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语熙周晏京)离婚后,老公天天跪求复合小说试读全篇全文阅读_《离婚后,老公天天跪求复合小说试读全篇》最新热门小说

小说《离婚后,老公天天跪求复合小说试读全篇》,超级好看的其他小说小说,主角是林语熙周晏京,是著名作者“鸟松米”打造的,故事梗概:她以前只觉得她的商业联姻的老公风流又薄幸。婚后才知道,这个跟自己结婚的男人能有多无情。她以为她老公爱她,最后才发现只是一场自作多情的笑话,他真正爱的从始至终都是另一个人。三年协议期满,她留下婚戒,搬出婚房,在离婚协议上签好名字,不作纠缠。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们离婚是板上钉钉的......

点击阅读全文

其他小说小说《离婚后,老公天天跪求复合小说试读全篇》,是作者“鸟松米”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林语熙周晏京,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中在储蓄、贷款以及支付结算等传统银行业务上。旗下开设的投行华钟证券,既享受着周氏集团近百年基业攒下的雄厚背景资源,又有亨泰银行作靠山,相当于拥有一个取之不竭的金库。但华钟证券虽然背靠大树,发展却远不及周晏京独立创办的博宇。周晏京回国之后,周启禛便动了将博宇和华钟证券合并的心思。周晏京闲散地端起茶杯:“就华钟那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破摊子,还......

离婚后,老公天天跪求复合小说试读全篇

离婚后,老公天天跪求复合小说试读全篇 免费试读


下班回家的路上,林语熙眼前翻来覆去地,不断闪现着早上周晏京冷漠的眼神。

她犹豫是不是应该道个歉,毕竟那话是有点伤人。

却又想起,周晏京伤她更深,却从未因为自己的话向她道过歉。

算了,还是道个歉吧。

只剩最后一个月,她不想只留下难堪和冷战的回忆。

感情里爱得更多的那个人,总是要卑微一点。

事实上林语熙的纠结和退让根本没派上用场,等到快八点,周晏京还没回来。

这两天陈嫂有所收敛,菜量减少了一半,林语熙过着一个人六菜一汤的日子,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比一个保姆还抠门。

陈嫂今天却很积极,她昨晚见着周晏京跟林语熙之间那点小火花了,要不是半道林语熙被医院叫走,指定得发生点什么。

后来老刘打电话回来说林语熙感冒了,一大早周晏京就拿了厚衣服送去医院。

虽然她也搞不懂这俩人忽好忽坏的感情,但夫妻嘛,床头打架床尾和是常事。

她不知道两人在医院吵架了,主动问:“要不我给二公子打个电话,问问他回不回来吃饭?”

她自告奋勇,林语熙也没阻拦:“你打吧。”

陈嫂就喜滋滋地打电话去了。但得到的显然不是期望的结果,很快表情变成失望。

“杨助理说,二公子他晚上有事,不回来了。”

林语熙一点都不意外,低头吃着菜:“不回来就不回来吧。”

三花猫溜门撬锁的技能越发娴熟,又不知道从哪跑了出来,跳上林语熙的腿,呼噜呼噜地撒娇。

林语熙是拒绝不了的。

反正周晏京不回来,猫也被关了好多天,放放风好了。

她一边撸猫一边吃饭,陈嫂照旧做了茄子和竹笋,六道菜有一半她都不爱吃。

……

清辉阁是间中式古韵餐厅,建筑大师操刀设计的苏式园林,院里一步一景,小桥流水,颇具情调。

只是这时节已入深秋,四季常青的竹林也显出几分萧索。

作旗袍装扮的茶艺师半跪在茶桌前,体态婀娜,手法优美,半躬着身体为客人泡茶。

周晏京推门进来,带来一阵寒风,茶艺师轻轻打了个寒颤。

侍立在门口的另一名旗袍女子上前给周晏京脱下大衣,他随性地往椅子上一坐,茶艺师左手托着右手腕部,将刚刚斟好的一杯热茶放至他面前。

“找我有事?”周晏京问。

周启禛慢条斯理品着茶:“没事就不能找你吃个饭?”

