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我欲斩仙》陈凌,大郎小说最新章节,逐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欲斩仙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逐烽

简介:人皆有气运
有的人气运稀薄,生而碌碌无为
有的人气运浓郁,成就武道剑仙
这里庙堂江湖,仙,妖,魔纵横交错,妙不可言且看陈凌如何武道登顶!

角色:陈凌,大郎

我欲斩仙

《我欲斩仙》第0002章 大梦春秋免费阅读

青龙王朝地处大陆西南,只是一个小型王朝。人口并不多,也正因为人口不多,才造成王朝不大。原因影响结果,结果影响原因。毕竟大国有着两条基本原则:其一,人口众多,其二,地域广袤。

而此时在青龙王朝的一处并不起眼的山峰处,山脚下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大多成群站立,鲜有鹤立鸡群的。

山下众人都是抬头看去,那里一团火焰大小的白色气体云烟氤氲。只是山下之人看的并不真切,隐约间像是看着一处火苗。

“这就是号称一千年时间才出世一次的气运蕴团?”

“这也太小了吧?”

“还没大郎家媳妇做饭时烟囱里的烟大!”

“你刚才说谁媳妇?”

“没啊,我谁都没说。”

“那个公子好英俊啊!”

“原来飞天的仙子裙子里面还套着裤子。”

众多议论之声在山下传来,杂七杂八,但大多是结伴而来的相互议论。只是另有一些落了单的,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与卓尔不群,只有脸不红心不跳厚着脸皮往人多的地方靠。

一来长长见识,二来若是能碰到一两个小家碧玉的肌肤,也算不虚此行。

山下热闹,山上也是丝毫不差。

此时的山峰周围,不少人影凭空而立,有男有女,大多互相防备。

一般而言,男的大多英俊潇洒,手中拿着一把折扇,颇有种傲视群雄的感觉。女的大多摆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好似仙女本就该如此,其实也需要拉屎放屁。

而在山峰之上,同样有数道人影站立,不过能站在这里的人,不论是身份还是武道修为,皆是能傲视此处绝大多数人的。

所有人的焦点都是汇聚在山峰正中的一团白色氤氲之上,当然了,山下凡人有不少心不在此,其中那个花痴与那个看仙女裙子里套裤子的肯定心不在此。

而无疑得了最大气运蕴团的却是远离此处。

密林之中,陈凌拿着那个老道士临走留下的秘籍。也不知是“春秋大梦”还是“大梦春秋”。

陈凌初看时,封面平平无奇,除了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念的四个大字,别无他物,一没小字注解,二没图案提示。

陈凌抛下纠结书名的念头,有些期待的打开扉页,只是在看到扉页的字后,想也没想就将手中秘籍丢了出去。

陈凌只见整个扉页只有正中两个大字,这两个字比封面的任何一个字都要大。

“做梦”

陈凌丢下秘籍后,便是头也不回立即转身离去,嘴里念念有词,想来应该是对老道人的美好祝福。

只是陈凌走出十余步后,便是突然转身走了回来。陈凌看着两步远的秘籍,良久未动,面色复杂,好似天人交战,不多时便是指着地上的秘籍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最多再看到第三页…”

陈凌好似觉得不妥,又是开口道:“第五页!若是第五页还没什么有用的,我就真把你丢咯!”

说罢,陈凌终于是说服自己将地上的那本道教秘籍捡起,这次陈凌明显紧张了很多,怀着忐忑的心情偷偷翻开第二页底下一角,眼睛快速往第三页一撇,随后赶紧再度合上秘籍,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有字!有字!”

随后陈凌将整页全部打开,顿时又是哭笑不得,这一页上面是一幅画,下面是注解。

陈凌再度往后翻到第四页,与第三页一样,只是图与注解不同。

第五页

第六页

……

陈凌终于是合上秘籍,对着秘籍算是来了一句盖棺定论。

“这就是一本解梦的书!”

“看来这本书应该是叫做‘春秋大梦’了!”

陈凌失望的摇了摇头,原以为自己也能像说书人书中的人物一样,不说飞剑斩头颅,就算飞檐走壁也好啊!

“算了!好歹捡了条命,倒也不亏。”

好在陈凌生性洒脱,并未纠结于此,手中到底是拿着那本道家珍藏秘籍,并未真正舍弃。

由于陈凌此时心情大起大落,根本没有看到最后一页,其上写着。

“梦成,则道成。”

道教典籍,重在修心,其中道理,玄奥无比,解的了梦,便是悟得了长生大道!

