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棺材铺(陆七李梦月)精彩小说欣赏_(我有一间棺材铺)陆七李梦月精彩小说

大家都在找的悬疑惊悚小说《我有一间棺材铺》,角色分别是陆七李梦月,作者“农夫仙拳”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陆师傅,你看这些槐木够不够用?”李梦月的父亲用普通话问着我,听得出他们不是本地人我点了点头三阴棺正是用槐木打造,槐木对于人来说就是阴木,一般的火葬场还是墓地都不会种这种树木,因为有“槐木是死人木”的说法本身阴气就极为重,要是在种在阴地,这还不得成精!不过民间也有“门种一颗槐,不是进宝就是招财”的说法是以这槐木的传说可是矛盾的很,但陈老头让李家人给我准备的这些槐木又显得很不简单

点击阅读全文

很受人关注的《我有一间棺材铺》是由作者“农夫仙拳”创作的火热小说。精彩章节如下:“不好,竟然是穿着红衣的吊颈鬼,也不知道这谭家到底是做了什么孽,竟然招惹到这种东西!”吊颈鬼,我听我爷爷说过,这种鬼,如果普通人能够遇到,恐怕是十死无生的局面,哪怕是我们这样的阴人,如果遇到,也不会好受。更何况这吊颈鬼穿的竟然是一身红衣!这就是厉鬼的表现。古代的方术之士为了提取厉鬼的鬼魂,会给自己害死的人穿上黑狗血染成的红衣。鬼魂最怕......

我有一间棺材铺

在线试读


听到陈老头这么说,我也立刻全神戒备,防备着身边随时可能发生的情况。

他说的正主,应该是冤亲债主。

按道理来说,这群孤魂野鬼没有能力闹得谭家天翻地覆,可是谭家现在闭门谢客,那么必然是有情况。

我们把这种情况称之为冤亲债主,这是需要有阴人为之还债的,否则的话,谭家简简单单的一群枉死之人,闹不出这样的事情。

我连忙过去准备关上门,现在这种情况实在是太难缠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刚刚只是一个普通的枉死鬼魂我们对付起来都这么困难,如果真的来一个怨气更重了,恐怕我们两个怎么栽在这里都不清楚。

就在我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掐住我的脖子,我不断的挣扎,陈老头听到我扑腾的声音,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我冷声道:“别闹了,别以为你爷爷是陆七,我就不能收拾你。”

陈老头的声音里已经有几分愠怒的感觉,看样子应该是以为我在骗他,我挣扎着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我感觉我现在脸色一定很可怕,陈老头看到我这个模样,立刻朝着我跑了过来,与此同时腰带再一次出现在手中,猛的朝我身前抽了过去。

只听到啪啦一声,就感觉脖子一轻,我的面前有一道红色的身影就这么被抽了出去。

那种感觉非常诡异。

紧接着,我就看到一个女人,四肢扭曲成完全反人类的角度,蹲伏在地上,看起来就像一个蜘蛛。

她一身红衣,披头散发,脖子上有一道殷紫色的勒痕。

一看到这个女人,陈老头低声对我道:“不好,竟然是穿着红衣的吊颈鬼,也不知道这谭家到底是做了什么孽,竟然招惹到这种东西!”

吊颈鬼,我听我爷爷说过,这种鬼,如果普通人能够遇到,恐怕是十死无生的局面,哪怕是我们这样的阴人,如果遇到,也不会好受。

更何况这吊颈鬼穿的竟然是一身红衣!这就是厉鬼的表现。

古代的方术之士为了提取厉鬼的鬼魂,会给自己害死的人穿上黑狗血染成的红衣。

鬼魂最怕这种肮脏的东西,这东西穿在鬼的身上,会不断的积蓄怨气,做成真正的恶鬼。

不过现在没听说有人炮制这样的恶鬼。

现在情况不比当初,黑狗也不如那时候那样什么都吃,血液肮脏秽浊,对于鬼来说,作用微乎其微。

而且现在都是法治社会来着,谁还敢随便杀人?提取阴魂,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面前这个女鬼,看样子应该不是老鬼。

陈老头拉着我站在他的背后,对我说道:“这个鬼怨气太深,你小心一点,你阳气弱,不要被这家伙偷袭了。”

我点了点头,我的八字弱,又是阴人,阳气低,对于这东西根本没有抵抗力,我对于他们来说那就像是厕所一样,想上就上,想干嘛就干嘛。

陈老头一腰带把这个女鬼抽了出去,女鬼也比较忌惮陈老头,陈老头手执腰带,不断的和她周旋,同时把另一只手背到背后,让我回房间。

房间里面布置了八关镇鬼局,这厉鬼应该也进不去。

我心想回到房间就好了,却不料我一转过头,一张白森森的大脸就出现在我的背后!

我这一回头差点没有撞在他的脸上,我连忙后退了两步,一下子撞在陈老头的身上。

我这一下子可是把他撞得够呛,他趔趄了两步,这女鬼抓紧这个时间段,直接冲过去抓住了陈老头的脖子。

陈老头一下子就被这女鬼欺身压在身下。他的脖子被掐住,脸都掐紫了,这吊颈鬼舌头啷当出老长,流着涎水不断的舔舐陈老头的脸。

看到这一幕,我都要恶心吐了,那舌头黏糊糊的,看起来就像是一条蛇一样。

陈老头被压的不能动弹,翻着白眼瞪着我:“臭小子,你他妈拿刀把这舌头,给我割断了!”

