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安倪邬慎的大结局《陆安倪邬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陆安倪邬慎》讲述的陆安倪邬慎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两天前,她还信誓旦旦的和周贺凛说,绝对不会签字离婚,然而,今晚她便不得不主动找上周贺凛。几分钟后,陆安倪在荣耀城经理的带领下,站在一处标为“888”的包厢门口。经理推开门:”周太太,请进。”陆安倪微颔首,说了声谢谢,抬脚走了进去。包厢里,正放着欢快的爵士乐,里面人声嘈杂,烟酒气很重。

小说:陆安倪邬慎

主角:陆安倪邬慎

作者:嗜甜如命

类型:现代言情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陆安倪邬慎》又名《诱他疼宠》,大神“嗜甜如命”将陆安倪邬慎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邬慎看着她脸上的笑,没说话,对视了片刻,忽然感觉到什么,偏头朝急诊室门口看了去。看到门口站着的男女,细长的眼睛下压,绯薄的唇抿着,嘴角线条自然上挑,轻慢中又带着一股乖张。姜颜衾察觉到异常,顺着邬慎的视线看了过去,脸上的笑瞬间消散,只停留了一瞬就收回了视线。周鹤凛迈开长腿走了过去,停在姜颜衾面前。姜颜衾眼都没抬,冷声:“滚开,别挡我面前,看到你就晦气!”周鹤凛深眸扫了她眼,没理她的话,蹲下身握着她的右脚脚踝,她挣扎了两下,周鹤凛收紧虎口,脚踝被卡的一阵疼,她才不情愿的安静下来。姜颜衾皮肤白,腿上大面积的碰撞伤和擦伤都很显眼。周鹤凛专注看了会儿,面色沉淡,辨不出情绪。

《陆安倪邬慎》在线阅读

020 清醒了吗?

他话刚说完,突然掌心传来一阵钻心的疼。

是陆安倪咬了他。

回过神,陆安倪趁着他松懈的间隙,推开他已经朝着沙滩的方向跑了。

邬慎盯着她纤细的背影看了会儿,又垂眸看了眼掌心。

咬的是真狠,已经出血了。

他不辨喜怒的牵了下嘴角,正要离开的时候,忽然瞥见掉在墙角的一双高跟凉鞋。

陆安倪像是身后有鬼在追一样,小跑着回了别墅,到院子里的时候,正好碰到姚茕的几个朋友在院子里抽烟,陆安倪对他们轻轻颔首打了个招呼,才放缓了脚步进去。

那几人看着陆安倪的背影,等人进去后,其中一人道:“你们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刚那位和周氏那个私生子离婚了。”

旁边的人听了,大惊,“卧槽”了一声,说:“你是说陆安倪和周鹤凛离婚了?”

“对。”

“操,惊天大新闻啊,怎么圈子里没有半点儿风声。”

“不过,为什么啊?”

“为什么,还能为什么?”那人嗤笑了声,“当然是为了姓姜的那个女人,据说,姓姜的那女人刚回来,那个私生子就和她勾搭上了。”

“也不知道姓姜的有什么好,妖里妖气的。”

“这你有不懂了吧?”男人流里流气的坏笑了下,“就要妖气的才带劲儿,像姓陆的那样,在床上估计跟条死鱼没差,姓姜的女的就不一样了,看着就骚的要命……”

陆安倪刚进去,姚茕就走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她光着的脚。

“你的鞋呢?”

陆安倪后知后觉的低头看了眼,才想起自己竟然没穿鞋就跑了,她舒了口气,说:“掉沙滩上了,天太黑了,没找到。”

“我有多的鞋,在楼上,要不你先暂时穿着?”姚茕头疼,她的脚比陆安倪要大一个半码。

眼下也没别的办法,陆安倪点头,“好。”

说着,两人正要往楼上走,别墅外的院子里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其他人听到动静,快速的朝院子围了过去。

姚茕和陆安倪对视了眼,也疾步走了过去。

院子里,邬慎将一个男人按在地上往死里打。

旁边另外几个站着的,想上前去劝架,却也被邬慎骇住,在一旁迟迟不敢上前,而宋湘湘去拉过几次,都被邬慎打手一挥甩在旁边。

被邬慎打的那个,鼻子嘴巴都出血了,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姚茕看到这画面,太阳穴突突的跳了起来,总不能在她的生日聚会上闹出人命吧?

“言欢,这可怎么办啊?”她不由抓住陆安倪的手。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每次姚茕遇到自己没办法解决的事情,她第一时间就是寻求陆安倪的帮助。

陆安倪盯着邬慎看了会儿,又四处看了看,正好瞥见旁边有人的手上端着酒杯,她上前从那人手上夺过酒杯走到邬慎面前,直接将杯里的酒泼邬慎脸上了。

看到这场面,围观人群中传来一阵压抑的抽气声。

邬慎正要挥下去的拳头骤然停在半空,他抬头看着始作俑者,,脸上、眼底尽是阴森森的戾气。

陆安倪后知后觉有些心慌,她吞咽了下来,强作镇定开口:“清醒了吗?”

邬慎冷着脸,抬手抹去脸上的酒渍,低头看了眼被打的已经不省人事的男人,血气的哼笑了声,他拍了拍那人的脸,说:“以后再敢嘴贱,我就拿针把你的嘴巴缝起来!”

手机铃声突兀响起,邬慎腾出手拿出手机看了眼,眉心蹙了蹙点了接听,也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他的脸色愈发的阴沉。

“看着她,我马上过去。”

只说了这么一句,他便挂了电话。

他把人扔地上,站起身不紧不慢整理好衣服,抬眸扫了眼围观的众人,最后才在陆安倪脸上停留了片刻。

不过,他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邬慎,你去哪儿?”宋湘湘火急火燎的追了出去。

邬慎打了人屁股都没拍一下就这么走了,剩下一堆残局等着处理。

姚茕打了急救电话,很快有救护车过来将人送去了医院。

跟着,她才询问了另外几人邬慎打人的原因。

其中一人磕磕巴巴说:“我们也没说什么,就说了几句姜颜衾,邬慎就像个疯狗一样,见人就咬。”

听到这儿,姚茕瞬间明白了,大骂道:“我还不知道你们,嘴巴没把门儿,我看打的好,怎么没把你们几个一起给打废呢!”

那几人对视了眼,顿时有些疑惑。

是啊,为什么他们没事呢?

“你不是也讨厌姓姜的那女人吗?”

姚茕厉声道:“我讨厌她是一回事儿,你们几个大老爷们在背后意淫人家是另一回事儿!都给我滚,统统给我滚!”

很快,好好的生日聚会就这么散场了,只剩陆安倪陪着姚茕坐在沙发上,看着姚茕一杯接一杯的喝。

“茕茕,别喝了!”陆安倪夺过酒杯放在一旁。

她刚说完,宋湘湘又气急败坏的回来了。

“你不是跟邬慎走了吧?”姚茕问。

宋湘湘端起姚茕那杯没喝完的酒就灌了下去,红着眼睛道:“别提了,邬慎丢下我去找姜颜衾了!”

她停顿了下,咬牙切齿道:“我跟姜颜衾势不两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