周晏京心烦了一整天,看谁都不顺眼,对着他老爹也没太多耐性:“有事直说,我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就自己调节调节,世界上心情不好的人多了,还能都围着你转?”

周晏京啧了一声:“真是我亲爹。”

周启禛也懒得跟他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博宇跟华钟合并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亨泰银行是周氏集团的根基,坐拥万亿资产,经营范围主要集中在储蓄、贷款以及支付结算等传统银行业务上。

旗下开设的投行华钟证券,既享受着周氏集团近百年基业攒下的雄厚背景资源,又有亨泰银行作靠山,相当于拥有一个取之不竭的金库。

但华钟证券虽然背靠大树,发展却远不及周晏京独立创办的博宇。

周晏京回国之后,周启禛便动了将博宇和华钟证券合并的心思。

周晏京闲散地端起茶杯:“就华钟那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破摊子,还想娶我的白富美女儿,你想得挺美。”

没见过把公司商业合并比喻成婚嫁的,周启禛有点无语:“华钟背后靠着亨泰,跟你们博宇合并,还委屈你了?”

周晏京眼尾一抬:“我差你那点钱?”

那样子十分欠揍。

周启禛刚要说话,周晏京又轻轻啧了一声:“算了,你这个老头儿确实钱多。”

周启禛:“……”

孩子大了,打一打不犯法吧?

华钟虽然一滩烂泥,入不了周晏京的眼,但好歹是个富二代,还是他爹亲生的。

“合并也不是不行。”周晏京悠然抿了口茶,“让你家那个不成器的小纨绔入赘吧。”

意思是亨泰的资源他要,华钟还得跟博宇姓。

周启禛本想着将博宇并入周氏,没想到他这儿子青出于蓝,贪得无厌,想空手套白狼。

好好的商业合并,最后变成上门白送,他驰骋商场一辈子,也没吃过这种亏,血压差点上来。

“你这算盘打得可真漂亮。”

周晏京唇角微微一勾:“我小时候的珠算,不是你亲手教的吗。”

没办法,谁让是自己亲生的。

周启禛闹心地一挥手:“得了,随你吧。”

外面的人对他们的家事诸多猜测,什么兄弟阋墙、明争暗斗,周启禛其实早有打算。

大儿子周晟安自小就是当做继承人来培养的。

公事谈完,周启禛便叫人上菜。那边厨房早已将菜备上,不一会便陆续上桌。

周启禛不是个爱说话的性子,周晏京今天又没心情,父子俩沉默地吃了一阵,周启禛忽然开口。

“离婚的事,你跟小熙都谈好了?”

周晏京筷子剔下一块鱼肉,挑剔地尝了尝:“这鱼火候欠了点。太腥。”

周启禛还没尝过,听他这么说,抬了抬手。

旁边的人立刻把鱼撤下去,又给周晏京换了一双新筷子。

周晏京没再动筷,松了松领带,端起茶,这才道:“我这阵忙,没顾上。”

他的公司刚刚转回国内,的确有得忙。

周启禛道:“你忙完这阵,抽个时间出来,跟小熙坐下来谈谈。她有什么条件,只要不过分,都满Z足就是。”

“这几年她也受了不少委屈,该弥补的弥补,你们好聚好散。”

周晏京没说话,慢吞吞喝完一杯茶。

“奶奶那怎么交代?”

“当初大师说的就是三年,既然三年之期到了,她这两年身体状况还算稳定,不会有什么意见。你奶奶又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还能把你们绑在一起一辈子?”

“那可未必。”周晏京扯着唇,“老太太最能折腾了。”

从饭店出来,周晏京上了车,老刘等了一会,见他没有吩咐,只好出声询问:“二公子,今天回哪?”

周晏京原本已经阖上眼,闻言又睁开,从后视镜里淡淡瞥他一眼。

“你说回哪。”

他们心思一个比一个难猜,老刘哪知道他想回哪。

想着他难得体贴一回,早上去给人送衣服,又带着气出来,估计是俩人又吵架了,便试探着揣测:

“回华亭的公寓?”

周晏京:“猜错了。”

老刘:“……”

真尼玛君心难测。

周晏京重新阖上眼,“回家吧。”

小说《离婚后,老公天天跪求复合小说试读全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