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独孤略》小说最新章节,MipTour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独孤略

小说:都市-日常

作者:MipTour

简介:蝼蚁般穷小子逆袭创世、商界封神的艰辛惨烈;诸多美女环绕时“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专情;功成名就路上朋友圈出手的鬼怪神佛魔;不破不败、富贵N代的家风传承;祖国最大、深至骨髓处的家国情怀;期许、助力万国来朝的泱泱中华盛世再现!就在《独孤略》,当代人物演绎五千年文明中的智计、权谋、杀伐、成王败寇之学,这本道不尽万千之一的当世奇书!这个世界六十多亿人,却仅有一千万能看得懂!

角色:

独孤略

《独孤略》第2章 归零→零下免费阅读

蓝城,夜幕降临,马路上的行人四下奔忙,急匆匆地往家赶,一个女人从一辆黑色奔驰车下来,回头笑颜如花地和车里的男人挥手告别,娇态百媚,车内的男人,略微不舍,摇下车窗,探出头,手指点了点唇,女人俯身,献上了香吻。

车子飞驰而去,女人怔怔地站在了原地,再看向眼前的小区大门,眼神里尽是厌烦之色,低声嘀咕了一句:“妈的,要尽快搬离这个鬼地方。”脸上流露出了怒意,狠狠地瞥了眼小区。

抬脚迈进了小区,脸上的表情如同踩到了狗屎般的厌烦、恶心。小区进门处的路灯坏了几天了,一直没人修,她赶紧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照亮,刚看清眼前的路,脱口骂了出来:“我你妈,一天天养那么的狗,天天到处拉屎,不说走狗屎运吗?我还天天走屎路,怎么还他妈倒霉倒到家啊。”

她赶紧掩住鼻子,小心地往前走,自打早上她在洗手间听到同事议论她养着吃软饭的男朋友,一天下来气就不打一处来,下班后去酒店和总监发泄了两个小时,心情才稍微好点,她又不得不回到这个鬼地方,见同事口中的软饭男朋友。

她觉得老天爷就是看不惯她,时刻扬起手等着重重地扇她一个响亮的大巴掌,她下意识地揉了揉脸。

回到出租屋,她把手伸进包里翻找钥匙,半晌,找到了钥匙,插进锁孔犹豫了下,转动了锁。

“咔”的一声,房门打开了,屋内的男人,快速朝门口看去,进屋后她见屋内昏暗,未开灯,客厅传来男人的声音:“雅雅,今天怎么又回来这么晚。”连续一个半月,她每天最早22:30到家。

常雅脱掉大衣挂到门后的衣钩上,低头努力地从黑暗中找寻自己的拖鞋,漫不经心地回道:“哦,加班,怎么不开灯?以后叫我常雅。”

男人走了过来,伸手帮常雅揉肩,她排斥地拒绝:“你要是真心疼我,就赶紧找到工作,我一个月工资就5000块,给我爸妈每月固定打2000,房屋1500,还剩1500,养咱俩根本不够,前两年咱俩存的那点钱也见底了,独孤略,你失业三个月了。知道同事私下怎么议论我的吗?她们说我自不量力,自己的温饱尚且是问题,装大尾巴狼养男人。”

独孤略扶着常雅的肩坐到了沙发:“你先休息会,我去给你端饭,饿坏了吧。”

常雅看着眼前已经燃烧掉半根的白色蜡烛,她瞬间觉得生活太讽刺了,公司的同事每天讨论的都是爱豆,追星,追究,八卦,潮牌服饰,大牌化妆品,下班后,结伴同行去逛商场,享受美食,夜里酒吧狂欢,她倒好提前进入了茶米油盐酱醋茶的家庭生活,常雅不甘心,她才22岁,正值大好青春年华,她要趁着现在怒放。

独孤略,轻轻拍了拍出神的常雅,轻声叫道:“雅雅,雅雅,吃面吧!”

