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华寄相思》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韶华寄相思》小说简介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韶华寄相思,这本小说的男女主人是慕思甜晏之言,作者是闲逸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慕思甜被自己可能怀孕的事情弄得心神不宁,坐立不安,还未好好理清思绪镇定下来,不速之客却又先到了。苏暖提着一个行李箱,趾高气扬的推开了别墅的大门。慕思甜看着她一愣,没想到晏之言说的要这个女人住进来…… 《韶华寄相思》免费试读 慕思甜被自己可能怀孕的事情弄得心神不宁,坐立不安,还未...

《韶华寄相思》小说简介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韶华寄相思,这本小说的男女主人是慕思甜晏之言,作者是闲逸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 慕思甜被自己可能怀孕的事情弄得心神不宁,坐立不安,还未好好理清思绪镇定下来,不速之客却又先到了。 苏暖提着一个行李箱,趾高气扬的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慕思甜看着她一愣,没想到晏之言说的要这个女人住进来…… 《韶华寄相思》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韶华寄相思》 免费试读

慕思甜被自己可能怀孕的事情弄得心神不宁,坐立不安,还未好好理清思绪镇定下来,不速之客却又先到了。

苏暖提着一个行李箱,趾高气扬的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慕思甜看着她一愣,没想到晏之言说的要这个女人住进来的事情竟然是真的。

苏暖将行李箱一把推到慕思甜的脚边,勾着傲慢的笑容吩咐:“去楼上卧室,把我的行李收拾好。”

慕思甜定定的看着她,没有立即动身,膝盖上的手指用力的收紧。

这算什么?

晏之言平时在家里对她极尽侮辱也就算了,现在还要纵容一个没脸没皮的小三也来欺负她吗?

他到底是有多恨她?

苏暖看慕思甜不动,环抱起手臂,嚣张的居高临下看着她:“慕思甜,我可是之言叫来的!他说了,叫你像个下人一样好好伺候我,要是我有一丁点的不满意和不高兴,他就会回来找你算账!“

慕思甜心尖一疼,面色微白。

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反而慢慢的松开了,眸光惨然如死灰一般的平静。

站起身,慕思甜提着苏暖的行李箱上楼。

不是她不想反抗和发怒,而是她太了解晏之言了,她越是挣扎反抗,他就越是残忍的死死遏制她,直到她被活活扯出所有的倒刺和菱角,再也没了挣扎力气,那个男人,才会罢休。

慕思甜表情麻木,打开苏暖的行李箱,亲手将别人的东西,一件一件,整整齐齐的摆进自己住了两年的卧室。

收拾好后,慕思甜直接下楼,径直朝着一楼的杂物间,也是她现在的卧室走去。

苏暖正在客厅悠闲的看着电视,余光瞧见慕思甜下来了,抓住一切机会折磨她,喊道:“慕思甜,我饿了,去厨房给我做饭。”

慕思甜脚步一顿,用力咬了咬红唇,转身就往厨房走。

苏暖看着她听话的背影,笑得得意张狂。

慕思甜在厨房一通忙碌,依旧是四菜一汤,端上饭桌,没表情的对着苏暖说道,“做好了。”

苏暖嗯了一声,踩着曼妙的步伐,像个骄傲的孔雀一样得意的在餐厅坐下。

慕思甜看着她眨眼,忍着火气转身要走,却又被苏暖叫住。

苏暖目的就是折磨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放过她?

指着自己旁边的一片空地,苏暖勾唇恶劣说道;“端着盘子,站在这里接我吐出来的残羹,等我吃完了,你才能走。”

这根本不是把慕思甜当下人,而是当成了一个毫无尊严的奴隶在使唤。

慕思甜忍无可忍,不由怒道:“苏暖,你别太过分了!”

苏暖哼了一声,傲慢看着她:“我就是过分,怎么了?谁叫之言讨厌你偏爱我呢?你要不想伺候我,那行啊,你自己去跟之言说,他要是同意让你不伺候我了,那我绝对不为难你!”

这话可谓是死死的踩在了慕思甜的软肋上,晏之言怎么可能会站在她这里?

他最大的乐趣可就是看她痛苦了。

慕思甜深吸了一口气,就当自己在照顾一条狗算了。

她回过身,按着苏暖的吩咐,端着盘子,让苏暖往里面吐那些菜里不和胃口的残渣。

苏暖跋扈嚣张,每次都故意往慕思甜白皙的手和干净的衣服上吐,不然就是吐在地上,然后叫慕思甜捡起来。

慕思甜再怎么忍耐,也做不到这般忍气吞声,任由苏暖骑在她头上撒尿拉屎。

深吸了一口气,在一次苏暖将菜叶吐在慕思甜的手指上时,她彻底的爆发,直接将手里的盘子摔在了苏暖的脸上。

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恶心东西瞬间就洒了苏暖一脸,让她狼狈不堪。

苏暖愣了几秒钟,随即捂着脸暴起尖叫:“慕思甜,你这个贱人!”