我的腰里插着一把刻刀。

当即我拔出刻刀,对着女鬼的舌头就是一刀。

这舌头虽然看起来滑滑腻腻,可是实则韧性不差,我这一刀下去,直接把她的舌头切断下来。

舌头掉在地上还在不断的挣扎,就像是一条蛇一样。

陈老头被勒的不轻,站起来捂着脖子不断的咳嗽。

他的脖子上也出现一个和女吊颈鬼差不多的紫色印痕。

“你刚才突然撞我干什么,我不是让你回房间吗?”陈老头恢复了一下,那女鬼消失无踪,陈老头回头对我喝骂道。

“我,我刚才回过头就看到一张脸,就在那!”

我说着,突然看到那张大脸就出现在陈老头的身后!

这一次我终于看清楚这整张脸的全貌。这脸足足有常人的两倍大小。

红色的嘴唇,苍白的脸,看起来就像是陈老头的纸扎一样吓人。

这东西我今天白天的时候看到过,这就是谭家有名的阴像。

陈老头依旧对我喝骂道:“你小子就是胆子小,实在不行就拔了香,回去做个庄稼汉得了,别给陆七丢人。”

陈老头一边说,一边轻挪脚步,虽然脸依旧是面对我,可是脚已经扭到背后,紧接着,他猛的回过头,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直接朝着这阴像的眼珠子插了过去。

我就听到噗吱一声,这声音非常特殊,非常奇怪,就像是用手捏碎一个充满了水的珠子一样。

紧接着,透过陈老头的肩膀,我竟然看到那阴像圆盘一样的大脸上全都是血,他的眼眶里面溢出被捅碎的眼组织,从眼眶里溢了出来。

陈老头的手上还有眼组织,看起来非常的恶心。

本来我还以为阴像那传神的眼睛是粘贴上去的,没想到竟然是真正镶嵌的眼珠子!

陈老头把手指抽了出来,顺带把里面的视神经都带了出来,连带里面的筋肉和肉芽,看起来那是相当的惊悚。

紧接着,陈老头猛的高高跃起,一脚踢在这阴像的膝盖,第二脚踩在阴像的胸口,然后高高的纵身一跃,站在阴像的肩膀上,紧接着,双掌直接拍在阴像的两侧太阳穴的位置。

陈老头平常就是破竹篾,做纸扎,双手力量特别大,而且布满老茧,他这一下子直接把这阴像的脑袋瓜子拍碎了。

紧接着,我就看到里面那腐朽的人头。

我看的一阵恶心,直接蹲在地上吐了出来。

一股腐败的气味在阴像的脑袋被拍碎的时候,从里面溢散出来。

我没想到闻名遐迩的谭家阴像,竟然都是里面灌注了尸体制作出来的,怪不得那眼睛竟然如此真实,竟然是人的眼睛!

做完这一切之后,陈老头猛的跪在阴像的肩膀上,一把扯断了自己的腰带,从中抽出一枚血液尚未凝固的铜钱,塞入到这阴像的嘴巴里。

“这畜生竟然已经尸变了,这谭家到处都这么奇怪,咱们俩赶紧回房间,否则一会咱们两个没办法应付。”

我和陈老头慌忙跑回到房间。

“看到了吧,刚才那就是谭家阴像。外面都不知道谭家阴像为什么这么传神,可是差不多老牌阴人都知道谭家做的是什么龌龊的买卖,这次你知道了吧?”

我点了点头,回想起刚才那白森森的大脸,我实在是感觉后背发凉。

这地方到了晚上简直就不是人呆的,我已经决定了,天一亮我就要走。

我也不管什么谁死不死了,只要我能活着回去,这白骨拉尸什么时候都能干得出来,如果命都搭在这里,那就什么都晚了。

“这阴像不知道被谁做了手脚,竟然在里面封了阴魂,其实买阴像的,大多数都是用来求神问卜,这尸体本身就是极阴,什么鬼魂都可以上身,这又是谭家的一百零八座天阴之一,更加是戾气深重,今天要是十五月圆,估摸着咱俩就折在这里了。”

听到陈老头这么说,我点点头,合着这玩意诈尸了,可是封在石膏像里,怎么还能诈尸,这不科学啊。

“咱俩下一步怎么办,你还能行吗?”

听到我这么说,陈老头摇了摇头:“不行了,不过这才不到戌时,还有多长时间才到卯时。我不行了,你得顶上去,否则的话,咱俩走不出马关。”

听到他这么说,我浑身一颤:“我就是一个菜鸡,你把咱俩的命交在我的手上,那咱俩和等死有啥区别?”

“放屁,你以为你们陆家做三阴棺,封印僵尸凭的是什么?是和犼的协定!我刚才能请鲁班老祖下凡,你也能请动红犼,你爷爷没和你说过吗?”

“我爷爷走得早,他啥也没告诉我啊。”

一听陈老头这么说,我心里顿时冰冰凉,爷爷,您这不是坑孙子嘛。

小说《我有一间棺材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