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随母改嫁后,我成了京城白富美》凤衾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随母改嫁后,我成了京城白富美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凤衾

简介:【重生+甜宠+宅斗+种田】
人渣爹高中探花,迎娶公主;苦命娘千里寻夫,魂断京都。
好好的嫡女变庶女,最后还被长公主后娘送去国公府冲喜。
云荞一不做、二不休,亲手送走了有出气没进气的相公,一伸脖子,投缳自尽了。
谁知重生后一睁眼…娘亲改嫁,自己竟成了国公府的姑娘。
萧世子:这个姑娘…看上去有些眼熟?
云荞:……没有!不存在的……
PS:①男女主无血缘关系。②女主并没有真的杀死男主,是误会。

角色:

随母改嫁后,我成了京城白富美

《随母改嫁后,我成了京城白富美》第3章 母女各怀心事免费阅读

船在京杭大运河上一路穿行,到了香河地段,两旁的码头越发的密集了起来,临河有无数的货仓店铺、鳞次栉比、遮天蔽日,靠近京城,就连空气似乎都弥漫着繁华和天家的贵胄之气。

云荞站在商船的夹板上,远远的看着岸上各自忙碌的行人,船头的一间小舱中,透着清香的面疙瘩汤已经做好了,徐氏弯腰从船舱里出来,见云荞垫着脚往岸上看,就笑着道:“快别过去,仔细掉到水里。”

云荞转过头看了徐氏一眼,如星光一样的眸子弯成了月牙,笑着迎到徐氏的跟前,扑到她的怀中蹭了蹭。

她们正牵着手往船舱里去,就听见方才那跟徐氏说话的嫂子从前头的夹板上走过来,看见云荞起来了,眉眼也多了几分笑,紧接着却又蹙了蹙眉,同徐氏说道:“宋家娘子,方才我那男人说,今天咱不开船了,说是最近京城出了什么大事儿,有人要混进京城,所以进京的船都要严查,前头码头上排着成千上万的船只呢,咱也进不去。”

徐氏闻言,倒没有几分失望之色,毕竟她已经知道自己要找的人就在这富贵的京城,早一天进去、晚一天进去,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妨事,如今云姐儿的病也好了,在这船上有吃有住的,也没什么不好。”徐氏说着,只低头静静的看了云荞片刻,倒像是十分不舍一般。

云荞一抬头,就看见徐氏这满是忧愁的眼神,心里顿时就咯噔了一下。

前世的她,此时不过才六七岁的孩童,自然不懂察言观色,可如今的她,却看见了徐氏眸中的不舍和绝望,只怕在她们进京之前,早已经听说了宋澜成为驸马的事情。徐氏一直隐忍不说,一是对宋澜旧情未泯、二也是不想让云荞知道自己的父亲竟是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人。

“周嫂子,我做了鱼汤面疙瘩,你端一碗过去,跟周大哥也尝尝鲜。”徐氏眼中的纠结一闪而过,笑着拉着船娘进舱,这一个多月的相处,两人早已经感情甚笃。

这一艘商船乃是何家的产业,周家两口子也都是何家的下人,奉命将这一船的货物运往何家在京城的商号。虽然不是客船,但也会搭乘一些客人,赚一些微薄的船资。

徐氏和云荞是在扬州就上船的,沿路又上来几个客人,均是去往京城的商贾,有些还是何家的故交,只要持有何家几位爷们的名帖,就可以免费坐何家的商船,走南闯北,十分便利。

徐氏因是女眷,所以周嫂子特别给她安置在了船尾这两间小舱里头,平常云荞胆小,只在这后头的夹板上玩耍,前头竟是一次都没有去过。此时她吃过了面疙瘩汤,从小舱出来,徐氏从河中打了水上来洗衣裳,抬眼就看见云荞站在小舱上头的二层楼上,那边修着雕花的栏杆,若是胆小的人,不敢从船舷上过来,便可从上面,经过船家掌舵的舵房,往前头去。

