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丐世帝尊》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木易水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丐世帝尊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木易水寒

简介:他在一街头乞丐尸体上重生,就此开启与前世不一样的新人生。自定义言情玄幻。魔兽、灵族、人族、狐族、古族。

角色:

丐世帝尊

《丐世帝尊》第1章 捡回一条命免费阅读

一处偏僻的角落里一群客栈的小厮正在殴打一名小乞丐。

原因是小乞丐向住宿的客人乞讨,弄脏对方的衣裳,之后客人投诉后客栈管事的便命几个打杂的小厮对那小乞丐下死手。

“今天不打死你以后天天都要跟在你屁股后面擦屁股”其中一位小厮嘴里念叨着,手中的木棍就没有停歇过。

角落里蜷缩成一团的正是那被群殴的小乞丐,看年龄也不过十多岁左右,瘦小的身体此时明显有些痉挛抽搐,穿着一件破旧的布衣还散发着一阵恶臭,脏乱的头发遮盖住他整个脸部。

他极力的用双臂护住自己的脑袋,为了讨一口饭吃,他已经习惯了被揍的鼻青脸肿,可这次是群殴双拳敌不过四腿,然而手无缚鸡之力的他只能硬扛着碎骨的疼痛。

此时鲜血已经浸湿了他的头发,顺着脏乱的发丝慢慢的往地上淌,由于失血过多最终他还是放弃了抵抗,活生生被那群小厮群殴致死。

“该死,溅了我一身脏血,这身衣裳还是我刚刚花了半个月的月钱买的”

说话间那人还不忘狠狠的踹了上一脚。

而此时角落里的小乞丐已经完全不能动弹,瘫软着平躺在地上。

其中一人上前伸手往他的鼻间探去,确认已经没了呼吸后,这才招呼大家离开。

“呸……臭乞丐,打死你还脏了我们的手。”

说完一群人便转身离开。

…………

“咦!怎么回事!我怎么躺在地上”

他一下子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脏乱不堪的街角,他扭过头来发现一群手里握着木棍的人正慢慢离开他的视线。

“啊!好疼!”

他突然坐起身子,用手摸了摸脑袋,发现满头都是鲜血,难怪会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就因他这起身的动作,走出不远的一群人又发现了他。

“该死的,这样还不死!”

只见那群去而复返的打手正向他狂奔而来。

他算是明白自己为何会躺在这脏乱的街角了。

记得自己被好兄弟联手他人设计推入万劫之门后,就出现在这里。

本来自己可以享受万界朝拜,拥有无上神力的神体,什么时候体会过这种疼痛感!

人类的身体实在太过于脆弱了,这种程度的击打便能让自己再死上一回。

可现自己刚刚借用这具身体复活,一点神力都没有,如果不想再受那皮肉之苦,必须跑,跑得越远越好。

后面那群人穷追猛打,死死咬着不放,足足跑了好几条街。

这要是放在以前,就算是一群战圣级的强者自己也从不放在眼里,穿越到这具躯壳中来也够倒霉的,虎落平阳被犬欺就是这般处境吧。

又穿过几道街区后,他终于慢慢的拉开那群打手的距离,他现在虽是肉体凡胎,可精神力异常强大。

此时的他完全依靠精神力支撑着这具躯体在逃命,稍有懈怠都将再次被那乱棍活活打死。

“这群人也太狠了,多大的仇恨啊,已经被打死过一次了还不死心”

就在这时他发现街头不远处好像有大量人群围在一起,也没多想就往那人群方向飞奔而去。

“这臭乞丐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刚刚明明已经没了气息了,如今跑起来跟没事一样”

见已经追捕无望,那群客栈小厮死心的转身离去,消失在街巷中。

挤在人群中他显得格外格格不入,身上散发的异味让一旁的人群避之不及。

这时他也顾不得旁人异样的眼光,先熟悉一下这个躯壳生前到底是个什么样一个人。

经过他短暂的记忆搜寻,这具身体原先的主人姓陆,单名凡字。

曾经他也算大户人家的孩子,六岁时由于家族迁徙,半路上和家人走散。

至此便一人流落到洛莆城,这里的人并没有善待他,每日只能以乞讨为生,整整熬了十年啊!最终还是命丧恶人之手,今日他终于解脱了。

了解这十多年惨无人道的经历,他暗暗发誓,只要曾经伤害过陆凡的人他都将让他们十倍百倍还回来。

“你就安心的去吧!生前伤害过你的还有我的,每一个我都将牢记在心”

此时高台上正矗立着一红衣少女,目测正值婚嫁年纪,手捧绣球,一双美目扫视着台下人群,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

台下人头涌动,少女不知将绣球抛于何处,只能闭上双目,将手中绣球高高举起,往上抛去,这一举动惹得台下人群阵阵喝彩,你推我拽相当刺激。

这时人群中陆凡正回忆着,不知何时从正前方突然飞来一物,正巧落入他手中。

由于身上异味难闻的气味,周身五米形成一个真空地带,绣球被别人争抢而飞入他手中后也没人敢上前抢夺。

那一股气味犹如腐烂的老鼠尸体,夹杂着屎尿发酵后散发的气味极其刺鼻。

绣台之上一名美若天仙的女子正盯着陆凡这边。

此女子正是洛莆城五大家族之一的温家小姐温瑾柔,容貌和气质在洛莆城内算是公认的第一大美女。

多少富家公子为了接近她,踏破温家门槛,她都未看得上,而众多追求者中不乏有天才之辈。

温家家主温志远,甚是疼爱自己这独生女儿,视她为掌上明珠从小什么事都依着她。

以至于到婚嫁的年龄,婚配对象也要她自己选,那些富家子弟她一个也看不上,所以才有今日抛绣球纳婿之事。

谁曾想温瑾柔为了逃避那些苍蝇们的骚扰,想出以抛绣球来决定自己的终生大事。

把那些不能接受入赘的富家公子一一排除在外。

温瑾柔就站在绣台之上,双手紧紧的抓着木栏杆,面纱下隐约能看见她眉头微蹙,一双大而迷人的眼睛盯着陆凡手中的绣球。

“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出现了叫花子?”

说话的正是温瑾柔的管家,这时他满头大汗,对一旁的小厮大声斥问道。

“我们这就去把他赶走”说完便往楼下跑去。

“女儿这该如何是好?如果反悔怕以后遭人话柄说我温志远没有诚信,可如果纳了那叫花子入赘咱家,就太委屈你了。”

温志远虽不像其他人那样势利,可关系到自己宝贝女儿的终身大事,他多少对眼前这乞丐产生了厌恶感。

“先让他去梳洗一番再说。爹,你放心我们话有说在前头,与女儿年龄相差太大,或缺胳膊少腿的男性,还有残疾人士接到绣球我们一概不承认,给点钱他们也没话说”

温瑾柔嘴里虽这么说,其实她心里也有些不安,如果是个丑八怪那自己是否会坦然面对。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