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子午村传奇》醉清风一网情深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子午村传奇

小说:悬疑

作者:醉清风一网情深

简介:深山古刹,美女道士,千年松柏。农村青年陈木生,跟着师傅张栓厚常年在外面干木工。媳妇桂花和养父陈康柱苟且引起风言风语,陈木生激愤之下痛下杀手,血斧不翼而飞。发小狗娃母亲张粉花生出一带尾巴的婴儿,狗娃娶杀猪匠傻瓜女儿为媳妇,子午村怪事连连……

角色:

子午村传奇

《子午村传奇》第003章 杀鸡免费阅读

三个人过了一段还算快乐的日子。

陈康柱作了多年鳏夫,看不惯儿子媳妇夜夜双宿双飞,常常夜不能寐。

再后来,遇到张栓厚来村子里打家具,陈康柱干脆就让他跟了张栓厚学木匠。农村人,谁家还不打个家具,盖个房子?一技在身,吃不穷穿不穷,又下不了多大苦力。

陈木生十分乐意,当木匠不光吃好的,更要紧的是可以不和陈康柱呆在一起。

没想到,最终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新仇加旧恨,让他瞬间就爆发了。

可这毕竟人命关天的事。

陈木生清洗斧子上血的时候,手一直抖个不停。有几秒钟,他恍惚觉得杀人的那个人不是他自己,好像那时候他的灵魂已经出了窍。

这是陈木生长这么大干的最大的一件事。他有些惶恐。

迟早会被发现的。

也无所谓了,大不了去那边陪他早死的妈。

这不能怪他,是那对狗男女自作自受。虽说陈康柱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也可这也乱伦人丑事。

陈木生竭力寻找一些能够安慰自己的理由。

原本看着还其乐融融的家一下子没了,陈木生象行尸走肉一般天天坐在自家后院瞅着那个埋人的地方发愣。

这天,陈木生感觉心情稍微好了一些,拿了锯子在家门口锯木板。他想着不能让自己的手艺光给别人家干活,自从学木匠以来他还没有给自己家做过啥家具。

这一次,总算有机会了。

大大小小可以做三口棺材。

邻居狗娃端了碗饭来串门。

陈木生将他挡在家门口。

他不能让他进去,这几天天气热了,家里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去。

狗娃在门口将身子蹲下,皮笑肉不笑的说:“木生,你媳妇生娃娃,你不去医院陪着,让你爸陪,不嫌村里人笑话?”

陈木生眼睛一瞪,骂道:“放你妈的狗屁,公公陪儿媳生娃,这不是很正常吗?谁爱咋的咋的。”

狗娃和陈木生是发小。

两个人从不分彼此,他不但不生气,反而压低了声音说:“正常?木生,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村里人都说你娃瓜地很,只知道挣钱,把年轻媳妇和壮年男人放在家中,这干柴烈火一点就着。要不是凭咱俩这交情,我还懒得说了。你媳妇这娃生下了,不知是该叫你爸还是哥?”

狗娃说完,赶紧扒拉了一口饭。

狗娃心虚,害怕陈木生发火。

狗娃满后悔的,别人不说的话,自己真是多事。虽说是好意,可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由不得他煽风点火。

那想到陈木生笑了笑,说:“狗娃,开啥玩笑?村里人爱嚼舌头,随他们咋说,我相信我桂花。”

陈木生说话的时候,手中的锯子来回拉着,没有停下的意思。

“不信算了,木生,这几天咋不去出工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媳妇不会那样的,我养父就我一个儿子,也不会做出这样的龌龊事。”

陈木生瞬间变了脸,骂的很难听,拳头握地紧紧地,好像要一拳头就要砸到狗娃脸上的样子。

“得了,就当我刚才放屁行了吧?我这可是掏心窝子的话,你不听,还骂人?”

狗娃见讨了个没趣,陈木生不但不相信,还骂他是根搅屎棍,心中很是不高兴,说话的口气充满了鄙夷。

陈木生本来就窝着一肚子气,被狗娃一激,血立即涌上头,一把抓住面前一只摇头摆尾的母鸡,操起手中的锯子朝鸡头锯下去。

“咔嚓”一声,鸡头落地。

顿时,鸡毛象天女散花一般洒落了一地。

陈木生骂道:“今后哪个再在我跟前嚼舌根,不要怪我这锯子不认人。”

那只无辜的鸡身子在地上“扑棱”了两下子,便没了气息。

狗娃没想到陈木生火气这样大,吓得面如死灰。

摇了摇头,一只手颤抖着指着陈木生说:“疯子,好赖不分。”

陈木生骂道:“滚。”

狗娃端了碗马上起身,差点一跤绊倒。

陈木生正要关门,却看到张栓厚手里提了瓶酒匆忙走来。

“狗日的木生,你婆娘生孩子这大的事也不和我说,咋样?生了没?带把不带把?”

张栓厚话中满是关心,一眼看到陈木生手中的鸡,不容他说话,又笑骂:“连鸡都杀了,是得给你媳妇好好补补,现在的女人可不比从前,娇贵的很。”

“师傅,你咋来了?我不是说了,木匠这活我不干了。”

陈木生说着就要关门。

“你小子,这热的天,我大老远来都来了,咋,还不让进门?康柱呢?还不出来迎接?”

“让鬼来迎接你吧。”

陈木生没好气的小声嘀咕了下。

“你嘀咕啥哩?”张栓厚没听清,又问了一遍。

张栓厚这人哪都好,就是嗜酒如命。每次到家里来都要喝的人仰马翻。

“我骂这只鸡哩。师傅,我养父不在,你还是回去吧?”陈木生不打算让他进屋,生怕露出破绽来。

“你养父咋不在?得了孙子看把他个老东西美的,架子还怪大的,求我收你做徒弟时那怂样子都忘了?”

张栓厚嘴上骂着,一把推开陈木生,半个身子就进了门。

陈木生一向在他面前逆来顺受惯了,再则,上门是客,张栓厚又不是外人,只好跟进来,反身关门。

回头看看,一眼看到狗娃手里端着碗,站在一丈以外的地方正朝着这边眺望。

完了,他们的对话他全听到了。

“康柱,你这老家伙,有孙子都不认人了?”张栓厚大声叫道。

他声音哄亮, 将院子里几只正在扑食的鸡惊的“扑棱”多高。

“我养父真不在,你咋还不信?我媳妇也不在。”

陈木生将手中的鸡和锯子往地上一扔,回道。

鸡血迅速顺着鸡毛流下来,将地上染红了一片。

张栓厚一抬眼看着地上带血的锯子,抡起胳膊就给了陈木生一巴掌,嘴里骂道:“你这个狗东西,竟然拿锯子杀鸡?”

陈木生原以为,张栓厚会因为他不让进家里生气,没想到却因为他用锯子杀鸡发脾气。

“师傅,锯子杀鸡咋了?”陈木生用手捂了半边脸,委屈地问。

张栓厚扬起手臂对着他又是一拳,骂道:“这锯子不是一般的锯子,你不知道?”

陈木生脸上立即象被火灼伤了似的肿了起来。

以前,他只挨过他养父陈康柱的巴掌,猛然被他这样一打,尽管脸上痛,心里却感到一阵舒坦。

“哈,哈,师傅,你再打了一下,你干脆把我打死算了。”

陈木生捂着脸,大笑了一声,接着蹲下身子便放声哭了起来。

“咋的了,我是你师傅,还打不得你了?”

张栓厚看着蹲在地上哭的象死了爹妈似的陈木生,脸色铁青。

陈木生心里委屈,却又不能说出来。

>>>点此阅读《子午村传奇》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