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六零种田:美人娇滴滴》安姐姐,安脑子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水凌霄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六零种田:美人娇滴滴

小说:年代

作者:水凌霄

简介:软心安一睁眼穿到了软楼村,这里人穷,吃不饱穿不暖。  本来以为日子艰难,她就等着饿死重造。  却发现,这里的男人都好帅!  特别是她隔壁家那个没爹没妈的可怜孤儿。  哪怕是穿着脏兮兮的补丁衣服,也五官出众,冷白皮大长腿,颜值就是她的理想型。  软心安一抹脸,饿死?不!活着才是人生真谛!  她一个现代人还不能科学种地了?  【架空种田年代文,背景类似六零年代。1v1双洁,HE。】

角色:安姐姐,安脑子

六零种田:美人娇滴滴

《六零种田:美人娇滴滴》第01章 人在贫民村免费阅读

现世。

软心安虽然名字叫心安,可她真的一点也不安心。

从小父母离异,爹不疼娘不爱的她是被奶奶养大的。

奶奶已经很大的年纪了,在前不久安详离世。

28岁生日那天遭遇未婚夫劈腿,还和她说,“心安,你迟迟不和我结婚,又不让我碰,我总要找人解决我的生理需求。”

去他妈的生理需求。

软心安当场宣告她和未婚夫分手,老死不相往来!

捉在床真的很恶心。

让她产生心理阴影。

本来从小父母离异对软心安的伤害就很大,未婚夫这样看似完美的男人却劈腿,让她闹心的仿佛对婚姻再无期待。

最近阴雨连绵,软心安站办公楼落地玻璃墙面前,看了看外面阴沉的天空和绵绵不断地细雨。

手机叮咚叮咚。

未婚夫,不,应该是前未婚夫发来消息:

“心安,下雨了,你是不是又没有带伞,我开车去接你。”

“你身体弱,当心淋雨感冒。”

“心安,我是爱你的,你要相信我和她只是各取所需。”

“我已经让她滚了,我发誓没有下一次。心安,见我一面我们好好谈谈,再给我一个机会行吗?”

“我爱你,宝贝。”

软心安看的快呕了,赶紧放下咖啡杯就把这渣男拉黑。

下雨她也走不掉,就留下来继续画设计稿,一不小心成了公司最后离开的人。

软心安进电梯,疲惫的按了按眉心。

她真的觉得这样日复一日工作,下班,回家,三点一线的日子,枯燥也无趣。

靠在电梯里,软心安疲惫的想,她这辈子是不是就这样了?

突然,电梯的灯忽明忽暗,也开始剧烈震动。

猛地下坠感让软心安尖叫。

她,是不是,要死了?

这是软心安脑子里最后一个念头。

……

“姐,姐姐,你身体好点了吗?奶奶给你弄了糖水,你快喝。”

“姐姐。”

奶奶?

软心安可能是太想念了,所以连听到这两个字都觉得那么温暖难过。

温暖奶奶给她的爱,难过再也得不到来自奶奶的爱。

眼角不觉藏了一些泪。

“姐姐!”

是谁在她耳边那么吵。

软心安可没有妹妹,不,是有的,他爹再娶的女人生了一儿一女。

只不过软心安不待见他们,他们也不待见她。

“姐姐,醒醒。”

好吵。

软心安睁开眼睛,“徐可可,闭嘴!”

然后软心安就惊呆了。

这是什么地方?

泥巴砖盖的茅草屋,一个破木头桌子被擦的干净,让软心安都感慨一个烂木头桌子竟然可以擦的这么干净。

一个小窗户,纸糊的,低头是个泥巴垒的床,上面铺了个破破烂烂的打着补丁还有几个洞的床单,被子,不能称之为被子了,短小还破烂,补丁盖补丁。

难怪她觉得这么冷,这样的被子不蜷缩着睡,脚都会在外面露着。

软心安问,“这是什么地方?”

都什么年代了,就是山旮旯也不可能这么穷吧?

穷的让人觉得这日子根本就过不下去。

床头站着的又哪里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徐可可,而是一个虽然骨瘦如柴,但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美人胚子的女孩,大概…..

软心安琢磨着,十岁不知道有没有,她一眼也看不准。

女孩儿见她醒了,赶紧用烂了一个缺口的碗小心翼翼端过来一碗淡土黄的液体。

“姐姐,喝糖水,还是热的。”

软心安:“……”

这是糖水确定不是毒药?

女孩儿艳羡的看着碗里的糖水,仿佛能够喝上一口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软心安是个颜狗,被小美人这样看着,虽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但是已经用手把碗推到了女孩儿面前。

“你……喝吧。”

女孩儿却分外懂事的摇了摇头,“姐姐,你生病了,你喝。”

瘦小的手捧着碗,那么固执的递过来。

软心安还是伸手接了过来,然后问小女孩,“这是哪里?”

小女孩一瞬不瞬的看着软心安,“姐姐,这里是软楼村啊,我是软可可,你不记得了吗?”

软心安一听可可两个字她就警惕,盯着眼前小女孩,心道,还好不姓徐。

她膈应徐可可三个字。

软心安低头,一看自己的手,骨瘦如柴,皮包骨差不多了。

而且一看就认出来,不是她原本的手。

这双手真是有一种纤细的美感,比她原来的手更显的美人骨些。

她就算从电梯摔下去受重伤,被她那个同父异母的恶毒妹妹徐可可卖到山村里,昏迷几个月,也不可能瘦成这样,还换一副皮囊吧。

难道,她掉进什么虫洞什么的,穿越了?

软心安赶紧问:“这是什么国家?”

软可可担忧的看着自己姐姐,才小小声说,“是北国。”

北国是什么国?

软心安听都没有听过,她的一颗心冰凉冰凉的。

不过也猜测到了自己应该是穿越了,只是不知道穿到哪了?或许是穿书了也说不准。

只是她看文都是看总裁文,或者是马赛克文学,但是还从来没有看过种田文。

她没有那个兴趣啊。

所以就算是穿书了她也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在她的掌控范围内,这可太难了。

那她在真实世界的身体还活着吗?还是电梯高空坠落,她已经成肉泥了。

软心安接受了一会,又振作起来,“镜子,有镜子吗?”

“有的。”

软可可找了个小镜子递给软心安。

软心安都抱着这里的镜子照不出人的心理准备了,却没有想到镜子还是异常清晰的,能看到她的眉眼和脸。

是和之前差不多的,不过就像是磨了皮美了白,把缺陷补好了,变得更加明艳动人了。

只是这张脸还略显的年轻啊,像是未成年。

软心安摸了摸脸,问妹妹,“我今年多少岁了?”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