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噩梦体验馆》陈自明,温峦小说最新章节,进击的光头强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噩梦体验馆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进击的光头强

简介:莫名被袭杀,醒来身陷无限灵异游戏。
在这里想要活下去没点智商办不到!
在这里想活得越久越能感觉什么是恐惧!
古老东方的荒野山村,神秘西方的古旧城堡。
梦境游离的可怕怪物,现世与平行界的交融。
当温峦带领伙伴攻略一个又一个恐怖的灵异副本求生,回首却发现事情远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

角色:陈自明,温峦

噩梦体验馆

《噩梦体验馆》第2章 游戏开始免费阅读

面对六道视线,温峦额头滑过一滴冷汗,但没有表现怯意,帮助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没必要害怕!

恰好此时,传送倒计时打破了尴尬。

“五,四,三,二,一,传送开始。。。”

影院昼光一闪,八人同时消失。

米国,落汤鸡。

眼前视线一亮,温峦身形逐渐凝实。

“呕。”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恶心得让他想吐。

干呕了数分钟,那股像是刚坐完云霄飞车的失重感渐渐消失,温峦擦拭嘴角的脏物,发现四周环境依然大变。

西方欧式的建筑,人来人往的繁华闹市,不时穿梭外国人改装过的炫酷跑车,那阵阵轰鸣声连心跳都给带动。

第一个醒来的是体质明显最好的囚犯,他顾不上周围的环境,对着温峦大吼,“老子的枪呢!”

他的动静太大,其余人意识接连清醒,都惊疑不定地看着周遭。

穿着黄色晚礼服的女人惊喜道:“离开那个见鬼的地方了,咦,这又是哪里?!”

刚从压抑的诡异影院逃出升天,又莫名其妙来到另外一个陌生地方,黄衣女嗓门不自觉高了八度,将几个过路老外的目光给引了过来。

温峦连忙轻咳提醒,洛杉机季节并不分明,早晚温度相差十度以上是正常不过的事。

他们这一行,有衣装革履的成功人士,有身穿露肩礼服的女人,还有一身休闲装的学生,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要是平时肯定没事,但如果真的是靠超自然力量远渡万里传送到米国,那他们这一群人肯定全是黑户!

好不容易用流畅的英语打发走几个老外,温峦没有责怪黄衣女,说实在的他内心也不完全相信发生的一切。

“嘶,这真的洛杉机,以前我来过。”中年胖男人脸上肥肉抖动,眼底全是不敢相信。

最后传送来的三人里面的一个青年男人走出来,道:“你们看自己的右手腕,先前经历的一切不是虚幻的!”

温峦猛地掀起衣䄂,一颗好似用鲜血刻画的骷髅头在右手腕,同时一股信息清晰的在脑海里呈现。

【任务提示:我失了最重要的东西,请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不然我就会来找你们哟。】

这一段话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应该和任务目标有关,但温峦一点没看出来到底提示了什么,而且最后那句话怎么听都让人不舒服。

他发现刚才那个说话的青年捏着下巴尖,对任务提示的内容若有所思。

温峦准备凑过去混个脸熟,脑海里的信息无疑确定了噩梦馆主话语不假,这时情况得先找实力队友合作才有可能通关。

一只青筋凸起的粗壮手臂拦住了他,正是穿着黑白囚服的老哥,得多亏噩梦馆主给他来了一波电疗,身上的衣服都烧焦黑,那几个老外才没发觉异常。

囚犯一脸不怀好意地看着温峦,嘴角勾起笑容,“小子,我的枪呢!那个什么馆主说有人善良值超过80,难不成是你吧!”

一句话让本来就不熟悉的团队,气氛骤然紧张,温峦甚至能感觉到充满数延敌视的目光洞穿他的脊椎骨。

“枪没跟我一起传送过来,另外我这样的人不会有危险性。”温峦摊了摊手,表示身上没有藏武器的地方。

囚犯双目一瞪,有爆发的前兆。

“我建议大家现不要起内讧,72个小时不多,现在当务之急是完成任务,你们也不想再死一次吧!”青年男人逻辑清晰,不留痕迹的缓解了温峦尴尬的处境。

囚犯脸色一变,冷哼一声,放下了拦路的粗臂,他不想再回味被子弹打成马蜂窝的滋味了。

投给青年男人一个感谢的眼神,温峦略微圆润的娃娃脸扬起亲切笑容,伸出手掌,“我叫温峦,是名在读大三学生。”

青年男人大约三十多岁,同样身穿一身西装,身高与温峦相仿,他点了点下颚,道:“本人陈自明,职业私人侦探。”

“你们好,我叫方岚。”最后三人的女性开口道,看向温峦的目光掠过一丝异色。

有人开了头,其余人也介绍起姓名,当然也有不配合者,比如囚犯,还有一个最后出现三人中的男性,那是一位四十多岁的沧桑大叔。

中年胖男人搓着充满肉感的双手,笑呵呵道:“鄙人钱雄,经营一家小公司,请问两位有什么办法快点完成这个鬼任务,我还想早点回家呢。”

温峦直言不讳,指了指手腕的骷髅头,“上面的任务提示太模糊,完全不能猜测有效的信息,不过让我注意的是,任务目标的委托人用的是它而不是他!”

明明是字面上的意思,才经历过超自然事件的众人却是齐齐面色一变,手腕处的噩梦勋章都随着手臂发力变形,露出诡异的笑容。

揉了揉咕咕叫的肚子,钱雄心里还是没有完全相信那位噩梦馆主的话,憨笑道:“还有72个小时,时间很长,要不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垫下肚子?”

