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江善流春)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

《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江善”。《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内容概括:”宫中小选选得是伺候人的宫女奴婢,能不能有那泼天的富贵,具是未知数。这王家在京城也是出了名的,不过却不是什么好名声。王家的老太太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带着身边的庶女孙女去寺里求签相面,但凡是上上签或是面相富贵的,全被她送去王老爷的上司,或是其他贵人身边。美其名曰:命中注定...

点击阅读全文

江善流春是小说推荐小说《贵女重生后,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江善”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宫中小选选得是伺候人的宫女奴婢,能不能有那泼天的富贵,具是未知数。这王家在京城也是出了名的,不过却不是什么好名声。王家的老太太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带着身边的庶女孙女去寺里求签相面,但凡是上上签或是面相富贵的,全被她送去王老爷的上司,或是其他贵人身边。美其名曰:命中注定...

第1章 试读章节


“吏部清吏司的王家你们知道吧,那王家的老太太,将膝下的六孙女送到那处地儿去了。”
这是在陈府后院的暖阁中,陈老夫人前些日子梦到了已逝的老太爷,就想着去寺里上香拜拜,叫人通知了女儿陈氏一家。
京城内大户人家出行,都爱择一个吉时,现在时辰尚早,大家就坐在一块,就着茶水果子聊天。
陈氏撇撇嘴巴,俨然十分不屑:“这王家为了攀上贵人,脸面尊严都是不要的,膝下几个娇俏可爱的小姑娘,全给眼巴巴地送上去让人使唤,一点儿都不带心疼,就是可怜了几个小姑娘……”
“二妹是说送到那里去了……”马氏伸手指了指上面,又耐不住好奇问道:“那王家的当家人不过六品小官,他们哪里来的门路?”
陈氏放下茶盏,口气难掩讥讽:“大嫂也太高看他们了,哪里是走得别人的路子,前些日子不是小选么,就给报上去了呗。”
宫中小选选得是伺候人的宫女奴婢,能不能有那泼天的富贵,具是未知数。
这王家在京城也是出了名的,不过却不是什么好名声。
王家的老太太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带着身边的庶女孙女去寺里求签相面,但凡是上上签或是面相富贵的,全被她送去王老爷的上司,或是其他贵人身边。
美其名曰:命中注定。
陈昕言很喜欢这些八卦秘事,眨巴着眼睛问道:“小选进去的,那不就是宫女么?”
王家六姑娘她之前也在花宴上见过,柳眉杏眼,樱桃小嘴,长得很是漂亮,特别是那双眼睛,清澈透亮,与善表姐还有些像呢。
这么想着,她就朝江善看了过去,她端正坐在陈老夫人身旁,长而翘的睫毛在白皙的脸颊上打下一道阴影,殷红的嘴唇微微上挑,安静地听着长辈们说话,说不出的静美乖巧。
陈氏笑道:“是宫女也抵不住人家往上爬的决心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成娘娘了呢。”
“别在孩子面前胡说。”陈老夫人轻咳一声,又提点道:“像王府这样的人家,纵有富贵命数,也是镜花水月,落不到实处,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样的人家咱们府上是千万不能凑上去的。”
马氏等人齐齐称是,随后自然地换了个话题,等到窗外霞光万丈,有丫鬟进来通传,说是马车等物已经备好,请老夫人并两位夫人姑娘,可以动身出发了。
闻言,陈老夫人笑呵呵地点头,由江善和陈昕言,一左一右扶着上了马车,陈昕言笑嘻嘻地先爬上去,江善刚准备踏上脚蹬,就让舅母马氏叫住,唤她去第二辆马车同乘,而陈氏和江琼则上了第三辆马车。
待所有主子安稳坐好,车夫一甩马鞭,马车缓缓出发。
马氏拉着江善坐下,握着她的手关心问道:“回京这段时间,有没有不习惯的地方?”
江善摇了摇头,轻声回道:“多谢舅母关心,我一切都好。”
“这就好,有哪里不适应的,你只管开口,咱们都是亲戚,很不用拘束。”马氏接着说,“从上次来过陈府后,你便也总不上门,你外祖母一直念叨着你呢。”
这是江善第二次上陈府的门,第一次是十天前的上门认亲,陈府特地办了两桌席面,请了亲近的亲戚们。
江善顿了一下,低声解释道:“我听闻表哥最近都在府上用功读书,准备参加今年的乡试,我若是频频上门来,打搅了表哥就不好了。”
马氏听见这话,欣慰地笑道:“你啊,就是考虑得太周全了,你表哥寻常也去老太太处请安说话,你来了他只有高兴的份。”
她在江善手背上拍了拍,继续说道:“上次你上门之后,你表哥还总是问我,二表妹什么时候过来玩,可见他也是盼着你来的。”
这话其实已经有些过了,马氏作为陈府的宗妇,无论如何也不该说出这般含糊暧昧的话来。
江善心里突了一下,稍微抬起了一点点头,就瞧见马氏一脸含笑地看着她。
她赶忙低下头去,整颗心随着马车起起伏伏。
好不容易挨到慈恩寺,江善迫不及待地下了马车。
慈恩寺占据地利之便,就在离京城两里远的地方,又因在开国初帮助了当时起义的大昱朝开国皇帝,而后被封为国寺。
经过几代的修缮扩建,慈恩寺已经占据了大半个山头,隐在青山绿水间的寺庙格外宏伟,杏黄的院墙,翠绿的屋脊,连绵的檐角错落有致,站立在屋脊上的琉璃雕饰勇猛威严,注视着来往香客。
浅金色的阳光穿破云层,照耀在来往的人群上,时辰已经不早了,因为今日有法会的缘故,慈恩寺前挤满了前来上香的信徒。
流春给江善带上帷帽,江琼和陈昕言也和她一样。
陈老夫人养尊处优惯了,平常走路都需要人搀着,爬山是再爬不动的,马氏自然清楚这个情况,让身旁的嬷嬷去叫来辇轿,正要扶着婆母上去,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睿王世子带着两个仆从策马奔来,高大的骏马带来强烈的压迫感,两道的人流纷纷朝两旁散开。
他有二十出头的样子,面白似玉,墨眉似剑,十分俊美,头上束着嵌宝玉冠,着一袭玄色窄袖锦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同色翠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佩,贵气浑然天成,气度逼人。
看清来人是睿王世子,江琼身旁的丫鬟当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欢快说道:“姑娘快瞧瞧,那是谁来了。”
江琼脸颊泛红,羞赧地躲在陈氏身后,眼里闪着半是害羞半是激动的微光。
陈氏等人见状,都善意地笑了起来。
唯独江善怔怔地看着睿王世子,眼神有些复杂。
前世,她得知江琼与睿王世子定过亲后,心里填满了嫉妒和愤恨,她才是真正的侯府千金,睿王世子这般丰神俊逸又出身高贵的男人,应该属于她才对。
怀着这样的想法,她做下许多丢脸出格的事情,落得一个寡廉鲜耻的名声,被震怒的文阳侯和陈氏几乎是驱赶一般,将她远嫁出了京城。
从头来过,之前的痴迷和疯狂就像是做梦一样,脑中闪过睿王世子看向她时的厌恶和不屑,心里五味杂陈。
她想,她之前一定是被人下降头了……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