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快穿之宿主她赤心报国》秦渊,勃朗宁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叶姓江湖骗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之宿主她赤心报国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叶姓江湖骗子

简介:身负系统的秦渊在数个世界之中辗转,她的经历是说不完的传奇故事。她是身负商业帝国,却义务反顾投入革命事业的潜伏者。她是千夫所指,却亲手将匕首送入敌国首领的心脏的细作公主。无数个日夜,她只为打破这山河破碎,百姓泣血的局面。唯有坚持本心,身为炬火,方可指引前路。当一切荣耀化为金色的光芒消失在世间,秦渊选择让生活回归平静。因为她知道,每个平凡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角色:秦渊,勃朗宁

快穿之宿主她赤心报国

《快穿之宿主她赤心报国》第1章 金蝉脱壳免费阅读

“滴——”

“救人!快救人!……还愣着干什么!…”

今夜市内注定一夜无眠,吵吵嚷嚷的景象从夜里一直持续到天明,手术室中医生正在热火朝天的抢救着伤员,而亲人则在门外揪心啜泣。直到天幕出现第一丝光亮,手术室的灯也随之暗下来。

第二天一早,不律报新闻的头版头条标题名为《商业英才的陨落》。一时间流言四起,商界动荡。至于这陨落的人,现在正捂着撕裂渗血的伤口,骑马飞奔在进山的路上。

汗水自额前淌下,模糊了眼前的场景。秦渊眨了眨眼,试图缓解刺痛。她是一个系统绑定的快穿者,而这一个世界的她情况非常不妙。与往日不同的是,她没有任何关于世界的信息。她只知道自己醒来就躺在病床上,自己刚睁开眼睛就有人告诉她,让她骑马逃命。

剧烈运动导致伤口有些开裂,渗出血迹。流下的冷汗已经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的潜意识告诉她千万不要停下。这种糟糕的境地让秦渊有些心头火起,她试着在脑中呼唤山河系统,但是并未有声音回应她。

她顺着山道左拐右拐的策马飞驰着,直到看见了一处茂密的山林,按照之前自己的经验来看,这里便是最好的躲藏地点。将马匹身上带着的东西悉数取下,解了笼头,让马儿自行离去。

在她对这个世界浅薄的认识里,这里现在正值动乱。她敢打包票如果不是经验丰富的人,轻轻松松就能在这个世界挂掉。有了这个认知,秦渊决定夹紧尾巴做人,万事谨慎为上。她的系统在前两天更了新,如今进入这个世界也是稀里糊涂的,系统也处于失联状态。

她将从马匹上找到的袋子打开,里面是一些干粮和水。只不过这干粮的制式,是军队?继续往下翻找,有一套换洗的衣服以及一些银两,还有必不可少的药品和地图。甚至她还找到了一把勃朗宁小手枪和将近二十发子弹,吹毛断发的匕首,和火折子。

秦渊看着这一堆东西有点呆滞。她可从来都没有进过这样的世界,好家伙一来就玩大的?她紧张的在身上左摸右摸,她翻出了一本证件。秦渊看着封皮嘴角抽了抽,这不会是她想象的那样吧?

打开封皮后,上面赫然是她穿着军装的照片,而刻着的钢印则是将麟组织。等等,组织???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这是跑去当间谍了?秦渊嘴角抽了抽,第一反应便是把自己扒光检查身上所有能够证明身份的标志。

脖子上有一颗平安扣,她翻出医疗包中带着的镜片,用非常奇异的姿势检查自己的后背。终于在靠近后颈的地方看见了一朵小小的丁香。

秦渊顿时心里凉了一半。真不错。这标志性纹身都有了,还有什么是没有的。她木着脸穿上衣服给自己上了药,纱布早已经和皮肉粘连在一起,光是扯一下就疼的流下冷汗。

秦渊翻遍了医疗包也没找见哪里有麻醉针,不禁感叹,这真是铁一样的组织,铁一样的成员。真的是不做人的,一点人都不做。一狠心一闭眼,伸手就将纱布扯了下来,不骗你,扯下来的时候,秦渊感觉自己眼前都是金星。

处理好伤口,又吃了些食物和水解决了最基础的温饱问题。她扯出地图开始研究,这不能一直都窝在深山老林子里面过生活。在给自己包扎时,她就察觉到了这里的医疗条件极度落后。

秦渊长出口气,这估计是和现代社会扯不上边了。看着地图比对地形,自己应该是在南和县外的一片树林中。想了想,还是以南和县为目标前进吧。她现在急需知道关于这里的一些信息。

“注意,任务发布。

任务一:前往南和县。

奖励:XXX”

突然一道冷硬声线在脑中响起,给秦渊吓得一激灵。再看看这任务发布的内容,秦渊一肚子邪火又窜上来了。好一个奖励XXX,自从秦渊绑定系统之后,这货的奖励就没利索过。

是的,系统。

秦渊本是命绝之人,机缘巧合之下绑定了个系统。作为看遍综穿小说的读书人,她当然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当秦渊脑内已经是各种美男左拥右抱的场景时,系统早已一盆冷水泼下。告诉她,少女,拯救家国才是你应该干的事情,至于儿女私情,那纯属是机缘巧合的附带产物。

秦渊早已摸清这系统的脾性。简直就像个一根筋的二愣子,发任务有一下没一下,说话也是冷冰冰的男音。只有在每一次力挽狂澜之时,才会和秦渊发生共鸣。她本来以为更新之后会好一点,结果还是老样子。

忍不住长叹一声造孽,既然任务都发布下来了,不完成也没有办法。打定主意后,第二天一早秦渊便开始了销赃活动。她现在情况不明,如果贸然带着这一堆东西进城,怕是死的连灰都不剩了。

将包裹里本就剩的不多的吃食尽数吃完,只带了一把匕首贴身藏好。剩下的所有东西连同证件尽数就地掩埋,这东西没被发现就算了,万一发现谁知道这是不是催命的丧钟。用石头搭了个奇怪的形状以作标识,秦渊打起了自己形象的主意。

抬手将一头齐肩发弄得乱糟糟,再就地滚两圈。脸上也抹的乌七八糟,这估计是爹娘老子都认不出来了。秦渊这才走出林子捂着肚子往城里走,短短不到二里路,遇见的成群结队的难民就不下四五个。

战争年代,又有哪一个小家能够保全。百姓流离失所都成了家常便饭,更别说作战军人的惨重伤亡。秦渊将头压低,跟在一个难民队伍后面摇摇晃晃的过卡。

但凡是干净一点的姑娘都免不了被摸上几把,更别说那些样貌长的端正的。秦渊不是没见过有人为了保证自己的清白,一张如花似玉的脸,抬手说划花就划花。不带一丝手软。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