常雅回过神,看着眼前放着的一碗清汤面,抬眼扫了眼独孤略,嘴角扯了下,苦涩地为自己感到悲哀,眼前的面连同眼前的男人,让她索然无味,厌烦无比。

过去一个半月里,部门总监带着她出入高档场所,吃澳洲空运的龙虾,日本空运的和牛,商场购物,住五星级酒店,见识花花世界,灯红酒绿,品尝高级美食,结交了魅力四射的男人,她抬眼透过微弱的烛光环视整个房间,30平米的一居室,一眼两秒扫视完。

起身时嫌弃道:“我吃过了,面倒了吧,还有别再给我准备吃的了。你做的东西难吃!”

独孤略不明所以,疑惑地看着常雅,她性格温和,他不由回忆起,两个人的相识。

两年前,他大学毕业,回学校拿毕业证,刚巧赶上开学第一天,他进校门发现一个瘦小的身躯,拉着一个超大的行李箱的常雅,上前帮忙,那次的偶遇他没往心里记,缘分的神奇之处便是它会为有缘分的人,悄无声息地搭好一座桥。

两个月后的清晨,独孤略刚到公司,主管带着实习的常雅过来了,俩人一来二去,自然而然地确定了关系,他们像千千万万的普通小情侣一样,一起上一班挤公交地铁,他会把她护在身前,中午盒饭里的肉,独孤略会全数夹给常雅。

独孤略每月4000元的工资,自己只留300元,其他的全部交常雅,平淡无奇的日子,他们俩过得津津有味,也会相拥而眠,畅想未来,还会因抢到一张三折券,欢呼雀跃地如同中了彩票。

常雅甘心陪独孤略吃苦,他格外珍惜天真,纯洁,温柔,不物质的她,在浮躁、物质至上的时代,常雅就是独孤略的净土。

独孤略想得鼻子发酸,自责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三个月里,他每天投递出几百份简历,基本都投重复了。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处于停滞阶段,企业缩减成本,招聘的岗位不多,狼多肉少。

他一个普通大学毕业,只有专科学历的人,哪里竞争得过“双一流”那些本科、硕士和博士毕业的人,更何况出国镀金归来的比比皆是,很多面试他首轮就被大浪淘沙掉了。

独孤略深深地叹了口气,洗手间“哗啦啦”的水声传来,他忽然想到,常雅没拿睡衣,去床上拿过她的睡衣,见洗手间的门半掩,看向里面时,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力地揉了揉,定睛看去。

他愣在当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常雅,她的胸部,背部,腰部,大腿内侧都是红红的牙齿咬印,就像一颗颗鲜红刺眼的草莓,异常娇艳,仿佛晃得独孤略下一秒就会失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葱葱郁郁的青青草原,空气中弥漫着肉欲糜烂的味道。

常雅裹着浴巾从里面走出来,扯火地瞥了眼独孤略,拿过自己的睡衣,极为不悦地说:“独孤略,别动我的东西。”

常雅的声音,把出神的独孤略拉回了现实,他失魂般地走到常雅的身前,眼底毫无光彩,当然常雅看不到,她根本不屑抬眼看他,加之屋里的光线太暗,彼此不凑近很难看清对方的五官。

独孤略上下打量着常雅,眼前的这个人他觉得无比的陌生,好像完完全全的陌生人,常雅换好衣服躺到床上,独孤略习惯性地去拿吹风机准备给她吹头发。

常雅拉过被子,盖住了头,冷冷地道:“我困了,你赶紧睡吧,工作加紧点。”

独孤略强压五味杂陈的情绪:“晚安,明天你把电费交了吧。”

常雅没回,独孤略静静地坐去了沙发,双手放到头后,腿搭在茶几上,脑海中有解不开的千千结,他逐步顺着思路捋,得到了他最不愿直面的答案。常雅一个半月的早出晚归,肯定是跟别的男人去约会了,他困惑不已,挑明说的话,常雅会离他而去,隐忍则关乎男人的尊严,他似乎又做不到。

孤独略闭目沉思,他此刻心里的感受,没有歇斯底里的愤怒,犹如正穿越幽暗的峡谷,阴森的寒风刺骨,吹进他的骨缝,他的骨髓,痛感直达灵魂深处。

常雅陡然开口:“独孤略,我们结束吧。天亮以后我们各奔前程,老死不相往来!”

