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重生后,我靠狗粮撑死所有对家》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天阶夜色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我靠狗粮撑死所有对家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天阶夜色

简介:人生最玄幻的体验是什么?滕冰在看自己的死亡报道。人生更玄幻的体验是什么?她发现原来自己出身豪门,并且早就结婚。滕冰身为娱乐圈最年轻影后,端的是冷艳高岭之花的做派,游走名利场,远观不可亵。哪成想一朝横死重生竟然变成了个十八线小网红?我哭了,我装的,我巴不得换个马甲放飞自我。只不过这个总是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帅锅是谁?总裁?哇,好耶;滕冰?哦,知道;老公?嗯,好的……纳尼?

角色:

重生后,我靠狗粮撑死所有对家

《重生后,我靠狗粮撑死所有对家》第1章 影后重生免费阅读

滕冰死了。

作为顶流当红女明星,滕冰的一举一动都会轻而易举地登上社交平台的榜首,引起粉丝们的热烈讨论。是以“滕冰”二字再次登上热搜榜单时,粉丝们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彩虹屁开开心心地点开打算舔屏,谁知道却看到了这样一则消息。

死因不明,凶手不明……昔日娇艳无双的晚会照片和遍身狼藉的现场照放在一起又显得极为讽刺,词条后边的“爆”字红得刺眼,压抑着情绪等了两天的滕冰粉丝们终于怒了:

【冰冰凉一夏:这是谋杀吧?晚会上那么多保安都是干什么吃的?我们好好的姐姐只参加了个晚宴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晚宴负责人必须出来给个说法!】

【滕爱冰冰:请无良媒体做个人吧!都出了这样的事,有些媒体还一直贴现场照片,为了流量不择手段,我们心都要碎了好吗?】

【小胖小胖爱吃冰棒:我们冰粉们相信办案人员,只是现在这死因不明凶手不明的情况实在不能服众,请尽快把案件调查清楚,还我们姐姐一个公道!】

【祖上三代都是路人:这种情况下应该验尸吧……毕竟看现场照挺瘆人的,美女身上好像也有不少伤痕,没什么线索的情况下验尸最有用了。】

【小胖小胖爱吃冰棒 回 祖上三代都是路人:我们也是支持验尸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凶手,绳之以法!】

也不乏有些粉丝考虑的事情不一样,暗戳戳地开口:【人都没了再验尸不好吧?扰人清静。而且我们只是粉丝,不能做这个主。】

立马就有悲愤交加的粉丝慷慨出声:【可是姐姐也没有别的亲人了,难道就因为这个,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吗?虽然没有当事人追问案件结果了,可是我们粉丝需要一个真相,这个社会需要一个公道!】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网友们,滕冰并没有可以当作监护人的亲人。滕冰的母亲滕兰曾经也是娱乐圈里的一朵清纯小花,在一部大热的IP剧里演了个配角,自此崭露头角。可滕兰却在事业上升期恋爱怀孕了,就连最专业的狗仔也没有拍到男方是谁。不过据坊间传闻,滕兰只是给幕后的金主爸爸当了情人,人家玩腻了就甩了她,根本不算谈恋爱。这件事是真是假不知道,但滕兰生下女儿后让女儿随了自己的姓并且跟着自己演戏却是真的。滕兰在女儿五岁的时候离世,她的粉丝长情,也担心一个小女孩孤苦无依难以生存,便给予了许多关注,这也是滕冰最早的一批粉丝。

童星身份长大的滕冰让广大网友们体会了一把“云养女”的温馨,她和她母亲却很不一样:滕兰生性温柔,滕冰却十分强势,主演的电影和电视剧成绩傲人,在时尚圈也有一席之地。不笑的时候便如同她的名字一样冰冷疏离,活脱脱一个冰山美人。她在18岁时摘得影后桂冠,并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20岁时与国际大牌明星合作电影,在世界范围内取得轰动效果,步入超一线女星的行列。她慢慢地不再受人胁迫,把自己活成资本,这也让许多从滕兰时期就关注她的老粉十分欣慰:身在娱乐圈就该这样,强势点才没人敢欺负。

可谁也没想到,滕冰的生命会在如花般的22岁戛然而止,老粉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儿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他们伤心之余也清醒地意识到:滕冰没有亲人在世上,这起案件进展将会十分困难,她留下的巨额财富和大量资源也极有可能被别人窃取!

说不定这些正是凶手有恃无恐地作案的原因。

舆论很快就偏转到了滕冰留下的资产将由谁继承上去,不少黑粉浑水摸鱼发一些陈年黑料,双方更是吵得不可开交,楼中楼一层层盖得飞起。

“滴答”一声提示,唾沫横飞的众人手机上不约而同地出现了一条推送:“滕冰圈内好友湛和静发布会首谈晚宴事件:是我对不起她”。

点开一看,简陋的场地完全没有发布会该有的风格,湛和静身着简单的白T恤,面容憔悴,哭得不能自己:“我对不起冰冰,真的对不起她。我觉得我有必要对冰冰的粉丝作出回应……”

湛和静是那种柔美婉约的长相,声音温温和和,即便是这样哭着,也只会给人一种战损般的美感。

“那天是我的新剧《月是故乡明》的杀青晚宴,我想趁着机会宣布我要订婚的消息,就请了冰冰过来……我,我把她当作我最好的朋友,想让她见证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我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冰冰她是我的伯乐,我能来到紫霄娱乐全靠她牵线搭桥,现在能取得这样的成就也都有她一份功劳。我还想着等新剧播了和她一起看首映呢,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发布会直播下的评论区突然冒出一句话:【这都说了啥?自己新剧杀青了,快首映了,自己要订婚了,这是来蹭热度的吧?】

立马就有湛和静的粉丝把说话这人喷成了筛子。

“我知道我不能代表冰冰,她是独一无二的。”湛和静抽噎道,“但是有些话我不得不说,我只是传达一下我所知道的事情,这也是冰冰的心愿。”

“天主教在中世纪欧洲时绝对禁止尸体的残缺,冰冰她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她一定不希望自己死后遗体受到额外的伤害,所以请冰冰工作室里的工作人员能够重视这个问题,毕竟现在你们是唯一能为她说话的人了。”

我信你妈。

滕冰黑着脸关了直播,周围的同事正趁着老板不在的空挡摸鱼看发布会直播,并没有人注意到她这边。滕冰磨了磨牙,又耐着性子打开直播,看看这逼还要说出什么鬼话。

没错,舆论的主角滕冰,此刻正看着自己死亡的新闻,听着自称是她闺蜜的女人给自己安排的一大堆奇奇怪怪的癖好。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