徐氏就朝她招了招手道:“云姐儿,别乱跑。”船上有小孩,总是要十分留心一些,前阵子就有隔壁船上的孩子掉到了运河里,所性发现的及时,很快就救了上来,幸好云荞乖巧懂事,从来没在船上乱跑过,这一个月来,只在这后半艘船上玩耍,连前头都没有去过。

云荞其实也没想着要去前头,她只想坐得高一些,能看的远一些,又能让徐氏一直在她的视线范围内,那这里就是最好的地方了。

吃了大半碗的鱼汤面疙瘩,把肚子填饱之后,云荞就开始了她的飞速思考。

当时年少,并不能感觉徐氏的伤心,此时她却不想徐氏再那样的伤心一次,明明早已经知道了宋澜另娶公主,为什么还是非要进京寻亲呢?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村野妇人,如何能斗得过娇纵跋扈的长公主呢?云荞……想不明白。

与其这般,不如趁着船还没进京,她们打道回府,回到柳州,回到只属于她们两人的世界,岂不是更好?

云荞抬起头来,眸中早已满是热泪,她看着运河上黑压压排成了排的船只,忽然站起来,对着徐氏大喊道:“娘亲,我不想去京城了,我想回家!”

徐氏正弯腰搓着木盆里的衣服,闻言只抬头看着云荞,清早温暖的阳光照在云荞的脸上,少女虽然年幼,却早已出落得明艳动人,徐氏就想起两年前相士给云荞批的命格:此女的命格贵不可言,只可惜生错了地方,若是生在贵胄豪门遍地的京城,将来必可享无尽荣华富贵。

那时婆母尚在,听了这话便开口道:“她原就该跟着他父亲,在京城享福的。”后来婆母故去,临死定要让她带着云荞进京寻亲,她们这一路走来,眼看着京城就在眼前了,难道还要打道回府吗?

徐氏的眉眼拂过淡淡的忧伤,缓缓开口道:“云姐儿胡说什么呢?你不想见你爹爹了吗?不想把你绣的帕子给你爹爹了吗?”

云荞脸上闪过片刻的怔忪……她忽然就记起了她曾给她父亲绣过一方帕子,母亲说父亲隽秀俊逸、最是兰芝玉树一般的人品,所以她特意选了岁寒三友的花样,细心练习,绣了一方帕子,原是哄他开心的,却只换来一个嫌弃的眼神和几声冷笑。

“不想。”云荞眨了眨眼,把眸中瞬间的泪意憋了回去,冲着夹板上的徐氏道:“我只想和母亲在一起。”

徐氏微微一愣,笑容却僵在了唇边,云荞还那么小,她应该还什么都不懂吧……她又带着几分娇宠道:“云姐儿当然会跟娘亲在一起,等寻得了爹爹,咱们就可以一家团聚了。”话说的圆满,竟像是真的一样,徐氏脸颊的笑容也越发深邃了,印着碧波荡漾的湖面,美如洛神。

云荞亦被母亲的美貌所震撼,只觉得她那生父宋澜,是世上最大的傻子,有像徐氏这样的原配在,一个沐宜公主算什么,便是天上的仙女,只怕也难入眼了。

母女俩各怀心事,徐氏也不跟云荞争执,云荞毕竟大病初愈,虽然已是十几岁姑娘的思想,但身子不过才七八岁,午后吃了点汤水,就躺在床铺上昏昏欲睡。她心里不敢睡,只怕这一觉睡下去,就醒不过来了,又回到阴曹地府去了,无奈身子实在支撑不住,便搂着徐氏的腰,将头靠在她的大腿上,恋恋不舍的阖上了眸子。

这一觉只睡到酉时,她在床上翻了个身,见自己还在船上,只稍稍松了一口气,看来她此前并非是在做梦,自己是真的回到了七八岁的时候。云荞心里激动,如今她既然能重头再来,自然是要劝徐氏离开京城,回到柳州的,母女俩就算是贫寒度日,至少也能一直在一起。

云荞一想到这些,便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她这一笑就惊动了外头的徐氏,只见徐氏拿着一只做到了一半的绣鞋,从帘外探进半个头来,笑着问道:“云姐儿是梦见父亲了吗?笑得那么开心。”

云荞一听这话,小小的眉心就皱了皱,有些不屑道:“才没有!”