慕思甜冷静的往后退了一步,淡淡的看着她:“我就是贱人,你去跟晏之言告我吧。”

说完转身就走。

她算是豁出去了,晏之言发火不过一次,也总比苏暖这样软刀子磨死她来得轻松。

苏暖歹毒的怒骂了慕思甜好几句,急忙冲进浴室去将脸上的脏东西洗干净。

冷水冲上脸,她冷静了几分,心里恨意翻涌,出了浴室就拿出手机,哭着给晏之言打电话诉苦。

她本来就是演员,哭戏说来就来,在电话里堪比是声泪俱下,凄惨不已,添油加醋的跟晏之言告状。

晏之言听着苏暖说那个女人将菜碗扣在她脸上,脑海里不由自主的补出一副生动的画面,唇角勾了一下,语气平静,只敷衍的丢给了苏暖一句:“知道了。”

苏暖捏着电话呆住了,她哭着说了那么一大通,他就回这么三个字?

也不帮她出气吗?

苏暖不死心还想问一句他什么时候回来,可电话毫无半点招呼的直接挂掉了。

听着那边冰冷的嘟嘟声,苏暖人都气炸了,恨恨地一把将手机摔在大床上,漂亮的眼睛全是恶毒的狠意。

她不可能就这么吞下这口气,慕思甜往她脸上泼了菜叶,那她就要往她脸上泼热开水!

反正这个仇,她必须要报!

冷笑了一声,苏暖推开门,快步下楼。

餐厅的饭菜还没有收拾,慕思甜也没看见人,只有杂物间透出淡淡的光芒。

苏暖狞笑着看了一眼,随即几步走进厨房,烧了一锅热开水,端着就走向杂物间,猛地一脚就踢开了门。

彼时慕思甜正躲在被窝里跟向沁沁偷偷打电话,忽然听见门被踢开,心虚的往被子里缩了一下,同时瞬间将手机塞在枕头底下。

哗啦——一锅滚烫的开水,尽数全都倒在了慕思甜身上的薄被上。

炙热的温度和热气瞬间涌上来,烫得慕思甜闷哼一声,手忙脚乱的踢开了被子,从小床的另一边翻下去。

也幸好身上还盖着被子,挡住了大部分的热水,没让慕思甜柔嫩的肌肤直接接触开水,但依旧被烫得不轻,尤其是手臂,整个赤红了一片,还隐约冒出了几颗红色的水泡。

苏暖满脸狰狞笑容,将开水锅砸在慕思甜被打湿的小床上,冷笑道:“慕思甜,这是之言叫我来还给你的。他说,以后你要是再敢不听我的话,那下一次,泼在你身上的,就不只是热开水这么简单!”

明明被烫伤的地方火热烧疼,可慕思甜确莫名的有种如坠冰窟般的遍体发凉。

向她泼热开水,是晏之言授意的?

而且要是她不听话,下次就不只是开水,那是什么?

硫酸吗?

慕思甜眼前有些发黑,手臂烫伤疼得厉害,身体更是从骨头缝里都冒出绝望刺骨的冷寒,浑身难受。

苏暖张狂狠毒的盯着慕思甜的眼睛,狠狠说道:“慕思甜,你给我记住了!以后在我面前,乖乖的听话,不然我和之言两个人,都不会放过你!”

说完,她冷哼一声,得意的扬长而去。

慕思甜只觉得浑身都疼得厉害,手臂疼,心口疼,肚子也疼……

她抱着自己的手臂,扶着床沿缓缓的蹲下身,隐忍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她跟向沁沁的电话还没有挂断,向沁沁在电话那边将苏暖的话全都听了个清清楚楚,替慕思甜气得不行,可她又不敢随便说话,怕被人发现了慕思甜私藏了一个手机。

只能捏着手机干生气。

她也知道晏之言恨慕思甜,却没想到他竟然狠毒到了这个地步,放纵小三上门欺负慕思甜就算了,竟然还用开水泼她!

比妇人还要歹毒三分,这样下去,慕思甜早晚得死在他手里。

向沁沁越想越担心,念头一转,她私自下了一个决心。

挂了慕思甜的电话,她转头给顾寒山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手臂上的烫伤越久越疼,像是有一簇火苗在肌肤上持续不断的烧,缠绵深刻的疼痛让慕思甜满头大汗,简直想哭。

她忍着浑身难受,进浴室去冲了半个小时的凉水,勉强缓和了一点痛楚,整个手臂红肿吓人,还冒出了不少可怕惊悚的巨大水泡。

这个烫伤,必须要出去处理。

慕思甜开门到客厅去,确定了苏暖已经睡下了之后,回到杂物间,拿了手机想一个人去外面的药店买药。

手机同时在掌心轻轻一震,一条短信发了进来,向沁沁约她在小树林见面。

慕思甜看了一眼手臂上狰狞的伤口,不想让沁沁发现然后担心自己,就借口说不方便。

但向沁沁态度坚决,直接说今晚要是慕思甜不出去,她明天就直接上门。

慕思甜没办法,只能跟向沁沁说好,然后又回房去换了一件长袖衬衣,遮住伤口后才出门。

她先去了附近的私人小诊所,简单处理烫伤。

那医生一看她的伤,就担忧说:“你这个有点严重,应该去大医院处理的,我们这个小诊所,处理不了。”

