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一品刁奴:撩个王爷谈恋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品刁奴:撩个王爷谈恋爱 作者:小弃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一朝穿越,黑市拳后成了病娇王爷的小奴才。当牛做马?这怎么能忍?某奴才:“王爷,人生苦短,不如跟奴才谈个恋爱?”某王爷:“可。”几年后,小奴才摇身一变成了四大家族的继承人。某奴才:“王爷,咱们分手吧,我觉得你配不上我。”某王爷递来一杯毒酒:“你再说一遍?” 《一品刁奴:撩个王爷谈恋爱》免费阅读 “哗!”一盆冷水将阿夕浇了个透心凉,也让...

小说:一品刁奴:撩个王爷谈恋爱 作者:小弃 类型:古代言情 简介:一朝穿越,黑市拳后成了病娇王爷的小奴才。当牛做马?这怎么能忍?某奴才:“王爷,人生苦短,不如跟奴才谈个恋爱?”某王爷:“可。”几年后,小奴才摇身一变成了四大家族的继承人。某奴才:“王爷,咱们分手吧,我觉得你配不上我。”某王爷递来一杯毒酒:“你再说一遍?” 一品刁奴:撩个王爷谈恋爱

《一品刁奴:撩个王爷谈恋爱》免费阅读

“哗!”

一盆冷水将阿夕浇了个透心凉,也让昏迷之中的阿夕渐渐清醒过来,耳边不断传来尖锐的咒骂,她睁开眼,就见一名穿着古朴的妇人正一手叉腰,一手戳着她的额头,口中不停地迸射出惊世骇俗的粗口。

她最讨厌别人戳她额头了!

当下便是一抬手,抓住了那妇人的食指,缓慢的冲床上爬起。

许是她的力道重了些,那妇人吃痛,惊呼着,“你这小畜生!还敢还手了?给老娘放开!听见没有!”

阿夕可不听她的,身上还在隐隐作痛,手下的力道却是丝毫不减,在黑市打拳多年,她很清楚的知道怎么样使劲能断了这妇人的手指。

只不过,没有必要。

“再敢出言不逊,小心我拔了你的舌头。”说罢,这才松了手。

那妇人往后退了两步,抚着自个儿的食指,看着阿夕依旧气势汹汹,“呦呵,我瞧着你是昨夜没被打够啊!”一边说着,一边甚为熟练地操起墙边的棍子,“你这小贱人,看我今个儿不打死你!”说罢,便是朝着阿夕扑了过来。

阿夕自入黑市打拳以来,挨打都是要收费的,哪儿能轻易就被这妇人给欺负了去?

当下便是一个侧身,躲过那妇人的一棍子。

那妇人有些愣住了。

这三年来,哪次打骂,这贱人不是立正站好的?

今个儿居然会躲闪了!

“你,你还真是长本事了!”那妇人当即喝骂一声,再次挥棍,打向阿夕。

这一次,阿夕没有躲闪,而是一伸手,将那棍子死死的握在手中,眉心压得极低,透出几分不耐烦来,“别逼我动手。”

她出拳,收费更贵。

那妇人想要从阿夕的手中将棍子夺回来,一边往后扯一边怒骂,“你还想跟老娘动手?你这个小贱人,与你那个短命的娘一样,都是贱骨头!你放手!看老娘我今日不打死你!”

阿夕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手一松,那妇人却因受不住力,猛地往后倒去,后脑勺重重的撞在了床沿上,便是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阿夕看着倒在地上的妇人,不禁皱了眉。

这情况,不对啊……

她该是在黑市的擂台之上啊,怎么会无端端的与这妇人扯上了瓜葛?

更何况,她方才还骂了她娘?

她是个孤儿,哪儿来的娘?

再加上,这妇人的打扮,还有口中的称呼怎么都是如此怪异?

抬眸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一间漏风漏雨的茅草屋,屋内除了一张老旧的木板床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恩,连个被褥都没有。

比她当年流落街头的时候还不如。

脑海之中忽然闪现出无数的片段,阿夕终于弄明白了眼下的情况。

穿越了啊……

原主名为阿惜,自幼与娘亲相依为命,四年前娘亲嫁给了这家的男主人,三年前生下一个男婴之后便撒手人寰了,在娘亲走后的第三个月,眼前这妇人进了门,自此之后,一日三餐非打即骂,在昨夜的一场暴打之后,原主丧了命,而正在擂台打黑拳的阿夕却穿越了过来。

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怎么就穿越了呢?

还穿越在了这么个没爹没妈的小可怜身上!

眼下她还将后娘给伤了,一会儿后爹回来,岂不是又要追着她打?

虽然,她是没在怕的,可这情况未免也太复杂了些!

“阿姐……”一道软糯糯的声音传来,阿夕看向门后,只见一个小男孩蜷缩在那儿,表情染着几分惊恐。

这个就是原主同母异父的弟弟了。

虽然他是这家男主人的亲骨肉,但俗话说的好,有了后娘就有后爹,阿弟的日子也不好过。

后爹似乎是将娘亲的死都怪在了这孩子的身上,三年来,都是原主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他拉扯大的,这三年来挨的打,也有一半是为了这孩子挨的。

话说回来,记忆之中这后娘早就想将她们这两个拖油瓶赶出家门去了,如今后娘昏死在她脚边,待醒来后定不会善罢甘休,非将他们赶出了家门去不可。

与其被人赶,那倒不如她们自己走!

大不了她自个儿摆个黑市拳摊,总归不会饿着肚子!

打定了主意,阿夕便上前去将阿弟抱起,大步离去。

分明是三岁的孩子,可抱起来还没两岁的孩子重,除了一张小脸圆嘟嘟的,煞是可爱之外,身上根本就是皮包骨头。

其实原主这身子也好不到哪儿去,昨夜一通暴打,身上都还是各种淤青,眼下抱着阿弟,真是每一步都钻心的疼。

看来还是得找个医馆,买瓶药酒才行。

想着,阿夕却突然停了脚步。

买药酒,不得有银子?

她就这么出来了,一分钱都没拿,拿什么去买药酒?

便是要摆黑市拳摊,也得先养好了身子,吃饱了才行啊!

啧,趁着后娘没醒,她得回去捞上一笔。

这几年原主在这家里当牛做马的,拿个几两银子做工钱总不算过分吧?

这就往回走,却意外的看到后娘捂着流血的脑袋骂骂咧咧的追了出来,口中还说着什么报官不报官的。

得,眼下回去铁定是晚了,还是抓紧跑路,免得真被抓了下狱。

直到逃出了村子,阿夕才将阿弟放了下来。

“阿姐,咱们要去哪儿?”

“不知道。”阿夕如实回答,她初来乍到的,对这个世界也并不熟悉。

至于原主的记忆,除却那个小村庄之外,似乎也就去过三里外的和孚镇。

接下来要去哪儿,做什么,她当真半点计划都没有,反正那村子是待不下去了,就只能往和孚镇去,到了那镇子再想办法吧。

鼻尖隐约传来一阵草药香,阿弟恰在此时摔了一跤。

“哎呦!”

阿夕转身去扶,一边查看阿弟的伤口一边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可摔疼了?”

阿弟摇了摇头,却是伸手指向路边的草丛。

阿夕这才注意到,阿弟不是不小心才摔的,而是被人给绊的。

也不知是谁倒在了路边的杂草丛中,一只脚露在外边。

“喂。”阿夕踹了踹那露在外面的脚,脚的主人毫无反应。

该不会是个死人吧?