“噩梦馆主说过任务是开放式全地图,洛杉机作为大城市,单凭我们几人72小时内根本不可能探索全城,所以吃饭这事暂且搁着。”陈自明理性的给大家分析,眉间有化不开的忧郁,“另外简单难度是存活72小时,噩梦级难度却是在72小时内杀死变异怨灵,且不论是否真有怨灵这种东西,单论危险程度来说,噩梦本身就是不好的代言词。”

侦探的话让所有人打了个恶寒,心里多了几分不安的情绪。

有效的信息只有这么多,线索中断,实在找不到进行任务的突破口。

忽然,温峦目光扫到一旁路灯张贴的一张宣传单,上面的内容如下。

为了保护城市环境,提议大家不要弃养宠物,导致流浪动物增多给社会增添麻烦。

顺着路灯的方向,他看到一条小巷,宣传单隔三差五的贴了一张连成了一条线。

反观其余地方虽然或多或少贴有宣传单,但数量远不如小巷张贴的密集,无形中好似在暗示什么。

温峦露出恍然之色,他指向那条街巷,对着众人说出自己的想法。

侦探略微低头思索,“这应该是条线索,目前没有突破口,我们只有先去看看!”

有了初步目标,团队不在迷茫,往贴满宣传单的小巷路口走去。

“十三号街巷。”看着街道交叉口的路牌,温峦面色有些不自然。

十三这个数字在米国寓意不好,跟华国的四寓意死一样。

据传说每月的13号正逢周五,那时会有12个巫婆狂欢,在高潮来临的时候恶魔撒旦便会降临,给世人带来灾厄。

而在外国十三和星期五都是厄运的代表词,象征着绝望。

而在现世中,就有一首著名的死亡歌曲,《黑色星期五》,据说听过正版的人无一例外都死于非命。

身为私人侦探的陈自明见识多广,想到了这一点,两人目光交汇,从各自眼中看出不安。

十三号街道很长,即便在大白天也一眼瞭望不见底。

温峦主动走到前面探查,陈自明则在队伍后面,这样一来就算他漏掉线索,侦探也能再排查一遍。

这条街道跟他们看到的一样,深不可测,越往里走,空气愈发阴冷,明明还没到夜晚的温度昼差极大。

更让人奇怪的是,这条阴暗的街巷人烟稀少,明明是米国第二大繁华大城,街道两边的门面全部紧闭。

温峦越往前走越发不安,不知是不是太紧张了,前方的深渊里面好似随时都有可怕的怪物出现。

哎,明明是周末去参观真人蜡像馆怎么就莫名其妙死了呢,还来到这个鬼地方。

他心里暗叹一声,忽然觉得那里有点不对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开始变得异常安静。

明明八个人在小巷里穿行,怎么就感觉像他独自一人一样。

“咯咯咯。。。”一声银铃笑声在温峦身后远处响起。

步子一顿,温峦的双肩不可避免地抖动了一下,他耳力很好,相信不可能出现幻听,尤其是这样怪异的笑声。

身后的笑声好像因为他的停留跟了上来,不断地靠近轻笑,渐渐地,笑声开始凄厉起来,仿佛像邪恶的巫婆在下咒术。

“咯咯咯,咯咯咯。。。。”

侦探他们人呢?!

不敢回头,温峦竖起耳朵祈求能听到侦探他们的呼吸声,但身后静溢一片,只有那怨毒的笑声在徘徊。

一阵寒意从脚心窜上脑门,温峦两条腿都在发抖,要不是心理素质还不错,现在恐怕已经吓瘫痪了。

他眼底露出惊慌,使劲咬着牙齿,强迫不往后看。

侦探一行人因为某种神秘力量和他走散了,后面的东西怕是早就跟在他身后,却是没有攻击的意向。

民间传说里流传着一个说法,当身后有人轻笑或在呼唤你的名字,千万不要回头,不然你将会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

深深吸了一口凉气,温峦捂住双耳往前方大步行走,两只眼睛在街道扫视,希望能找到一家营业的店面。

可是即便双耳都捂得生疼,那阵阵疯狂怨恨的笑声依旧像是魔咒一样侵蚀入耳膜。

一缕发丝拂过温峦的后脖颈,冰凉又带有舒痒的感觉很像一具女人的尸体刚才太平间爬出来在他身上亲昵。

刹那间,温峦浑身的鸡皮疙瘩冒了一地,浑身上下剧烈的抖动起来。

人在极度恐惧时,身体会出现应激反应,突然的惊吓让温峦那根紧绷的弦彻底崩断。

“卧槽!”犹如女人踩到蟑螂,温峦大叫一声,一头扭向背后。

一双只有眼白的眼睛与他对上,由于距离过近,只能看见红漆色的唇角极其夸张的咧到耳根,头发掩盖下占据半张脸的嘴巴正发出怨恨的清脆笑声。

温峦心脏一缓,一口气没有吐出来,脸色憋得青紫,惊恐淹没血丝双眼。

“啊!”他大叫一声,身子本能地往后一倒,在阴冷的地面翻滚了几圈远离了那张一看就不是人的脸。

连回头看一眼后面那东西是男是女的欲望都没有,他疯叫着向前奔跑。

黑暗的世界没有时间概念,温峦不知道狂奔了多久,只感觉喉咙发干,肺部呼吸间传来破风箱的拉扯声。

一道亮光在前路黑暗中亮起,像是彼岸花河的摆渡人提起引领亡魂的人头灯。

看到有光亮存在,本能驱使温峦朝那个方向前进,一间荒野西部牛仔风格的木屋店面出现在他的视野。

>>>点此阅读《噩梦体验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