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读小说
值得读一万遍的小说推荐

《我的神仙职称考试》小说最新章节,一朵高贵的棉花糖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神仙职称考试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一朵高贵的棉花糖

简介:我的神仙职称考试,又名,魔族迟早要完。
——因为某男神历劫考试作弊,刚被雷劈完的我,被迫重修了。
每一次历劫,对于神而言,不过是一场人间游戏。

角色:

我的神仙职称考试

《我的神仙职称考试》第2章 顾家最丧心病狂的神经病免费阅读

白鹤仙童似乎很怕我会追问,下一秒,原地化白烟消失无踪。

我本来想找白鹤仙童问个清楚,但按照白鹤仙童之前所言,本次重考的开考触发点就在两个小时以后——顾家最丧心病狂的神经病,结束出差,抵达庄园。

而我,必须以顾可颂身份欢迎他回来。

当务之急,我得先恢复顾可颂的身份,才能真正进入‘人间历劫’考场。

所幸,天道的设定已深植于顾家所有人记忆里。

——真正的顾可颂结束旅游回来,宣布了有人阵容顶替她身份,此刻正在卧室休息。

我从壁炉烟囱滑了进去,施了个法诀变成顾可颂,然后进浴室洗掉满脸的炉壁灰烬。

就在这时,有人突然把门拍得震天响,骂得怒火冲冲。

顾可颂你这个贱人,你竟然还有脸回来?!死在那场大火里的怎么不是你这灾星!!

这泼妇骂街架势属于顾家唯一的大小姐顾绣,美艳绝伦的巨富千金。

我和顾绣的恩怨由来已久,但在第一回考试里,我们几次交锋,我总是败多胜少。

究其原因,天规在我心,身为堂堂天庭神女,高道德要求我不能和人间泼妇一般见识。

哪怕顾绣抢了我的未婚夫,我也只能贤良淑德送上礼金祝贺他们早生贵子。

此时此刻,顾绣在门外不断飚脏话。

我本不想搭理她,毕竟说多错多,极可能不小心衍生出小副本,导致出一个关键选择点。

但顾绣骂得太难听了,而且她骂我就算了,还骂我有妈生没妈教,贱货妈生小三女。

猛地打开门,我一盆洗脸水直接泼了顾绣一脸,顺便给了她一巴掌。

走廊的佣人们纷纷看过来,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顾绣错愕瞪大了眼,我冷脸拎着盆,盆还在滴水:就你有妈教,你妈教你满嘴喷屎?

下一秒,顾绣尖叫着朝我扑了过来,尖锐指甲直往我眼睛里戳,誓要划花我的脸。

反正已经动了手,就在走廊,我干脆和她扭打了起来。

悲剧的是,‘人间历劫’考试规定,我的武力值被限制到原来的0.01,只能一边和顾绣菜鸡互挠,一边时刻警惕佣人们做帮凶,团团把我摁在地上任顾绣拳打脚踢。

但这一次着实奇怪,没有人敢上来拉架。

按照我以前在顾家庄园的地位,胆敢对顾大小姐动手,佣人们绝不会放过我。

愤怒的顾绣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战斗力,我们扭打成一团,互相扯头发,没注意到距离楼梯很近了……就在周围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我和顾绣抱着一起滚下了旋转楼梯。

头昏脑涨,眼冒金星,在浑身骨头被碾压的剧痛中,我一睁眼,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他眉眼儒雅,神态温柔而矜贵,连不悦皱眉,都像极一幅画。

该死的,楚晚归怎么会恰好这时候出现?

我收回捅进顾绣鼻子的手,边整理裙摆,边抓着楼梯扶手起身。

楼梯另一边,楚晚归伸手将顾绣搀扶到身边,替她将凌乱头发撩到耳后,如同山间清泉的嗓音关切地问她:小绣,有没有受伤?

顾绣挑衅看了我一眼,随即换脸,委屈地躲在楚晚归怀里:老公,顾可颂打我。

楚晚归一一看向围观佣人们:你们都看到了什么?

佣人们一反常态,不仅没有帮着顾绣撒谎,泼我脏水,还纷纷低头,不敢说话。

良久之后,老赵管家突然从犄角旮旯冒出来,愤怒指着我向楚晚归告状。

大姑爷,可颂小姐活生生泼了大小姐一脸盆冰水,还推大小姐摔下楼!

楚晚归揽着顾绣,一脸不赞同看着我。

我太了解楚晚归这个人间男人,他这蹙眉表情的潜台词是,顾可颂你怎么能这么粗鲁?

注意,他不满的是我粗鲁,而不是我和顾绣打架。

显然他也是知道他老婆顾绣什么德行的,但他哪怕知道我没错,也定会要我先低头认错。

我只能先发制人:老赵叔,我记得上回老爷子心脏病突发,秦赢就在整个庄园装了微型监控,麻烦你老人家把监控调出来,我要告顾大小姐名誉诽谤。

老管家震愕惊恐,我在楚晚归的注视下,挺直了脊背,一声不吭,转身上楼。

走了几步远,我听见顾绣委屈地哭了,说她为她爸爸抱不平,而我竟然仗势欺人。

楚晚归抱着她,轻声细语地安慰。

我心里的问号又多了一个,顾绣为她爸爸抱不平,为什么要在我卧室门口骂我?还扯上我妈?而且,我仗势欺人?我在顾家庄园哪里有势可张仗?

—— ——

顾绣最后被楚晚归哄回了房间。

我在卧室上网冲浪,关键词搜索这半个月来,有关顾家庄园的新闻。

但顾家庄园向来重视隐私,我在网上查到的唯一有用信息是——半个月前,我的葬礼上,顾家家族律师宣读了我的财产分配,具体内容只有顾家人才知道。

我,也就是‘顾可颂’这个历劫考试身份,虽然占了个顾家人的名头,但出身不好,从毕业到第一回考试结束的‘葬身火海’,我的存款也就五千四千八百三十二块六毛七。

就这?还用得着专门来一次财产分配?

在这个人均身价数十亿的顾家庄园里,我真的特别好奇,我那五万多块钱被交给了谁。

但还没等我找到律师电话去问清楚,佣人在门外毕恭毕敬地通知我,大少爷到了。

哦嚯!大少爷,顾家那位最丧心病狂的神经病回来了。

这回补考,天道特意将我的开考触发点设置在和这位大少爷的见面,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天道觉得我这次补考,着实是无辜被那傻逼男神连累,所以让这位大少爷作为历劫考试的主线,如此一来,因为我在火场救了他一命,他欠我的救命恩情铁定要还。

这一场补考,难度会降得更简单一些?

如此想来,我倒是期待起和他见面,重新换了身干净衣服就匆匆下楼,直奔庄园前院。

没想到,一进庄园前院,只略略扫了眼大客厅,顾家所有人竟然都在。

还有家族律师团队,甚至连久病卧床的老爷子,不惜手背扎着针头,也要亲自到场。

凯雷德防弹车队驶进庄园大门,在大理石拱门前停下。

全副武装的保镖打开车门,秦赢从车上下来,看了眼黑钻腕表,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我们自火场一别,再未见过。

但这次再见,我却觉得这位大少爷给我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了。

但我没多想,因为在这座吃人的顾家庄园里,小时候,我看这位大少爷可怜,对他还算照顾。所以我自认为,这位大少爷和我的关系挺好,或者说,我们是利益相关的同一阵营。

想到这里,我笑着抬手,冲他打招呼:秦赢,好久不见呀!

>>>点此阅读《我的神仙职称考试》全文<<<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