慕思甜怎么敢去大医院,她没证件根本挂不了号。

“麻烦医生先给我处理一下吧,我一会再去医院。”找了个借口,让诊所大致处理了烫伤,至少把那些看着可怖的水泡给挑破了,上了药之后,慕思甜穿上衬衣,正要走,忽然又抬手捂了一下小腹,脚步犹豫了片刻,还是对着医生说:“能开给我一个验孕棒吗?”

从诊所出来,慕思甜愣愣的傻在街道门口,手指紧紧压在自己尚且还平坦的小腹上,满脸迷茫。

真的怀孕了……

怎么办?

生下来?不可能!

晏之言那么恨她,肯定也不会善待她的孩子,所以孩子不能生下来。

打掉?

不!

慕思甜用力的咬住唇,孩子是无辜的,她不能就这样打掉他……

可要想平安的生下孩子,那就只有……离开晏之言……和他离婚……

她看着手中的验孕棒,沉默良久。

仰头,慕思甜看着幽深漆黑的天幕,眼神一点一点的坚定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慕思甜压下纷乱的思绪,抬脚朝着小树林走过去。

向沁沁已经到了好一会了,远远看见慕思甜的身影就离开招手喊道:“甜甜!”

慕思甜忍不住轻笑,快步走过去,余光却突然瞥见一道眼熟的身影,脚步不由一顿。

那个人……是顾寒山。

顾寒山往前走了几步,面容一如既往的温和清俊,眉眼柔情,深沉却又温柔的看着慕思甜。

“甜甜……”

慕思甜僵住了身体,心情复杂的低声开口:“你怎么……来了?”

向沁沁连忙插话:“是我叫他来的。甜甜,晏之言的那个人渣,是不是在家里虐待你了?”

慕思甜睫毛一颤,很是细微的动作,却没逃过顾寒山看似温柔,实则锐利的视线。

“没有……”慕思甜垂下视线,并没有背后说晏之言的坏话。

“甜甜,你别帮他说话了,我刚刚都在电话里听见了,晏之言那个人渣,竟然叫小三用开水来泼你,根本不是人!”向沁沁说着,靠过来习惯性的挽慕思甜的手臂。

才刚碰到,慕思甜就痛得刷的一下白了脸色,只是默默咬牙忍着,没让向沁沁发现。

不然按着她的火爆脾气,指不定马上就会冲到晏之言那儿去算账拼命。

她假装不动声色的错开了向沁沁的手,到一旁的凉椅上坐下,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神色平静看向顾寒山:“你今天来了也好,我要离开晏之言,越快越好。最好就是在3天内......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

顾寒山表情柔和,垂眸看着慕思甜的眼睛,稳声开口:“甜甜,我一定倾尽全力帮你。”

慕思甜心里一暖,对着顾寒山轻轻一笑:“谢谢你。”

顾寒山勾唇,笑容如邻家大哥一般的温和,抬手轻柔的揉了揉慕思甜的发顶:“甜甜,我以前就说过的,不管你有什么麻烦,只要你开口,我就都会帮你。这句话,一辈子都算数。”.

慕思甜感动又愧疚,顾寒山对她好,她都知道的,可她真的无以为报。

有了顾寒山出手,所有的问题都能轻松十倍的解决,他保证能在3天内查出慕思甜弟弟的下落,并且转移走,到时候就亲自来接应慕思甜从别墅里离开。

只要再等3天,她就能彻底的离开晏之言。

再见。

再见了,晏之言。

慕思甜无意识的抬手按了一下小腹,心里并没有那终将要解脱的欣喜,反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沉重和拧痛。

顾寒山眸色深沉的盯着慕思甜,忽然开口,温和道:“甜甜,我能不能跟你单独聊会?”

慕思甜一愣,下意识的想要拒绝。

顾寒山对她的心思她是知道的,两个人单独说话……有些过于暧昧的。

但向沁沁像是故意撮合似的,立即起身,说道:“你们聊,我先走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补个美容觉。”

小树林里,顿时就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

慕思甜心跳有些紧张和戒备,竭力用平淡无尝的神色面对着顾寒山,平静问道:“你想要跟我说聊什么?”

“你手臂,是不是被烫伤了?”顾寒山一句话,精准的猜中了事实。

慕思甜不自然的动了一下胳膊,低声说:“只是小伤……”

顾寒山眸色幽深,似乎轻轻叹了一口气,忽然一步靠近,毫无预警的直接将慕思甜公主抱了起来。

小说《韶华寄相思》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