独孤略做梦也没想到,他还没理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常雅先发制人地宣布了他的死刑,犯错的不是他,该被判死刑的更不该是他。独孤略的怒意被点燃,欲开口怒斥常雅,话到嘴边,他竟不忍,只得平静地道:“你有别的男人了?为什么轻而易举地抛下我们将近两年的感情。”

“是,我们的感情你只当一段甜涩的初恋吧,独孤略,我不想蹉跎青春,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未来,他能,绅士点,我们好聚好散。”常雅回答得坦诚平静,语气中没有丝毫的留恋。

你给不了我想要的未来!这句话实在太打人,令独孤略无从辩驳,他如今温饱尚不能解决,何谈未来,他若是现在开口承诺,等同于扇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独孤略愣住了,他一时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暴风雨,窗外陡然间电闪雷鸣,狂风骤雨,“轰隆”的雷声,“啪啪”的雨水拍打窗户的声音,声声扣击独孤略的心,他紧抓胸口的衣服,蹲地蜷缩,祸不单行,失业,失恋,他饮泪冷笑了起来,自语道:“老天,你践踏我入淤泥,令那个无耻的男人事业爱情双丰收。他妈的,我做错了什么?”

次日

独孤略双手顶额,怔怔地坐在床边的地上,目不转睛地望着空空如也的衣柜,常雅悄无声息地收拾行李,秋冬扫落叶般地离开了。她吝啬地连一张纸条都没留给他,平日狭窄的单间,此时竟然变得异常宽敞,房间里没有留下常雅曾生活过的任何痕迹,独孤略翻遍了整个房间,两个小时过去了,有关常雅的一切,他只有找到了一根,她的扎头皮筋。独孤略珍惜地放进了口袋里。

陡然间房间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三个人,最前面的是胖房东,两年前租房的当天,独孤略见过她,她矮矮胖胖的体型,笑起来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实在让人想不记住她都难。她的身后跟着一对神情青涩,通过外表判断,应该是一对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情侣。

独孤略连忙起身,走到胖房东跟前,强行挤出一个微笑,礼貌地问:“范大姐,您怎么突然带人闯进我家里来了?”

胖房东不屑地瞪了他一眼,轻蔑地咂咂嘴,不拿正眼地打量了他一下:“吆喝,谁是你大姐啊,少跟我攀亲带故的,咱们呀,压根就不熟,不是我说,你咋还没搬走啊,影响我带人看房子。”

独孤略,一时半会完全处于状况之外,称呼房东为大姐,是两年前租给他房子时,胖房东主动提出的,如今反倒打一耙,弄得他上竿似的。他再看向眼前胖房东的态度,判若两人,往日随和,笑脸相迎,表现积极热心。虽然只停留在嘴上,成年人的虚伪,独孤略自然懂,如今他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房东露出了尖酸刻薄的一面。

胖房东已经笑眯眯地带着小情侣参观起了房子,嘴里介绍不停:“房子拎包入住,床,家具齐全,生活交通便利。小区配套生鲜超市,出门走两分钟就是公交站,步行500米是八号地铁,上下班非常方便,我敢说整个小区我的这套房子性价比最高,你们随便看看,缺啥,少啥,我给你们配齐。”

小情侣手牵手参观起房子来,胖房东走到独孤略身旁,一屁股坐到了他的床上,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没好气地说:“赶紧着,给我搬出去!”

独孤略看了看小情侣,再看了看胖房东的脸上无一丝变化,口气冷厉道:“房东,你做的太不地道了吧,没通知我,直接带人大摇大摆地闯进来,我们签了三年的合同,租约还剩下半年呢。”

“你女朋友自己亲口说不再续租了,并把之前的押金给我当违约金了,我才答应她多给你们一个星期搬走。”胖房东不屑地扯了扯嘴,白眼能翻上天。

“她没和我讲,房东,能否宽限几天,我突然搬走,实在没地儿去。”

两个小情侣看得很满意,走来问房东:“房东大姐,房子什么时候能入住?”

