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禀告公主,暴君爹爹他有读心术》鹿言七七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禀告公主,暴君爹爹他有读心术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鹿言七七

简介:身为一国嫡公主的幕黎歌,本应顺风顺水,可娘亲难产,她的出生害死自己生母,自打出娘胎就没得到过父皇好脸色,父皇不喜欢她,看她不顺眼,她自心里默念着,从此,定要离后爹远远的,殊不知,因为一次偶然机会,父皇听了她的心。她想去封地,大暴君后爹惊讶,“小崽子,你敢去一个看看?”她心里怀着满满的孺慕之思,大暴君后爹感动的泪眼盈盈;她救了一个满身脏兮兮的小乞丐,大暴君后爹:“???”他的宝贝女儿啊,被狼叼走了。

角色:

禀告公主,暴君爹爹他有读心术

《禀告公主,暴君爹爹他有读心术》第3章 大暴君后爹免费阅读

那现在的小丫头,是不是也非常痛,这不止是他的女儿,也是黎安的宝贝女儿,一瞬间,他就有些自责,心似被什么东西紧紧揪住一般,扯的他生疼,幕向北啊幕向北,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好疼好疼,呜呜呜……”

五岁的小女孩,忍痛能力多半弱,又因着装晕,还有罪魁祸首在此,幕黎歌半晕半睡的如小兽一样啼哭起来,呜咽着,瞧起来别提有多可怜了。

伤口那处,好疼,真的很疼。

幕黎歌忍痛的表情越发明显,小嘴巴瘪瘪的,眉眼不睁,那一刻,幕向北,不可否认的是,他,当真心疼了。

他上前轻轻拍了拍女孩那红里透着粉的小脸,企图让她睁开眼,悄声道。

“醒醒,醒醒,黎歌。”

事实上,幕黎歌被他那么一拍,只感觉,伤口更加疼了,似乎就连牙,也开始痛起来。

她用力咬着,开始说梦话,可就是不醒,装晕,自然要一晕到底。

要不然,大暴君后爹怎么会走。

这点痛都忍不了,以后还怎么有能力去封地生活。

一晕到底?大暴君后爹?

幕向北感觉自己脑袋嗡的一声,差点儿站不稳,嘴边一抽。

这小家伙儿,果真是黎安的女儿,一样爱折腾,不怕他。

目光渐渐温和,不知为何,是恶趣味还是真的心疼,他上前,小心翼翼掀了女儿盖在身上的薄被。

伸手,一股更加心疼的感觉涌上心头,幕向北胳膊一弯,将女儿轻轻抱了起来。

身子明显一顿,这具小身子,很轻,真轻。

幕黎歌强行忍住就要一颤的身子,全身都僵着,却感觉,在他怀里,伤处绷得更疼了。

这个后爹,此刻,怕不是看她还不够遭罪,专门来折腾她的。

后爹一词,又一次被幕向北听到,心中恼怒气愤了一会儿,最后,被他一口气压下。

她是黎安的女儿,黎安交代,要他好好对待他们的女儿,他要忍,忍住不对她发脾气。

感觉到身后伤口再往开崩,隐隐约约要合上的皮肉一点点绽裂。

幕黎歌苦恼,好痛好痛,完蛋了,这还没长好的伤口,难道就真的要这么裂开了,大暴君坏蛋后爹,果真是来让她疼得,不安好心。

要不然,怎么会从小到大都没抱过她,就偏偏这个时候来抱她。

五岁的幕黎歌在心里嘤嘤哭泣,从小养在宫闱倾轧的宫廷里,她早早就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

这么疼?伤口要裂开?

幕向北皱着眉,轻轻换了换手,企图能让她待的更加舒服些。

可幕黎歌哪里知道他的意思,只感觉,裤子上湿腻腻的,恐怕又要开始流血,自己这回,是真的要疼晕了。

一想到这,幕黎歌用着最后一点力气,艰难睁开眼,用心如死灰的表情看向正垂眸盯着他看的幕向北。

凄凄惨惨戚戚怯怯道,“父皇,请您放黎歌回床上,黎歌足足卑贱之躯,实在不忍污了父皇尊贵的双手和龙袍。”

内心嘀咕着,“大暴君后爹,请您放了黎歌吧,不想要我就不想要我,不带这么折磨我的,屁股,这回,好像,真的挣开花了。”

痛,好痛,满脑子都是痛,这一刻,幕黎歌头一歪,是真的晕了过去,独留抱着她的幕向北,傻了眼,心里一个激灵。

原来,他真给孩子带来了二次伤害。

不过,这事也不怪他,毕竟,幕向北从来没抱过孩子,更没抱过五岁的。

旁边的袁贵妃一眼就看到了幕黎歌被血浸湿的裤子,她顾不上什么,更来不及细想幕向北为什么会突然的性情大变,只知道,孩子又一次要受这重复之苦了。

唤宫女急急忙忙的再次去传太医,将幕黎歌从幕向北手上抢过来,内心悲凉,心疼的都要冒出冷汗。

众位刚刚走到宫门口的太医心口一颤,眉头紧锁着,向殿里望了望,当真认为,今日他们恐怕是要住在这后宫,不是出不去,而不是不想出,不敢出,只因那把大铡刀就在脖子处紧紧悬挂着。

一番蹉跎过后,好不容易将伤口清理干净,又上了药,看着期间端出去的几盆血水,幕向北再一次久久不能平心静气下去。

这刑杖,怎会打得如此严重,不过区区十杖而已,难道,是那些小太监故意打重?

简直找死,伤他女儿如此之深,该死。

幕向北眉头一凛,看向晕倒在床上嘴唇脸色都发白的小孩,他的心,甚疼,拳头渐渐握紧。

大怒道,“来人,将今日杖打九公主的太监,全都拉下去,砍了!”

小太监:“……”

幕向北云淡风轻的一句话,举手投足之间,似乎就可以要人性命。

明明犯错的是他自己,他却去砍别人,简直是典型的挖个坑自己埋自己,一点德都不给自己积。

无德。

小太监被捉住,正鬼哭狼嚎的认罪求情,这副场面让袁贵妃一下瞪大了双眼,当真觉得,那些小太监是何其无辜,明明只是听从命令,就要被活活打死。

一秒的时间,她赶忙换上另一种面孔,赔笑,还把并不暴戾弑杀大暴君的白月光搬了出来,意有所指。

“皇上,上苍有好生之德,难道,皇上忘了,这话,是谁说过的?”

“你……”

幕向北气的说不出话,伸手指着她,下一刻,冰凉的骨指抵上袁贵妃的下巴,对外冷冷道。

“行了,你们下去,先不用砍了,不杀你们,记住,不是因为你们值得饶恕,而是朕要给死去的皇后积德。”

侍卫们不明所以,却见幕向北摆了摆手,转过身,一把将袁贵妃拉进怀里,耳边呼吸的炙热传下来,警告。

“记住,今日,看在你是黎安亲姊妹的份上,朕饶了你,再敢有下次,朕杀你一百次。”

下巴感觉不到痛,袁贵妃的心在痛,她实在想不到,妹妹生前爱到骨子里之人,待她薨逝后,竟然变成了这般残酷不堪的模样。

不近人情,那是骨子里的冷。

压抑着心底的悲愤,她闭了闭眼,再次睁开,又是一番顺从的模样,“回皇上,臣妾明白。”

“那就好!”

>>>点此阅读《禀告公主,暴君爹爹他有读心术》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