只是此时陈凌被情绪左右,并未发现其中关键。若是细细想来,一位陆地神仙似的人物,岂会将无用之物带在身上?

陈凌再度看了看自身,发现自己与昨天好似没有丝毫变化,

“莫非那什么气运蕴团真的没什么用?”

“不应该啊?那老道人一看就不是寻常道人。”

只见陈凌好似魔怔了一般,抱着一棵大树竟然用头撞了起来,直接撞到额头通红这才停下。

“好疼啊,不会真没作用吧!”陈凌摸了摸已经异常疼痛的额头,喃喃的道。

说罢,陈凌竟然朝地上不久前才从树上掉落的树枝走去,用那头断口处对着自己腹部,陈凌转过头去,紧闭双眼,屏气凝神,好似下一瞬便是要将断枝插入自己身体。

良久,画面却是静止不动,随即陈凌重重的松了口气,好似大度的对已经被陈凌丢在地上的树枝道。

“算了,饶你一命,毕竟你也是为了救我才断的!”

陈凌看了看四周,简单的辨别了方向便是往一处走去。

陈凌还未走出多远,便是猛然停住,只见在陈凌视线中,两条蛇相互缠绕,一白一青,两蛇身体已经拧成一股绳,表情似乎极为痛苦。

这两条正在打架的蛇,好似有些害羞,最后竟然恼羞成怒,对着一直愣愣的看着他们的陈凌发出一声嘶吼,随即便是双双对着陈峰怒冲而来。

好家伙,陈凌二话不说,瞬间掉头就跑。

“光天化日你们做这种事,你们也不考虑过路人,老子还不乐意看呢!”

一人,两蛇在密林中狂奔,不过显然前面的陈凌有些慌不择路。

“没胸没屁股的,看看怎么了!”

陈凌并未回头,而是听着大蛇的嘶吼之声越来越近。

“我错了,我道歉!”

陈凌猛然间停下,双手高高举起。

说来也怪,两条陈凌大腿粗细的巨蟒,在陈凌停下后竟然也是停下,上半身高高立起,张着血盆大口,两个毒牙雪白而粗长。

“两位大妖,饶命啊!你们谁是公谁是母我都没分清,我看了也跟没看一样。”

其中青色巨蟒对着陈凌就是张开大口,发出一声怒吼。

“老子刚弄完前戏,你丫的就坏老子好事!”

在陈凌想来,巨蟒的吼声大致应该是这个意思。

陈凌被巨蟒的吼声吓了一跳,立刻后退一步,抽空往身后瞟了一眼,大致挑选好了路线,顺势便是再度掉头鼠窜。

陈凌在鼠窜之时,隐约间好似听到有人唱歌,陈凌微微偏头,顿时改变方向往那处跑去。

一条小溪缓缓流淌于山间,在一处风景秀丽的溪水边,一位约摸十一二岁少女便是出现在陈凌视线中。

少女一身红裙,长发齐腰,此刻正背对着陈凌,悠悠歌声再度传来。

歌声清脆悦耳,如山间溪水,清澈见底,如闻天籁。

用陈凌的话来说就是。

“真他娘的好听!”

疲于逃命的陈凌,由于红裙少女的突然出现,神情出现片刻恍惚,不过身后的巨蟒怒吼之声渐渐临近。

“姑娘,快走!”

陈凌二话不说,上去就欲拉上少女一起跑路。一来能了了自己没有跟女子拉过手的心愿,二来现在的情况确实很危险。

陈凌靠近少女这才发现,原来少女并未穿裤子,哦,不对,并未穿袜子。坐在河边只是洗脚的。

陈凌惊鸿一瞥,看见溪水里成百上千的小鱼正汇聚在少女两条雪白的大腿,哦,不对,雪白的玉足周围。

陈凌顾不得其他,拉着少女便是沿着小溪狂奔。手中软若无骨的触感瞬间传递而来。

“姑娘,你别怕,我从小就跑的快,有我保护你,保准你没事!”