房东笑眯眯地回道:“随时能住。”

情侣中的女孩,疑惑地瞧了眼独孤略,房东读懂她的意思,摆了下手:“嗨,他呀,一会就搬走了,我呀,好说话,给他白住了一个星期,你们说我也不能无限期地给他住下去不是。”

小情侣互看了一眼,男孩再度环视了下房子,眼神中略带愧疚,低声道:“宝贝,委屈你了,咱们暂时住三年,一起打拼,三年后搬进我们自己的家里。”

女孩眼神笃定地,深深地看了眼男孩,甜蜜地用力点了点头,房东笑眯眯地迎合:“你们俩一看就非池中物,将来肯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独孤略紧蹙了蹙眉,眼前小情侣的神情,说的话,房东虚假的迎合,同两年前他和常雅租房时场景一模一样。独孤略冰冷的眸子忍不住地打量了他们,心中忽然生出一丝好奇,他们能坚持到三年吗?会不会有人中途会退场?生活的耳光不只是赏给了他吧?

胖房东笑脸送走了打算明天入住签合同的小情侣,瞬间收回了脸上的假笑,回身冷漠地瞧了瞧独孤略:“行啦,你听到了他们明天入住,你赶紧地给我滚,下午我还得过来收拾房子,别想给我赖着不走,我可不是开善堂的。”

独孤略无处可去,常雅不光拿走了自己的东西,俩人的两万存款她也一并带走了,一个蹦子都没给他留,他所有的财产就是昨天常雅给他的本周250元俩人的生活费,他没来得及出去,250就是他现在仅有的财产。

独孤略心里不停地嘲笑、鄙夷自己,他怎么就觉得自己更像个二百五呢,啥啥不知道。昨晚到现在都处于懵逼状态,想怒吼,想大发雷霆,他妈的连个发泄对象都没有!常雅送给他一片青草地,拍拍屁股潇洒地离开,投入到其他男人的怀里。此时此刻,母猪一样的女人,对着他咆哮,他走神眨眼的功夫,房屋已经被嘴上诋毁他,手上活不落下的胖房东收拾好了。

胖房东一边拉着他的行李箱,一边往门口推他,嘴里骂骂咧咧的:“麻溜地给老娘滚,死穷鬼,妈的晦气,房子里一股穷酸味。”

独孤略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被胖房东推到了门口,他不屑反抗,更没立场反抗。她的话难听至极,他懒得理会,即便还嘴也徒劳无功,泼妇的嘴等同机关枪,他只会听到更多不入耳的话。

胖房东用肩膀用力一顶,独孤略踉跄地被撞到了门外,胖房东嫌弃地把他的黑色行李箱丢了出来。

然后,重重“砰”的一声,关门了。

狼狈不堪地站在门口的独孤略,甚至能听到胖房东屋内不绝于耳的粗言秽语,好像一直贬低他,就能拔高她自己似的。

独孤略怔怔地伫足门外,他明知房子再也进不去了,可不知怎么地,脚却抬不起来,心里充斥着不舍。虽说是租的房子,但里面承载了他朦胧的青春,酸酸甜甜的初恋。一旦他离开了,意味着那段时光将永远埋葬于时间的长河里。

胖房东收拾好房间走出来了,见还未离去的独孤略,深深地用语言,可劲肆意地奚落、践踏了他一番,他没给任何的反应,胖房东意犹未尽,败兴而去。

独孤略瞥了一眼,胖房东离去时肥腻、丑陋的身影,流露出一丝令人需要细细品味的神情。深深地叹了口气,眼眸里失去了色彩,只剩下斑驳的悲凉。

独孤略弯腰扶起被房东丢出,刚离开时又踩了两脚的行李箱,掏出湿巾,仔细地擦拭掉行上面的灰尘和脚印。

放好行李,走到门前,脸轻轻地贴靠在冰冷的门上,轻声道:“再见!”

转身拉上行李箱,迈着沉重踉跄的步伐,一步步地地踏上了他一个人的征程。

>>>点此阅读《独孤略》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