徐氏见云荞一下子就沉了脸,倒是有些不解,加之早上她又说要回柳州去,越发就觉得她心思难懂,正不知道要怎么接话,就听见周嫂子在船舷上冲着这边道:“宋家娘子,还没做晚饭吧,我来那边吃吧,我男人上岸去了,也不知道去哪个馆子里吃独食去了,我也弄了几个小菜,咱娘几个也喝一盅。”

船娘朴实,且又是跑江湖的,骨子里就有一股豪迈,徐氏听她这么说,就应下了道:“多谢周嫂子,云姐儿才睡醒,我给她洗把脸就来。”

云荞就被徐氏抱着起身,打了水洗脸擦手,收拾齐整了,这才拉着她的手往前头船娘住的小舱去。

此时天还没有黑,落日的余晖在运河的水面上映下粼粼的波光,去往京城的船只一艘连着一艘,好像没有尽头一般,通往那吃人不吐骨头的销金窟。

见徐氏母女已经来了,周嫂子从柜子里拿出一壶酒来,神秘兮兮的对徐氏道:“这是我那男人偷藏的,说是西域的葡萄酒,我见他喝过一回,据说是甜的,今天咱也尝尝。”

徐氏没有推辞,任由周嫂子替她满上了一杯,那酒红色的玉液倒在白瓷杯中,越发看上去妖冶醉人。徐氏心中感叹,便端起了酒杯道:“周嫂子,这一路走来,若不是你对我们母女多加照顾,云荞的小命儿只怕也没了。”徐氏说着,只朝云荞那边看了一眼,微笑道:“云姐以茶代酒,也敬周大娘一杯。”

云荞便索性道:“我也要喝葡萄酒。”云荞毕竟不是小孩子,知道这葡萄酒和平日他们喝得酒不同,带着点甜味儿,小孩子稍微喝上一口,也是无所谓的,便开口央求。

徐氏正要回绝,一旁的周嫂子却已帮云荞倒上了小半杯,笑着道:“好,云姐儿也尝尝。”

云荞这才端起了酒杯,朝着船娘举杯道:“周大娘,谢谢您一路的照顾,明儿我和我娘就要回柳州去了,以后就不能再搭您的船了。”云荞说完,微微一仰头,已经将杯中的酒水喝尽了,只留下徐氏,一脸茫然的看着她,未及开口,就听周嫂子疑惑道:“怎么?你们要回柳州去?”周嫂子转头看了徐氏一眼,见徐氏也是一脸茫然,倒是越发不解了。

徐氏终究没当着人的面驳云荞,茫然过后,脸上又是惯有的微笑,并没有说话,只是端起面前的酒杯,一仰头便饮尽了。

一顿饭相顾无言,从船舱里出来,徐氏这才蹲了下来,两手扶着云荞幼小的肩膀,双眼正色的看着她道:“云姐儿,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要回柳州去?你不寻你的父亲了?”

徐氏看着云荞,夜幕笼罩,月亮才将将从东边升起,将两人的身影拉得极长,她用纤细的手指整理着云荞被晚风吹乱的发髻,眼神格外的平静。

云荞的心颤了颤,即便知道这一路走来,找到宋澜便是徐氏心中的支柱,但……一旦真的见到了他,这一切的发展,又会同前世一样。

她不想再失去徐氏,不想再重蹈覆辙。

云荞贝齿紧咬,小手握拳,终究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点此阅读《随母改嫁后,我成了京城白富美》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