少女眉头一挑,似是来了兴趣,略带俏皮的道:“是嘛?如果你不把他们引过来,我本来也没事啊。”

糟糕,这个声音好哇塞啊。

陈凌心思百转,瞬间便是有了应对。

“姑娘,你不知道,那两条大蛇本来就是冲着你来的,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他们伤害呢?我从小接受的教育不允许我那样做!”

其实陈凌就是认识些常见字,根本没受教育,当然了,上次因为路过小巷,一不小心打开了大郎家的窗户,又一不小心看见大郎媳妇换衣服,然后就被带到官府衙门,如果官老爷的二十大板算教育的话,那陈凌像这样的教育还挺多的。

少女也不知信没信陈凌的话,只是反问道:“是嘛?那我岂不是要答谢公子的救命之恩了?”

我的天啦!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这是要以身相许的节奏!

陈凌激动的侧身看去,只见少女眉如柳,唇如桃,双眼含情,春波荡漾。不好意思,这不是陈凌说的。

陈凌心中暗赞道:“太带劲了!”

“恩?怎么没声音了?”

陈凌在打量少女容颜之时,眼角余光并未发现那两条大蛇,立刻心中疑惑,狂奔之时再度迅速转头一撇,发现身后却是已经没了大蛇身影。

陈凌拉着少女缓缓停下,这才真正看清少女全貌。

就是单纯的外貌,穿着衣服的那种。

一条鲜红长裙,裙摆已是垂至脚腕,红裙袖口刚到手肘。长发已然齐腰,黑,直,长。

车速30

只是令陈凌奇怪的是,少女此时却是不知何时穿了一双绣花鞋,三寸金莲,一弯新月凌波浅。

“姑娘,我还没成亲。”

陈凌早已是顾不得为什么大蛇突然不追了,更不知道大蛇是什么时候不追的,少女的一双鞋子也是没有理会,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

少女面色古怪,上下打量陈凌,嘴角似在轻笑。

陈凌见状,下意识的打量自己,发现自己现在穿的破破烂烂,衣服胸口更是直接缺了一块,直接露出一块胸膛,胸膛之上,肋骨清晰可见。

看着少女的轻笑的样子,陈凌在脑中脑补出了少女的心思,好似在想“你自己瘦的都成皮包骨了,还想养我?你喂得饱老娘么?”

少女视线缓缓下移,看着一直被陈凌拉着的手腕,随即对陈凌轻声说道:“公子,男女授受不亲。”

陈凌欲犹未尽的松开少女,假装整理衣服,不经意间闻了闻那只碰过女子肌肤的手。

“好香!”

陈凌轻咳一声,便是将此事揭过,随即一脸正经的道。

“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刚才真是太危险了,幸亏我挺身而出。”

“不过姑娘不必谢我,我这个人向来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带着伪善的面具。

少女似笑非笑,好似看了一场大戏。

“多谢公子出手相助,小女子已经在这里好多年了,还没碰见像今日这样的事。”

“好多年?”

“约摸两百多年吧。”

陈凌哪里能信,看着眼前少女,最多不过十一二岁,只当是少女在开玩笑。

“好饿啊!既然你在这里这么久,知道哪里有吃的么?”

“公子请跟我来。”

少女说罢,莲步轻移,身姿摇曳如随风摆柳。

“这腰真细!”

陈凌不时瞥一眼少女花枝招展的腰,不时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看向别处,嘴里哼着一首不知道叫什么的曲子,也不知是哪个青楼传出来的。

少女带着陈凌走了好一会,终于来到一处茅草屋前。少女自始至终没有说话,而陈凌就厉害了,他是根本没有时间说话。

一路之上,陈凌只顾着看少女腰肢了,哪里顾得上走了多久,去往何地?所哼之曲都是反复哼了好几遍。

“公子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

陈凌说完以后觉得似有不妥,于是说道:“有什么?”

“有香的,有臭的,有索然无味的。”

“当然是要香的了!”

陈凌看着正要转身离去的少女,立刻喊住,随即用手指指了指那间茅草屋,说道:“姑娘,那是你家吗?我能进去坐坐吗?刚才带着姑娘逃命,再加上我本来就饿,现在脑袋都有些晕乎乎的。”

说罢,陈凌还特意摸了摸不久前,自己撞树撞的有些通红的额头,身体还特意晃了晃,不时“哎呦”几句。

“公子若是累了,不妨进去坐坐。”

少女嘴角再度上扬,表情越发邪魅。

>>>点此阅读《我欲斩仙》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