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村霸家的旺夫小娘子》沈姣姣,沈母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是柿子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村霸家的旺夫小娘子

小说:种田

作者:是柿子呀

简介:沈皎皎上一辈子嫁错了人,最终落得身败名裂,葬身火海。  重来一世,她瞄上了那个天天调戏她的村中一霸。  沈姣姣穿着新衣,站在他面前,风很大,吹起了沈姣姣的裙摆,吹迷了晏盛的眼。  你那天说要娶我,还作不作数? 晏盛抖着腿,衔着草,半眯着风流的桃花眼,看似波澜不惊。  我只是随便说说,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沈皎皎莞尔一笑,我旺夫,娶我,你不亏。这一旺,把晏盛从村中一霸,旺成了天下一霸。

角色:沈姣姣,沈母

村霸家的旺夫小娘子

《村霸家的旺夫小娘子》第1章 梦里的事成真了免费阅读

冬去春来,冰雪消融。

饶是已经进入暖春,夜间的寒,仍和冬日无甚分别。

尤其是那河里的水,泛着雾气,凉得刺骨。

此时,天空泛着灰色,如眉般的弯月仍旧挂在当空。

天,将亮不亮。

青山下,错落住着几十户人家。

烟雾缭绕,如诗如画。

沈家小院内,一名扎着双头髻,身穿嫩青色夹袄,浅蓝色襦裙的女子,一脸怒气,双目喷火,大力拍着柴房的门,言语粗鲁。

“沈姣姣,你睡死过去了吗?还不起来,给我娘和弟弟洗衣服,你要再不起,看我进去不把你的脸划烂。”

拍门声和叫喊声还在继续。

沈姣姣嘤咛一声,细细的柳叶眉微微拧起,像是忍耐着什么。

逐渐清醒后,她有一瞬间的呆愣。

“沈姣姣,你死了吗,没死就吭一声。”

屋外,沈梅花的叫喊声越来越激烈。

沈姣姣眼神恢复清明,正欲起身,肩上一痛,接着,身上的痛意一起席卷而来。

肩膀,手臂,腰间,背部,还有腿上。

深吸了几口气,她忍着痛,起来。

房门忽然打开,沈梅花气极了,正在拿脚踹门,房门忽然打开,她沈姣姣早有准备,往边上一闪,她却一下冲进屋里,摔倒在地,哭了起来。

“啊,娘啊,沈姣姣欺负我。”

屋外很快过来一个男孩,睡眼惺忪,一脸的不耐烦,微眯着的眼望向沈姣姣,呵骂。

“你敢打我姐,看不把你卖到青楼去。”

沈姣姣咬唇,“我没碰她,是她……”

现在她还太弱,若是突然反抗,反倒不好。

“呸,狐狸精,不要脸的小娼妇,勾引我姐的未婚夫,还敢欺负我姐,我打死你。”

沈秋元越说越气,抬手就打过来。

沈姣姣眼神一冷,这情景跟做梦里竟是一模一样。

好在,她已知晓未来的事,她可不怕他们。

尽管如此,沈姣姣也不想白挨一顿打,闪身往后一躲,“你打伤了我,我可没办法给你们洗衣做饭了,要你们自己去做的。”

沈秋元一听,虽然不服,但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对。

“姐,你起来,把这身衣服换下来,让她洗,洗不好就告诉爹,看不揍她才怪。”

沈梅花一脸愤恨,恨不得当场抓烂她的脸。

可是想起那一堆的衣服,和每天都要刷的碗,她忍了忍。

“娘饿了,去炖鸡蛋羹,要炖的嫩嫩的。”

见事情解决了,沈秋元要走,沈梅花拉住他,“你跟看着她,可别让她偷吃,咱们家的东西,不能便宜外人。”

走之前,恨恨的盯了她一眼。

这句外人,说的就是她了。

沈姣姣没有反驳。

本来,这家人也没拿她当自己人,只当她是一个丫鬟,一个物件,一个,能卖几十两银子的物件罢了。

想想梦中的遭遇,她眼神更冷了。

本来,她在大伯家过得好好的,继母非要她回来。

她那时,真当继母是生母的,直到后来,她被搓磨的不成样子,大伯母才哭着说,若是你娘亲还在……

自那时起,她才明白,为何别人看她的眼神,带着不一样的东西。

沈秋元见她不动,推了她一下,沈姣姣差点摔倒。

她一回头,沈秋元斜瞪着眼,“看什么看,再看还叫爹打你。”

忍了忍,沈姣姣迈动发酸的双腿。

做饭这种事,沈姣姣驾轻就熟,很快鸡蛋羹就蒸好了,滴上几滴香油。

鲜香的鸡蛋羹冒着诱人的香气,直往沈姣姣的鼻子里钻。

沈姣姣忍住咽口水的冲动,神色平静的往菜篮里放。

监视她的人,早已经从沈秋元,换成了沈梅花。

见她蒸好了,劈手夺过来,挖起一勺往嘴里一送,“再蒸一碗。”

沈姣姣站在那儿,看着她。

沈梅花瞪过去,“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看你还怎么勾引男人。这就当是你赔我的。”

