉头一蹙,不觉手下一松。

他躁动地放开手,从床边站起,低眸睥睨着床上的女人。

他御天凛何时对女人手下留情过,更别谈什么怜香惜玉,从来只有他想要,没有他得不到。

但这个女人刚刚对他怒目而视的一瞬,却让他身体深处某个地方陡然一紧,脑海里是她浑身浸透着血水在场上格斗的画面。

一张寡淡冷漠的脸,眼神清澈凌厉,如果是搞暗杀,引他上床,在他最脆弱的时刻岂不是更好出手?

那么,真是为了钱?

他想起在格斗场上身姿单薄的她,嘴角噙血的模样,那副样子,绝不是单纯为了钱可以做到。

他一早便派秦安去调查,只是除了查到她是一个孤儿外,一无所获。

不管她想做什么,既然来了,那就好好陪她玩玩。

黄昏的一阵风从窗台吹进来,打破了卧室里的一时寂静。

轻轻的敲门声传来,穿着西装的男子,在门口毕恭毕敬地说到:“御总,江氏财团的江俊峰想跟您通话。”

“让他到我办公室去候着,他不是不死心么,老子要当面弄死他。”说着,他走到衣架前,张开颀长的双臂,秦安小跑过来拿起一件黑色大衣替他穿上。

秦安的眼扫到床上,一惊,“御总,宁小姐这是醒了?”

御天凛回头向床上冷冷地瞥一眼,“她死不了了,很快会和你成为同事了。”

说罢,大踏步走出房间。

宁远舒一口气,刚才头痛万分,此刻只觉神志清爽。

她冷静地分析着眼下的情形。

她九死一生,总算达成了第一步,目前的局势还不错,御天凛似乎已经接受了她做他的贴身保镖。

但此人生性阴险多疑,行事乖张,要取得他的信任,绝非易事,她必须时刻谨慎。

只是,目前的情形下,她必须尽快恢复身体力量,否则,在那个变态面前,她自身难保。

传闻,御天凛曾接受过特殊组织的训练,身手不凡,刚才,只简单的对峙,能够感受到此人的力量,看来传言非虚。

这么想着,宁远,便又合上眼,她要抓紧一切时间休整身体。

……

青葱的山林隐在淡淡的雾霭中。

林中清脆的鸟鸣声伴随着远处的流水潺潺。

在幽深的林中能够看到少林寺的塔尖。

清晨,寺中的钟磬声,清脆悦耳,而又荡气回肠。寺中的小和尚,在老方丈的带领下,诵读经文。

大殿上空梵呗阵阵,惊醒了梁上的鸽子,也惊醒了东方的旭阳。

懵懂的小孩,被剃了光头,坐在老方丈身旁,一字一句地跟着他念读。

恍惚间,小孩和一众师兄弟单腿站立在高耸的木桩上。

一个走神,小孩从木桩上跌落。

年老的方丈将她抱起重新回到木桩上。

一次又一次,不知道跌落了多少回。

最终,倔强的小孩忍着脚踝处的剧痛,久久地站立在木桩上。

夜晚,在暮鼓声中,老方丈拿着跌打损伤的药膏给小孩耐心地涂抹着高高肿起的脚踝,但朦胧中,方丈的身影越飘越远,再也看不见。

”师父,师父……”床上的人眉头紧蹙,嘴里喃喃地喊着,突然惊醒,眼前却是一片寂静的黑。

是夜晚了,她竟然睡了这么久,还梦回了寺里,她是想念一众师兄弟还有师父了么,她已经离开1个月了,不知道他们还好吗?

然而她的事情未了,想到这里,她的眼睛猛然睁大,突然对上了黑暗中一双炯炯夺目的眼。

>>>点此阅读《新婚夜,夫人把偏执总裁打哭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