赔什么,当然是她和沈梅花未婚夫的事了。

提起这个,沈姣姣心里一阵反胃。

她当成宝的未婚夫,长得又胖又丑,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没人的时候,对自己言语轻佻,动手动脚。

每次他一来,沈姣姣都躲的远远的。

昨天,他寻到了机会,将沈姣姣逼在墙角,上下其手,沈姣姣一时害怕,大声喊叫,引来了沈家人。

那男人指着她大叫,“是她先勾引我的。”

沈青山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劈脸一个耳光,直把她的耳朵打得嗡嗡作响。

“我沈青山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女儿,贱人。”

一句话,定了沈姣姣勾引男人在先的罪名。

有了沈青山的一巴掌,沈梅花和沈秋元更加无所顾忌,将她按到地上,又打又踹。

梅花几次想挠她的脸,都被老太太制止了,改为扯她的头发。

沈梅花又哭又闹,最后以罚沈姣姣跪了一天结束。

至于为什么不让梅花挠她的脸,自然是因为她这张祸水似的脸,值钱啊。

值钱到,县里的两家公子为了娶她,大打出手,差点闹出人命。

两家逼着让沈家挑人,沈母左右为难,决定去问灵隐寺里的方丈。

沈姣姣听说后,偷偷跑去求了方丈。

方丈怜她身世可怜,便与沈母说,需得能够镇得住她这美貌的男子,才可保沈家大富大贵,仕途亨通。

自打那次回来,老太太天天琢磨这有缘人是谁。

是官家公子,还是京中富少,抑或是中甲状元?

她这一琢磨,又惹出了好几场祸事。

但凡有点钱,有点文采的,都来沈姣姣身边,想要试试自己是不是那个有缘人。

暗地里大打出手的,不在少数。

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更是不少,沈梅花的未婚夫便是其中之一。

沈梅花气自己不如她貌美,又恨那未婚夫心里竟装着沈姣姣,若不是沈姣姣长成这样,她又何苦白受这天大的委屈。

这婚,她是退定了,至于这口气,她势必要从沈姣姣身上讨回来的。

但见那眼神越来越恨,似要将她千刀万剐。

犹豫一番,沈姣姣又拿了一个碗,打了两个鸡蛋,兑好了水,放入锅里。

沈梅花冷哼一声,大爷一般坐在门口的小凳上,心满意足的吃着鸡蛋羹。

鸡蛋羹味道鲜美,香软嫩滑,沈梅花吃得很是开怀。

过了没一会儿,沈姣姣对沈梅花说,“天就要亮了,我去把衣服洗了,等下火停了,你把鸡蛋羹端给娘吧。”

“什么,你敢使唤我?”沈梅花眼睛一瞪。

沈姣姣连忙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想说,你端着鸡蛋羹去,娘知道了,一定夸你孝顺。”

“哼,算你识相,收收你那一身的骚气,离我未婚夫远点,否则,我划烂你的脸,看你还怎么嫁人。”

沈姣姣懒得再和她纠缠,垂着头出了厨房。

木盆就放在柴房旁边,里面每天都会装满一盆衣服。

沈母的,沈青山一家四口的,现在又多了一些新生儿的尿布。

弯腰抱起木盆,忽然眼前一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不知是饿的,还是昨天跪的,也许都有。

缓了一会儿,眼神清明后,她快步出了沈家的大门。

并没有朝着西边的河去,而是往东,走到厨房那儿,隔着墙,听着里面的动静。

不一会儿,屋内响起沈母的声音。

“梅花,谁让你……”忽然,尖锐的声音变小,带着怜惜与温和,“唉,吃吧,吃吧,昨天闹腾了一天,能吃是福。”

“奶奶,你真好。”

是啊,她只对沈家人好,除了她。

昨夜的梦里,她记得,她没走,等着端给徐氏吃。

奶奶突然到访,沈梅花把碗往她怀里一塞,大叫,“奶奶,她竟然偷吃鸡蛋,这都是给我娘补身子的,奶奶要为我们做主啊。”

沈母一看,知是必然用了两三个鸡蛋,当即跳起来捶打她。

“你个贪嘴的小贱人,你也配吃鸡蛋,你给我滚,滚出沈家。”

沈梅花得意的笑着,不时的偷掐她一下。

任沈姣姣如何辩解,全都无用。

挨了打,又被罚三天不许吃饭,还要她去洗衣服。

后来,后来……

沈姣姣低头,擦了擦眼,若是刚刚她没走,梦里的事,一定会成真的吧。

既然她做了梦,上天已经告诉她,那她就更不应该走回梦里那条路。

抬起头,东方的天边,泛着好看的橘黄,那是比鸡蛋羹还要漂亮的颜色。

那,也是希望啊。

咕噜,肚子响了起来。

她从昨天到现在,一口水都没喝,早就饿的不行了。

沈姣姣揉揉肚子,轻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饿着了。

她起身,抱着木盆,绕到屋后,从后面去河边。

才出了村子。

忽然,拐角处跳出来一个人。

“姣姣,是去洗衣服吗?”

——晏盛

那个长着一双风流桃花眼的村中一霸,晏盛。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